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二章 婚礼

    反身趴在床上不想起来,甜儿拉着妯儿冲进我的房里,急急地说:“姐姐,姐姐,妯儿姐姐,她,她……”

  不情愿地坐起身来,我叹气到:“甜儿,你这样说话我很难理解哦,你倒底想告诉我什么?”

  “姐姐,妯儿姐姐要走了,她说,她要回王府去。”妯儿撅着嘴坐到我的床前。

  我看向妯儿问到:“你想明白了?”

  “灵珠,你说的对,我爱王爷,却伤害了他。我也想了,过去事也说不清谁对谁错,或许都对,也或许都错。但我们还有明天,所以,我想我该回去了。”妯儿坚定地看着我。

  我笑了笑说:“你能想明白就好。”

  “姐姐”甜儿不愿意了。

  妯儿有些为难地看着我,我笑到说:“甜儿孩子心性儿,一会儿就没事儿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我想现在就走,已经错过了一年,不能再错了!”妯儿幽幽地说到。

  “也好,王爷的护卫就在斋子外面,我们就不送你了。妯儿,你笑起来很美,应该多笑笑的。”我拍拍甜儿的手说:“妯儿有自己的幸福,这是她想要的生活。你虽能帮助她一时,却帮不了她一世的。”

  甜儿有些似懂非懂,不过还是接受了妯儿回去的事实,站起来抱住妯儿说到:“妯儿姐姐,祝你幸福!”

  “谢谢甜儿”妯儿笑地温柔,化解了甜儿的不舍,我也会心的笑了。

  妯儿走了,甜儿郁闷了几天,不过我给她放了假,这几天带着她把我们的十间店铺逛了一圈,甜儿一扫先前的郁闷,每天都玩儿得乐不思蜀。

  “姐姐,你真要去那若玄尘的婚礼吗?”甜儿一直记恨着若玄尘打伤我的事,所以听说我去观礼的时候反应特别强烈。

  我笑笑地说到:“都答应人家了,总还是要去的,甜儿,咱们可不能让人家小瞧了,不是?”

  甜儿倒是不再说什么了,只是撅着嘴帮我换了衣装。

  肃扬在斋外安排了马车,我与甜儿就一同去了消流医庄。

  婚礼的场面比我想像中的要热闹许多,也是,万家在江湖上是有地位的,万老爷虽然不在了,可还是有不少人冲着万老爷生前的声望来给万晓紫捧场。

  从进庄子开始,就能听见有些人在背后议论,看来是有人认出了我的身份,都在诧异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阮合离为我和甜儿安排了坐位,婚礼就开始了。

  若玄尘一身喜服,与惯穿的白色比起来,这身衣服更显得他有些生气,人美,穿什么都美。我一直以为男人不适合红色,可如今看起来,男人要是穿起红色,却比女人还要妖艳。

  我知道若玄尘看见我了,可是他故意不看向这边。虽然心里老早做好了思想准备,可一出现在这里,我还是不免有些烦闷。

  司仪一声开场,万晓紫戴着红巾由丫头搀着进了大厅。甜儿心里还记着若玄尘的仇,一双眼睛暴火似的盯着他。我直直地坐着,看着他们行了一礼又一礼,任凭手指握得发疼,也不理会。

  我放任心中的疼痛无限扩大,万晓紫似乎知道了我的疼痛,突然掀开了红巾,冲我轻轻一笑,我有些震惊,万晓紫居然对我笑,难道是天下红雨了?

  若玄尘像是也没料到万晓紫会有这样的举动,只是站在她的身边,这情景让我本就疼痛的心开始滴血。

  “各位宾客一定已经发现今天在我们的来客中,有一位不同寻常的客人。”万晓紫对着所有来客畅声说到:“这位客人就是眼下最出名的灵珠姑娘。灵珠姑娘是晓紫为了感谢各位的赏脸,特意从赏芳斋里请来的。”

  万晓紫停了一下,又将视线调向我说:“灵珠姑娘,现在可否请你为咱们大伙奏上一曲?不知姑娘是否为难?”

  甜儿一听万晓紫这话,当下就气的不行,我使劲儿按住她的手,让她安静下来,笑着对万晓紫说:“万小姐,如此厚爱,灵珠岂能不知好歹?现在就为小姐奏上一曲,恭贺小姐与若公子新婚大喜,祝愿二位百年好合,白头偕老!”

  这万晓紫是早就有了准备的,已经在厅前摆放了琴桌,沉了沉气,我走到桌前,轻弄琴弦:

  不让岁月倦了等待的心

  我的世界随你到天涯遥远

  窗前灯火此刻悄悄熄灭

  我心轻轻擦亮你如水的容颜

  你的笑容仍甜美依如当年

  你的消息是我珍藏的依恋

  不管繁华成落叶战士没荒野

  承诺永远不如记得每个今天

  你我相隔遥远人事偷偷改变

  历尽万水千山是否心意相连

  不求生生世世不想朝朝暮暮

  但愿平平淡淡携手同游人间

  谁说两地倦最是扰人心田

  谁说人海沉浮难有恒久情缘

  不管分分合合也许聚聚散散

  只求平平安安携手同游人间

  在场的宾客有的已经在赏芳斋里听过了我的曲调,有的是第一次听到。我的曲调风格对他们来说每一首都是奇迹。

  双手离开琴弦,我起身对着宾客行了行礼,又对着万晓紫说:“不知道万小姐对这首曲子可还满意?”

  万晓紫一张脸气的发白,在她红色喜服的映衬下,更显得有些吓人。

  我不免也有些担心,急急地在人群里搜寻着阮合离的身影,可是看到其他隐藏在人群里的六位公了,偏偏不见了他。我用询问的眼光看向木子归,他也是一脸茫然。

  正在我寻找阮合离的时候,阮合离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我刚想让他看看万晓紫的情况,却发现他似乎有些不一样,阮合离看了看我,紧了紧拳头,越过我走向了万晓紫,我的目光也跟随着他一起看向万晓紫。

  万晓紫的表情倒让我奇怪起来。因为她在看着阮合离向他走过去的时候,眼里居然有泪。

  我瞄向若玄尘,他倒是很镇定,难道……?

  我在阮合离与万晓紫的身上转来转去,宾客们也被这一幕惊得不知所已,庄里一片混乱。

  “紫儿”阮合离低沉的声音一出口,霎时间庄里一片寂静,每个人都提着气,不想错过任何一个从他嘴里出来的字儿。

  “紫儿,我给你看看伤吧。”阮合离话一出口,满场的宾客摔掉了吓巴,本以为会有什么好戏可看,结果竟是这样的对白。

  我也有些失望,本来还以阮合离会创造出一些奇迹,可如今看来,唉……!

  “啪”地一声,又提起了看戏人的精神,阮合离的脸上被万晓紫印上了五个鲜红的指印。

  看来也不是没有戏嘛。我抱着看戏的心态,拉着甜儿找了个就近的位置,好看的仔细。

  我们刚坐下来,就听万晓紫带着哭腔问着阮合离:“姓阮的,你就真的希望我嫁给别人吗?”

  阮合离看着痛哭的万晓紫,沉默,就是沉默。

  再看若玄尘,无事人一般站在那儿,眼睛看向我这边,我有点儿明白他为什么一再地希望我相信他了,可是阮合离和万晓紫是怎么回事儿啊?这阮合离倒底是咋想的呢?

  单手支着下巴,我开始琢磨着阮合离,我虽说不喜欢万晓紫的蛮横,可是她基本上还算是个不错的姑娘,配俺家的阮合离倒也不差,难道阮合离心里有别人,所以不愿娶她?可看着他那表情又不像是对万晓紫无情啊?

  我将眼神瞟向了弹予,他是一脸的了然,发觉我在看他,只是摇摇头,叹了口气。

  我突然想到了一些东西,可是不太确切,但也基本上明白了阮合离的顾虑。

  想通之后,我示意子归出面解决这尴尬的场面。六位公子立即行动起来,不到半柱香的功夫,一庄子的宾客消失的干干净净。

  万晓紫只顾着痛哭,也不理会那些贺礼的宾客什么时候走的,阮合离一脸的木然,但是紧握的拳头泄露了他的心绪。

  我轻咳了一声,试图引起两人的注意,万晓紫仍然在哭,阮合离只是低下了头。

  我有些头疼,开口问到:“这婚礼还要不要继续?”

第四十二章 婚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