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美人情伤

    原来,这位妯儿夫人不是福衣王爷的正妻,只是朝中辅承大人葛金良送给王爷的侍寝小妾。

  这王爷府中原本小妾众多,也不在乎多这一个,只是王爷没料到妯会成为他的克星,就这样一头栽下去爱的不可自拔,还散了其他小妾,打算娶妯为王妃。

  王爷回想往事眼神变得深沉,妯儿坐在我身旁静静的听着,不再紧紧的抓着我的衣服,慢慢地陷入回忆中,这样一对情深的鸳鸯怎么会弄成这副样子啊?

  王爷将视线从妯儿身上拉了回,又看了看我,接着讲着他们的故事。

  有一天,王爷的探子来报,说葛金良与朝中大臣鼓动上一任国主也就是王爷的父亲带兵攻打灵庄,逼迫灵主交出政权,老国主一时心迷,就应了大臣们的奏请,带了几个亲信就去了灵庄。

  葛金良见老国主离开,继主年轻,没有实权也没有正名,就计划借此机会谋得权位。王爷与其兄长傅去吉,也就是现任的国主几次商量镇压的计划都被人泄露了出去,震怒之余想到了府中可能会有奸细,于是就逐一排查,结果一无所获。

  就在王爷踌躇之时,妯儿跳进了王爷的眼线,有人报说妯儿私下与葛金良的人有些往来。

  王爷自是不愿怀疑到妯儿,也不相信妯儿会做出背叛他的事来,所以也就没放在心上,岂知有一天,王爷无意中在妯儿的身上发现了一张图,图上标识的就是王爷与兄长秘布军师的地方,王爷震怒,说妯儿既是向着葛金良的,就应该回到葛金良的身边去,将妯困在房中不准外出。

  当日夜晚王爷邀葛金良来府饮宴,故意将葛金良灌醉,还命人在妯儿的饮水中放了香药,将葛金良送入了妯儿的房间。

  接下来的事,王爷没再说下去,我也想到了,妯儿已经惨白了一张小脸,昏了过去。

  站起身,让甜儿扶好妯儿,我走向王爷,王爷不明所已,我抬起一手,就在他的脸上留下了鲜红的指印。

  “想不到尊贵的王爷也能做出这种不入流的事来,看来你的爱还真是深呢?!”我讽剌的说到。虽然也知道自己没有立场这么做,可还是忍不住做了。

  “唉,灵珠姑娘,本王当夜也并不好过,一整夜站在门外,守到天亮。等葛金良离去,我进房去看妯儿时,她就缩在床的一角,脸上还有着淤青,嘴角流着鲜血,我心里一紧,冲上前想抱住她,结果妯儿更加害怕,最后就昏倒了。”

  福衣王爷握紧了拳头,关节泛着白,想也能了解他心里的痛,可还是不愿意原谅这样的男人。也不想理他。

  “等妯儿再醒来的时候,就变成了不言不语,没有表情的样子,我请来朝中的御医才知道妯儿得的是‘掩心症’,故意不去想事情,也不做任何的反应。”深深的望了一眼昏倒的妯儿,福衣王爷摇摇头,满脸的哀伤。

  “而这一年来,也没有任何的起效,只是当日听到乐恩先生的琴声时,才有了哭的反应。而今天居然能开口说话,只是我伤妯儿太深,妯儿既使醒了也不愿认我。”

  挺身向前,挡住他想要抱住妯儿的手,我问到:“如今王爷可是知道了真正的奸细是谁?”

  “唉,第二日,王兄便带人将葛金良一党数余赌在家中,当时他们正在密谋策反,被王兄逮个正着,证据确凿,葛金良无从抵赖,只得认罪伏法,我也是在审问他时才知道,原来妯儿只是他从府外买来的丫头,本想借着妯儿得到我的支持,没想到我没买他的帐,葛金良还一度想除掉妯儿,可又无从下手,所以也就做罢。”王爷说这话时满脸的懊悔。

  “几日后,家中一名小厮找到我说,妯儿身上的图是一个黑衣女人指使他放上去,那黑衣女人曾是府中的一名舞姬,曾获得过我的宠幸,谁想妯儿出现坏了她的美梦,于是她就利用美色勾引了看守书房的守将,偷得了图纸,嫁祸给了妯儿。”

  说的哀伤,不过错已铸成,说的再好也治不了妯儿的病。

  可怜的妯儿,成了男人们权势的牺牲品,看了眼还在昏睡的妯儿,我也无可奈何,我能为她做些什么呢?

  叹了口气,示意甜儿将妯儿交给王爷,甜儿不愿意,我笑着说:“你抱着人家的娘子做什么?难不成还想带回去做老婆?”

  甜儿知我在闹她,可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得将妯儿交给了王爷。

  “王爷,这些都是你的家务事,灵珠也没有管事儿的资本,今天这一曲奏罢,改日若是夫人还想听曲,就差人来吧。”行了礼,就打算带着甜儿离去。

  “灵珠姑娘,谢谢你!”王爷这时倒是没了架子,温柔的抱着妯儿,小心的呵护着。

  我摇摇头,只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就带着甜儿离开了。

  

第三十五章 美人情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