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灵主的记忆

    白影刚带了若弦尘去休息,木子归与弹予就来了,我说“你们来了正好,我要与若公子出庄一趟,也出庄去看看有没有圣物的消息。”

  “小姐大伤初愈,如此劳累怕有碍身体!”木子归一脸的担忧,我很高兴,他们虽为我的下属却是真的把我放在心上,或许在我当上灵主之前他们也是一同长大的伙伴吧。

  “无碍,只是这毒怎么会流出庄外并用在与本庄毫无瓜葛的人身上呢?”我将我的疑问投向他俩,他们也不知其中原因,我说“与其我们在这里瞎猜,不如就出庄一探究竟吧。”他二人也不再说些什么,“但庄里不能没有当家的,总要有个留下来的,幻你就留在庄里吧。”

  “小姐,庄里之事可由灵官做主,我必当与小姐一同前往。”想不到幻也有这么坚持的一面,我说“好吧,你们去准备一下,我们就出发吧。”想也是,我这出庄去寻找圣物也许真的有需要他的地方,就让他去吧。而庄里可以由灵官做阵,也可无后顾之忧。

  这灵官说起来与总管有些类似,只是他们也与灵主一样是经过千挑万选苦心培养出来的。

  只不过灵主在出生前就已经被选定,自出生之日起就被抱进庄里不得与生身父母相见,灵官则自幼在庄内成长,年满14岁时就要参加庄的选拔,层层考验之后才能成为灵官。历代灵官只有一人,且只效忠于当代灵主。

  灵主即位之日就是灵官上任之时,灵主下位灵官也随他而去。所以灵官是这庄里对灵主最忠心的人。

  我这一代的灵官因为我受伤而在苦涯上思过,我也是经幻的提起才想想此事,难怪自我醒来就没见过这样一个人物呢。

  木子归与弹予先行离去准备出庄事宜,我起身朝着苦涯的方向走去,苦涯不高却险,在灵庄的最深处,此处遍地枯草,了无生气,提气纵身跃上苦涯,灵官就跪在石洞里闭目思过,感受到有人来的气息,灵官起身相击,却在看清是我之后倏地跪下身去,“属下不知灵主前来,冒犯了主子,请灵主恕罪。”

  “起来吧。”我挥挥示意他起来说话,谁知他竟突然间从袖里亮出一把不知名的武器,双手抬过头顶说到:“这把翰宇归是老灵官亲自交与属下,自接下它后就一直不离左右保护主子安危,怎知这次还是让主子受此重伤,属下万死难辞其咎,请小姐责罚。”

  “此事与你无关,只是天数注定,非人力所及,你也不必自责。”见他还是不肯起来,我只好将事情始末再说一遍。

  他只是开始时有些吃惊但是又很快接受了事实,这倒让我有些意外,幻虽玄机山人的弟子自幼知晓这世外的一些事所以知道我的事并不足以为奇,其他的六位公子可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后才慢慢接受事实的,他怎么这么平静,而且在提及我身体本身记忆的事的时候他眼里并没有惊讶,似乎早就知道一样。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我开门见山就问了他。

  一是我快要出庄了没有多余的时间跟他绕来绕去的,再来也是相信他,这一代的灵官虽不及七位公子的长相清秀,但也应该是美男一个,只是比起七位公子来多了几分阳刚,也许是身体里记忆的原因直觉的认为这个人很可信,于是也就省去了绕来绕去的麻烦。

  “主子,这就是历代灵主的记忆。”果然他是知道的。

  “历代灵主的记忆?那是什么?”

  “历代灵主都是上一代灵主经过天测之后从庄外寻来的,而新灵主即位前老灵主会将自己化为灵光注入到新灵主体内,这也是为什么在新灵主即位后老灵主就会消失不见的原因。”

  他说的轻松,我可觉得有点儿吓人,这身体里有这么大的秘密,难怪我会觉得我知道很多的事,却又弄不清是怎么回事。

  “主子现在有些事情不记得了可能是因为失了魂魄所以才会这样。主子真要出庄去吗?”

  “是啊,有些事是我的责任,我就得去解决啊!”我也很无奈,如果可能我也想一辈子窝在这里享受清静,可是该做事还是得做啊。

  灵官在我的安抚之下走出了苦涯,木子归与弹予也做好了安排,明天就可以出发了。对于庄外的世界我充满好奇,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有机会再回到这清秀的灵庄。

  傍晚无事拔弄着琴弦,曲不成曲,调不成调的,郁闷之情不意言表。

  

第十一章 灵主的记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