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回忆

    实在不想回到空荡荡的家里胡思乱想,我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晚风吹来,有点冷,让人很清醒。一天之内,我见识到了安聿晨的魅力,或者说他招蜂引蝶的能力,下午时与他拥吻的长发美女,拉面馆的老板娘秦若蓝,还有她口中那个芷蓝。我不由得自嘲,原来女人真的很喜欢扎堆。脑中浮现他看着夜景时的样子,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有吸引女人的本钱,光是不俗的衣着就足以让人眼睛一亮,再加上一副标准衣架子的身材,还有一张棱角分明的面孔,两只眼睛大概是不够看吧。这样的男人,大概属于大众情人型的,难怪这么有女人缘了。

  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我转身往回走。说实话,看到他周围这么多女孩子,我心里不是不吃味儿的,可是自己有什么立场去吃味儿呢?毕竟,算起来,我和安聿晨也就是邻居,再好一点,算是谈的来的朋友,连熟悉都算不上,虽然我的确很欣赏他。慢慢将那些不该出现的情绪压制在心底,我宁愿平静的陪在他身边,即使只是个普通朋友,总好的过连朋友也做不成。那份喜欢的心情,就当是我心底一个小小的秘密。想到这些,心情便豁然开朗,深吸一口气,我跑了起来,用尽全身的力气去跑,大口大口地呼吸。

  在小区的花园停下,我坐在秋千上喘息。好久没有锻炼的身体似乎有些不堪重负,微微酸痛着。扬起头,看着黑黑的天空,不禁怀念家乡的繁星。想起曾经看到的如镶钻的黑幕似的天空,忍不住哀怨城市的污浊。汲汲于名与利,我的生活已经不复当初的单纯,即使我讨厌这种现实,却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幻想有一天可以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王国,成为一个梦想成真的公主的小女孩,时间已经将我的童心磨灭地只剩下回忆了。想到这些,我不禁叹气,一声又一声。

  不愿沉浸在伤春悲秋的哀怨,我起身回家,虽然没有早睡的习惯,今晚,我却想早些入梦,至少可以忘记一切。然而,看见倚在我门前等我的人,心里不禁一叹,今晚大概又要失眠了。安聿晨似乎没有意识到我回来了,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我轻轻走过去,扯了一下他的袖子:“怎么没回家啊?”

  他抬头看看我,语气中透出一丝着急:“去哪儿了,不是说回家的吗?”我安慰地拍拍他的肩头:“放心吧,我长相很安全的,而且,外面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乱,不用担心。”我掏出钥匙开门:“要进来坐坐吗?看你好像心情不大好。”他没有说话,只是很疲惫地嗯了一声。

  进门后,小夕窝在我最常坐的沙发上,我自恋地摸摸她的头:“小夕是不是在等我回来呀?”小夕没有理睬我,不以为然地笑笑,我走进厨房:“要喝点什么?”他靠在对面的沙发上,眉头紧皱:“啤酒,谢谢。”我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真不好意思,我不喝酒的,所以没有。”他揉揉额角:“那有没有咖啡,我要杯纯的。”我叹口气:“我曾经喝咖啡太凶,闹上胃病,所以戒掉了,也没有。”他好像很不满意我贫瘠的生活,有些懊恼地问:“那你有什么?”我看看几乎空了的冰箱,无奈地说:“大少爷,我就是你身边的贫民,哪能跟你比啊,我每个月省吃俭用勉强度日,房子还是租的,只有白开水伺候,要是不要?”他被我的语气逗乐了,伸手拿出他的钥匙:“既然称我少爷,就得伺候我,那,我家钥匙,我要啤酒,你想喝什么随便拿。”

  想起他生病时,我看到的他冰箱中的景象,我忍不住唠叨:“大少爷,冰箱是用来储存食物的,不是你的饮料提供站,光喝饮料是不能填饱肚子的!”他不介意的笑笑,将钥匙抛给我,我倒是没什么,反正喝的他的东西。

  拿了两罐啤酒,顺手拐了一罐咖啡,我迅速地跑回来,将啤酒抛给他,我谄媚地笑笑:“少爷,啤酒送到,咖啡就当是我的小费了,我留着明天早晨喝!”他接过啤酒,猛灌了几口。我看他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只好倒了一杯开水,抱起小夕,在他的对面坐下。

  他抬头问我:“你好像没有提过你的家人?”我愣了一下,想起我们好像并不是很了解对方,喝了口开水润润唇,我慢慢地开口:“我的生活很单调的,父母都在农村,家庭条件一般般吧,反正饿不着。我是独生女,从小很乖很听话,一直安安稳稳的念书,虽然成绩不是顶尖的,倒也混了个大学文凭,然后就安分地找了一份工作,想在这个城市安定下来,工作不算太好,不过比下有余,勉强糊口,还可以寄一部分给老爸老妈。现在是一人吃饱,全家不愁,过一天算一天吧。”

  抬头看看他,好像没有什么不耐烦的表情,我自嘲地笑笑:“说我安于现实也好,不思进取也好,反正自己过的开心就好嘛,下一步呢,我想存一点钱,争取买套房子,毕竟能安心地住下去,不用担心房东突然要加租。不过这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慢慢等呗。房子不用太大,像这样的就行,挺温馨的。”他点点头:“很温暖。”

  我喝了口水:“其实我最大的愿望还是可以在海边买套房子,因为我妈妈喜欢看海,她一辈子的愿望就是可以欣赏潮起潮落……”我有点想家,眼中有泪意浮现,随即意识到他坐在面前,我借着喝水掩饰自己的伤感,“我知道这对我来说可能有点难,可是至少我可以陪她去海边旅行啊,算是了了她半个心愿吧。”

  他陷入自己的沉思中了,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我的话,许久,他幽幽一叹:“其实,简单一点并不算太坏啊,有些人盼都盼不来的。”他又灌了几口啤酒:“想不想听我的故事啊,很长。”我没来得及说什么,他接着说:“不想听也不行了,我今天想说了,你可要仔细听啊……”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告诉了我他的生活,那种只能在小说中读到的,在现实中距离我非常之遥远的生活。安聿晨是个私生子,母亲乐雅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一直追求玩乐,追求刺激,做事情从来不考虑后果,在她十八岁时结识了安聿晨的父亲安启国,当时安启国已经三十有余,而且有了门当户对的妻子,而乐雅却不管不顾,安启国也倾心于她旺盛的生命力,他们同居了两年,终于在两年后,安启国腻了,向乐雅提出分手。两年的时间,对乐雅来说,只是面对一个男人,也让她十分怀念以前的生活,但是她不甘心的是,提出分手应该是她的权力,而不是安启国的,而且当时她发现自己意外怀孕了。所以出于报复的心态,乐雅答应的分手,同时提出,不允许安启国见她和她的亲人,并且立下契约。安启国并没有意识到乐雅有了自己的孩子,不假思索的便签下了协议。当他得知乐雅生下自己的孩子时,他立刻赶到洛家,却被佣人拒之门外。

  安启国虽然已经与妻子结婚多年,却并没有孩子,所以在他的心里是极度希望有个孩子的,然而他唯一的孩子竟然被自己一念之差拒之门外,他很后悔,却无能为力。然而不久,他的妻子也怀孕了,他陪同妻子出国待产,从此对乐雅和她的孩子不闻不问。乐雅自然不会主动去找安启国,她有更远的打算。安启国拥有的安氏企业虽然不是什么特别大的公司,却是他一生的心血,所以,乐雅要培养一个比安启国的儿子更出色甚至比安启国更出色的人物,将安氏企业比下去,甚至颠覆他一手创立的王国。而这个最好人选,就是安启国从未放在心上的乐雅的儿子。所以,她让安聿晨接受最精英的教育,在最短的时间内经营起自己的公司,并且在安启国不知道安聿晨为何方神圣的基础上,用最直接的方式向安启国挑战,所有的这些,乐雅已经为安聿晨规划好了,他能够做的就是按照她预设好的路走下去。

  可是,她没有预料到,安聿晨有自己的想法,儿时的他可以依照她铺的路走,可是,长大后的安聿晨,已经不再是一个无法思考的小孩,况且,在长期缺乏父爱与母爱的环境中成长的安聿晨有他自己的追求。所以,他搬出来独自居住,他不愿接受母亲的控制,也不想陷入母亲所谓的仇恨中。然而,母亲毕竟是养大他的人,他不能完全放弃她,父亲虽然只是个名词,他也不能置之不顾,他很矛盾,很痛苦……

  曾经,他有个很好的女朋友,就是秦芷蓝。芷蓝是个很文静的女孩子,也是乐雅多年好友的女儿,受过高等教育,是个大家闺秀。他们两个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吧,两个人的感情一直很稳定,安聿晨曾经想过,等自己的事情完美解决了,就跟她结婚的,而芷蓝似乎并不反对,两人最经常去的地方,就是那家拉面馆,那时,拉面馆的主人并不是秦若蓝。芷蓝很喜欢那里的环境,她曾说,那是他们在喧嚣中沉思的地方。偶尔,芷蓝会在安聿晨的房子小住,享受温馨的两人世界,那时的安聿晨一定想过天长地久吧。

  可是,幸福的日子,总是显得很短暂,芷蓝在一次出国旅行中发生了意外去世了,安聿晨曾经憔悴了好一阵子,也许是为了躲避那些很美丽的回忆,他搬到了现在住的地方,房子比以前的小很多,却可以让他忘却曾经的两个人的生活。他不想让自己被控制了,所以,他不再交女朋友,即使像极了他曾经爱人的秦若蓝,也无法走入他的心里。

  秦若蓝是芷蓝的表姐,两个人关系很好,就像是亲姐妹,只是,芷蓝文静了些,而若蓝多了些女强人的气势。可是,若蓝爱安聿晨的心并不少于芷蓝,从前,安聿晨只在意芷蓝,忽视了若蓝的感情,芷蓝去世后,他则选择漠视若蓝的感情,封闭自己,若蓝为了找他,特地买下了他和表妹曾经最常去的拉面馆,苦苦等待他的到来,然而,当自己第一次再见到安聿晨,他的身边却站着我。

  看着安聿晨有些疲累的脸,我不禁哀叹女人的悲哀。当不顾一切地爱上一个男人,他便是自己的一切了,即使放弃所有,只要那个人对自己一笑,所有的痛苦都会烟消云散,虽然那曾经让自己苦不堪言。明明知道自己可能永远无法得到同等的回应,却还是痴痴地抓着那微乎其微的机会。说女人傻也好,痴也好,总之,陷入爱情的女人就是那么没有理智。最终,不是如愿以偿,就是两败俱伤,或者为人作嫁,其中的苦与乐,只有当事者才能体味。

  

第三章 回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