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章 县太爷提亲

  李元毅和莫宇斌达成共识,除非幽紫愿意,否则不能勉强她。

  “既然这样,我想先让御医看看幽紫姑娘的病。这位是姚大夫,他是专门负责皇上龙体的御医之一。”

  “如此就有劳姚大夫替小女看看吧!莫管家,你带姚大夫……还有王爷一起去幽然居,告诉幽紫,姚大夫是皇宫中的御医,是悠王爷特地找来为她治疗她的心疾的。”言下之意是要莫英告诉幽紫这两个人不能得罪,因为他太了解这个女儿了,表面上看起来很温柔,但却有一颗很固执的心,如果不将事情的真像告诉她,她是决计不会理会那个所谓的御医的,因为那样做会伤害到匡公子。

  “好的,庄主,我立刻带他们去。”莫英领命带着王爷和御医前去幽然居。

  “宇文,这件事你怎么看?”莫长清问道。

  “爹指的是哪件事?”

  “当然是你妹妹的事了,其他的事现在暂且放一边。”莫长清说,标准的女儿奴回答。

  “爹,你觉得匡公子为人如何?”莫宇文反问莫长清。

  “他?面貌英俊,气宇轩昂,很有大丈夫的气魄,敢作敢当,是个人物,但就是性子太冷了一点。”

  “他配得上咱们幽紫吗?”莫宇文又问。

  “你是说幽紫她……”

  “她对他的感情投入的很深,看得出来,她的心里现在容不下任何人,不过不包括我们。”说完还不忘加一句。

  “你是说幽紫爱上了匡公子?”苏盼云问道。

  “是的,而且天阙的心对幽紫也是一样的,他们是两情相悦。”莫宇文说。

  “匡天阙这样冷情的男人一旦动了情,被他爱上的女人一定是会幸福的,因为他只会爱她一个人,永远不会有其他的女人来瓜分他的爱。我同意他们俩人在一起。”苏盼云说道。

  “我不同意。咱们连他的底细都不清楚,把幽紫嫁给这样的人我不放心。”莫长清说道。

  “清哥,你刚才也说匡公子人很好的,我看你哪里是不放心,你是不甘心,不想让幽紫这么早就离开我们。”苏盼云一语中地的说道。

  “这件事以后再说,先治疗幽紫的病再说。”反正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他就是舍不得幽紫,怎么样?

  “老爷,你知道你现在的表情像什么吗?就像是吃不到糖果的孩子一样。”苏盼云好笑的看着他。

  “爹,你心里要有个底,王爷他毕竟是皇亲国戚,一旦我们把幽紫的婚事订下来,就算是王爷也奈何不了。”莫宇文说道。

  “爹知道了。”莫长清说道。说完就听见大街不远处有敲锣打鼓的声音。

  “咦?今天谁家有喜事这么热闹?”他好奇的说道。

  话音还未落,就看见家丁慌慌张张的跑进来说:“庄主,县太爷来了,还带了许多彩礼,说是来提亲的,人就在大门外等着进来。”

  “宇文,走,跟爹去看看。盼云,你先回避一下。”说完和莫宇文就赶紧向大门走去。

  “莫庄主,好久不见。”

  “刘大人,今天什么风把您这个大忙人吹来了?快里面请。”

  一行人来到了待客厅,“刘大人,请喝茶。”莫长清说道。

  “请……嗯,雨前龙井,好茶呀。”

  “不知大人今日前来有何贵干呀?”莫长清问道。

  “是这样的,日前小犬在庙里看见了莫府二小姐,顿时惊为天人,做出了一些出格的事情,今日特来登门道歉的。”

  “不用了,为这事我也已经教训过小儿了,人家毕竟是县太爷的儿子,你们怎么能把人打得像猪头一样呢?事情都还没有弄清楚嘛。谁不知道咱们县太爷是个为民做主的好官司,正人君子一个,怎么会教出一个如此下三滥的儿子呢?后来他们也觉得太鲁莽了。”莫长清的这番话,明褒暗贬,听得刘鹤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是的,刘大人,晚辈向您赔理了,不该把刘公子打成一个猪头。”父子俩一唱一和,堵得刘鹤没有话说。

  “唉,您知道,我就这么一个宝贵儿子,为人浮躁,不懂事,好不容易有了想成家的想法,我当然举双手赞成呀。所以今天来呀,我是特地为我儿前来提亲的。”

  “提亲?刘大人,小女的情况您应该清楚呀,将来有什么事,对我们两家都不好,你说是吗?”

  莫长清反问的说。

  “唉,这以后的事谁还说得准呀?”言下之意,以后如果有什么他也管不了,老狐狸。

  “请恕莫某无状,小女的婚事由不得我做主呀。”莫长清把责任推了。

  “莫庄主说笑了,在洛阳谁不知道您是流云山庄当家主事之人呀?”刘鹤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实不相瞒,在莫府儿女们的婚事我无权作主,不能干涉。”莫长清继续打着太极。

  “莫庄主,本县好说歹说,你却行推托之辞,却是何意?怎么,难道我们刘家还高攀了你们不成?”刘鹤翻脸了。

  “是谁高攀了谁呀?”是苏盼云,虽然已嫁作商人妇,但身上的江湖气息仍然存在。看到苏盼云来了,莫长清在心里松了口气。

  “莫夫人,我今天来是向您提亲的。”

  “向我提亲?提什么亲?为谁提亲?”

  “就是我儿子刘国昌和您的小女儿莫幽紫呀。”刘鹤说得顺口,苏盼云听得窝火。

  “刘国昌?那个只会玩女人的刘国昌?”莫夫人脸沉了下来,莫长清看向夫人那张关公脸,完了,完了,火山要爆发了……

  而莫宇文呢?找到一个绝佳的位置躲在一旁看好戏呢?说他们莫家人会怕?笑话。

  “那个杂碎,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副德行,他也配?简直是马不知脸长!”她冷哼道。一想起上次他差点让幽紫发病她就恨不能让他变成太监。

  “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令千金嫁给我儿子难道还委屈了不成?”刘鹤说道。

  “哟,敢情是我们莫家高攀了呀,正好,我们莫家还就是高攀不起。不过,我还是要说句实话,嫁给你儿子确实太委屈我女儿了,你儿子是个什么东西?吃喝嫖赌样样精,他除了会玩女人还会干什么?”苏盼云说起话来一点情面都不留。

  “你……苏盼云,我今天就把话搁在这里,这门亲事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答应,十天之后,我的儿子就来迎亲。”

  而幽然居内的幽紫正在接受御医姚大夫的诊断,当然不会知道前厅发生了什么事?

  “御医,莫姑娘的医到底怎么样?”李元毅问道。

  半晌之后姚大夫说:“启禀王爷,这位姑娘从脉相上看,身体应该并无大碍才对呀。”

  “你的意思是说莫姑娘没有病?”李元毅不相信的问道。

  “是的,至少以我行医30余年的经验来说,莫姑娘没病。”

  “什么?”这个诊断结果对李元毅来说是意料之外的。而听到这个结果的幽紫只能露出无可奈何的苦笑,连御医都还是查不出来吗?

  “幽紫知道王爷想问我是不是因为不想嫁给你而撒了谎。”幽紫说。

  “不,莫姑娘,我并无此意,在此之前,你被心疾困扰了17岁,这件事洛阳城人所周知,你没必要撒谎。”李元毅就事论事的说道。

  “谢王爷明鉴。”

  “幽紫,这是在宫外,你能不能别叫我王爷?”

  “礼不可废。”

  “就当我求你了!?”

  “可是这于理不合吧?李公子。”她特意加重了“李公子”三个字,告诉他这是她最大的让步。

  “好吧!李公子就是李公子,至少比王爷强。”

  “走吧!李公子,我们出去亭子里透透气吧!”她连忙转移话题。

  “姑娘是主,我是客,客随主便。”说着就随幽紫走向凉亭。

  两人刚刚坐定,就看见月梅跑过来。

  “不好了,小姐,前厅有人在闹事。好像是夫人与县令刘大人起争执了。”月梅喘着气的说道。

  幽紫递过一杯茶给她顺气,月梅顺手接过去一口就喝了。

  “不知道。我还没有进去,但是听家丁小四说与小姐有关,所以我才过来跟小姐说的。”

  “那……我们赶紧过去看看吧。”幽紫说着就想起来。

  “幽紫,你的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你就坐在这里,我去看看有什么事,马上就过来。”

  “那小姐……”

  “我没事的。”

  “匡公子呢?”

  “他去药铺给我拿药去了,一会就回,快去吧!这是我家,会有什么事呀?”幽紫好笑的说道。月梅想想也对。

  “那我们去了。”月梅对幽紫说。

  月梅丫头,带路吧。”

  “是,王爷。”

  幽紫一个人在凉亭里吹着风,喝茶,好不惬意。

  突然一个人从背后窜出来。

  “哈哈哈,我终于找到你了,小美人,这几天,你是让我茶不思饭不想,今天老子一定要上了你,到时候,我就是流云山庄的姑爷了,人才两得,哈哈哈……”说着一把强抱住了幽紫。

  “你要干什么?”幽紫看是刘国昌,惊慌的叫道:“来人哪,快来人哪!”

  “你叫破喉咙也没有用,所有的人都去前厅了,这里没有人,而你的丫环还有那个男的,我刚才看到他们也出去了,今天真是连老天都帮我。你就乖乖地从了我吧!啊?……”

  说完就撕去了幽紫的衣裳。

  “不要,你这个流氓,我就是死也不从。”

  啪!一个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顿时鲜血从她的嘴角流了下来。

  “敢骂老子,你活得不耐烦了,告诉你,我爹已经来提亲了,你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刘国昌恶狠狠的说道。

  “不要!匡大哥,救命。”幽紫流着泪的大喊道。

  突然,压在幽紫身上的重量没有了。幽紫赶紧起身用衣裳把自己裹好。

  是匡天阙,他回来了!

  “你敢碰他?”听到匡天阙冷得如冰一样的声音传来,那声音仿佛从地狱传来的一样让刘国昌头皮发麻。

  只见匡天阙慢慢的走向刘国昌,“啊……”一声惨叫从刘国昌的嘴里冲了出来。匡天阙这次把他的整个手都废了。

  “你用哪只手打她,我就把你那只手废了,很公平。”随即转身不理那个杂碎。

  “幽紫,你怎么样?”她的嘴唇出奇的白,而嘴角的血已经凝固,看起来怵目惊心。

  “慢慢地平顺呼吸,没事的。没有人再来伤害你了,都是匡大哥不好,没有在你身边保护你。”匡天阙自责的说。

  而放心不下幽紫的李元毅也赶了过来,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刘国昌从匡天阙的背后拿出一把刀,准备杀匡天阙。“小心。”说话的同时,一掌击飞了他手里的刀。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幽然居?”李元毅质问他。

  “你们一次次坏了老子的好事,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杀了你们。”刘国昌说道。

  没有人看见他眼里一闪而过的红光,匡天阙看见了,刘国昌的眼里闪现着隐隐的魔性,他被控制了心智,他把他的灵魂出卖给了恶魔。

  这么说来,天魔琴和地魔魑就在附近。

  “快说。”见刘国昌没有回答,李元毅发怒了。

  “不用问了,他刚才企图侵犯幽紫。”匡天阙淡淡的说道。

  “什么?侵犯幽紫?幽紫,你没事……”李元毅看见了幽紫脸上的伤还有嘴角的血渍,其余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见他用很温柔,温柔得让人觉得恐怖的声音问:“刘少爷,是你要你爹来向莫庄主求亲,要娶幽紫的,对吗?”

  这时的刘国昌已经恢复了神智,但是神情痛苦。

  “你怎么啦?”

  “是的,就是我要娶幽紫。但是这个家伙,他不但坏了我的好事,还废了我一只手。我的手……已经没用了。”他用快哭出来的声音说道。

  “哦,只废了一只手啊,下手太轻了。”李元毅完了,用迅雷不及捂耳的速度狠狠朝他的命根子踢了一脚。

  “啊~~~”一声惨叫随口而出,估计那一脚已经将刘国昌给废了。

  “你不是喜欢女人吗?那我就让你一辈子玩不成女人。你竟敢打她?没有要你的命,我已经是格外开恩了。冤有头,债有主,记住我的名字——李元毅。”

  他比匡天阙更狠,匡天阙在一旁看着,却也只是挑了挑眉。

  刘国昌是罪有应得。

  而此刻在前厅的人听到幽然居有如此大的动静,大家赶紧过来。不会发生什么事了吧?

  “怎么啦?怎么啦?幽紫,你怎……”莫宇文话还没说完,突然勃然大怒:“是谁?是谁打你?还把你打成这样?我要杀了他。”

  “哥,我没事,幸好匡大哥和李公子赶到,不然我……”她哽咽地说:“我不会让他得逞的,万不得已我就自尽。”

  “儿子呀。你怎么啦?你醒醒呀。”这时慢慢转醒的刘国昌看到父亲,对父亲说:“爹,你快带儿子去看病,我不要做太监,我不要做太监……”他嘴巴里不停地说道。

  刘鹤这时候才看到儿子的下身在出血:“是谁?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哼。”李元毅看着他那样一点也不同情他。

  “走,儿子,我带你去看病,你不会有事的。来福,快,带少爷去看大夫,快呀!”

  “好的,老爷。”

  刘鹤环顾着四周,恶狠狠地说:“如果他真的不能人道,你们让我刘家绝子绝孙,我就要你们整个流云山庄陪葬。哈哈,突阙和契丹都会帮我们的。”

  听到这里,李元毅的眼里闪过了异样的眼光,看来这个刘鹤与是洐绥公馆有关系,而莫宇文听到刘鹤说的这句话心里亦有底了。

  “傻幽紫,不许有这种可怕的念头,为了那种人牺牲自己的性命不值得,你还有很多精彩都没有遇到过。”苏盼云说道:“是谁踢了那么漂亮的一脚?”

  “过奖了,莫夫人。”

  “嗯,小子,有担当。”说完苏盼云拍了拍李元毅的肩膀。

  “那这么说,我有资格追求幽紫了?”李元毅笑着问道。

  “你有没有资格不是我说了算的。还是那句话,一切都得幽紫点头才算数。”苏盼云也笑着回答他。

  “你们和别的父母真不一样。”

  “那你说我们这样好不好?”

  “好,当然好,世上有多少人可以爱自己所爱,选自己所爱,你们给了他们一个很好的土壤。”

  “是的,不管他们遇到了什么,就算受伤了我们还是会在这里等着他们,因为只有爱过才能知道爱的可贵。”莫长清说道。

  “生在这样的家庭真的很幸福,我羡慕你们!”他望着莫宇文和莫幽紫说道。

  生在帝王家,多少身不由已,多少有情却似无情!因为他们是不能允许的,他们只能为了他们的国家而活。一个字,累!

  “好了,忙了这么长时间,大家都累了,都出去,出去,让幽紫好好休息一下。李公子,你也出去呀!”苏盼云对李元毅说。

  “那为什么他能在这里呢?”李元毅指着匡天阙说道。

  “他?因为他是幽紫的大夫,也因为他是幽紫的护卫。哪有护卫不护着主子的?”苏盼云说。

  “那……好吧!幽紫,我先出去了,等一下再来看你。”

  “李公子,今天谢谢你救了我们。”幽紫对李元毅说。

  “小事,好好休息吧。”说完,走了。

  

第14章 县太爷提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