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2章 哥哥的担心

    流云山庄

  “庄主,今天有人送了一张拜贴过来。”

  “哦?是谁送来的。”莫长清问道。

  “是个下人,他的主子没有来。”莫管家回道。

  “有没有问来的人,他主子的身份?”

  “他没有说,只是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说明天我们待客的时候绝对不能怠慢了他家主子。”

  “哦?这个小厮蛮大的口气嘛。那……拜贴现在何处?”

  “在这里,庄主,您请过目。”

  “李元毅?没听说过。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来拜访?”

  “说了,他们说明天就来。而且那个小厮还说希望流云山庄的庄主能够抽出时间接待拜访之人。”

  “嗯?他真这样说的?”

  “是的,庄主。”

  莫长清想了想说:“这样,你去把大少爷和二少爷都叫来一下。”

  “好的,庄主,我这就去。”莫管家随即出去找人。

  过了一会儿。

  “爹,你找我们来有什么事要吩咐我们的?”是宇文和宇斌。

  “生意交给你们兄弟俩打理,我放心得很,没什吩咐。今天要你们来是有事要说,有人送来一张拜贴,指名要流云山庄的庄主接待,我想以后这流云山庄总得交给你们俩的,说不定明天来的人是和生意上有往来的人,我想让你和宇斌也来接待一下。”

  “爹,您可别把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我自由自在的惯了,这流云山庄有大哥打理就好了!”

  “那你呢?就在家里混吃混喝也不帮帮你哥?”莫长清怒问道。

  “没有,爹,二弟在生意上也帮了我不少忙,他只是坐不住而已,你就让他去外面开拓新的生意也未尝不可呀。”宇文说道。

  “你就护着他们吧,以后呀这个家有你忙得了。”

  “谁叫我是哥哥呢?”宇文无所谓的笑了笑。

  “好了,别说我了,送拜贴的有没有说是什么人要拜访咱们?”

  “不知道。管家说好像是外地来的,而且听口音好像还是京城来的。”

  “京城?”兄弟俩对看一眼,会不会是那个人派来的?

  有可能。但这个时候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为什么会派人来呢?而且还不表明身份?

  不管了,看到来人就知道是什么来头的,到时候再查也不迟呀。

  也对。

  你们兄弟俩眉来眼去干什么?又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没事。爹,你太多虑了。”宇斌说道。

  “没事最好。你们明天就不要出去了,看看来人有什么事情。”

  “知道了,爹。”

  “现在做事凡事还是小心为好。俗话说小心驶得万年船嘛。”莫长清说道。

  “爹说得是。”宇文接着莫长清的话说道。

  “那好吧,爹,没什么事我们就先出去了。”

  “去吧。”

  “对了,爹,有一件事还是跟您说一下,您最近注意一点。”刚走到门口又折回来的宇文对莫长清说。

  “今天我到铺子里巡视的时候碰到了那个刘国昌他。他……嗯,脸上和身上的伤看起来好多了。”

  “你是说县太爷的儿子?”莫长清问道。

  “是的,”他停顿了一下:“他好像变得有点不一样了,整个人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很……怎么说……很邪恶,浑身上下邪气十足。而且他的身边还跟着两个人,一男一女,那两个人一看就知道来头不简单。”

  “唉,不关我们的事我们就别管了。”

  “爹,你忘了,刘国昌身上和脸上的伤就是拜我们流云山庄的福。而且他今天还问了我一件事。”

  “什么事?”

  “他问我幽紫有没有许配人家,他还问我幽紫近来身体可还好?”莫宇文担扰的说道。

  “什么?他还敢掂记幽紫?看来他在我们这里得到的教训还不够深刻。”莫宇斌说道。

  “只要他不来惹咱们,咱们先不管他。”莫长清说。

  “好吧!但我还是会跟匡公子说一下的,提醒他注意。”

  “没什么事的话你们现在就去吧。”莫长清说道。

  而此刻的幽然居又是另一番情景。幽紫正在房中做着女红,匡天阙也在幽然居旁中的另一侧看着医书,他想从医书中找出治疗幽紫心疾的良方。

  绣到一半的幽紫停了下来,看着正在认真翻查医书的匡天阙,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此刻紧抿着,让他看起来很是严肃,可是她却不怕他,因为他知道他的心里有她。

  突然察觉到她在看他,他抬起来:“怎么啦?幽紫。”

  她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羞红了脸:“没什么?只是在想匡大哥你会喜欢什么颜色?”

  “怎么突然想起问我这个问题?”

  “没什么。突然想到就问了,我总是看你穿黑色的衣裳,都没有换过别的颜色呢!”

  “我只是习惯空黑色的,没想过喜欢什么颜色。”

  “是吗?那月牙白呢?这个颜色怎么样?”

  “我没什么意见。你问我这个要做什么呀?”

  “现在不告诉你,等完成了再说。”幽紫淘气的说道:“匡大哥,有时间你再陪我出去一趟好吗?”

  “你想去哪里?”匡天阙问道。

  “我想去绣庄,我的绣线快用完了,想再去买点回来。”

  “那就明天吧。今天我们已经出去过了,你需要好好的休息,不然你的身体会吃不消的。”

  “好的,就听你的。”幽紫说。

  “听谁的呀?”

  “什么事就听他的?”

  两个声音一前一后的出现在幽然居的外面。

  “大哥,二哥,你们怎么来了?”是宇文和宇斌。

  “怎么?听小妹的语气是不想我们来呀。”宇斌开玩笑的说道。

  “人家哪有啊?二哥瞎说。小妹欢迎都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不高兴呢?二哥要再说这样的话,我就不理你了。”幽紫也半似抱怨的说道。

  “好好好,小妹对哥哥们最好了。”

  “那我们现在可以坐下来喝口茶了?”宇斌继续打趣的问道。

  “大哥,二哥快坐。”说完连忙倒茶给哥哥们。

  “大哥就不坐了,我来是找匡公子有些事的。”宇文望着匡天阙说道。

  “匡公子,我妹子的毒解得怎么样啦?”

  “大公子,令妹的毒已经解得差不多了,不过还是要继续服用药,清除余毒。”

  “没事就好。真是有劳匡公子了。”

  “大公子客气了。”

  “这样,匡公子,有些事情我想和你单独谈谈,不知道你方不方便?”宇文问道。

  “走吧,我们去外面吧。”匡天阙说道。

  “大哥,有什么事不能在这里说?是不是和我有关而又不能知道的?”幽紫敏感的问道。

  “没什么事,别太多想了,这只是我们男人之间的谈话。”说完就和匡天阙走了出去。

  “可是……”

  “唉呀,小妹,你就不能陪陪二哥,陪我说说话吗?”宇斌状似委屈的说道。

  “没有的事,二哥。”

  “幽紫,你的心思我们都知道。”宇斌开门见山的说道。

  “二哥,你……”

  “傻瓜,你表现的那么明显,谁都听得出来。你都已经十七岁了,哪个少女不怀春呢?这是正常的呀,有什么好害羞的。”宇斌说道。“只是我们还想再观察观察他,毕竟我们和他接触的时间也不多,我们不能把莫家最珍贵的宝贝随便就交给他的。”

  “二哥,谢谢你们这么关心我。”幽紫感动的低声说道。

  “说实话,其实他这个人还真的不错,小妹你的眼光挺准的。”

  “二哥。你又笑话我了。”

  “丫头长大了,都快要嫁人了,以后保护你的责任就由那小子承担吧,唉,我们可以轻松轻松罗,剩下的就是幽兰那疯丫头了,我还真担心没人敢娶她。”

  “欸,说到大姐,我有好几天都没有看到她了,她去哪里啦?”幽紫问道。

  “她呀,爹说她一个女孩子成天往外跑,成何体统。然后她就问爹为什么我和大哥可以出去外面?爹说当然了,因为我们是男子嘛,当然不能一样啦,男女有别嘛。”宇斌说。

  “那大姐呢?她又做了什么?”幽紫好奇的问道:“大姐应该不会就听爹的在家里学琴棋书画吧?”

  “她呀。”宇斌哭笑不得的说:“现在女扮男装到处惹是生非呢!我都已经可以看到爹头顶冒烟的样子了。”

  “……”她无语了。

  真羡慕姐姐敢做敢当的个性,她一辈都学不来,女扮男装?亏姐姐做得出来。

  而屋外,莫宇文正在和匡天阙说话。

  “匡公子,你还记得那个刘国昌吗?”

  “谁?”

  “就是在观音庙,你救小妹的那次,那个混蛋,你还打了他的,还记得吗?”宇文问道。

  “是他呀,怎么啦?他又有什么事吗?”

  “今天我在店子里碰到他了。他……还问了小妹的事情,看来他对小妹还没有死心。”

  “他成不了气侯,不碍事。”

  “今天来的时候,我看他旁边跟着一男一女,我个人意见,那两个都是极危险人物,而且气息上很邪恶,不知道刘国昌是怎么请到这两个人的。告诉你这件事就是要你防范一下他们。”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我也有把握能够保护她的安全。”匡天阙说道。

  “谢谢你,有你在,我们安心不少。”莫宇文真心的说道:“知道吗?我这个妹妹,从小就懂事,不让我们操半心分,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更心疼她。你不是木头人,一定也感觉得出来,我妹妹她对你……总之,我希望你别伤害她。”

  “我不会伤害她的,她是一个好女孩。”

  “我是说……心里的伤痛。”莫宇文说道。

  “我对她的心亦如她对我。”

  “那就请你好好地珍惜她、善待她。”莫宇文欲言又止的说:“如果……如果有一天,你觉得她不如你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她的病会成为你的拖累,请你将她还给我们。”莫宇文一字一句地对匡天阙说。

  “永远不会有那么一天。”

  “我的意思是有其他更好的姑娘……你出许……”

  “没有也许,大公子,我相信你也看出来了,我是一人冷情的人,多的话我也不多话,只说一句:‘溺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我替我们全家谢谢你,有你这句话,把我妹妹交给你,我放心了,以后多担待些。”

  “以后我们就以名字相称吧。”匡天阙淡淡地说道,说了这句话,表示莫家将在匡天阙的保护之下。

  “好,天阙,就以名字相称。”莫宇文说。“走吧,我们进去吧。再不进去,幽紫就要担心了。”

  “嗯。”

  “这段时间我们兄弟俩可能会有点忙,没时间过来看幽紫。幽紫从小总是一个人,其实她挺寂莫的,因为她的病限制了她的许多行动。现在有你在她身旁,有时间的话就多陪陪她吧,你是她的护卫嘛。”莫宇文说道。

  “我知道她心里的苦,但是她的苦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说得清楚的。”匡天阙看透了那个扰乱他心湖的小女人。

  “来了不是?说了大哥找他没什么事,你就是不信。现在人来了,不信你就问大哥吧。”莫宇斌说道。

  “不跟二哥说了。”幽紫转身就问匡天阙:“匡大哥,大哥找你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别担心。”他温柔的安慰幽紫。

  “真的吗?”

  “我的话你都不相信吗?”

  “不是的。我以为我哥他担心我不让我明天出去。”幽紫说道。

  “你把大哥说得太霸道了吧?”莫宇文随后跟进来说道。

  “大哥难道不是吗?以前你都不让我出去的。”幽紫反驳道。

  “那是因为你的身边没有一个可靠的人陪你,我和你二哥又没有时间。现在有天阙在你身边随时护着你,我没什么不同意的。”莫宇文说道。

  “真的,那就是说哥哥同意匡大哥陪我出去了?”

  “我从头到尾就没有反对过呀!”

  “哥哥是奸商,我说不过哥哥,不跟哥哥说了。”

  “匡大哥,哥哥们同意我们了。”她太兴奋了,忘记了他们的身份,忘记了男女有别,忘记了哥哥们都还在,她拉起匡大哥的手高兴的说道。

  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她羞红了脸,赶快把匡天阙的手放开。顿时,匡天阙心里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失落感,他不想放开她的手。

  宇文和宇斌看着这两人的反映,都有点好笑。

  “好了,不打扰你们了,有什么事你们自己去商量吧。我和宇斌先走了。”莫宇文说。

  “幽紫,哥哥们近来会有些忙,没时间过来陪你,就让天阙陪你吧。记得别对自己太苛刻,对自己好一点,哥哥们没有意见的。”莫宇文语重心长的说道。

  “知道了,哥哥,你也注意着自己的身体,不要太超过了,有时间的话,赶紧给我找个大嫂吧。我知道爹娘他们都想抱孙子了,别让我们等得太久啊。”幽紫笑着说道。

  “小丫头,现在轮到你来教训哥哥了?好了,哥哥的事自己会处理的,进去吧!”

  “嗯,哥哥再见。”

  宇文和宇斌相携而去。

  “匡大哥,哥哥到底跟你说了什么?”幽紫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怎么,自己的哥哥有什么好担心的?”匡天阙好笑的说道。

  “我没有担心我哥哥,我……我担心的是你。”幽紫说道。

  “我?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匡天阙问道。

  “我担心……我担心哥哥不让我亲近你。”幽紫声音低低的说道。

  “傻姑娘,世界上最难控制的就是人心。再说了,如果你哥哥不让你亲近我,那就……让我亲近你吧。”匡天阙说道。

  听到这里,幽紫慢慢地抬起了头:“匡大哥,你……说的是真的吗?不是安慰我,没有骗我?”

  “我的心肠可没那么坏,这种话可不能乱说呀。”匡天阙回答她。听到这里,幽紫的眼泪在眼框中打转,双手捂着唇,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我心似你心。”匡天阙继续淡淡说道。

  她的眼泪终于决堤了。

  “君心似我心。”幽紫笑中含泪的说道。

  “真是个多泪的傻姑娘。”匡天阙语带心疼地将幽紫拥入怀中,亲亲地在她额头落下一吻,那里面有着太多的心疼和怜惜。他,天宫神将司天戬,深爱着拥在怀中的女子,既使这是一段不被上天所祝福的爱情,他也决也不会放手。

  烛光下,两人的身影合二为一,就像他们天生就该在一起。

  此时此刻,上天终于圆了他们千百年来的相思梦。只是这瞬间的幸福能持继多久?他们都还没能记起那曾经的风风雨雨,刻骨铭心……

  风,静静的停了,暴风雨就快来了……

第12章 哥哥的担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