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章 幽紫中毒

    匡天阙回到自己的房中,正准备休息。

  忽然感觉到一股熟悉的力量在自己的身体里游离,他敢紧上床盘起腿,调整自己的气息。

  “吾徒天阙。”原来是匡天阙的师傅寰宇仙翁,他正在用透心术和匡天阙说语。

  “师傅,您召唤徒儿有事吗?”

  “适才,太白金星到我这里来过。他告诉我,玉迟天官从瞰天镜中看到魔尊已然得知你已经从观音菩萨的净灵池清醒,而且重返人间。他已经派出天魔琴和地魔魑到人间寻你了。”

  瞰天镜是天界的神物,据说可以和五界互通。

  “魔尊?我不记得我得罪过他呀。”匡天阙说道。

  “你别忘了,在一千多年前,你在那场神魔大战中杀了不少魔界的魔物。”

  “但是,那都已经过了一千年呀。”

  “魔界的魔尊已经不是夜魔鹰了。”

  “那是谁?”

  “是你的死对头,血魔魁。他这次派出的两尊魔也是现在魔界的左右护法。看来这次他是非要你死不可了。”

  “师傅,您知道现在那两尊魔在哪里吗?”

  “为师就是因为不知道才赶紧通知你,让你有个心理准备。对任何人都要防备着点,知道吗?”

  “知道了,师傅。”

  “那好吧,自己一定要多加小心呀。”

  过了一会儿,匡天阙知道,师傅已经收回了法术。

  一大清早,不远处鸟儿的歌声在欢唱。

  “小姐,该起了。”月梅提醒到,“今天匡公子要来给你把脉问诊呀。”

  “小姐……今天怎么醒得这么深呀?平时起的很早的呀。”月梅走到幽紫的床边摇了摇,还是没有动静。

  又使劲的摇了摇,还是没有动静。哎呀,月梅这下子可慌了神了。

  “不好了,来人呀,快来人呀。”月梅大声地叫道。

  莫宇文和莫宇斌本来一大早正往幽然居走来,半道上就听见月梅惊慌失措的叫喊声。兄弟两对眼一看,赶紧向小妹房间飞奔过去。

  而更早他们一步赶到幽然居的正是匡天阙。

  他一手向幽紫的鼻下探去,还好,还有气息。一手连忙为幽紫把脉,但见他眉头紧锁,又有点困惑不解,低头默然不语。看来,这流云山庄的水不浅呀。

  “怎么啦?幽紫怎么啦?”随后赶来的莫长清夫妇问道。

  “月梅,你先去厨房煮一点白粥过来,然后在里面加一点绿豆和莲子。噢,还要放一点白糖。”

  “好的,我马上就去。”月梅说。

  “另外,如果有人问小姐出了什么事,你就如实的回答,知道吗?”“知道了。”月梅说道。

  “好,那你去吧。”匡天阙说道。

  “匡公子,你这样做是何道理呀?”莫长清疑惑的问道。

  “莫庄主,您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你说。”

  “你们和四川唐门可有过节?”

  “公子何以得知我们和唐门有过节?”

  “这么说,那就是有啦?”

  “我夫人苏盼云,想必你也听说过,三十年前,那个时候她还不是我的妻子。那个时候我有未婚妻,她就是当时四川唐门门主唐亦天的独生爱女唐玲。总之,后来我娶了我现在的妻子苏盼云。”

  “公子现在可以说明原委了。”莫长清说道。

  “刚才我来的时候已经为二小姐把过脉了。”

  “情况怎么样?”大伙问道。

  “确实和先前的大夫诊断的一样,从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是,她除了有你们说的心痛的毛病之外,还有一件事你们可能不知道。”匡天阙说道。

  “什么事?”

  “二小姐的身体里面有四川唐门的毒。”匡天阙投来一句。

  “什么?中毒了?”幽兰惊呼。

  “是什么毒?”苏盼云追问道。

  “无影散。此毒无色无味,不易被人察觉,最重要的是,它的毒性相当慢,没有十年八年毒性不会发作,在我看来,二小姐中毒起码有十年以上了。”

  “公子,您要的粥我弄好了。”月梅从厨房回来了。

  “路上有没有人问过你?”

  “有”

  “是谁?”

  “是厨房的小桃。”

  “那这个毒最有可能是她下的了。”匡天阙说道。

  “不会的。公子,小桃今年才只有十三岁呀。”莫幽兰说道。

  “那小桃有没有什么亲人呢?”匡天阙问道。

  “没有,小桃进府的时候我问过了,是个孤儿。”莫宇文说道。

  “不是的……公子,小桃以前跟我提过她有一个远房表姑。”

  “那就委屈大公子派人跟着这个小桃,从她的远房表姑身上查起。一定可以找到这个下毒之人的。”匡天阙说道。

  “其实……其实小桃的远房表姑就是厨房的孙大娘。”月梅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

  “有一次,我去厨房找孙大娘拿东西,但是在门口的时候,我听到一个小姑娘在叫孙大娘表姑,我仔细一声是小桃的声音。而且我听到小桃的表姑问她,向我打听到二小姐的消息没有?小桃说没有碰到我,所以不知道二小姐的近况。”

  “这些事你为什么没有对我说。”莫幽兰说。

  “大小姐,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我干嘛要告诉你呀,再说你也没问我呀。”月梅说道。

  “你知不知道孙大娘现在在哪里?”

  “在厨房呀。这碗粥就是孙大娘端给我的。”

  “你们赶紧去找孙大娘。”莫长清说。

  “不用了,我自己找来了。”门外站着的就是孙大娘。

  “你是谁?为什么要下毒害我女儿?”苏盼云问道。

  “住口,你这个贱女人,就是因为你莫郎才没有娶我的。”孙大娘说道。

  “你是唐玲?”莫长清迟疑的问道。

  只见她把脸上的人皮面具撕去,是易容术。“是的,莫郎,好久不见。”

  露出本来面目的唐玲看上去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美艳女人,看来她十分注重保养。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为什么要下毒害我妹妹?”莫幽兰说道。

  “苏盼云,看来你女儿的家教不好,和你真像。”唐玲道。

  “够了,唐玲,真是你给幽紫下的毒?”莫长清问道。

  “就是我。”

  “为什么?”莫长清痛心的问道。

  “因为我不甘心,因为我要你们都痛苦,我要惩罚你的薄情。如果不是苏盼云,我现在应该是你的妻子,也应该是儿孙满堂了。是她夺走了原本属于我的幸福。反正莫幽紫也活不了多久,那我就再下点毒,好让她死得快一些,尽早结束痛苦不好吗?我这可都是为了她好。

  “住口,你这个疯子。要是我妹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踏平你们四川唐门。”

  “哟,小伙子,好大的语气。”

  “不知道四川唐门如果遇上了卧云阁会怎么样呢?”莫宇文轻轻的问道。

  “卧云阁?你知道卧云阁?看来小伙子不简单呀。”唐玲说。

  “把解药交出来就放你走,我们就当没有这回事。”莫长清突然说道。

  “爹。”莫宇文不平的大喝一声。

  “算了,只要她能够把解药拿出来就行了,毕竟是我有负于她呀。”莫长清说道。

  “我不知道解药。”唐玲说道。

  “就算我知道解药我也不会给。有个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在黄泉路上陪我多好呀。”唐玲说。

  “你疯了。”

  “我是疯了,凭什么你这个负心之人可以如此幸福?我不甘心,我要破坏这种幸福。”唐玲说。

  “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何来对你负心?说是未婚夫妇,那也是你在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下私自向世人宣布的。我何时承任过你是我的妻子?在我的心里,从来就没有你。”莫长清无奈的说道。

  “莫长清,算你狠。我就是死都恨你。哈哈哈……你们永远也别想知道解药。莫幽紫——她死定了,唐门之毒,天下难解。”唐玲得意的抑天大笑。

  “无影散的毒我能解。”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插进来。

  “不可能。”

  “其实他的解药很简单,绿豆、莲子,加上雄黄,晒干磨成粉,然后再用泉水一日三次送服。她中毒十二年,需要服用十二天,毒性全消。我说的没错吧?”匡天阙说道。

  “不可能……不可能,你怎么能知道解药?这不可能……噗……”唐玲怒急攻心,吐血不止。

  “为什么你会知道解药?”唐玲不甘心地躺在地上问道。

  “这个世上除了落雁沙之毒我解不了,其余的毒都没有用。”匡天阙说道。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十二年了,为什么还是功亏一溃?”唐玲恨恨的说道。

  “这只能说莫幽紫碰上了我。她命不该绝。”匡天阙说道。

  “哈,她这副破身体,就算我没有下毒她也活不久了。”唐玲说道。

  “我不会让她死的。”匡天阙说道,他绝不允许莫幽紫在他面前死去。

  “既然落到你的手里,那也是我活该。”唐玲说道。

  “你走吧。”苏盼云说道。

  “不要你假好心,就是死我也不会原谅你。”唐玲道。

  “我不需要你的原谅,我从来都没有认为我做错了。放你走只是为了让清哥安心而已。”苏盼云说道。

  “但也不能便宜你。”只见莫宇文点了唐玲周身的几个大穴,没过多久,唐玲便疼得昏死过去,他废了她的武功。

  莫宇斌此时说:“匡公子,你真的能解无影散的毒?”

  “刚才我把解药已经说了,月梅,记住了没?”匡天阙看都没看莫宇斌一眼,直接对月梅说。

  “匡公子,记住了。”月梅答道。

第7章 幽紫中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