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章 寻找病因

  “幽紫,时间也不早了,你先回房休息吧,我们和匡公子还有一些事情要聊。晚膳我会派人给你送到房间去的。”莫长清说话。

  “爹……”幽紫显然不愿意回去,她想和匡天阙多呆一会儿。

  “幽紫,听话。月梅,扶小姐回房间休息。”

  “是,庄主。”月梅回答道。

  “莫英,给匡公子上茶。”

  “是,庄主。”莫英道。

  “庄主,您太客气了。”匡天阙说道。

  “哪里,老夫还要感谢你呀,今天多亏了你救了小女。”莫长清感激地说道。

  “只是碰见了,就不能坐视不理。”匡天阙说道。话不多,连说话的语气都只一个调,好内敛的性格,有点冷。

  幽紫走后没多久,宇文和宇斌回来了,进了大厅,除了幽紫,所有人都在,还多了一个人——他们看见了匡天阙。

  “爹,听说你找我们?”宇文问到。

  “嗯!听说今天你们两个在外面有事。”莫长清问道。

  “是呀,爹,你不知道……刘国昌那个家伙居然在观音庙调戏了幽紫,而且还差点让幽紫的心疾发作,哼,幸好有人救了幽紫,不然的话……我要让他给我当一辈子太监,让他绝子绝孙……”莫宇斌正说道,宇文在旁边碰了碰他。人家说,有其父必有其子,果不其然,连说的话都一样。

  “啊,没有了,爹……”宇文打断了弟弟的话。

  “你们派人跟踪你妹妹?”

  “没有,爹,我们只是……派了两个家丁跟着她。”宇斌说道。

  “那你妹妹怎么还被那个刘国昌调戏啦?”莫长清恕问道。

  “那两个家伙一看是县太爷的儿子就不敢动了,不过后来看见有人救了幽紫,这才放心,赶快回来告诉我了。”莫宇文说。

  “后来……我们就在路上堵住了他,然后……然后痛揍了他一顿”莫宇斌说道。

  “你们把人怎么样啦?”莫夫人好奇的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把他的脸揍成一个猪头,然后把他剃了个光头。还有就是让他十天半个月得在床上躺着,人没瘸也没拐。”

  莫长清愤怒的脸突然360度大转变。“哈哈哈……儿子,做得好,做得对,有什么后果一切都有爹来承担。”

  莫夫人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哼,敢动我莫长清的女儿,他有几个脑袋可以用?幸好幽紫没什么大碍,不然,我就要他们父子陪葬。”莫长清恨恨地说道。

  “爹,关那个县太爷什么事呀?”莫幽兰好奇地问道。

  “怎么没关系,子不教,父之过。他没有把儿子教好,让儿子到处惹是生非,他就有错。”迁怒,这绝对是迁怒。

  “爹说得有道理。”两个儿子连忙陪笑道,只要爹不找我们哥俩算帐,怎么着都行。

  匡天阙好笑的看着这一人,唉,一个女儿奴,两个妹妹奴。

  “好了,说正事了。”莫长清正色道。

  “宇文,宇斌,过来见过匡公子。今天就是匡公子救了幽紫。”莫长清吩咐两个儿子。

  “宇文”“宇斌”“见过匡公子,谢谢匡公子对舍妹的搭救。”两人抱拳示礼。

  “幸会,在下匡天阙。”匡天阙回礼。

  “好了,都坐吧。”莫长清示意道。

  “匡公子,我把小女支开,是有些问题想对匡公子说明,请见谅。”

  “莫庄主哪里话,我也正想问庄主关于二小姐的病情。”匡天阙道。

  “病情。爹,这位匡公子是……”莫天宇问道。

  “哦,怪我没说清楚。匡公子就是日前我要你们两个寻找的那位呀。”莫长清说道。

  “那赶情好,舍妹的病就有劳匡公子了。”

  “在下想了解一下二小姐的病。”匡天阙单刀直入的说道。

  “好的,其实小女的心疾到如今也有十七年了,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找到可以医的方法。”莫长清叹了口气。

  “哦,是何原因导致的呢?”

  “没有病怎么找病因呢?”莫长清反问道。

  “没有病?这是何意?”

  “我们流云山庄论财力论势力就不用多说了,看过的大夫不下百人,甚至还动用关系请御医都看过了,但得到的结论都是一样的——小女没病。”莫长清解释。

  “但那是不可能的,小妹发病的样子我们都见过,那真的是叫痛得死去活来。”宇文和宇斌赶紧补充道。

  “以前小不懂事,等后来长大了还是那样痛苦,我们曾经问过她,到底有多痛?她问答我们的只有四个字‘剜心之痛”。

  “剜心之痛?”这四个字震撼了他,到底心要痛到什么程度才会像剜心之痛,恐怕只有尝过的人才知道,一丝不舍和心疼从他心里掠过。

  “是的,她毫不犹豫的回答这四个字,当时我们心里听得发颤。”

  “你不知道,看着自己最爱的小妹躺在床上痛得翻来覆去,可是我们这些人却什么也不能为她做,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真的会让人发狂。”莫宇文说道。

  “所以我们才不停地寻找能够治疗她心疾的方法,哪怕能够不让她那么痛也可以啊。”宇斌接着说道。

  “外面的人都知道莫府有两个对妹妹保护欲过了头的哥哥,他们还在我们的背后说三道四呢!”幽兰说道。

  “管人家怎么说,只要自己做到问心无愧就好。”

  匡天阙微笑的看着这一家人,他们的感情真好!莫幽紫有如此疼爱她的亲人也不枉此生了,虽然她一出生就不平顺。

  “二小姐的病多久发作一次?”匡天阙又问道。

  “十岁之前差不多隔一年发作一次。十岁之后嘛,就比较频繁了。但是最近几年她发病的次数我们就不知道了。”莫夫人回忆道。

  “哦?那谁清楚?”匡天阙问道。

  “这……恐怕还得问月梅了。”莫夫人答道。

  “月梅?”“哦,她是幽紫的贴身丫鬟。匡公子,你问这些做什么呀?”

  “问得越仔细,让我对她的病情越了解,我也好对症治疗呀。”匡天阙回道。

  “原来是这样……莫英,你赶紧的跑一趟,把月梅叫过来,让月英去照顾幽紫。”月英是月梅的姐姐,也是莫府的丫环。

  “好的,我这就去。”

  莫总管领命叫月梅去了。

  厅里一片沉默。

  “莫庄主,先前为二小姐看病的大夫都是怎么说的?”匡天阙再次问道。

  “他们说幽紫脉相很平稳,根本就没有病。最多也就是说小女身子骨有点弱,有点贫血而已,慢慢地调养就可以了。”

  “庄主,月梅来了。”莫英已人叫过来了。

  “小姐还好吧?”莫长清问道。

  “还好,就是显得有些疲倦,已经休息了。”月梅说。

  “月梅,匡公子有一些关于二小姐的问题需要你来说明白。”莫长清说道。

  “月梅知道了。”

  “月梅,你记不记得二小姐十四岁以后多久发病一次?”匡天阙问道。

  “嗯,每个月一次。”

  听到这里,莫夫人惊怒的问道:“月梅,小姐一个月发病一次,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们?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

  “夫人,其实当我一发现小姐每个月都要发作的时候我就要告诉您和庄主了,但是小姐逼着我发誓,这件事情绝对不能有第三个人知道,否则她永远不要我服伺她了,而且以后也不要丫鬟服伺了。小姐的脾气您是知道,虽然平时小姐对我们都很好,但是她一旦决定的事情就不会再变了。我是真的怕到时候真没有人伺侯她,万一她发病了身边都没个人照顾……所以奴婢才不敢向您二老说明。”

  “月梅说得是,而且娘,妹妹最不想见到的就是我们看到她发病的样子,那样我们会担心的,她是怕我们伤心呀。”

  “难道她就不怕我们知道了以后会怎么样?她这样做让我这个做娘的好心疼呀。”苏盼云泪流满面的说道。

  “那你记不记得她什么时候发病的?”匡天阙继续问道,他在心里更加为莫幽紫心疼了,每个月都要忍受一次这种非人的折磨,表面上却还和家人相处地如此快乐和温馨,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被她的善良所折服了。

  “每月十五月圆之时。”

  “你能肯定吗?”他问道。

  “肯定。有一年的中秋夜,我们正在吃月饼尝月的时候,不知是谁说了一句‘看,今天的月亮好圆呀。’没过多久,小姐就开始发病了。”

  “对,是有这么一次,那一次她发病发得最厉害,我们都不知道她能不能挺过来。”莫长清痛苦的说道。

  “后来,小姐第二次发病的时候,我无意中无现那天月亮也很圆,算了算日子才知道又是十五。”

  “所以每个月初十你就要到同和医馆去拿药,对吗?”莫宇文问道。

  “是的,大少爷。”月梅回道。

  “我真是粗心,都没有想一下为什么月梅每个月都要去拿药。”莫宇文自责的说道。

  “匡公子,我们一家人都诚心的求您,一定要治好小女的病呀。”莫长清说道。

  “这是一定的。”匡天阙回道。

  “那……如果匡公子也找不到病因怎么办?”莫幽兰问道。

  “啊?娘,你为什么要敲我的头,很痛呀。”莫幽兰摸着头说道。

  “谁让你这个乌鸦嘴胡说八道的?人家匡公子一定会找到病因的。”苏盼云说道。

  “如果,娘,我说的是如果。”莫幽兰说。

  “没有如果,匡公子一定会想办法的。是吧,匡公子”苏盼云对匡天阙流露出希冀的目光。

  匡天阙淡淡一笑:“我一定尽力而为。”

  “那匡公子什么时候替舍妹医治呢?”莫宇文焦急的问道。

  “不急,宇文,先让匡公子休息一天再说吧。”莫长清说道。

  “爹,我能不着急吗?今天都已经初六了,离妹妹这次发病还不到十天了。”莫宇文说道。

  “是呀。那匡公子……您准备什么时候替小女医病?”这次轮到莫长清着急了。

  “明天早晨,我要先替二小姐把脉。”匡天阙说道。

  “好吧,就明天。”莫长清说道。

  “月梅,你先下去吧。记得跟小姐说,匡公子明天辰时要去为她把脉。”苏盼云吩咐道。

  “是,夫人。”月梅退了出去。

  “那就这样吧。大家散了吧,一切等明天的结果出来再说。”莫长清说道,看来今天要是一个不眠之夜了。

  

第6章 寻找病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