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你是谁

  左玺没有看见转角的那辆车。等到他看到的时候,两辆车已经撞在一起。虽然有安全气囊,但是他的身体还是重重的弹了起来。撞到了车顶。

  他感觉得到自己的头上有血流出。失去意识前。他最后一个念头就是。他再也见不到晚情了吗?他现在是真的确定自己爱她。可是晚情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了吧?

  随即,他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医院里。人来人往。

  晚情看着手术室上方的灯。一动也不动。

  她没有想到,左玺居然会出车祸,如果。如果昨天他没有出去。也许就不会有事了。

  都是她。她的心里很内疚,很自责。可是她却不能做任何事情。她只能在这里等。

  如果左玺有事。天,她想都不能想。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可是她想到左玺刚才看起来全身是血的样子就觉得全身一阵了发抖。

  左玺。你一定要没事,你一定会没事的,看着手术室的灯,晚情在心里祈祷。

  晚情已经通知了左爸左妈。左名成夫妇正在回国的飞机上。这个时候左氏不能没有人去主持。

  左玺已经进去半天了,还没有出来。晚情除了祈祷,还是祈祷。

  仿佛过了一世纪之久。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

  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晚情马上走过去。

  “医生。他现在怎么样了?”

  “病人虽然已经抢救过来了。可是还没有完全脱离生命危险。他的头部受到重击。大的血块虽然已经取出。但是还有残留的淤血在脑腔内。是没有办法取出的。如果明天以前可以清醒过来的话。应该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明天没有醒的话。就有可能成为植物人。”

  医生很尽责的解释完。晚情差点跌坐在地上。

  想到左玺有可能会变成植物人。天啊。他怎么可能接受得了这个。

  在晚情的再三要求下,医生终于同意让她进入到病房去陪左玺。

  晚情看着左玺头上的纱布。他的全身布满了管子。晚情用了很大自制力才没有让自己当场哭出来。

  她坐在病床前。看着左玺。

  她的心里好后悔。好懊恼。他和别的女人约会又怎么样?至少他还在。她可以看到他。感觉到他。

  如果她不和他吵。该有多好。

  她握着左玺的手。

  左玺。你一定要醒过为。我求求你。你一定要醒过来。否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左名成夫妇回来的时候。左玺依然昏迷不醒。尽管心里都很着急。也很担心。

  晚情却打起精神安慰左名成夫妇。见到晚情这个样子。两个大人都很难过。只是这种时候。只能是互相安慰了。

  左玺已经睡了两天了。医生说他康复的情况很好,可是如果一直不醒的话,很有可能变植物人。

  晚情每天都在医院陪左玺。易向平也知道了。每天都会打电话来关心左玺的康复情况。

  左玺觉得头好痛。他在一个黑暗的世界里常常感觉得到有一双手.就那样牵着他的手.那双小手好软,好温暖.

  那是他的光明吗?

  那双手又来了.轻轻的握住了他的.这一次他好想睁开眼睛看看,这只手的主人.想到就做。

  他把眼睛睁开了。光线有点刺眼。

  他以为他看到了天使。天使正一脸担忧的看着他。发现他醒了。天使好像有点不敢相信的样子。

  这是左玺昏迷的第五天。晚情从来没有放弃希望。可是当他看到左玺醒了。

  “左玺。你醒了。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发现左玺只是看着自己不说话。她以为左玺还没有完全清醒。

  急忙按下床头的呼叫钤。一边打电话通知左玺爸妈。

  医生替左玺仔细的检查过后。对晚情说:“恭喜你,病人已经醒了。这样的话。就完全没有问题了。接下来。只要观察几天就可以了。”

  晚情好高兴。她就知道左玺一定不会就这样睡下去的。

  “医生。谢谢你。谢谢。”

  她走到左玺面前:“左玺。你没事。太好了。你没事了。”

  左玺看着她。开口了:“你是谁?”

  晚情不敢置信的看着左玺:“左玺。这个玩笑不好笑。我是晚情啊?”

  “晚情?”左玺低下头来想了想.发现这个名字对他而言.完全陌生.他呢?

  "我是谁?"左玺问道.他的表情很迷惑.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晚情不能相信.左玺竟然失忆了.她上前抓着左玺的衣服:"不是这样的.你不会开这种玩笑的是不是?你是左玺.你怎么可以忘了你是谁?怎么可以?"

  医生看到这样的情况,让护士把晚情拉开.再次对左玺进行检查.

  "很抱歉.病人可能因为头部淤血的关系.可能导致了失忆.这在往常的病例中也曾经出现过."

  晚情呆呆的看着医生.她不能说话.她觉得左玺太狠了.他怎么可以把他们之间的过去就这样轻易的忘记呢?

  半晌,她才想起来:"医生.那他有没有可能会恢复记忆呢?"

  "这就要看病人自己的了.有些人过段时间自己就想起来以前的事.有些则几年都想不想来.还有的一生都没有想起来.这个是说不定的."

  "那再动手术呢?把那个淤血清掉?"

  "这也是一个方法.但是病人现在刚刚进行过手术.我们不赞成马上进行第二次手术.你们可以试着带病人回到他熟悉的地方去.对他恢复记忆还是会有帮助的."

  晚情看着左玺.失落的走了出去.这样也好.反正他们都已经离婚了.不是吗?他忘了也好.只是她呢?

  她要怎么办?

  左名成夫妇得知左玺失忆,非常震惊.左玺连自己的父母都不认识了.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但是没有办法.住了两天院后,在医生的准许下.左玺终于出院回家了.

  这两天他都没有看到晚情.她那天看起来很激动的样子?她是自己什么人?

  问左名成,他说晚情是自己的妻子?是吗?可是她是自己的妻子的话.怎么这两天都不来看自己了呢?

  还是因为自己忘了她,她生气了?

  左玺不知道,他打算等他更好一点了就去找她,问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第十九章 你是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