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桃花渡口(1)

    “就算你记得,那也只是从前的事了,现在的我与那些无关!”

  弄梅虽然心动,却仍狠下心来说出这句话,她不能忘记自己此番回来的使命,她也不能忘记那些死去的人而沉溺于自己的儿女私情。

  晏和听了她的话,静默良久。只是看着她,看着这张熟悉、却又忽然变得陌生的脸。

  最终轻轻道:“你有这么恨吗?如果你这四年来都是靠仇恨生活的,那么,我奉陪!”

  弄梅心中一阵刀绞般的痛:“你又何必这样?我虽恨,却真的对你所说的过往种种全无印象。我不是在装!放下过去我们不是可以更好地活下去?”

  “我不能。”晏和只有这三个字,淡淡却坚定。

  “那我也不可能爱上自己的仇人!”她毅然决然。

  “我会让你知道-----我不是你的仇人!”他更坚决、毫不退让。

  她瞪着他半天,许久,朱唇轻启,吐出两个事不关己的字:“随你!”

  晏和顿时气得牙痒-----为什么她总是能让自己好脾气尽失?!一把抓过她的手臂,拉进自己怀中,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薄唇就狠狠贴上了她的红润。

  她被惊得呼吸一滞,忘了抗拒和推阻。反应过来发生什么后,慌忙要推开他,怎奈被他死死抓住,动弹不得。

  正在这时,一道白光闪过,将浦晏和的手震开,随即一条长长白绫缠向弄梅腰间,她只觉得自己身子一轻,被那白绫提起飞出。

  浦晏和见状忙追,怎奈对方出手太快、轻功太好,又忽觉自己身上无力,惊觉方才那道白光不仅是袭来的白绫,更夹带了“软筋散”。

  弄梅被来人用白绫系在腰际拉着颇有些吃力,忙自己也提了真气、运用轻功跟上。

  那人见浦晏和不再追,放下弄梅,收了白绫于袖中,才慢下步子。

  “你是谁?为什么出现在浦宅?”弄梅追问道。

  “奉命行事,助姑娘脱困,又何须多问。”那人着夜行劲装,声音模糊,听不出是男是女,只轻轻渺渺答道。

  “我怎知你是助我还是害我!”弄梅没那么容易被糊弄。

  “跟我走你不就可以知道答案了。”被质疑了仍旧是毫无波澜的嗓音。

  “好。我倒要看看你能带我去哪儿。”

  那人轻笑一声,未发一语,只在前面带路。又忽快忽慢地,好像在刻意捉弄她。

  弄梅银牙一咬,发了狠,同样一步不落地跟着,虽然有些喘有点累,终究没有落后一步。

  就在弄梅觉得有点力不从心的时候,那个人停下了脚步。弄梅有点收不住脚,直接撞上那人后背,那人轻捷一闪,她只是指尖触到了那人的背,竟是十分柔软的触感。

  难道竟是女子?

  “到了。”依然不温不火的模糊之声。

  弄梅抬眼望去,月光下一片波光潋滟,前方却是出城的渡口-----桃花渡。

  “什么意思?这是要送我去哪儿?”弄梅困惑。

  “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我在赋辽城中一样很安全。”

  “你的话太多了。”那人忽然不耐,袖子一扬,弄梅昏倒。

第二十七章 桃花渡口(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