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举步生莲(2)

    云雅看见进来的人不由地唇边的笑意绽得更开:“晏哥哥,你这几天不忙啊?没事就往沁梅苑溜达,怎么你的‘耕读斋’离这儿很近吗?”

  “耕读斋”是齐晏书房的名字,他曾说过“晴耕雨读乃人生至惬意舒畅之事”。

  云雅说话直来直去,齐晏身为男子倒没什么,只是他不想弄梅因而觉得羞窘尴尬,遂笑言:“怎么,只许你做好人就不许我这个‘晏清园’的主人略尽绵薄之谊?”

  弄梅听他们说话就像平常人家的兄妹斗嘴,略带呛意却又十分和和乐乐,不由想起自己的兄长,有些羡慕有丝酸楚。

  云雅这么直的性子,应该不会做出背后偷袭的行为,何况当时还有几名功夫甚佳的水队的人也下了“沉璧池”,似乎不该只疑心这唯一的一个女子。

  想的思绪有点烦乱,弄梅轻轻摇了摇头:不管怎样,现在自己的心情是真的放松和温暖的,且珍惜这刻-----自从四年前家族遭遇变故之后,她学会了把握和珍惜生命里不多的点滴美好时光。

  齐晏边说边撩起蒙着笼子的布,弄梅和云雅都觉眼前顿时一亮。

  里面是两只雪白的小鸟,只有嘴巴是浅浅的橙红色。小小的黑眼珠转来转去,并不怕人,格外玲珑可爱。

  “晏哥哥,这个是什么鸟?”云雅兴致勃勃凑前来看那小鸟,还不忘问道。

  “叫我二哥。”齐晏不忘强调。弄梅掩嘴轻笑。

  齐晏有点窘,忙清了下嗓子说:“这个是‘锦华鸟’,怎么样,没见过吧?这是程莘刚从外头得了的,我拿来给罗姑娘解闷儿-----卧床休养最是无聊了,有它们做伴儿会有趣很多。”

  这回云雅没有吐槽他。她眼里时常见到的齐晏哥哥是温雅大气、任何事情都波澜不兴的沉稳之人,怎么每次到这个罗姑娘面前都笑容格外多、处事风格也有些像个毛头小子。

  虽然这样感觉幼稚了不少,不是她喜欢的素来沉淡的二哥,但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他-----很生动。

  弄梅欣喜地伸出手去轻触齐晏拿过来的笼中小鸟的羽毛,那么滑、那么有生气。

  “锦华鸟?我以前只听说过,没想到今日可以亲见,真好。只是鸟儿最向往的应该是广阔的蓝天吧?这样困于笼中它们会不会不快乐?”

  齐晏似乎早料到她有这样的想法,徐徐道:“等你好了,你可以决定是留它们在身边还是放它们自由去飞。”

  说这话的时候,齐晏很认真地注视着弄梅,似乎在说:无论去留都由你决定-----不管是这鸟还是你。

  弄梅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人家好心好意救了自己还让自己在园中休养,怎么自己会让人家以为自己有“囚鸟”之意呢?

  不过她打算扮糊涂没听出这层意思,纯净地笑了笑:“好啊,那就让它们先陪陪我吧。谢谢二当家的。”

  “姐姐,你总是叫他‘二当家’实在太客气见外了,既然我们都是姐妹了,你也跟我一样叫‘晏哥哥’吧。”云雅快人快语。

  云雅的无心之语却让听的两个人心跳都各自漏了一拍。

  齐晏屏息期待。

  弄梅却不知道为何,忽然觉得这三个字平平常常竟似有千斤重,嘴巴张了张,终是没有叫出口。

  只微微一笑:“多谢云雅和二哥来看我。”倒比云雅自觉多了......

  齐晏心中虽略略失望,但对自己说要慢慢来。他依然带着浅笑,一边把笼子挂于弄梅抬眼可见的窗前,一边对弄梅说:“柳婶儿做了她拿手的冰糖燕窝羹,我去让绿萼拿来给你吃。”

  又转身对云雅说:“咱们走吧,罗姑娘身体未愈,不能太劳心神。”

  云雅笑着起身告辞随齐晏一起出去。弄梅忽然起身走到窗前,却不是看那鸟,而是扶着窗子往外望去。

  只见和暖的阳光下,云雅和齐晏边走边说笑,两个人都那么开心那么健康。

  看着云雅袅袅婷婷、步步生莲的样子,想到自己现在虚弱的身子,她不由心里轻叹一声。

  

第十五章 举步生莲(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