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梦与君同(1)

    一路走来,这齐二当家却并无更多言语,一扫之前夜宴上的兴致高昂,只是静静走在弄梅身后右侧,不紧不慢,不超过一步也未落下一步。弄梅知道男子步幅偏大,齐晏这样紧紧跟随照顾自己,实在是颇用心。

  浣儿提了灯走在小姐左前方给大家照明。吟香厅离沁梅苑不近,但好在路途平坦,不算宽阔的石径两旁花影扶疏、树木葱葱,弄梅知道若是到了夏季这花木葳蕤、清风徐徐,会是个散步的好地方。

  时近月中,月的清辉透过树木的缝隙疏疏落落的筛下来,低头看地上的树影,仿若水中荇藻。

  齐晏觉得现在真是这几年来最好的时光-----可以在这样安宁的夜晚,伴着美妙的月色,走在她的身边。可是心里面又有点抑不住的苦涩-----她是真的完全不记得自己了!而且看她的表现再加上对她的了解,齐晏知道那种眼神里的陌生是伪装不出来的。怎么会这样?当年还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阿叙手下最好的密探查出来的资料里面并没指出是什么造成了她的失忆,而且只失去了关于他的那部分。为什么?梅儿,你还在怨我吗?是在怪我当年在你最需要的时候没在你身边吗?

  值得庆幸的是,她对自己也并非全无感觉,方才小试一下她就脸红了-----罗大小姐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她可不是娇羞无助的小家碧玉。不过齐晏知道自己刚才的做法有点像个轻薄的登徒子,可是没办法,他真的很想知道她的反应-----还好没令自己失望。但是,唉,接下来的路并不好走。

  齐晏边走边想,不觉已经到了沁梅苑门口,弄梅停住脚步,回身道:“齐公子,到了。”

  齐晏略愣了下,转瞬轻扯嘴角笑笑:“好。天色已晚,齐某不便多停,姑娘也早些休息。”

  弄梅回到屋子里,浣儿服侍梳洗之后,坐在床上发愣。“小姐,小姐?”浣儿连唤几声她也无知无觉。最后,浣儿不得不走到小姐面前挥了挥手:“小姐,夜里凉,浣儿帮你把被子掖严了,好早些歇着。”

  弄梅笑着摇了下头:“我自己来。浣儿,今儿你也累了,快去洗了睡吧。”

  浣儿出去后,弄梅觉得整件屋子瞬间静了下来,这静让人有点慌-----以前并未有过这样的感受。

  这个齐二当家自己是否曾经见过?怎么每次看见他,心里就会浮起微微的快乐和痛苦?这两种矛盾的感受怎么会同时出现?想得头晕,罗弄梅竟然就这样迷迷糊糊睡着了。可是睡得并不安稳。

  “梅儿,梅儿......”梦里她再次听到这个声音,有个人伸出手试图抓住她,却只抓了一手空。那人身影模模糊糊,有点陌生又有点熟悉。他手抓空后好像被一股巨大的看不见的力量拉扯着往后退去,越退越远,弄梅忽然感到一阵心被撕扯的疼痛。她想往那个人影的方向奔去,可是身后忽然起了漫天大火,红色的火舌邪恶地扭动,怪兽一样嘲笑她:不管你的父亲了吗?不管你天牢里的哥哥了吗?那个男人跟害你家败人亡的刽子手是一家人,他就也是刽子手!你还追他做什么?!你还爱着自己的仇人吗?如果这样你也是一样的、一样的可恶!

  “不、不!我不是!我不是!我没有!我不可能爱自己的仇人!绝不!!”弄梅从梦里惊醒,冷汗和泪水湿透了枕边。

  

第十章 梦与君同(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