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二章 江府

  江吟雪回来了,听说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所以闭门谢客,自然,闭门谢的是沉吟这些谈不上交情的客,阿远是去看过几次,而且每一次都是留过晚饭后回来的,沉吟原本的十分担忧且自责的心一次次不由地生疑,但总在江府的大门前被拦住,即便是阮夫人的头衔,刘致阳将军的义妹的光环亦不行,听闻江吟雪见不得外人,见着了不是哭便是喊,有时连江家人都会如此,门伯十分歉意地道歉,可阿远总因为江吟雪的粘人而耽误与姐姐相守时间而内疚,尽管他尽心尽力地为江吟雪寻找了一位又一位的名医,总能得到的诊断是病人无大碍,只要好好休养便可。

  阿远希望与江吟雪好好了断了断这场荒唐喜剧似的感情,可她要是一直如此倒也无计可施,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他时时分分秒秒在姐姐那里十分诚恳地认错,但女人总归是明白女人些,姐姐听闻便一笑了之,可沉吟却见不得乔思远如此烧脑烦心,或许她要用心与江吟雪见上一面。

  “正巧,阿远你也是来见江小姐的?”思远以事忙而躲江家两三天了,今天一大早便听说江吟雪闹得厉害便不得不出现在江府口,沉吟亦是一大早便收到消息,早一步就出发,就在江家又一次谢客避门的场面中,乔思远就出现了。

  “是啊。”他一脸的无奈。

  “那我们一起进去吧。”

  “这,阮夫人……这……大小姐她……”

  沉吟直率地挽过乔思远的手臂,无视上一分钟死活护门且还支吾着的守门人。

  江府确实大,听闻江家在本镇算是有百年以上基业的大家族了,今日一见,果然有大家族的气派,尽管朱红失颜,玉雕些许剥落,白墙日久落黄,长廊已陈旧,但庭内一无杂物,唯有长青松扎根于江氏祠堂的正中央,祠堂两旁是连成一排的旧式琉璃瓦房,感觉是那么正气凛然,仿佛这座百年府邸如同一位迟暮的德高望重的老者威严持重,绕过祠堂,内院的一切都是那么生机欣然,四处可见的花花草草风中招摇盎然成群,且建筑风格有别于前院的旧式房屋,是一些新式别具的小楼房。听闻江家在仕在商游刃有余,凝聚力特别强,十分注重门风,即便是经历大清王朝的风雨飘摇,即便是门庭看似一落千丈,依然可以感受到江家在本地的威望厚重,像是一棵生长了千百年的榕树,主干躯粗大且旁枝甚多,无法撼动的江家人像拧绳一样团结一致,且世代居住在一起。十分注重门风的江家人出门在外只有让人竖指赞美,夸奖,难道弘扬了百余年的江家美德,难道如今要在江吟雪这里止步?

  绕过了庭庭院院,江家仿佛就是一座宁静的小城,偶尔传来细小的说笑与打闹,似乎在这个风雨飘摇的时代,在这里寻找不到一丝丝平静的涟漪。阿远在长廊里的一间小屋面前站住了,想必这间便是江吟雪的闺房了,奇了,怪了,难道平常江家小姐接见男宾客就是在闺房里的么?难道阿远每一次来找她竟是自然而然地进闺房,就像从前与自己无异?突然觉得胸口沉闷了许多,侧过脸看着眼前的男子,难不成他与许多男子是一个样的,从前许诺过一生一世总在雁过后无迹,平常的深情厚意难道都是面具作模?那一天在寺庙里,难道一切的一切都是她的错觉?

  “这屋子……”,乔思远被看得有些莫名其妙,想要开头解释时,里面传来一位男士嬉笑的声音,接着江吟雪大声地喊到:“你给我滚。”

  乔思远想推门而入,却被沉吟制止了。

  顾沉吟将脸紧贴在门面上,竖起耳朵倾听里面的动静,然而过去好久,安静地连风吹过树叶的声响都能听见,难道,是幻听?

  门自里而打开,走出来一位丫环,作揖后引路,这一进,顾沉吟才知道刚才误会着,这是一个雅致的小客厅,一张白色的欧式小圆桌上置放着一套白瓷茶具,东西墙角各摆放着一对有人半身高的精美的花瓶。

  “远哥哥”

  悦耳轻快的声音自一扇门打开而传来,一道白色翩翩的身影,似乎是从里屋飞舞出一只蝴蝶,绕过石梁,擦过旁枝,落在花朵上,轻盈,美丽。

  思远不悦地将挂在脖子上的玉臂解开,无奈地说:“江吟雪,我们不要再捉迷藏了,好吗?”

  “远哥哥,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一双无辜的眼睛仿佛欲流着一条清澈的河,嘴角下撇。

  “她是智障了么?”顾沉吟看了一眼江吟雪,十二分认真地对着乔思远说道,“但她十分聪明地能感受到你微微的脾气哦。”

  乔思远听到顾沉吟挑衅的口吻,一扫心中的不悦,老子曰:“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他从未想到有一天也会栽在一个女人的卖疯装傻里,尽管他一直当她是妹妹,况且当时可是有君子之约的。“我想我们从前的约定还作数,我想我的感情,你势必清楚,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当初你说希望我能帮你……。”

  “够了,别说了。”

  江吟雪捂住耳朵大声阻止乔思远说下去,顾沉吟从前听乔思远说过他们的结婚是有目的的,她向来亦很好奇,她真想知道江吟雪脖子架着整个江氏的美名还不怕死地冲锋陷阵来个骗婚到底何意义?而且还是拿她的好青春好闺名,这人脑子真的腐朽了么?若不是见过江吟雪天真浪漫的样子,定然以为多么奇葩的一朵,不过话说来,人不可貌相。

  “只是我想与你成亲后,就可以离开这暗无天日毫无生气的江府,就不会让家人当是礼物一样与洛家联姻了,那么我可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她幽幽地看着乔思远,让一旁的沉吟都我见犹怜,看似锦衣如她,貌美如她,拥有不平凡的身份,却过着不由自己的生活,看来所谓的名门闺秀只是徒有光鲜亮丽的表面,里子却是满怀伤感。

  “你别以为我喜欢上你,说白了,你一直都很蠢,连自己深爱的女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都不知,甚至连她死活都不清楚,活该苦苦执念了这么些年,你说是不是,阮夫人,或者应该叫你……。”

  “江吟雪”,沉吟心里慌着,忙着阻止她说下去,真相若在此时大白,她怕一时应付不了,如何面对那样一个深情的男子所受到一时的震惊,“你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

  “我要的不过是和心爱的人无忧无虑地生活在一起。”

  “你有心爱之人,但不是乔思远?”只是为何不与心爱的人双宿双飞,却愿意和思远作挂名夫妻呢?难道她所心爱之人家世十分普通,门楣远远地落后于江家

  “因为我喜欢上一个不应该喜欢的人,在他们看来,那是离经判道的事。”

  “就刚才夺窗离去的男子?”不像啊,听得出刚才两人矛盾着,且江大小姐十分厌恶的口气。

  “洛家少爷?怎么可能?”一脸鄙夷后却十分动容地说道:“我对他的爱早就溶入了血液里,那么多年走来,我不曾将他当是下人看待,从小到大都喜欢粘在一起,更有时睡在同一张床,把话到天亮。”

  这江家人也忒开明,居然可以让家养的下人爬上大小姐的床?这要是在顾家非得乱棍打死不可,关乎名节的事,不可掉以轻心,然,江家,在这事上确实让人刮目相看,又觉得十分败坏社会风气,或许身为大小姐,江雪吟是被宠坏的孩子,任意妄为?

  顾沉吟想到此不由地看了乔思远一眼,吐了吐舌头,然而他却摇了摇头,似乎否认她心中所想,对着江吟雪说道:“你是说雪梅么?她不是离开好久了么?”

  他记得那一天迎面撞上了一个脏兮兮小女孩,神色十分惶恐,求助于他,请求他带她离开江家势力范围,那日,他想也没想便答应了,可能出于同情吧。

  原来,是这样。顾沉吟总算反应过来了,难怪这江家大小姐确实有别于他人,确实让人震惊,但又不得不佩服。

  “你说雪梅会在哪呢?我找了那么久,怎么就找不到她呢?难道她就这样不辞而别么?”

  唉,这江家小姐怕是苦单恋吧。

第八十二章 江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