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一章 野花

    乔思远去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大家就一起回来了,晚上多加了一道菜,然而一整个餐桌上,思远的表情过于漠然,还时不时的看向她,略有沉思。  

  沉吟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只好假装不经意间投出几抹微笑。  

  然而第二日的中午,正准备开饭的时候,一个丫头跑过来小声地说道,姐夫有事出去了。她觉得事出平常,答应了一声,然而,那丫头竟一脸委屈状地站在那里不打算挪出去,到底何事?沉吟看了她一眼,只好对着已在餐桌的位置上的人打了声招呼,便出了食厅。  

  “还有何事?”  

  “刚刚是有个女的来找老爷,老爷就……”。  

  “那又如何?”她不觉得姐夫除了这院里的女人之外就见不得外面的。  

  “那女的看起来好像对老爷有好感,对老爷动手动脚,看起来很骚的样子。”  

  哦,原来是一朵野花么?到底这几年飘飘然过来了,她从未发觉原来还有丫头也护主得很,只是,姐夫向来有分寸,自然路边的野花定不会采摘,但是,她认为姐姐过世多年,姐夫应该手有那么一朵芬芳的鲜花,但凡是朵优秀的花想必堪折的直须折,只是介于我这朵室内的塑料花,确实是个问题纠结所在,她要好好想想,她该怎么做?才能让姐夫将来抱得美人实至而归?  

  “在想什么?”  

  不知什么时候,思远就站在一旁。  

  “没想什么。”沉吟看了他一眼,“走吧,大伙正等着你吃饭呢。”  

  “其实我一直都不明白,为何你待事都是那么平平淡淡,一副毫无要紧的态度?就像刚才你听到的,然而你的表情不咸不淡,虽说错不在立扬,难道你对自己的丈夫就如此大方?”  

  “你想说我应该难过,愤怒,甚至去修理那朵野花?那你怎么不相信我,相信立扬呢?难道我们会背叛彼此的感情么?难道我们所经历的磨难,一路走来的岁月,就因一阵突发的小小风力而受摧残么?到底你看低了我们,还是我们高估了自己?”  

  “对不起,这段日子到底是我错了眼了,总觉得你们的感情出现了危机,然而今日听你这么一讲,倒也明白了,难怪所谓患难夫妻见真情,夫妻之间的诚与信能到这种田地还会受什么样摧残?我多虑了。”  

  “这也难怪了,连你这样清明的人都这么说我们夫妻俩平平淡淡如水的生活,感情有些出入,想必底下的那些人看到了那朵野花不知要生出多少想法来。不过,‘丁香不展巴蕉结,同向春风各自愁’,所以,不求人人都能理解我们的感情,却希望人与人相处多些荡然便好,自然也不会自寻苦恼。”  

  “或许是吧,吟雪过两天要回来了,明天我就要搬回去了,说实话,挺喜欢住在这里的日子,不知怎么了,就是心情大部分是宁静的。”  

  “那好啊,想必你们的婚事也要准备好多东西,时间充裕总是好的。”  

  “这……,其实到现在,我不知道当初答应结这个婚是不是对?虽然有一定的目的,但我依然很茫然。”  

  “随其心意便好,你一直都那么优秀,我相信老天爷不会薄幸你的福份,有句话说得好,船到桥头自然直,有些事情我们现在无法清楚理解的,以后会越来越明朗的,虽然我不清楚你们基于什么样的目的结婚,但是我相信你。”  

  “嗯”。  

  “我以为你会对我说谢谢呢。”沉吟看着他表情一副凝重的样子开了个玩笑。  

  “我以为你一直是我的亲人。”  

  他露出了一个久违的笑脸,沉吟打从心里开出了一朵幸福的花,其实劝他还不是劝自己,一切都让时间验证吧,自己也好,他也好,哪怕身边的人也好,将来有什么样的路都让时间来定夺,但有一样的期望,都要好好地幸福下去。  

  思远走了,带着他的目的走了,也留给了她一缕淡淡的想念,她有时在想,她算不算放弃了一个与他相认的机会?这些时日以来,难道他就没有感觉到那以为逝去的芳魂一直熟悉地在身边?他走后,会想想她么?就在偶尔的一个闲暇空间里,是否会想想她,无关道德,有关爱情。  

第七十一章 野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