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 入局

    后来的几天里,顾沉吟躲在屋里小门不迈,大门不出,实在得缓缓家里人上次受到的气,也许大家是想尽力忘掉那天晚上的不愉快,倒也跟往常一样说说笑笑,沉吟就说嘛,还是家里人通情达理,当然那天晚上如他们所见到的,她也算是无辜的受害者,受害者怎么可以再受到指责,理应备受关怀关怀,结果,这几日的饭菜是相当地丰盛,面前的碗还时不时地备受到四方的关照,垒了许多吃食,沉吟在这其乐融融中也就一一笑纳了,只是多少都撑着了。不过,从四面八方封闭的墙还是能从屋顶漏下一些小道消息的,听说刘致阳依然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连连惹得上级对他大发雷霆,失望颇多,他手头上的事一点点地被转交出去,想必权力所剩无几了吧。  

  距离送走刘致阳还剩两天了,如若不意外的话,刘致阳计划在半个月后走人,顾沉吟是知晓的,却不清楚具体行动情况,想到他这阵子老是出其不意,那日想来也不会太平,但会出什么奇怪的招数呢?她受到惊吓也就罢了,可别扯上其他人,总之,于心不忍。顾沉吟坐立不安,或许可以打什么旗号去了解了解呢?  

  “小姐小姐,外面来了个军官,说是找你的。”  

  “去瞧瞧。”难道刘致阳传话来了?  

  沉吟来到会客厅,见到一个穿着军服的坐在上座,跷着二郎脚,优哉游哉地吹喝着茶,有点印象,似乎是陈处长的手下,果然上梁不正下梁歪,有什么样的领导就有什么样的下属。  

  “这是哪位?”但凡廖司令或是陈处长的手下,不用客气。  

  “哦,顾小姐,贵人多忘事,你不记得我了,陈处长身边的——小郑。”  

  “不认识。”一条狗,沉吟心里默答着,“经常满大街来来往往的阿猫阿狗都不认识,更别说是陈处长身边的了,且说陈处长就几面之缘,那样的大物人只有我们平民百姓敬畏瞻仰的份,哪允许认识的份,还别说,也许是那份又敬又畏的心思,到如今还无法真真切切地记住陈处长什么模样呢?你说是不是?”  

  “顾小姐,今日来不过就是请小姐去局部劝劝刘将军。”  

  “何事?老是让人走那些地方,知道的还好,不知道的以为是攀枝高就,或是品行败坏须受训,当然,我是女子,前者不可能,后者可是会影响我的名誉。再说了刘将军又与我何干?我可有未婚夫了。”  

  “话可不能这么说,你好歹多多少少与刘将军有些交情,而且刘将军可是口口声声喊着要见你,一大早就喝得醉醺醺的,搞得局里乌黑瘴气,所以陈处长不得已,请顾小姐过去一趟。”  

  “不去,第一,我刚才说了,刘将军与我无关,第二,你说你是陈处长的属下,谁知晓?就因为你身套军装,人模人样,我就跟你走?大哥,这年头可不太平,就连小孩都清楚不能随意跟陌生人走,除非……除非有证据表明是陈处长的人或是出示陈处长的邀请单据。”  

  “顾小姐,别不知好歹,难道老子还能骗你不成?陈处长的话你必须听从照办,否则……否则……”,他跺了跺脚,气急败坏地说。  

  “这一听像是土匪在威胁,看来你真的是个冒牌货,陈处长什么样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土匪气的下属,大哥,你别说笑话了,你到底冒充军官,一大早地来顾府有何目的?”  

  “我……我真的是陈处长的手下,刚才口气是冲了点,希望顾小姐大人不记小人过,请随我往局里走一趟。”  

  “可以,若要我相信,除非这几日有关刘将军所做的事,跟什么人接触一一说来,还有陈处长是什么态度?当然,若是真的,你应该了如指掌吧,而且我了解了解,以便于劝说,是吧?”  

  “好,好,好。”  

第五十六章 入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