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三章 疑

    第二天,她便患上了感冒,休养了几日却不小心过继给了小景,她便衣带不解地照顾了小景好几天,人也变得更憔悴许多。中间,乔思远与吟雪姑娘来过两次,她没有出来相见,或许有正当的理由,或许真的有心要避开相见,相见不如怀念。  

  于是,她从一个檀木盒子里将从前未曾丢弃的设计稿图拿出来怀念怀念,那是思远一笔一画了无数个夜晚的饰品设计,有些完好的,有些废弃的,她只要那一刻有在他身旁便帮他整整齐齐地收集起来,所剩不少,在她离开时就带着,带着对他唯一的思念,恐怕也只是一辈子的聊以介怀的睹物了。  

  沉吟翻着手中的稿纸,一点一点地寻回记忆,也许太投入,以至于有人过来人而不自知,待到察觉为时已晚,她将稿纸匆匆压在檀木盒下,抬头向门口看去,又是一惊,居然是乔思远站在那里,以为是一时镜花,便走过去,抬手摸着他的脸颊,冰凉冰凉的,真真实在,赶紧退后,且要伸回手,然而却被他牢牢抓住,两两相看,仿佛这一眼就要过了一个世纪之久,才迟迟分开,很久不语。  

  “对不……起,这个,我想放在你这里最合适。”他将手中一个精美盒子递给她,若有所思地说道。  

  顾沉吟接过来,打开一看,一下子蒙了,那是曾经偷偷看过一眼的首饰,项链手链耳环等,甚至他不说,她也知道那是属于她的东西,可多年后再次见到,激动还是有的,但也吓了一跳,他到底是知道了她的身份?“这是为何?”  

  “我曾经希望她戴上我亲自设计的首饰开开心心地嫁给我,可谁晓得遇上了一切变故,我想放在你这里最合适了。”  

  原来如此,沉吟松了口气,却内心空荡荡的,“既然还未送出去,为何不早早送他人?或卖掉?”说完,她咬了咬嘴唇,有些后悔问出口的话,顾沉吟啊顾沉吟,你无非就是想听听他到底还剩多少情义于你?  

  “想想念念了这几年,唯有它真实地见证过我们的感情,如今想要放开与她的感情束缚,重新开始,或许将它送人或卖掉也好,但是我还是希望能留在你这里,她会是你的念想,对吧?”  

  “是啊,就放在我这里最好了。”她盈盈的眼泪汇流在眼眶里,终于不争气地掉了下来,或许她该知足了。  

  岁月静好,沉吟心中安宁了许多,也许有了寄托,那小小的锦盒她打开了数次,美好的回忆便走了几次,时间是一切最好的证明,时间是一切伤痛的良药,所以打开的次数越多,她就越发平静,放在手心里的饰品雕刻着一朵朵花形,如若不知的人会以为是玫瑰,爱情的象征,但她明白那时初次见面,心中惦记着的那一片山茶花。从那天后,有关于乔思远的消息消失了大半个月后,她便听闻他要娶亲了,她知道,这一刻是迟早要来临的,听到消息的那一天,刘致阳找过她,他说他还是忘不了带军上战场的那种血****尤其是看到国民不振,有些军队无法抵抗甚至妥协于入侵者时,更是愤慨不已,所以他决定要弃商从军,想要将几年打下来的江山交付给她,补偿这些年的愧疚,沉吟打从心里敬佩他,亦愿意帮他打理创下来的产业,只是所得的资金就作为将来急需的军费。  

  “你没必要愧疚,你看,我是救了一个人,可那个人却要拯救千千万万的人,这个很划算啊。”  

  刘致阳看了她许久,会心一笑:“若是能与他重逢相好的话,记得要告诉我。”  

  沉吟知晓他嘴里的他是谁,“怕是要让你失望了,遥遥无期了。”  

  往后的日子,她在目睹锦盒的日子里等待他的结婚请柬,她在数尽花瓣的同时也在倒数着时间,可有一天左眼一跳,心中一闷,暗暗生出些不安时,他已躺在医院的抢救室了,她忘记了她应该是谁,欲哭无泪,急急忙忙地往医院里赶,贴着抢救室的门暗暗祈祷,只要他没事,她怎么样都可以,哪怕拿性命相抵。仿佛时间过了一个世纪之长,她一直恍惚着,直到医生松了口气,脱离危险了,可以探病了,她不顾众目睽睽之下几乎冲了进去,看到他平稳沉睡的样子才舒了一口气,静静地看着他,像是成型的石雕一样,静静的,也许就这样——天荒地老。  

  那天的夜里,沉吟彻夜未眠,乔思远会迷糊醒来喝水,会有一点小惊诧,惊诧中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像个迷失方向的小孩子,但在药物的影响下还是重重地睡了过去,沉吟瞧着握着的手,心中无比安定,却在发呆着度过了分分秒秒,直到身边听到一个女孩的声音:“你就是顾沉吟吧?”  

  顾沉吟一个激灵,回过头看看这个声音熟悉的女孩,才知是江吟雪,她继续说道:“我想你就是顾沉吟吧,只有这样,你才不顾阮太太的身份,带着对思远的深情守了他整整一夜,本来我是想有可能是阮太太喜欢乔思远的,但听闻阮先生与阮太太琴瑟和鸣,恩爱有加,凭着女人的直觉,不应该像阮太太如此情深他人。”  

  “天亮了吗?既然你来了,我是该回去。”说完,沉吟掰开紧握的手掌,起身,离去。  

  “你不怕我跟他讲么?”  

  “不怕,若是你真的喜欢他的话,当然,你若对我的从前感兴趣的话也不介意随时可以找我。”  

  在乔思远修养了大半个月里,沉吟再也没出现在他的眼前,但他的一切却了如指掌,几乎是姐夫捎的消息,她亦感激他不怪罪她顶着姐姐的名声、阮太太的身份所做的冲动,但她亦不后悔这个冲动,她犹记地那日姐夫说过的话,有时缘分需要跟命运争上一争,福气才会随之降临,沉吟啊沉吟,别再跟自己赌气了,否则,不仅丢失了自己,还丢失了另外一个人的幸福。  

  那日,沉吟想了许多,其实她一直对姐夫有愧疚之意,姐夫却一直以亦待她如同兄妹,可她却霸占着他夫人的位置,这样算不算也丢失了他寻找幸福的机会?可是她离开的话,小景怎么办?这些年下来,她早就将小景视如已出,她已经无法与他分开,或许跟思远一起教养他,思远不会不同意,只是隐瞒了他五年,让他曾经饱受失去挚爱的痛苦,他会怪罪她么?突然她一下子显得十分心虚,到底因她的当年的愧疚,迷失,甚至任性,而使他背着痛苦,思念,甚至迷失了那么多年。尽管如此,可他们一直都是爱着对方,不会拿不出一点点包容来包容对方,所以她应该好好坚信,未来的路比谁都坦荡,只是多了个江吟雪,想来想去唯有对不起她了,但她还情浅,但她还年轻,但她……。  

第五十三章 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