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 疑

    “小姐,外面来了好几个军官。”  

  “等会儿,我去会会。”沉吟对于上门的军官有些吃惊,到底何事?莫不是与强奸案有关?  

  沉吟看到几个穿军服的坐在大厅里。  

  “请问何事?几位长官。”  

  “你是顾沉吟小姐?我们长官有些问题要问小姐,请跟我们走一趟吧。”其中一个站了起来,出示证件说道。  

  “何事?”  

  “小姐过去自然明白。”  

  沉吟想来是与强奸案有关,想必是问一些话而已,对自己大可放心,只是乔思远,怕是也要被问话吧,那条漏网之鱼还未被捕,那老板又死了,不知思远会不会遇上麻烦?  

  到了局里,一张会议桌上除了刘致阳面熟外,还有三个人,其中一个作笔记的,另外两人分别坐在主位还有副手位,想来官级比刘致阳大。主位上的人寒压着一张脸,气势凛人,反而副位那位春风如沐。  

  沉吟看着这局面,本分地站在大厅门口,待传呼后便坐到扑克脸长官的对面,等待他们的寻问。  

  “你就是顾沉吟小姐?”副位长官严肃地问道。  

  “自然,乌衣巷顾府。”都几个人上门传诏了,也能做出传错人的乌龙事件么?这位长官在沉吟的第一眼里假正经。  

  “事情是这样的,顾小姐,你将那天发生强奸过程的事详细地说来。”他刚说完,会议的隔壁的大门打开,只见一个长官带着思远从里面走了出来,思远看到了她,便走过来。  

  “乔先生,请回避。”  

  “我在外面等你。”乔思远握了握她的手,说完便出去,跟在后面的长官却被假正经叫住。  

  “问得怎么样?”  

  “基本上符合之前的记录。”  

  “你可别小看这些小小负起家业的年经商人,那可比狐狸还狡奸巨猾。要好好审,仔细审,知道不?”  

  “是,处长。”  

  沉吟听到这话后,心中不由打气,闷闷地坐在那里。  

  “不好意思,顾小姐,咱们继续,继续。你可以将那件事复述来听听,想想,越详细越来。”他脸堆满笑地说着。  

  “当时也是受了很大的惊吓,幸好刘将军经过,解救了我们,这事,刘将军再清楚不过了。”  

  “这之前的呢,刘将军还未出现。”  

  “未出现?也就几分钟的事。”  

  “往往几分钟就成了关键,比如他们三个是怎么欺负你和女学生的。”  

  “欺负?”这话怎么问得有点耐人寻味呢?“我说长官,我就进去一会儿与那三个周旋而已,虽说受点惊吓,不过看他们死得正中下怀,倒也一笔勾销了。”  

  “这话可不能四处乱嚼。那女学生呢?”  

  “我是听到呼救声,跑了进去的。”  

  “这么说,你没见到三个人欺负她的过程?”他是一脸遗憾的表情,沉吟真想扇他一个耳光。  

  “是没见过。”  

  “那就罪名不成立啊。”  

  他一脸的奸相敢情是来翻倒罪证的?那女学生何其受冤,“这事有医女作证,错不了,刘将军当时在场,是可以说得上话的人。”  

  “是的,这是千真万确的事。”  

  “那三个认了么?”  

  “没认,但不容得他们狡辩,事实证据都摆在面前,廖司令,陈处长,我想这事铁证如山,是可以结的,只是他们意外身亡,倒也不了了而之。”  

  沉吟看着刘致阳斩钉截铁地说道,分明他是痛恨那些人的。  

  “这事还没结,开棺验尸吧。”扑克脸终于发话了。  

  “可惜啊,一把火烧了。”刘致阳一脸云淡风轻地说道。  

  “刘将军,真是胆大超人,在事情还没查清楚之前居然作出如此妄大行为。”  

  “廖司令,别说是证据确凿,更何况他们意外身亡,自然尸体不会停留太久,再说接到通令放走他们就已经引起民愤,所以为了社会的良好安定,早早作出这样的决定有何不妥?”  

  沉吟心中叫好,却见那廖司令脸色更难看了。  

  “此案疑点重重,如此草率地作出判案行为,刘致阳你要为此事负责。”  

  “是啊,才被放出牢来就意外身亡是有些说不通的,以你行军多年的经验,难道就不觉得蹊跷么?”  

  “廖司令,陈处长,意外身亡可不是刘将军说了算的,可是有多方面结合的,再说了官方是如此袒护这几个人,难道他们的命就比较值钱?尽管如此,也要给我们老百姓一个交待吧?”  

  “顾小姐,话虽如此,但他们几个属异国人物,该如何裁决也要上级领导好好斟酌斟酌?”  

  “是么?斟酌的结果便是无罪放行?那又算什么?在我们国土上撒野后还能借个台阶草芥人命?”  

  “顾小姐,这里可不是任你大放厥词的地方。”  

  “是啊,要是早十年,你可要好好进牢房了。”  

  “是么?那得庆幸晚生十年遇上你们的宽宏大量了?”  

  “总之,刘致阳,这事你得必须有个交待。”廖司令站起来,严肃地说道。  

  是夜,乔思远与刘致阳一起过来顾府,这两个大好青年就这么站在一起倒也成了一道明媚的风景。  

  “这等景色难再寻,是什么风将两位吹到了一块,顿时让顾府蓬荜生辉,两位公子,有请有请,”顾沉吟对着他们招手坐下,摆弄着茶杯。  

  “白日里倒为你女侠风范而捏把汗,这会儿倒尽显女儿矫情。”刘致阳落座后捏起一个茶杯,取笑着。  

  “今日之后你要多加小心,得罪了那两副嘴脸,很难不叫人惦记着,更何况那吴小敏未落网,但如今她父亲已身亡,想来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乔思远一脸忧愁。  

  沉吟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颊,说道:“没事,我只要时时在光明处,什么妖魔鬼怪用什么阴阳怪招,还是尽显丑恶嘴脸,还能近身不?只是她父亲怎么一回事?”  

  “那个夺金矿老板查明是她父亲,想必有后台,要不然这么久,吴小敏也无所遁处。”  

  “那三个呢?”  

  “查明是属下。”  

  “这事寻刘兄一个交待,不知有没有眉目?”  

  “这事若被他们翻案成他杀的话,势必要查找凶手,到时就算找不到凶手的话也要找个替死鬼?”  

  “你不会成了那个替死鬼吧?”  

  “若我一无是处,肯定会。只是到时担心的是找个无辜的。”  

  “这些王八,吃里扒外的,只会欺压无辜的百姓。”  

  “吟儿,少说两句。”  

  沉吟看到乔思远使了个眼色,发现刘致阳一脸的忧郁,就静静地洗杯,泡茶。  

第四十九章 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