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和好

    “二小姐,大小姐不见了。”朝云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将还在睡梦里的顾沉吟叫醒。  

  顾沉吟一个激灵,爬了起来,“怎么回事?”  

  “昨夜姑爷破天荒似的歇在屋里,我以为和小姐和好了,谁知今天一早醒来不见小姐,原以为在园里散步,可是找遍了也没见人影。”  

  “那姐夫哪?”  

  “姑爷已出去找了。”  

  “绿竹,去吱会思远一声,朝云,我们去找找看吧。”  

  在收到姐姐的来信已经是傍晚时分,想来是怕家里担心,所以才行书匆匆几笔,“大家勿念,一切尚好。婉如落笔。”  

  顾沉吟看着熟悉的笔迹才安心告之大家,除了阮立扬,她觉得这样伤透姐姐的人是该吃点苦头,倘若他有心的话。但在第二天,阮立扬便来找她,她刚好在选做婚衣的布料。  

  “婉如在哪?”  

  他想必是清楚她知道她的消息。  

  “我怎么知道?”  

  “你若不知,还会心无旁骛地挑选布料做嫁衣么。”  

  “这是她的留信,至于去向可没说,”沉吟将昨日的信封交于他,“你对姐姐做了什么?才使她不得不离家出走。”  

  “她想要休书,我不同意,还强要了她。”  

  “你确实混蛋,姐姐喜欢你的时候,你未曾正眼相待她,她想要离开时,你又何苦为难她。”在以前的多少个日日夜夜,姐姐是多么盼望他能回心转意,可如今,她心灰意冷地准备放弃时,却与他纠缠不清了。  

  “这些日子,我是想通透了,当初遇见她时,对她安静地站在桥上有一种刹那间的钟情,要知道,那种冲动是我们在交往的时候可一直没有的,于是将随身佩带的玉佩交一半与她,可昨夜任凭我如何表明,她依然没放弃离开的决心,所以我就……,我想如此这样也好,至少能将她留下来,慢慢地让她明白我的心意,谁晓她外表柔弱的样子却是那么一个刚烈的女子,宁可离家出走,也不愿意于我机会,我后悔,这些年错过她的日子。”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也许姐姐想静静,散散心,过些日子就回来了。”  

  “不,我想找找她,她应该没走远才是。”  

  才过了三天,姐姐便出现了,一来知道她善良着,不愿意家人担忧,二来知晓她遇事从不拖泥带水,快刀斩乱麻,想与姐夫来决绝。回来那天可能谈判失败了,于是,晚上躲进了沉吟屋里,同床同睡,尔后的几天里,姐姐与她同进同出同吃同眠,以致乔思远用哀怨的眼神看着她,她只好表示,姐妹之间应该有富同享有难同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姐姐不开心,就要陪她度过,让她重拾快乐。可乔思远表示长此下去非良策,必须想个法子。某天的夜里,姐姐已经躺在床上了,沉吟准备吹灯,却听到急急忙忙地敲打门,沉吟打开却见乔思远脸上青的一块,紫的一块,急切问道:“怎么了?”  

  “在回来的路上,碰上几个酒鬼,被打了,我还好,但阮兄心情不好,与他们对打,结果伤得很重,现在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  

  “在哪医院?”姐姐神色慌张,边问边往外跑。  

  “姐,拿上外套,天冷得很。”  

  顾沉吟见姐姐穿得单薄,顺手抓了大棉衣要追上去,结果让乔思远抓住了手臂,用眼神示意她不用跟去,这时她才知晓这是一场戏。  

  “姐夫在哪?”  

  “在园里,你姐一路跑去能遇见。”  

  “咱们悄悄去看吧,你想的,这法子行么?”  

  “釜底抽薪,唯有此计能快速结束面前的困境,你瞧,你姐姐还是很看重阮立扬的,会有好消息的。”  

  “万一砸了呢,毕竟是骗人的把戏,乔思远啊乔思远,你可不能为己之私而毁人姻缘啊。”  

  “说什么呢,此计只能用在他们彼此相爱之上,否则是无效的。”  

  虽然不认同,但至少可以速战速决,日久怕心异,沉吟打从心里还是希望他们和好的。  

  顾沉吟和乔思远悄悄跟过去,蹲在不远的小石栏杆旁,看着前面,耳边传来他们争吵的声音。  

  “你骗我,一直以为你正人君子得很,倒让我错看了。”  

  顾沉吟回头瞪了一眼,看吧,什么馊主意,再看前面,只见姐姐推开姐夫递过去的皮袄,宁可冻着,可姐夫不依,坚持帮她披上。  

  “是的,我宁可你将当禽兽看待,也不愿你离开,我们从头开始,好吗?”  

  “好,从头开始,就当谁也不认识谁,相忘于江湖,就这样。”  

  “不,我不会放开你的,至死不会。”  

  “你放手吧,我们从来都没有相爱过,何苦彼此受煎熬。”  

  “没有吗,那你跑出来作什么,何必骗自己,你是爱我的,不然你不会愿意嫁于我,不然你不会心甘情愿地守候五年,可是,婉儿,我曾迷失过自己,但不表示不明白现在自己的心,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只见姐姐静静地站着,静静地看着他,然后摇了摇头,沉吟心想,完了完了,没戏了,回头再瞪了乔思远一眼,好好的细水长流,说不定来得更动心,谁让他想了这一出,轰轰烈烈倒不见,怕是幕落人去楼空,老死不相往来了。  

  乔思远十分无辜地看着她,再可恨地看向阮立扬,平常精明的得很,居然留不住一个女人。  

  “不相信么?好,若是我从这里跳下去,你是否愿意相信?”  

  只见姐夫指着旁边的小池塘,沉吟心里一惊,天寒地冻的,这水有多冷啊,不过,听起来怎么像是威胁,她回过头看着乔思远,乔思远陪笑着小声道:“这不在我计划之内,不过,我没想到他会这么无赖,或者是真的,且往下听。”  

  只见姐夫的身影靠近小池塘沿,跨出一脚,正准备踩了进去,沉吟冷吸了口气后屏住了呼吸。  

  “好,我给你一次机会。”  

  只见姐夫要纵身一跳之际,姐姐无奈地喊到,姐夫抽身跌落一旁的草地上。  

第三十七章 和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