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怜取旧时意

    接下来的几天里,姐妹俩从东街跑西街,忙着游乐,忙着购置年货,偶尔阮立扬会跟着,但大部分时间都在登门拜访好友与酒行上的顾客,有时听姐姐晚上喝得醉醺醺才回来。沉吟觉得过去的路辰冬有些陌生了,不过他成了现在的阮立扬,能一样么?想想也是。只是替姐姐担忧,在顾家的这段时间里,姐夫待姐姐有些许的冷落,平日里忙里忙外的也罢,可这是在顾家,他是在探亲,有必要应酬那么多的事儿么?以致于早出晚归的。  

  有一天夜里,婉如过来与沉吟挤一张床。沉吟打趣她,“有了夫君,还要与妹妹同窝,就不怕姐夫吃醋。”  

  “若能吃醋倒好,你瞧他整日里忙里忙外,鞠躬尽瘁的,倒让我不甘心,阮家酒行倒像他的第一夫人,我则连小妾都不如。”婉如躺在床上忍不住吐糟。  

  “阮家酒行是姐夫一手创立并辛苦打拼下来的,现在自是格外珍重,姐姐不妨帮托着,两人夫唱妇随挺好的,再说也可打发那些无聊的念头。”尽管觉得姐姐是受了些许委屈,可是打从心里希望他们好,于是向善而劝勉,希望阮立扬真的能给姐姐幸福。  

  沉吟啊,沉吟,若你姐夫只是一心打拼事业,倒也无可厚非,可是这些年来他念的人是你,思的人也是你,叫我情何以堪哪。婉如说不出心中的憋屈,有时候真想和盘托出,可是话到咽喉却忍不住往肚子吞,自己真的没勇气面撕开真相的面具,或许顺其自然吧,唉。  

  沉吟觉得姐姐重重的叹气中,似乎有千斤重的心事压在胸口,可迟迟未见她开口,便知姐姐有些难事,亦不愿与她这个妹妹分享,这些年的别离,倒也让她们姐妹感情生分了许多。沉吟在思绪万千中沉重地慢慢地迷离了视线,渐渐入了眼。  

  婉如叹归叹,可她心中有愧,还是想确定一件事情,“沉吟,若你有一天发现身边最亲的人骗了你,你会原谅她么?”  

  久久都未听到回答,便侧过脑袋,才发现沉吟已睡着了。也许现在的回答不重要吧,哪怕是从前或是以后所要面对的真相,只不过现在的问题只是想套个安心的回应,也许真真待到那一刻,怕是不一样的答案吧。  

  也许是昨晚睡得沉稳,今日沉吟便在院里哈了哈气,伸了伸懒腰,精神百般好,便往后院散步。  

  站在荒芜的杂草地上,用力地踩了几脚,再迈着轻快的脚步靠近了湖岸,蹲下拾起一块小石仔,吸了口气,打起了水漂来,还玩得不亦乐乎,突感从某处有双盯着的眼睛,沉吟四处张望,捕捉目光的来源,只见亭子里站着一人,他在那里看着,没有因为她的对视而转移了方面。  

  他,从前的路辰冬,现在的阮立扬。  

  “姐夫,早啊。”沉吟不再不意思地躲着他,不过,她倒希望他能将他们从前的事放下,最好当她是初识的姨子,哪怕是路人甲也好,除了怕伤害姐姐,其实更想逃避。  

  “是早啊,”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对于站在面前的女子,他是有恨的,尤其在他拼命地想忘却时,她却出现了,他已经不是从前的路辰冬了,可是每天见了那张与她相似的脸,还是徘徊在痛苦的边缘。  

  “姐姐昨晚在沉吟这边聊天睡着了,姐夫怕是睡不惯。”不想与他有任何纠葛,不管事情的原委如何。  

  “不习惯的事久了便习惯,习惯的事,难免也会不习惯的时候,你说对吧?”  

  “也许是吧,但凡事莫强求,随其自然会有一番意会。”  

  “那你说说辜负了另一个人的那人有什么样的意会呢?”沉吟见他口气咄咄逼人及靠近的气势忍不住往后退,他果真不肯原谅她,就如同她还不知他成为姐夫之前的埋怨之心。人,果真要将心比心。  

  沉吟尽量平静下心情,毕竟从前的负心汉成了情债者,而自诩多情者的却成了欠债者,情何以堪。可是,她那时只认识路辰冬,在逃离的过程中来不及辨认他的这一变故,至于什么变故,她现在没有什么资格知道。  

  “当我还是路辰冬的时候,父亲因赌博与人滋事而进了牢房,母亲那年冬天在床上奄奄一息,当我赶回家时,母亲独留书信与一个锦袋,只说明我非她所生,亲生父母另有其人,于我仅靠一个锦袋找到阮家。可是阮夫人即我的亲生母亲早年去世,父亲见到我很开心,可他打算将财产转交与我时,却被叔叔毒害身亡,叔叔企图霸占阮家的所有财产,待我一步一步将阮家收为据有时,其实阮家已是一个空壳子了,因此阮峰也被判了刑。”  

  “于是我想百虫之足死而后僵,我想趁着阮家还光鲜亮丽的幌子去迎娶一个我曾爱的却有着名望门楣的女子,她是能与我一起扛过振兴阮家的日子。看来,老天爷看懂了我那一点私心,所以打散了刚落子的棋盘。”  

  他迎风而立,他的背影看起来十分消瘦,沉吟不知那时他竟有如此坎坷曲折的路要走,多少有些同情,可是很快的,那些所谓同情下一秒却被理智打败了,毕竟路是自己走出来的,若是当初他不至于在意身份或许他还会是路辰冬,一个翩翩然学者,还是她的路辰冬,她的理念里,养育之恩大于生育之恩,但他认亲一路上也没什么过错,也许是老天爷开的一个玩笑吧。  

  沉吟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却不知阮立扬一步步地靠近,待到知觉却被惊吓了往后退,然而被伸来的手拉近了身旁,近在咫尺的男子,沉吟想在陌生的气味寻找熟悉的味道,可是,那曾经熟悉的此刻在她的嗅觉里,再也没能翻出从前的记忆,哪怕是一屡余味都不剩了,突然,沉吟明白,原来爱一个人也不过是借口,时间总会消磨掉你自认为的美好。  

  沉吟只好退了几步之遥,他与她终究隔着的不是一个灯火阑珊之处的转身别离,而是在光阴之中消失的那一点曾经哀愁又眷恋的感觉。他与她或许曾经相爱,只是不小心因彼此的渐行渐远而慢慢地淡淡无踪罢了,时间真的太可怕了。  

  也许是时间的遗落,两个人相对眼而杵着,竟没发现那个在远处站了许久后失望离去人儿的背影。  

第二十一章 怜取旧时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