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归来 宛如

    当他们在月轩过得有滋有色,十分惬意时,却不知顾夫人与乔夫人悄悄地见过面,为他们俩的郎才女貌大称如意,甚至连他们订婚的日子都考虑在挑选当中,沉吟后来在想,到底她与乔思远的婚姻是水到渠成,还是多了他人有意地撮合?天时地利人和?但她也清楚,她与乔思远的这一生能走到一块是何其辛苦。  

  顾老爷押完货回来,顾夫人便将此事告之,顾老爷听完后不喜自怒,指责夫人自作自张,操之过急,可顾夫人却不这样想,年纪又不轻了,若是家人不帮着操办,怕是要成了黄花姑娘了,不,应该已经是黄花姑娘了,于是两人谈不到一块便不欢而散了。只是顾夫人隐瞒了乔思远在月轩的事实,毕竟夫妻生活多年,知晓丈夫有些事情是接受不了的。  

  顾家大小姐的到来让原本有些冷冷清清的家一下子活跃了许多,婉如来的时已是傍晚时分,站在大门口,看着一切熟悉的门庭,和两年前没什么改变,而自己,往年都是一个人来,这一次有丈夫陪着,却没有心喜一分,更多的是忧愁罢了。  

  阮立扬作为顾家的女婿,在被大家拥护着的同时,第二次走进了顾家大堂,距上次已有五年之久了,尽管瞧看得仔细,依旧陌生得很。  

  “婉儿,你瘦了。”顾夫人拉了拉婉如的手,左瞧右看的,尽管家信许多,可是到底一张白纸黑字怎么也安慰不了一位母亲对女儿日日夜夜地想念。  

  “娘……”,  

  “大伙都别杵着,都坐着说话,婉儿,你可给奶奶带了什么好吃的么?”年纪大了,什么场面没见识过,哭哭啼啼总不比其乐融融来得好。  

  乔思远在池边烤着鱼,只因这几天吃腻了煮的,熟练地翻着手中的叉子,鱼烤得金黄近乎焦着的样子,乔思远摇动着放在身旁的铃铛,这丫头的花样真多,听闻他要烤鱼,二话没说,就给他这么一个玩意了,说:“烤好就叫我。”  

  清脆的声响,不一会儿沉吟便出现在池边,“真香,可以动手了。”  

  像是征求意见似的也可以那么理所当然,边问边拿起鱼来,用手指拈捏了一小块放进嘴里,嗯,还是挺好吃的。  

  “哪有女孩子这么不矜持的,主人还没吃她倒不客气了。”乔思远打趣着。  

  “你不是见识了么,再说了这里可不分主与客,自己动手才丰衣足食,所以你也别客气哦。”一口咬下去,脆,满口生香。  

  “真有你的,我说你与你姐性子差别怎么这么大呢?”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又是同姓顾的,后来从绿竹口中知道沉吟有个孪生姐姐,嫁与了阮家酒行,难怪天南地北的,总觉得她们俩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才说出了口。  

  “奇了,倒是你见过我姐似的?”她从来可没有讲过姐姐的一些事儿,在他面前。  

  “我在没认识你顾家二小姐时就认识你姐了,你姐夫阮立扬与我曾是同窗好友,多年不见,,前阵子到他家中,有幸见你姐一面,温柔婉约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怎么就你……啧啧。”乔思远将手中一支烤好的叉子给了一旁等候着的绿竹。  

  “说真的,我姐嫁了五年,可我却未曾见过我姐夫,可我和姐姐一直都有书信往来,过几天,姐姐要回娘家一趟,这次听说姐夫有随同。”当然,轻描淡述的,忽略了当年一些情况,当时阮家指名道姓将要与顾家二小姐订婚时,她不仅拒绝了,而且借着商队游走于塞外,而后心中难免有些愧疚见了这位差点成为她夫君的姐夫,只是阮家也太固执了,顾家二小姐没娶着,倒迎娶了顾家大小姐,所以对姐姐也是有内疚的,毕竟因她的自私而夺了她原本可以选择的婚姻生活,尽管姐姐一直都没有责怪她。而能让她私定终身的男子曾誓言“身无彩凤双飞鬓,心有灵犀一点通”,却不知怎么的从那时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曾经的伤怀直至如今倒也留着怨罢了。“唉”。一声叹,淡化了从前那些事儿,莫再萦怀。  

  “叹气?能让你顾家二小姐叹气的怕是疑难杂症,说来听听,说不定我也会是一位行走多年的江湖神医。”乔思远见她思绪万千,能这么久与姐姐姐夫不见面的,怕是事情不简单吧,至于当时发生什么,她若不讲,倒也不好直接揪着问起。  

  “从前的江湖神医大多是骗子,你放着乔家公子不做,倒做起这坑蒙拐骗之事来,不怕动荡了乔家在外的百年声誉。”沉吟嘴上抹功夫,心理却算计着姐姐的行程,怕是回来也是这两天的事了,有些事情总该解决,有些人总该面对,若她下山去,不知这厮是否也跟着离开,看他这阵子好不惬意的。怕是正经事也忘了吧。于是提醒到:“我说乔家公子,半个月的时间可要过去了,不知你乔家公子爷承诺人家的到底完成了多少?”  

  “灵感一上来,挡也挡不信,若是没灵感,千思万想也成不了气候,能上你顾沉吟的眼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心中确无竹怎么能有笔如有神,若是腹中有稿底,他也不会如此轻易完成交付给她了,毕竟这里确实很惬意,而且他也不能辜负两位夫人的美意吧,至于失望还是惊喜他就不得从知了,不过看这丫头怕是蒙在鼓里吧。还好,人家有先见之明。  

  “我倒觉得你是在这里白吃白喝,生活好不舒适,对吧?”沉吟瞪了他一眼,她倒希望一个月的时间快到。  

  翌日,沉吟被窗外的鸟叫声给叫醒了,迷糊间似是家中的绿歌,揉了揉眼睛,确定是绿歌,于是跑起床亦来不及穿鞋便跑过去,绿歌是她饲养的鸽子,见是主人便飞到她手中,沉吟从它爪子上绑着的纸条拿了下来,打开,记着:“妹,姐姐想见你,归来吧。”  

  原来是姐姐回来了。  

第十九章 归来 宛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