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月轩

    顾沉吟和绿竹两人正收拾着月轩,虽然只有两层,占地亦是二十来平方米,可楼与亭之间连着绕绕折折的走廊,因前段时间下过雨而搁置了许多泥沙与枯叶,以前顾老太爷在的的时候会常常到这里,亦有下人勤打扫勤收拾,可顾老太爷去世后,这里就唯独成了顾沉吟偶尔心灵疗伤的地方。  

  月轩外的东侧是一条小泉水,自山上引流而下,泉水发出叮咚叮咚响,绿竹提着水往回走时,却闻有马蹄哒哒靠近的声音,月轩的地处位置较奇特,一般十里内的车马声总能听得清清楚楚,月轩除了顾家人几乎没人知晓,赏桃花也不是时候,于是回去说起这事,沉吟上了阁楼,拿出一副望远镜靠着窗外,只见一辆马车赶进了桃花林,见是陌生的马夫,便注意了行驶的方向,马车在林里兜了几圈,像是迷了路,后来马车里的人出来,只见是黑色中衫服,戴着帽子,罩着脸,他跳下马车来,观察着分叉的路口,然后指着其中一条,坐到车夫旁,让车夫往里驾驶。  

  顾沉吟觉得来者是聪明的人物,而且是专程来找她们,不知来者善与不善?  

  乔思远看着这些枝条被风雨打得凌乱的桃树,在想若是来年春天暖和的时候,到这里来赏桃花,岂不是美哉美哉。刚刚迷了一下路,却看到有人骑马路过的新痕迹,如果猜错的话,那是顾小姐在前头留下来的吧?  

  沉吟吩咐绿竹留意着马车的一举一动,而自己则骑着马去迎接来者。若有事才好有照应。  

  不会儿,“哒哒”的马蹄声引起了乔思远的注意,那是一个女子,娴熟地驾御着马,往这边来,风撩动着她青蓝色的披风。近了,似是熟悉人影,再近了,是顾家小姐,十分得意自己的猜测,便叫停了车子,等着她靠近。  

  顾沉吟在靠近马车十米之远停下速度,慢慢地靠近,只见那男子将帽子摘下来,原来是曾见过面的乔先生。心里倒也轻松起来,打趣着:“乔先生何来雅兴,竟然选这个时候来欣赏桃园里的枯枝败叶。”再过两三个月,这桃花园里的桃花会随着气温的上升而相继开放。  

  “彼此彼此,顾小姐不也感兴趣这荒凉僻静的郊外么?看来咱们趣味相投啊。”乔思远打从心里开心地见着她,也许与她斗嘴也是件不错的事。  

  “那可没法比,沉吟比起乔先生的兴趣来是牛马不相及,沉吟来此是有正事要办,不会乔先生也刚好有正事吧?”  

  “乔某是来找顾小姐的,算不算正事?”  

  见他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沉吟特想抽他一段,不过这会儿她倒是想通了,他为何出现在这里,谁说桃花芳菲人间,可这时候谁会欣赏这枝折叶败的景象呢,想来不由叹气。  

  乔思远见她前一刻乐不疲倦地奚落人家,这一刻却一副凝牟锁眉的样子,于是便说明了来时的简意,无非想转移她此刻的思绪。  

  果然,顾沉吟听到来此目的,多少有些埋怨母亲将这里竟让他人知晓,可人家到底是有诚意的。不过,还是想打发他回去,改日再约时间。  

  乔思远见她分明不愿让其他人进入她的乐土,秘密地在马车夫耳边说了什么后便下车,马车一调头便跑了,剩下乔思远站在那里。  

  原来这厮竟这般无赖,以为没了马车,他就么笃定她会大发慈悲地让他跟着,门都没,既然好意相劝不通,沉吟扬起鞭了,轻拍了马屁,马便调头跑了起来,乔思远想要去抓马绳已来不及了,“哒哒哒”,扬起的灰尘将乔思远远远地甩在后头,跑着追着的乔思远累得停下,刚刚侥幸的心一下子悔恨不已,怎么就这样丢了马车亦丢了人呢。  

  从镇里出来,这郊区几乎人烟罕罕,荒凉无比,回去,是不可能的,只有往前走,希望这丫头不至于冷血,再说应该相信一个有喜有忧的人是感情丰富的。  

  顺着马蹄的痕迹往前走了十几分钟便消失了,出现在另一条分叉路上,拐了弯,走了一段,又发现马蹄的痕迹出现在另一处叉口,乔思远兜兜转转了一个钟头才发现又回到了原点,才知道让这丫头耍了。这时,乔思远坐下来静静心,仔细想想,将顾夫人给他的地址拿出来瞧瞧,此刻,他唯一指望顾夫人给的这一张薄薄的黄纸皮,思前想后,还是先冷静地确认所处的位置。  

  冬日的暖阳不知何时被那一层层的乌云慢慢地遮掩起来,收拾完毕的主仆俩满意地坐下来,绿竹见天空已变脸,便问:“小姐,那乔先生可走了?好像是要下雨了?”  

  时间也够长了,相信他知道上当了,再怎么糊涂也理应回去吧?顾沉吟想着。不一会儿功夫雨便哗啦啦地下起来,心也随着沉闷起来。  

  摊开的图纸,横七竖八的指示标,简单的字样,就待乔思远确认好位置时,似乎天公不作美,噼呖啪啦地下起雨,赶快收藏图纸,寻找蔽雨的地方。很快,乔思远躲进了小亭子,桃花林里有一座座的石亭子,不是很大,只能容得两三个人。尽管如此雨越下越大,乔思远还是会被时不时斜扫进来的雨打湿了鞋子与衣服。乔思远这才想,那日在观音寺里见到的茶花女子绝不应该是将他当猴子耍,此刻正遭受雨淋的乔思远看来今后若约见她必须先翻一下日历,看看是不是黄道吉日。不,过了今天,想想以后都不用见面了,这女子的刁蛮任性不讲理的形象油然而生,躲还来不及呢。  

  “哈欠。”顾沉吟坐在摇椅上打了个喷嚏,便坐起身来,倒了杯水,寻思那乔先生此刻还没走出桃花林吧?他刚才应该不会真打发车夫一走了之吧?若是这样的怕是要淋着雨了。可是淋到雨关她何事,人家可好言劝告他离开了,谁让他固执,固执得像臭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啊,不过,她折回书房,拿起望远镜注意着桃花林的方向,却不见人影,想必是离开了吧?  

  乔思远见雨下个不休,又连打了几个喷嚏,唯今之计便是找到这丫头,虽然遇见这丫头是件倒霉的事,可他必须借着坐骑下山去。从衣袖里掏出图纸,发现它瘪了半边,打开,只见上面的墨迹已晕开,这下可好,这图纸已无半点价值了。凭着刚才过目的记忆,决定赌一把,将纸揉一团,将衣衫举过头,遮挡来势凶猛的雨水,减轻了在脸上的疼痛,模糊了视线。  

  乔思远走动的身影让一直在阁楼上四处张望的顾沉吟看到了。  

  “哒哒哒”的马蹄声再次响起,这让行路艰难的乔思远感到希望,辨着声音的方向,从泥泞的小路穿出去,却被出来寻他的顾沉吟骑着的雪儿践得满身是泥,跌倒在杂草丛里。  

  沉吟见狼狈不堪的乔思远直愣愣地吓了一跳,忍不住地敞怀大笑。  

  起身的乔思远拍了拍泥水,十分尴尬,向来玉树临风,潇洒倜傥的他竟然也有像今天这样落了个糟糕的境况。  

  “上来吧。”沉吟笑够了,见他一身的泥也被雨水洗涮得差不多了,便伸手向他邀请。  

  乔思远见这丫头确实今日够春风得意的,于是握紧了她伸来的小手,柔软得让人想呵护,可是心有不甘,用力一拽,马上的人儿便掉下来。  

  顾沉吟没想这厮竟是如此阴险狡诈,尽管他护住了重心,可着地的双脚因用力踩着的是水洼处而溅起了泥水,落在衣裳上一片一片。  

  见她浸湿的鞋子,乔思远似是复仇的王子开怀大笑,忽略了对面如激光枪扫射着的眼睛,沉吟也顾不上什么大家闺秀了,竟捉身旁的杂草往思远的脸上扔去,杂草经过雨水冲刷变得十分容易扒,只是根部还连带泥巴。乔思远见势不妙,躲开了,顾沉吟心有不甘,再捉起杂草,追了上去。这两个年轻人似乎回到了天真无邪的小娃时代,竟绕着桃花林,在大暴雨的肆无忌惮中追逐与奔跑。  

  绿竹在门口望了又望,小姐出去了好一会儿了,为何到现在还没见人影,又闻大锅里“噗哧噗哧”作响,便知水烧开了,用葫芦瓢将热水舀在木桶里,满了盖上,大锅里再加了些冷水,添了木材。听到外面传来了马蹄声便欣喜出门瞧,只见两人共骑一坐,小姐的头发沾了些泥土,凌乱交错着,而乔先生身穿的长衫服已经一块一块土泥巴印迹。绿竹十分惊讶地看着这两人像是在外打了一场架才回来似的。  

  “哈……”,沉吟怎么也打不出个完整的喷嚏,乔思远连忙从后座下来,牵着顺势下来的沉吟,两人搀扶着进了屋子,倒把愣着的绿竹晾在外头。  

  绿竹拍了拍脸,回了神,原以为是做梦,于是赶快进去,倒了姜汤,让他们各自服下,又忙着去倒热水。  

  玩得也够畅心,可收拾起来确实麻烦,沉吟的头发洗了一遍又一遍。绿竹在浴室门口候着,乔先生已将夹棉的长衫除去,只剩单薄的白色褂子与长裤,来回走着,冷得直搓手。  

  过了一大会儿,乔思远心里暗暗叫苦,于是踱至浴室房门口,绿竹警惕地看着他:“你想干什么?”展开双手护着身后的门,乔思远转身走了几步,又不甘心地回身,走上前,大声喊道:“顾家小姐,你到底给本少爷快点呐!”  

  顾沉吟听到门外的叫喊噗嗤一笑,赶紧将干净的衣裳穿戴好便打开门,见思远站着搓着手,半开玩笑道:“乔家公子,小女子今日难得一见你风度?”  

  乔思远自知全身难受,懒得理会这丫头,径直将站在门口的她拉开,提了一桶热水进去,绿竹见了便帮忙将冷水提了进去。出来,门便被闩上。只听到里面水哗啦的声音。  

  顾沉吟上了阁楼,从衣柜子里找出一些从前老太爷留在这里的棉袄,翻出了几件觉得合适的拿了下来,交给了绿竹,吩咐会儿交与思远。  

  乔思远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从来都未曾觉得洗个热水澡是件如此享受的事,尽管这里设备都不如家里的。洗完澡之后习惯了伸手去摸干净的衣服,这时才发现一件十分重要的事,他没有干净的衣服可穿。于是将湿毛巾围在身上,走至门前喊着外面是否有人?  

  绿竹听到便知晓,于是走过去,隔着门板,说道:“乔先生,你的衣服小姐已备好了,请你出来拿吧。”说完将衣服放在木椅子上,搬在方便他拿的门口便离开了。  

  乔思远心生疑惑,这丫头突然的心细如发该不会有算计吧?这里怎么会有男式衣服?不管怎么样,总不能躲在浴室里不出去吧,于是将门半打开,见室外没人而且一叠衣服正整齐地放在门口,伸手拿了进去,将这些衣服迅速地穿在身上,虽然有些老式,但也合身。乔思远满意地扣上最后一个纽扣,寻思着上阁楼向她道声谢。  

  踏着木阶梯发出轻咯吱的声响,怕是年久而没有维修,扶梯手有些晃动,上了楼,却是典雅的客厅,左边靠内里的用扇屏风遮住及帷幔半开的是卧室,摆放着木床与梳妆台。右边则是珠帘卷起的书房,靠墙的书架整齐地摆放着几本书本,前方是书桌,搁浅的几支毛笔及白宣纸,墨砚上浮物栩栩如生,旁边还搁着打开了卷子,一幅字帖。  

  顾沉吟靠窗的茶几旁站的木椅背着乔思远坐着,手里拿着一本打开着的《诗经》。她知道乔思远正打量着这阁楼的布置。乔思远走过去,就近的木椅子坐下,靠背,说:“你喜欢在这样的雨天看《诗经》么?”  

  “倒也不是,有时闲来便读,无论是哪一类的书籍,翻翻当是散散心罢了。”顾沉吟一直静静看着外面的雨,轻笑地回答着他的话。  

  也许是受到她的恬静微笑的影响,心有些柔软,顺着的她的目光往窗外看,雨,亦柔和了许多,更多的是缠绵之意,对他来讲,即使空闲的时候也不会像这样静心地品赏一场雨的各种姿势吧,而今天,就在此刻,还和一个女子,这个性格精灵古怪的女子能如此静娴地看雨。  

  她,是一个有灵性的女子,且是一个如谜的女子。  

第十五章 月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