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乔夫人

    对乔思远来讲,他需要两手准备,只因当时在顾府的时候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一种要不回镯子的念头,只因为他猜测那女子或许看重的恐怕也是云雕刻的字吧,在他看来,应该有其他方法可以代替,所以他要回到东街金典世家看原来母亲设计的手稿,他需要灵感,或者他需要一件能在那姑娘心目中有金镯子等同价值的物品,那样才能取回母亲的金镯子。自然,这也是明日若他提的丰厚条件被拒绝的情况下所要启动的第二方案。  

  沉吟与采薇在西街散散心,本来想约上小叔一起的,可是叔叔一大早却被奶奶叫去了,沉吟怕是对采薇不利,所以两人先出门了,而一路上林采薇自觉少了他作伴虽有些失望,可是见沉吟一路顾自漫无目的地走着,心事重重的样子。于是说:“你拉我出来到底为哪桩?”  

  “能有什么事,只是闲着无聊散心罢了。”无论叔叔在家遇到什么事,相信他都能化解,沉吟对着采薇说,“咱们今天可有去向?反正我也是想出来走走,没多大想法。”  

  “是吗?“采薇狐疑地看着沉吟,刚刚一路的心事现在可转变得真快啊,若不是日久知性子了,还以为是哪只成了精的妖怪呢。  

  “自然。”沉吟边回答,边四处张望那些店铺,她看到一家不起眼的首饰店面,便牵着采薇往那面走去。  

  只见店里冷冷清清的,只有一个小伙计在柜台上有精无彩地打瞌睡,沉吟松了采薇的手臂,自顾自地欣赏起这些样式多样,材质多样的别髻。  

  一位穿着青花布织旗袍外披着深褐色围袄的中年妇女,手提着皮包走进了店里,身后有个十几岁的女仆跟着。靠近门口的采薇看着这位气度不凡的妇女眼虽小,却露出锐敏的光芒,很快地瞟了一眼从一进门就注意着她的采薇,面露出微笑,转眼投光在沉吟身上后就开始打量起身旁的这些饰品。顾沉吟感受到一束投来的目光便转身间却发现多了两人,中年妇女在观看着饰品和一个顾盼神飞的小姑娘。  

  采薇向沉吟靠近,在她耳边的轻喃着,像她这样雍容华贵的太太闲逛起这些不起眼的饰品店面,总觉不合实际。  

  沉吟听了倒觉得不是那么一回事,这恰好体现这位妇女性情爽真的一面,若一个人能抛掉地位高高在上的眼见,怎么看也是一位十分值得敬佩的风度不凡的人物吧。沉吟见解只是瞬间的事,又对着别样的发簪挑了挑,选了选。目光游离间,发现了一支玉簪子,天然的浑翠且雕工精细,刚要去拿却发现与她同时伸手向玉簪子的中年妇女,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她身边,同时也注意到一支玉簪子,彼此微笑,同时伸回了手。那中年妇女面含微笑地说:“这位姑娘看中的簪子怕是不适合戴吧,莫不是送人?”  

  “是的,送给家母的。”沉吟有好感于这位与母亲年龄相仿的妇女,但倒不惊讶于她的猜测,这玉簪子确实不适合像她这样的女孩子,虽是支特别精美的簪子,但是这种仿玉的物品只适合一定上了年纪的妇女戴才好。看来这位妇女也看中这支玉簪子,倒也挺适合她的。  

  “两位真是好眼力,这玉簪子今早才从工艺房拿出来的唯一一支,,两位同时看中怕是要委屈了其中一位了。”从掌柜的席帘子掀起,走出一位毕恭毕敬的老先生,面带微笑地说。  

  “这簪子不可以重新定做一支么?”采薇搀过沉吟的手臂,对着老先生问道。  

  “姑娘,你可见我这店里的东西可有重样的?”  

  “不曾。”采薇虽只逛了小半边的货台,却见陈列的东西的造型未曾是相同的,这对劳心费神的工艺制造者来讲多么了不起啊。  

  沉吟觉得东西再好,若是重了,就会降低人对东西炽热的感情,这位妇女想必身份地位都不俗,却能走进这样不起眼的店铺。沉吟自觉敬重,于是道:“夫人的气度非凡,与这簪子既有缘亦合适,沉吟虽赏心悦目却不敢据之。”  

  “那好,我就买下了,这东西是好,工艺者更是心灵好,老先生,可否引荐一下这位工艺制造者?”中年妇女有些后悔这些年的高高在上,若是常去平常的场所走走,那样就不会错过这样有才华的工匠者。再见这姑娘,自知眼光不错,不矫揉造作像极了她年轻的时候,她相信她与姑娘是有缘人,来日方长。  

  “这,夫人,抱歉,槿凡先生在创作中是不允许他人打扰的,望夫人见谅。”  

  “这不打紧,只是麻烦老先生到时通告槿凡先生一声有人造访他,这是我的名片,希望老先生派人通会一声。”她递过一张小卡片。  

  老先生应诺下来。  

  中年妇女见沉吟在一旁观赏一对双蝶发簪便说:“姑娘若是喜欢,就包起来,当是阿姨送给你的礼物。”  

  “蝴蝶虽美丽,但终不是沉吟喜欢的物品,只是有感这簪子能将蝴蝶折与合,却巧妙触入生动,您看,是不是?”沉吟将手中的蝴蝶递与她看。  

  “是啊,这是件不错的工艺品,可是吟儿却不喜欢蝴蝶的簪子呢?”这女孩与众不同,多少姑娘都喜欢与蝴蝶沾边的东西,什么兴蝴蝶结,蝴蝶发型等等。  

  “倒也不是一开始就反感,小时候我是喜欢的,尤其有感于从《梁祝》这曲子,有段时间更是钟情,甚至听闻这曲子,不觉泪雨如下,可随着年长,更多的感情便是婉惜他们双双殡葬成蝶的早夭生命。我常在想,像他们如此相恋的时段大凡人是有的,只是多数像他们这般相爱的人却没有经历与他们相同的经历,炽热的感情一旦褪去,更多的是幸福地生活、平凡地白头偕老,或是一个波折便是昔日情人变仇人,老死不相往的局面。人们爱《梁祝》,无非是有感于男女升华的爱情观,只是早夭的生命却无法体现爱情在婚姻中的价值。试问一下,多少相爱的人在柴火油盐酱茶的琐碎婚姻生活中而夭折。所以,想想,蝴蝶欲翅振飞,却飞不过沧海的命运。或许梁山伯与祝英台也会如此。”  

  “姑娘年纪轻轻却有如此不同见解,倒让我这一大把年纪的人刮目相看,我的这一早收获真不少,走,丫头,咱们到茶馆喝上一壶如何?”  

  “好啊。”沉吟主动挽着妇女的手臂,不知道的以为是母女,沉吟向来少客气,自然与她攀谈着不顾忌,似乎成了忘年之交。  

  乔思远将东街金典世家有关所有金饰的样稿图及售货集本拿回了家,躲进了书房,认真地看起这些样稿,他需要了解金典的过去各方面,才好作出未来发展的动向计划,或者,这个时候,他需要从这些稿纸上引发灵感,创造出新样品来。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忘我工作的乔思远感觉到肚子饿,看了墙上挂着的木钟已经过了中午。于是他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径直往客厅,才发现今天早上到现在都没见母亲露过面,问了下人,才知晓母亲从早上出去还没回来。这老太太事务一放下,倒也不轻闲地往外跑,乔思远摅了摅头发,摇了摇头,往厨房方向去。乔思远从厨房回来时手里拿着两个馍馍,边走边吃且边摇头,嘲笑着仿佛回到国外留学的那段时光,手臂夹着书,手里拿着面包与白开水,边走边吃的光影。  

  乔思远狼吞虎咽地解决了一个,回到大厅里正想冲杯开水喝下时,回来的乔夫人眼尖见着儿子一手拿着包子,一手拿着茶杯时,便喊了一声:“远儿。”  

  背着她的乔思远倒不想被呛了一下,她走近了轻轻地拍了他的背。  

  乔思远喘过气来看着他的母亲,说:“妈,你想害死你儿子啊。”  

  “说什么呢?当妈的也不能让你背上不孝的罪名,都这么大的人了还不会吩咐他们弄点正常的东西吃,这馍馍是昨日吃剩的。今天正准备给老农家的大黄带去的。”大黄是条大黄狗,菊汐的老爹养着看果园的。  

  乔思远咽了口水,将手中剩下的面包放下,仿佛自己就是那条饥饿的大黄狗。  

  “菊汐,去将糕点拿上来。”乔夫人吩咐正在忙活的菊汐。  

  不一会儿就摆放好各式各样的糕点,乔夫人十分开心地讲:“御品香的糕点确实回味无穷,刚刚在那里吃了,现在看了都垂涎三尺,远儿,吃吧,为娘可是为你带的哦。”  

  乔思远见母亲那样兴高采烈,容颜焕发,似乎回到她年轻嘻笑的光景,十分打趣地说,“是遇何人才让母亲回到十七八岁年少的模样?”御品香母亲不常去,但送上门的还会少么?  

  “瞎说,不过为娘今天确实特别开心,收获不少。”乔夫人的眼睛眯成一条,笑脸依旧。  

  “母亲不会是收获御品香新作的糕点而已。就在孩儿面前夸大其词吧?”乔思远边说边如虎般横扫着糕点。  

  “这,这是秘密,天机不可泄露也。”乔夫人心中自有思量,事有缓急,顺应天命吧。  

第十一章 乔夫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