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再见佳人

    回来的路上,乔思远却远远地欣赏起梅花,有淡淡的暗香扑来,走在石彻的小路上倒也心旷神怡,在拐角处却被一股来历不明的力量撞了个踉跄后,寻找支撑点地与撞上来的人稳稳抱了个满怀,站定后,乔思远恍惚一看,这不是嫂子么?可再定睛一看,倒像极了初次在观音寺里见到的那位白衣女子,只是觉得神似之外,更多的是同样的白色外棉袄。顾沉吟自知鲁莽,不小心撞到了不明物,定神一看,却是陌生的男子,看,他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另一只还紧紧地搂着她的腰,看似衣冠楚楚的外表,却有禽兽不如的行动,还用脉脉的眼神打量着她,咱俩很熟么?沉吟觉得恼火,用脚跺了他的脚趾头,他疼得松了手,离了一段距离。  

  雪儿见状,上前,说:“小姐,这位是乔先生,“说完转身去问那男子还好吧?  

  乔思远虽脚趾是很疼痛,耳边却听到下人叫她小姐,便清楚此女子是顾沉吟,于是忍了痛,这丫头力道真给足,这事先不与她计较,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沉吟见这男子的形象与昨日想象有很大出入,别让他那虚有仪表堂堂的皮囊给骗了,恐怕比昨日分析的结果还要丑恶一百倍,一千倍,无论如何金镯子要留下,这男子也得教训教训。  

  乔思远看着这女子,心中暗思世上竟有如此相像之人,如此相像之人居然都让他遇到了。或许她们本来就是姐妹,孪生姐妹。于是便问:“小姐,刚刚有冒犯,请原谅,在下乔思远。可否请教小姐芳名?”  

  “原来是金典世家的乔先生,小女子叫顾沉吟,刚刚沉吟也有不是的地方,请先生包涵。”顾沉吟知道,与人交道,必须先沉得住气,再说若不是刚才自己冒失也不至于如此,小女子可是通情达理,知错能改也。  

  “小姐可有姐妹?”说出了疑虑,但见沉吟的眼底闪过一段质惑的神色,便解释道:“前几日在观音寺遇见一女子,所以冒昧问一下。”  

  顾沉吟再次打量眼前的男子,忽记那日确实有位男子与她打交道,可后也不曾记心里。于是便说:“世界上相似的人多的是,乔先生见到一两不足以为奇。”  

  “以为阮家嫂子便是顾家小姐,倒是多想了。”乔思远心中一阵失落,到底心中期盼的是那茶花女子。若是眼前的她,那该多好,可是思远心里顿觉乱糟糟的,真不知喜欢哪一个她,或者只是喜欢那茶花的一缕魂?  

  沉吟寻思这乔先生一大早跑来顾家莫非只是为了解户籍么?看他神色,怎么都不觉得他是为金镯子而来,于是将这几天的事儿一点一点地抽丝剥茧,看似平常的事儿却透着巧合的关键,心生疑惑,这男子真正为何目的而来?母亲似是有事背着她进行着?不过,刚刚他说什么阮家嫂子?貌似姐夫是姓阮,难道他遇上与她样貌相似的的是姐姐?姐姐是有说过要回来省亲,只是具体时间不清楚,不过,此人非亲非故,她又为何需相知相告?  

  乔思远沉寂在那日再次相遇之中,总觉前后似有些差别,可却理不断乱七八糟的思绪。  

  两个人并肩走着,却各怀心思,亦不知绕进了梅园的小路。绿竹在后面跟着,脑子里烙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这两人是怎么了?怎么将道绕远了。梅园虽小,可梅花开的正是时候,粉的白的,一株连一株地盛放着娇艳,梅花向来在文人墨客的挥笔下有凌傲之气,可今日她的傲然怕是让人漠视了。  

  绿竹觉得有义务提醒小姐,“小姐,今年的梅花比去年还好看啊?”她的赞美倒让沉吟流连的脚步停下,回头看着这丫头,什么时候连这丫头都有些不对劲,年年花如此,何曾见她用心。  

  一语惊醒梦中人,乔思远觉得置身于这梅园之中,尤是在这寒冬里,倒也神经气爽,抛了刚刚那些杂念,见梅花底下放置着圆石桌凳,便走过去坐下,全然不顾沉吟注视的目光。  

  沉吟倒觉得此客人居然有如在自家般的模样,心中隐约着一份道不明说不清的不安,顿有火气腾冲,便径直绕过他身旁,坐到他对面,注视着这位正陶冶美好的乔先生。  

  思远看着眼前的这位,虽脾气不好,但活灵活现的眼神确实将对他的不满表现得淋漓尽致,暗笑,将心思调整,说:“顾小姐,乔某今日来访是想解决金镯子之事,希望小姐高抬贵手,成全母亲达礼之意。”  

  话归正题,顾沉吟觉得他一开口倒也有君子之度。所以礼尚往来,他客气她便客气:“乔先生是商贾之家,自然明白生意往来靠的是以客为主,再者卖出去的东西。若无瑕疵之类,买者就是有意退还,作为卖者还不乐意呢,且不用说金典世家乃经营百年基础,难道就不能有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法么?”  

  “小姐话说没错,可是母亲中意的是金镯子上雕刻的字样,诚如小姐所说金典世家有百年基业,靠的是一代比一代新颖的创作,自然不会有第二件雕刻同样字句的饰品流于市场上,所以望小姐包涵。”  

  “这送礼知其意达其义便可表诚心,沉吟有感乔家母的用心良苦,而国文中不同字句诗词却能达其意的有许许多多,乔先生何需执着在沉吟手中的镯子而不另辟途径,另用佳句取而代之呢?”  

  “不瞒小姐,家母要送的这位故知素来只喜欢卓文君的这首《白头吟》,若用其他诗词句作代替,怕是一件遗憾之事,但小姐不同,听闻小姐熟读诗词典故,心中喜欢甚多,再说小姐若是知道《白头吟》,应清楚那是卓文君因司马相如另寻新欢而伤感之作,虽说司马相如最终回心转意,可在乔某眼里依旧是个负心汉,顾小姐想是有感于痴情的一方不念昔日之情已摇摇欲坠、破镜难重圆的局面么?”  

  人生若只如初见,一切都回不到原点了,沉吟如梦清醒,她看着眼前的这位乔先生仿佛她的从前被他窥视得干干净净,两个人在一起,心若是晃动着,还待另一人用那些虚有的美好来维持,又是怎么样的无奈。沉吟想起多年前的他曾也信誓旦旦白头不相离,可是后来,后来怕是永世再也不见,老死不相往来的境地。这个第一次,不,第二次见面的人说得没错,破碎的镜子再也无法修复了。  

  乔思远见顾沉吟莫不作声,寻思她有几分动容,于是顺水推舟道:“若是小姐能奉还金镯子,乔某答应亲自设计一款合小姐心意的饰品。”  

  顾沉吟见这男子确实看重这金镯子的意义,便说:“乔先生孝心比天高,沉吟非不讲理之人,愿意将金镯子归还,只是乔先生今日应诺之事总得有个时限吧?”那是送采薇的婚礼,可不能怠慢。  

  “自然,一个月限可好?”  

  “好。”一个月也不迟,于是顾沉吟吩咐绿竹将金镯子取来。  

  乔思远觉得今日是最开心的日子,从顾府出来一直嘴角上扬,身轻飘然。在他看来可以跟母亲作交代,然而却不时想想那位灵性的女子——顾沉吟,是个怎样的女孩,那么短暂的时间却时而忧愁时而冷静时而灵动。虽然阮夫人见过几次面,但她性子较温和,可这女子别见一副静婉的样子,其实骨子里刚烈的很,尤其她那双灵动的眼睛。也许是一种想了解她的冲动,所以才会提出那样的条件,不过若是没这样的应诺怕是那女子未必肯归还金镯子吧。  

  乔夫人见物已归还,原本期盼着有点别的事情发生,却从儿子口里听到十分平淡的解释,乔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打着问号,用十分置疑的口气问他:“真的如此?”  

  “真的如此。”乔思远对母亲有所期盼有点啥事发生的神色表示怀疑,“母亲大人,你有何事瞒着你儿子我呢?”  

  “以母亲的阅历倒觉得那姑娘之所以钟情金镯子自然有一定的内涵,能这样轻易地归送怕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吧?”  

  “自然不是,是你儿子费了三寸不滥之舌再以理晓情地劝说,于是那小姐有感于母亲的重情义,你儿子的重孝义,所以就归还了。“乔思远将他对顾沉吟的承诺闭口不说,是想做出成绩后,还是有私心的份,总之,却说不出的莫名缘由。  

  “真是这样,那你觉得那小姐如何?”  

  乔思远觉得母亲关心顾小姐多关心金镯子更多,“自然还好。”  

  乔夫人听到儿子的回答,原本以为会对儿子来说是个惊喜,如今见状,怕是儿媳妇没着落了,孙子也没指望了,心也失落了。不成,改日约顾夫人好好聊聊,不知顾小姐对远儿是什么样的感觉,若是喜欢,相信“女追男隔层纱”而结为夫妻的胜算要高些。  

  事隔几天后,乔思远依旧没有灵感设计出饰品的样图,千思百想万回肠,到底如何设计出适合的饰品?或许他应该多了解顾沉吟的更多想法吧。  

  沉吟几日来闲得乏味,打发绿竹收拾几套衣服,打算往月轩住几日,半个月前去过一趟,只因那时雨不休人在愁的光景,可是不知为什么近来心情也坦荡了许多。或许此次想要去的更多的是一种了却的心情,那里是情感宣泄的地方,只有在那里才能放纵自己。  

  乔思远赶到了顾家,刚好沉吟已出门去了,顾夫人见这年轻小伙子因未见到吟儿而要失望离开的时候,就给了他月轩的地址,其实月轩并不多远,有车马来回也就一个钟头。顾府早些年修建在郊区外桃花山的一栋竹楼,那里的桃花林也是顾老太爷在世的时候亲自指导家丁种植的,竹楼就坐落在桃花林的西面,倚着山且傍着水,周围幽静且隐蔽,只有顾府的人才知道具体位置,它深隐在重重的樟木林中且东行十里便是桃花林,每年待到春暖的时候,几十里的桃花相继开放,引来许多观光的游客,可这么多年来,来来去去的游客鲜少知道竹楼的存在。  

  乔思远欣喜地拿到地址马不停蹄地往郊外赶去。  

第十四章 再见佳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