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训言

    乔思远回到家里已是傍晚时分,脱了外套走进了餐厅,只见菜已上,却少了母亲坐在位置等待他吃饭,几乎这么多年来,风雨无阻,母子俩总会一起吃晚饭。可是……  

  “少爷,老夫人从下午开始便一直在房里诵经,”一个丫头说。  

  “可有吩咐什么?”母亲在生气么?  

  “没有。”母亲肯定在生他的气,通常情况下,母亲会因为生气而不来围桌吃饭,从小他就记得,看来真印证了江山易改,本性难易这话,不过现在能惹她生气的怕只能是他这个儿子吧?却因何事?  

  乔思远将外套递给了丫头,便径直往母亲的屋子走去。  

  “母亲,我回来了。”乔思远在门口停住。  

  “进来吧。”若是早些年,她定会让这小伙子在门外站个一宿,毕竟失信于他人是多么严重考验一个人的真诚,想必乔家要怪罪了。  

  “可是将镯子带回来了?”乔夫人背着儿子,却将佛珠轻轻放下。  

  “不曾,那……”,乔思远想作解释,却被母亲打断,“今日失信的是你的母亲,他日失去的怕是你的客源?”  

  “母亲,是孩儿不得已的。”于是,乔思远将一大早的事一一如实说了,只是忽略那份夹带的情感。后来讲到那母女买玉镯子及留字条的事看似更引发母亲的兴趣。  

  “这女子倒也奇特,倒想见见。”乔夫人心中已七分明白,再见那字条上清秀的字体,落款人顾沉吟,便十分开心,虽未入门,却已是乔夫人倍加赞赏的准儿媳妇不二之选了。可是这事是在思远手里搞砸的,自然得由他负责。希望现在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乔夫人叹了一声息。  

  乔思远见母亲一会儿喜一会儿忧,心中难免担忧,便问:“娘亲为何叹息?”  

  “这女子性格为娘倒也欣赏,若是平常这镯子赠于她亦无妨,可是这为娘要送人家的,可倒如何是好?”  

  “母亲无需忧心,远儿会办妥此事,定让母亲心满意足。”  

  “那好,为娘是需要心满意足的答案。”乔夫人暗暗偷喜,她相信那样灵气清秀的女子与儿子连理成枝,乃是天作之合也。  

  夜里,乔思远在灯火萤萤之下冥思苦想,怎样的法子才能有两全其美的收效,作为生意人,顾客至上,顾客若有要求自然在为所能及之内完成,力所能及。母亲看重的是镯子的雕字,不知那女子看重的是镯子的什么,若是其他还好说,要不明日造访一下这位女子,看她作何想法。母亲颇有知己惜知己的意味,说到母亲,今日看来倒有些古怪,从未见母亲这样半喜半忧地挂于脸上,母亲从来都是持重地支撑着整个家业,早不为物而忽喜忽忧的,再者母亲是早知道今早他没有按时到店里,细想母亲有故意的作为,只是欲何为呢?不管如何,明日将这事解决了再说,他从衣兜里掏出那张有些折皱的字条,心想这会是巧合么?从来都不曾出现这情况。  

第九章 训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