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归来兮偶遇

    顾宛如感觉回到土生土长的家乡真好,尽管在县城赶回家的路至少要坐一个多钟头的马车,等立扬将手头年末的事情处理,他们便会回家去,若是前几年的话,宛如还会些许顾忌,可不知为什么,现在心倒坦然许多,也许今后将要为过去的错误埋单,可是亡羊补牢,一切还来得及么?希望他们都能原谅自己吧,昨晚记起十几岁的时候,经常与沉吟上观音寺游玩,今早觉得天气清爽,倒想去寺里走走。  

  坐了半刻钟的马车,路倒比以前平坦多了,那些年常和沉吟来这里的时候,路上磕磕碰碰的,尤其是雨天后。进了寺庙,虽说不是初一,十五或其他节日,这平常里香火还是依然旺盛。宛如站在观音祖父面前,感受心情平和,朝云将果品摆放好便点了香烛与香,将香递给了小姐。宛如虔诚地礼拜。  

  顾宛如来到后院,那是沉吟特别喜欢的地方,只是那里多了几株茶树,每一年的这个时候总会开出洁白的茶花。虽说沉吟性子机灵古怪,可是大部分时候她是安静的,就像这树上开着的茶花。宛如看着这开满枝头的茶花,第一次感觉到心中的平静,突然觉得沉吟比她这个同胞姐姐多了一样东西。宛如静静地将掸落在地上的几朵茶花捡起,放在手绢里,包好。这一切的一切被站在远处角落的乔思远看在眼里,昨日思绪万千,也许这冥冥之中缘起这观音寺,缘起这茶花,所以他起了一个大早,快马加鞭地赶来这坐落在半山腰的观音寺,希望一切的妄想能在这观音寺的梵音中了断,在这洁白的茶之中埋葬,往后只一心将家族的光环发扬光大便如是。可是,却是不想在此又遇见了她,难道他与她有剪不断的千丝万缕么?原本已经渐渐平熄的情感不知不觉又多了些渴望,难道这是上苍的安排|?  

  顾宛如四处走走,却不晓有人在远远地跟着,幽远宁静,用心地呼吸这天地赋予于这块宝地的灵气,然后继续走着台阶,也许心中无旁物,却不小心拌到了石头,多快步了几个台阶,蹲下,站起来脚有些疼痛,怕是拐到了,走了几步,犹如锥心之痛,使四处张望寻找路过的人。乔思远本想远远地看着她便知足了,后来看她扭到脚后担心地从远处的角落向她走去,宛如见是有人来,且来者是熟悉的;便十分开心:“是你,乔先生,你怎么会在这?”  

  乔思远上前扶着她,解释道:“今天天气甚好,便独自驾着马车来到郊外,进寺走走,却不想在此遇见你,立扬兄怎么扔下你一人了?”  

  “这是我一时兴起决定来的,他在家里,你能扶我到寺厅里么?谢谢。”  

  “可以,嫂子不用如此客气,我待立扬如同兄长,嫂子以后若有何事大可以吩咐,只要我力所能及的,一定鞍马效劳。”  

  宛如在乔思远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往回走,这一路似乎很漫长,虽然彼此不再寻找话题,乔思远只想这样与她静静地走着,甚至闪过一个念头,一起就这么天荒地老。“嘶”,忍不住的疼痛使宛如轻哼了一下,却打断了乔思远心心飘飘九霄云外的白日梦,他看到宛如的脚扭得不轻,于是提议由他背好些,宛如是受过教育的,怎么都觉得男女授受不亲,于是委婉地拒绝,可他却十分坚持,最后不顾宛如的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对,固执地将她背起,两步并一步,穿过了茶花时,却谁也不再留意。朝云见一男子背着小姐回来,自知想是出了事,便上前扶她。  

  宛如人从背上下来,忙道谢。朝云才发现小姐的右脚轻轻地放在地上,却不敢使劲,便问:“小姐,你扭到脚了?”  

  “嗯,朝云你到寺外招招马车夫,招到了,咱们就回去。”宛如为早上出来的时候不应该打发府里的马夫回去,这遇上个紧急却派不出用场。  

  “我送你们回去吧。”乔思远不愿看到她焦急,不愿看到拖延治疗脚伤,更何况此处僻静,能找到马车离去怕是个时间问题。  

  “那怎么行,你我本相反路途,这岂不是耽误了你的时间。”宛如清楚,他们都是生意上的人,时间观念特别强,尤其是刚管理家业的时候,那时立扬几乎忙里忙外,甚至忘了她的存在,尽管现在亦如此。初次见乔先生是个爽朗大气的大男孩,今日眼圈边有淡淡的黑晕,至少说明他昨晚熬夜,曾听闻刚替手家族事业,想必也是忙人一个,至少目前。  

  “你放心,我送你回城镇看看脚伤,到那里便有马车可以雇用,再说,耽误了治疗,若落个后遗症,怕立扬兄到时候可要怪罪乔某,嫂子,你就让乔某做到无愧于心吧?”是的,若不送她一程,他会不安的。  

  朝云这才仔细瞧清楚那次和小姐采办回来时在大厅所见到的男子,知是与姑爷有交情,便期盼地望着小姐。  

  顾宛如在想若是招不到马车再迟也是晌午后府上的马车便会来接她们,可是脚上的隐隐作痛使她清楚地知道自己伤得不轻,于是不再拒绝他的好意,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第七章 归来兮偶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