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愁思难当

    乔思远回到家中竟把自个关在书房里,那日所见的如茶花纯洁的女子,如今已作人妻,朋友妻不可欺,或许从今往后只能远远地看着,或许时间久了,自己会走出那份初衷,淡化了念想。可是以后如何,怎样,现在的他需要忙碌,那样才能驱赶那份浓烈的失望,至少他相信,在繁忙之中,他才可以得到解脱。  

  乔夫人坐在餐桌前,吩咐去叫的人回来说:“少爷说他吃过了,吩咐您先吃。”“是么?”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回来时见他神色失落,又躲进了书房一刻钟了,不见动静,哪是简单的事儿能缠他心的。  

  乔夫人用过膳后,一个人进了佛堂诵起经来,早年家业拼搏的时候未曾静心闲情下来,现在远儿已学成归来,自应将家业转交给他,如今闲下来,倒期盼心能回归自然,便在家中设了佛堂,逢初一,十五便吃斋,而诵经是每天晚上必修的功课。  

  乔思远整整在书房里躲了三个钟头了,当下人来说时,正在看经书的乔夫人事觉重大,便往书房去。  

  “远儿。”乔夫人站在书房门口,乔思远知是母亲,便立即开了门,“母亲,何事?”  

  “今晚回来便见你神色不对,现躲在书房里连晚餐不吃,为娘能不担心么?”  

  “母亲大人,你别担忧,孩儿只是自当惭愧而已,今日见立扬兄,见他如此精心打理阮家酒行,自感胸无大志,所以母亲,如今我已接手金典,便决心将它发扬光大。”  

  “好是好,可也不急于一时,古人云,水滴石穿非一日之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相信一个有上进心的人只要持之以恒地做一件事,铁杵都能磨成针,母亲希望你有所作为,但更不希望你身子吃不消而垮了。”乔夫人说完便嘱咐下人去将晚餐端上来。  

  乔思远心有愧疚母亲的教诲,竟借口家业掩饰对那女子的眷恋而产生的失落心情,在乔夫人闲扯之中,乔思远对着晚饭埋头苦干三两下就解决了,乔夫人见他吃完了后,便开心地说到:“虽说你已接手金典,可不能就地坐阵,偶尔也要亲临这些店面,要不,明日里你去东街的金典分行视察,顺便将为娘今日在那里定做的一只金镯子,上面刻着“愿得一心人,白首永不离”的字样拿回来,可好?”  

  “好的,”乔思远很痛快地答应了,可是不明白母亲为何雕刻这几个字,刚要问明白,母亲便继续解释,“前几天见了一个姐妹,她在操办女儿的婚事,我这个妹子一直就喜欢卓文君这首《白头吟》,于是我想送她贺礼时就有打算将其中的这句给雕上,唉,送礼送礼,无非要知其意而达其愿罢了。”  

  “嗯,”乔思远向来就十分佩服母亲,母亲的聪慧才干以及处世之道,才使她在事业上游刃有余。  

第六章 愁思难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