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下)

    月色清明,厚厚的积雪反射出淡淡的光,将颜府笼罩在一片空茫中。

  白衣的女子在长长的走廊缓步走着,“颜相大人,还不出来吗?”温雅的嗓音响起在院落中。

  黑影倏地闪现在亦然面前,眼带复杂的盯着眼前一脸安然的女子。

  “千颜已经睡了,你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跟我说!”她有了身孕,这到底是喜还是忧呢?

  “如果你是当年蓝家的蓝亦然!我要说什么,我想,你也知道!”他冷冷的说道,当年蓝家的案子是他办的,他自认没有任何的偏差!而眼前的女子并不如看上去那般柔弱!

  但是,在他好不容易能够和颜儿和好,他不能再让他和她之间出现裂缝!即使一丝一毫也不可以!

  “我就是那个蓝亦然,但是,你所担心的却完全没有必要!我更不会向千颜提起!”她平静的说道,她对蓝家没有丝毫的留恋,蓝家的结局是必然,这怪不了谁!

  她亲眼看着眼前这个人冷酷的宣布蓝家人的命运,对他却没有任何的怨!

  “你的目的是什么?”他冷冷的问道。

  “我没有目的,只希望你能够让千颜幸福,以前的蓝亦然再也不存在在这世上,我现在的身份只是沈千颜的妹妹,再也没有其他!”她笑着看着他。

  从四年前开始,她就只为沈家而活,只为自己而活,和过去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即使他的无情她到现在还记忆犹新,但是他看到千颜时,眼中逸出的感情却让她深信,他是真心爱着千颜的!是可以带给千颜幸福的人!

  “希望你能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他转身就要离开,只要不会牵扯到颜儿,怎么都无所谓,她的事亦和他无关!

  “千颜生紫儿的时候是难产!”她对着他的背影幽幽地说道。

  高大的身体明显一顿,停驻在原地。

  “当时的她虚弱的差点没撑过去--”她声音暗哑,若不是千颜的师父及时赶到,她的真不知道……

  即使到了现在,她还是不能忘了那令人恐惧的情景,一向在她面前那么坚强的千颜,却那么苍白羸弱的躺在她面前,气息仿若随时就会消失,她真的很害怕那样的情景又一次的发生!

  看着他呆滞的背影,亦然不禁怀疑自己,告诉他,到底对吗?

  “怎么了?”千颜皱眉看着他,从她睁开眼开始,他就维持一成不变的表情,看着她。

  他搂她进怀,将下巴磕在她的头顶,深深吸了口气,“颜儿!我们--不要--孩子了,好吗?有你和紫儿我就很满足了!”他颤着声说道。

  如果生下孩子却要面临失去她的危险,那么他宁愿不要孩子,他有她就已足够,他最不能够失去就是她!

  察觉到怀中人儿的僵硬,颜季朗心痛的说道:“答应我好吗?我们不要孩子了!”

  “为什么?”她抬眼怔怔的看着他,他明明很高兴她有孩子,为甚么突然之间会变成这样?

  “我害怕失去你--有紫儿就已经很好了!”经过这么多的磨难,他才等到她的停留,哪怕是一丝丝的风险,他也不愿意承担!

  “可是我想要--我要留下孩子!”孩子已经在了,她怎么能忍心不要他?为什么他要这么说?失去她?是因为亦然吗?

  “亦然都告诉你了,是吗?”她试探的问道,因为知道了那件事,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转变,是吗?

  “是--所以我不想……”宁可失去所有,他也不能失去她!

  抚上他紧皱的眉头,他是爱惨了她吧?生紫儿时的难产只是因为那时经历了太多的事,“那样的事不会再发生的,你忘了我也是习武的人!”

  “我不会答应--”那样的事会不会发生谁也不能保证!

  听着他没有一点商量的语气,千颜无奈的想叹气,知道他只是太担心自己,“相公,我要这个孩子,我想生一个像你的孩子,你答应我好吗?大夫不也没说什么吗?”她温柔的说道。

  “不行--”他语意坚决,怎么样他都不可能答应!

  还是不答应吗?千颜望着他良久,却没见他有一丝软化的迹象,“你真的不让我生下孩子,是吗?”她佯装生气的说道。

  “千颜,不要任性,乖乖的,好吗?”他真的没有办法说服自己让她冒险留下孩子。

  “你--”千颜挣扎着把他推离身边,背过他把脸埋进被子中,“相公,你知道吗?不管怎么样!我都不想失去孩子--因为他是你我--共同的骨血!”哽咽的声音从被子中传来,让颜季朗只能摇头苦笑,天知道!他最不想伤害的就是她了!

  长臂一伸,将她纤细的身子紧搂入怀,一声挫败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颜儿--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他低叹,无奈的话语,饱含着对她的深深的担忧,对她的爱早已融入骨血中,他怎可能舍得让她心伤?

  拗不过心爱女子的坚决,最重要的是不舍得她伤心,颜季朗终是让她留下了孩子,听了大夫的话,一直焦躁不安的心才稍微缓和。

  又是一个樱花漫舞的季节,如水墨画般的江南依旧是那样的风华似锦,吸引着众多的文人墨客。

  “颜季朗,曾经我很后悔将颜儿嫁给你,如果不是你,我的女儿不可能受到伤害,可是她第一个遇到的人却是你!”沈府的书房中,沈父面带复杂的看着这个出色的女婿,却没有一点喜悦的表情。

  因为女儿第一个遇到的是他,所以女儿心中的感情再也无法割舍,就如他一般,遇到玉儿,是他一辈子最幸福的事,即使她早已离开,可是她却永远活在自己的心中!

  “我一定会带给颜儿幸福!”颜季朗神色浓重的说道,过去的事他再也不可能挽回,只希望能在以后的岁月里陪着那个他爱逾性命的女子,让她幸福!

  她是那么美好的一个女子,如果她第一个遇到的不是他,她一定能得到更多的珍视!

  他该感谢命运让他成为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子,成为她心中刻下痕迹的人!

  看着他眼底深处的坚毅,沈父从见到他后就一直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希望你能永远记住你今天跟我说过的话!”一直以来担忧的心终于释然,他笑着走开,徒留他一人在书房中沉思……

  宁静的沈府后园,安静的似乎只会听见粉色花瓣落地的沙沙声,一个白衣的女子独自站在一棵高大的樱花树下,带着笑意,轻抚着高高隆起的腹部,微风拂过,扬起女子白色的裙角,片片花瓣纷纷扬扬地从她身边落下。

  不知何时,一个俊逸的男子已悄然无息的来到她身后,将她揽进怀中,“孩子刚刚有折腾你吗?”

  这些日子来,随着孩子的不断长大,看着她越来红润的脸,听着大夫信誓旦旦的诊断,自己一直紧绷的神经才终于放松。

  “没有,爹找你有事吗?”千颜柔声问道。

  “没什么--”那只是一个父亲对自己女儿的殷切关爱……

  他将头靠在她的脖颈中,吸取着她的馨香,“颜儿--你后悔--遇见我吗?”他沉声问道,他还清楚地记得,她要将他们之间当做一场梦,从未遇见他……

  是爹跟他说了什么吧!千颜缓缓转身,看着他漆黑的眼瞳,“不后悔--我从来不曾后悔遇见你!”即使在最痛苦的时候,她也不曾后悔……

  “永远也不会离开吗?”

  “一辈子有多长--”她弯起嘴角,“我就留在你身边多长时间,可以了吗?”

  伸手环过她的肩膀,“不好,下辈子,下下辈子……生生世世,你都要留在我的身边!”他霸道地要求。

  清灵的笑声逸出唇角,她点头,晶眸像星星般闪亮,清丽的容颜更显粲然。

  “好,生生世世都和你--在一起!”她伸手抱住他,螓首轻轻地靠在他的胸前。

  不远处,有两个人站在那已经很久很久,“干爹,这下你终于可以放下心了!”同样一袭白衣的蓝亦然,恬然看着樱林中的那一幕。

  “是啊!可以放下心了--”他终于看到女儿的幸福!

  玉儿,你看见了吗?我们的女儿她终于找到她的幸福了,那个男人一定会让颜儿永远幸福下去!

  “现在,只剩下你陪我这个老家伙了!”沈父微笑的看着这个一直以来,他都视如亲生的亦然。

  挽住沈父的胳膊,“当然,我可是准备赖在这里一辈子的,一辈子都不离开!”亦然调皮的说道。

  “好--好,这里可是你的家,你当然能一辈子留在这里!”可是,命运终不可能如想象中那样简单,未来的事谁又能预料的到?他的女儿是这样的美丽而又善解人意,怎能没有幸福的权利呢?

  沈父拍拍亦然的手,看着那一片绽放的如火般灿烂的花海,嘴角浮现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第十章(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