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中)

    秋日的凝樱阁除了树叶落尽,其他的一点也没变,还保持着她走时的样子。

  可是这里的人却变多了,除了看守的侍卫,还多了几个伺候的丫鬟。

  樱林边上的亭中,阳光淡淡的照入,更衬得千颜的容颜清莹淡雅,就连一旁的丫鬟也不免失神。

  她们的少夫人怎么能美成这样?都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娘了,却没有一点少妇的感觉!仍纤柔美丽的像个少女,即便是身为女子的她们都止不住要多看几眼!

  “嫂子,你不开心吗?”从来就一直说个没停的水灵察觉到她眼中的落寞,即便她一直淡淡的在微笑。

  “为什么不再给大哥,还有自己一个机会?”四年前或许她可以很确定大哥的心中没有嫂子,但经过了四年,她却不那么确定了,谁又能那么清楚分辨得出爱与不爱呢?也许当时的哥哥只是没有及时的发现自己的心罢了!

  “机会?”千颜低喃。

  他们之间还有机会吗?一切会不会已经太迟?而他对她有的只是亏欠,只是想让她原谅他!想补偿她!这样的他们真的还能在一起吗?

  而她也从未真正了解过他,不是她不想,而是从一开始他就没给过她这样的机会,即便自己再顺从他,最后仍是让他心情变差,怒气高涨!

  可是如今,她的原谅真的有那么重要吗?需要他那么大费苦心将她虏来吗?她不禁苦笑。

  “更何况你们还有紫儿,为什么不尝试一下?”水灵试图打破她心中的阻碍。

  “我--”千颜抬起头,水眸闪过一丝光芒,她真的还可以去尝试吗?他从不曾喜欢过她,以前是,现在也是,那么她还有尝试的必要吗?

  看着远处一大一小向这边走来,水灵站起身,说道:“我先走了!”再不走,大哥就会直接用撵的了!

  千颜不解地看着水灵匆忙的从自己面前走掉,直到--

  “娘--”清脆的声音响起,她转头看着他抱着紫儿来到她的面前。

  “娘--”紫儿张开双臂,攀住千颜的肩颈,一脸雀跃。

  千颜站起身,从他怀中接过女儿,身体靠近时,她下意识的转过脸。

  过了很长时间,亭中再没有任何的声音,静的似乎连呼吸声都能听到。

  明白她一时还是难以接受自己,颜季朗只得笑着说道:“今天还好吗?”

  千颜只是沉默,看着怀中的女儿,好笑的发现,紫儿不知什么时候竟靠在自己的怀中睡着了,这几天好像真的累到她了,以前在沈府的时候,很少会见到她白天睡觉!

  抬眼示意丫鬟将紫儿抱进房中,颜季朗走近她。

  “今晚有灯会,我带你们出去看吧?”他再接再厉,想要让她对他改观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不怕我跑掉?”千颜惊异的抬首望着眼前这个人,他到底是真还是假?她从来都没有忘记四年前她在外人面前看见的情形。

  颜季朗深深地叹了口气,“你是不是在怨我封住你的武功?”他这也是逼不得已,她的武功让他不得不这样做,就怕哪一天回来,她又会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不见!上一次的经历他不想让它有机会再一次重演!他也不想再一次失去她!

  千颜已经说不出话,她不知自己还能说出么,只是静静看着他的眼睛,想认真看清他真正的意图。

  当自己醒来时,她却诧异的发现自己竟然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颜府,武功被限,身边还多出了一堆侍卫和丫鬟,还有已经围着颜季朗叫爹的紫儿,这样的状况,她也只能选择默默的接受!

  她实在想不出他非要把她留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因为紫儿吗?

  “不说话,就代表答应了!”颜季朗无赖的说道。

  千颜睁大眼睛望着他,这真的是那个颜季朗吗?

  看着她可爱又傻气的表情,粉嫩的脸颊的阳光的照射下更加晶莹,让他忍不住想一亲芳泽,可是他明白,现在这样做只会吓坏她!

  “好了,我们去吃饭吧!”不管她是否愿意,他温柔的揽过她的腰侧,携着她向前厅走去。

  而一直处于混沌状态的千颜浑然不知自己的行为带给颜季朗是多大的喜悦,她总算不会再排斥他了!

  阳光柔柔的,最近都会是晴天吧!少爷阴郁的脸总算有了放晴的预兆,府中的家丁们如是想。

  当黑夜降临,本该陷入黑暗中的京城却是一片灯火通明,热闹如白日,满街的花灯让人应接不暇,只恨自己怎不能多生出双眼睛!

  除了上朝就很少出门的颜相竟然破天荒的要带着少夫人去看灯会,就连老爷和夫人也一同出来凑热闹,连同着府中的一堆下人。

  “爷爷,紫儿想要冰糖葫芦!”一出门便被颜父抢过来的紫儿叫嚷着。

  “好--好,爷爷这就带你去买!”看了前面两人一眼,颜父和颜母会意的带着紫儿和所有的家丁朝卖冰糖葫芦的地方涌去。

  可怜的是那位卖冰糖葫芦的大叔!可能他这辈子都没见过为了买一串冰糖葫芦而会出现那么大的阵仗!

  街上的人很多,为了防止千颜被路人挤到,颜季朗一手握住她的手,另一只手将她牢牢地环在自己的怀中。

  戴着白色面纱的千颜怔怔的看着他握着自己的那只手,他的手,在这已逐渐转凉的秋季,是那么的那么的,温暖……眼睛在灯光下,反射出一片灿然的光华。

  似是察觉出她的不对劲,“怎么了?”颜季朗担忧地问道,果然,人还是太多了,让他都有点喘不过气来。

  “没什么!”她慌忙垂下头。

  “再往前一点就好了!”前面应该没那么多人,到时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好了。

  “嗯。”千颜小声应了下。

  不觉间他们已走出人群,可是却不见了原本跟在他们身后的那群人。

  突然间,一个小摊前的玉簪意外的吸引住千颜的目光,看出她的走神,颜季朗拉着她走到摊前,拿起那根玉簪。

  很简单的簪子,清莹透彻的簪顶只垂着一颗泪滴状的水晶,看起来典雅大方,很符合她的气质。

  “公子,你真是太有眼光了!这是小摊上最有价值的一根簪子了!”摊贩不忘鼓吹着。

  “来,我帮你插上!”说罢,将玉簪轻轻地插在她的发髻上。

  “好了!”

  “好看吗?”千颜紧张的问道。

  “好看!”其实他想说的是不管她带什么都是好看的,他好像已经中了她的毒,她的一言一行都能深刻的影响着自己。

  千颜嫣然一笑,一抹不易察觉的潮红爬上脸颊,好在有面纱挡着。

  “多少钱?”颜季朗转头问着那个小贩。

  “一两纹银!”小贩眉开眼笑。

  伸手从腰间掏出银子扔给小贩,便带着千颜离开。

  寂静的石板路上,行人越来越少,颜季朗拥着千颜慢慢的在路上走着,月光将两人的身影拉长投射在路上。

  凉风倏倏的吹起地上的落叶,颜季朗将她拥紧,“冷吗?”千颜看着他摇了摇头。

  不知不觉,两人已回到府中,而颜父与颜母早已回到府中,正在前厅等着他们回去。

  “爹娘回来了呀!”紫儿欢快地跑向门口。

  将女儿拦在怀中,“紫儿累了吗?娘带你回去睡觉吧!”千颜看着女儿疲惫的俏脸。

  说完,就抱着女儿往后面走去,紫儿趴在千颜的肩上,大眼看着颜季朗,“爹,你不来吗?”虽然不是很明白回来这几天爹都没有和娘在一起,但是虎哥哥不是说爹跟娘都是睡在一起的吗?

  童稚的嗓音让千颜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紫儿乖,爹一会儿就过去!”看出她的僵硬,颜季朗笑着对女儿说道。

  “爹不可以骗人哟!”紫儿揉了揉双眼。

  “好!爹怎么可能会骗紫儿?”原本他还在苦恼怎么去接近颜儿,没想到女儿的一句话让他有了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果然是父女同心啊!

  终于解脱了的千颜忙带着紫儿往后走去。

  原以为刚才在前厅的他只是随便说说,却没想到将紫儿哄睡着之后,他竟真的出现在房门口。

  “你怎么来了?”千颜讶异的看着他。

  “我答应紫儿的,总不能让我对女儿失信吧!”真实的想法是他不可能一直让她躲着他,那么他之前的努力就白费了,她必须习惯他的存在才好!天知道,如果不是怕吓坏了她,他多想拥她入怀!

  “你--”千颜无语,这男人的脸皮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刀枪不入了?

  “只是睡觉!”颜季朗认真的看着她,虽然他想做的远不止睡觉这件事。

  “快睡吧,时辰不早了!”他催促道。千颜无奈得躺在床内侧,将紫儿放在中央,躲避着他灼热的目光。

  她的行为让颜季朗不禁觉得好笑,这个傻女人,他要是真想做什么,紫儿可是挡不住的!

  吹熄了灯,他和衣躺在她给自己预留的床位上。

  过了很长时间,直到均匀的呼吸声从旁边传来,他才确定她真的睡着了,或许是今晚走了太多路的原因吧!

  房里静静的,月光透过窗棂洒在房中,风吹动着纱帘微微浮动,颜季朗侧着身子看着她和女儿纯净的睡颜,她的呼吸,轻微的从他脸上拂过,暖暖的,那一刹那,他的心仿佛有着无数的暖流在涌动!

  从不知自己的心可以这么小,只要这样守着她们母女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这样的一个夜晚,冥冥之中,似乎什么正在发生着改变。

  翌日,当阳光在眼皮上跳动,千颜才缓缓从梦中醒来,迷蒙的水眸睁开,正好对上他灼热的黝黑眸子,就这样紧盯着她。

  察觉到自己被他紧紧地拥在怀中,“你--”千颜挣扎着想摆脱他的贴近。

  他今天不用上朝了吗?怎么到现在还在这里?

  看清她眼中的疑惑,“今天不用上朝!”颜季朗解释道,事实是,他向皇上请了很多天的假,这些年,他一直忙于公务,也该清闲清闲了,因为现在她和紫儿才是真正关心的!

  轻捏她的秀鼻,松开对她的禁锢,“快起床!紫儿都已经去吃早膳了!”一大早紫儿就被爹娘带到前厅去了,他也明白爹娘的用意,只是他的努力显然还是不够!

  失神他对自己的亲昵,看着他起床着装,只是一脸迷糊的坐在床榻上仍未缓过神来。

  不一会就已经穿戴整齐的颜季朗回头却看见自己的小妻子竟然还一动不动的坐在床上,返身坐回床边,揽过千颜的双肩,“怎么了?想让为夫替你穿吗?”其实他是很愿意替她穿的,颜季朗宠溺的笑着。

  看着他贴近的俊脸,千颜一下子清醒过来,“不--不用了,我自己能穿,你先出去--”清丽的小脸像是被镀上了一层胭脂,小手忙不迭地推拒着他。

  “好--好,为夫我现在就出去!”看着她爆红的小脸,颜季朗强忍着笑从房中走出,出门不忘将门掩好。她总算不再对自己一点反应也没有了,谁说这又不是进步呢?

  生怕他突然又返回,千颜快速穿好自己的衣服,将头发随便挽了个髻,便走出门。

  

第八章(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