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中)

    就说亦然的担心是多虑的了,今天她去见的是上官伯伯的儿子--上官宇,他是少数识破她女子身份的人,饶是她装的再像男子,可是在第一次见面时就被他看穿,和沈家共同掌握江南经济命脉的他的确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不过她也不打算骗他,以爹去上官家的次数来说,这件事迟早也会被他看穿。

  可是他却没有在意她女子身份,和那个人不同的是,他真的是一个温和俊雅的人。在他面前,她无需小心翼翼地让自己的身份不会暴露。

  谈完了生意上的事,上官宇在走时还不忘叮嘱她,“千颜,能不能让你爹别没事就带紫儿来我家刺激我爹了。”他快被他爹给弄的快崩溃了,虽然他也很喜欢紫儿来家里做客,那样水灵精致的瓷娃娃谁见了都会忍不住要将她捧在手心上,可是现在老爹为了让他尽早成亲,早在家里摆好了八卦阵,就等着他回家自投罗网!

  千颜也只能很无奈地对他歉然微笑,这种事她想阻止也阻止不了,爹恐怕故意的成分居多!

  饶是走遍大江南北,看过无数丽人的上官宇也不禁怔愣在她的清丽灿烂的笑颜中。

  被父亲逼婚的他曾经想过,为什么不干脆娶了她?可是和她接触了这么久,他终于知道,她的心恐怕早就丢在紫儿的爹身上吧!也许只有那人才能再一次打开她紧闭的心扉!

  其实他还是有另一个人选的,可是遇到的还是一个同样的难题……见过蓝亦然秀雅绝伦的面容,应该没有男人不会动心吧?

  可是这世界有两种女人不能娶,第一是心有所属的人,第二还是心有所属的人!

  哎!什么时候才能有这样的女子为他这样痴情,那样他再也不用有家归不得了!

  从她的笑颜中回神,千颜惊讶地看着他回身走到她的面前,神色凝重地对她说道:“以后不要随便对别人笑!”

  随后便向外走去,她的笑只会让人不管她是男是女,只想把她藏在家中,再也不让世人窥见!

  留在原地的千颜只得愣愣看着他消失在门后,他刚才是什么意思?

  繁荣热闹的市集,马车缓缓地的在石板路上前行,突地马车一顿,停了下来。

  “怎么了,阿福?”掀开车帘,千颜探出半个身子问道。

  “小……少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前面好像发生了什么事。”小厮如实说着。

  “走,去看看好了。”反正一时也走不了,跳下马车,径直朝人群最拥挤的地方走去,白衣俊朗的身后跟着一身青衣的小厮,站在人群中尤显突兀。

  好不容易和小厮挤到最前面的千颜,竟然看见一个身怀有孕的女子背对着她正在教训着一个男人,绣鞋狠狠地踩在男人的胸口上,男人旁边竟还跪着一个哭泣的妇女。

  “让你还敢上妓院!”女子说着还不忘加重脚上的力道,痛的男人嗷嗷直叫。

  “女侠!你饶了他吧!他会改的!他真的会改的!”妇人昂首求着一直踩着她丈夫的人。

  听完妇人的话,女子不由得怒从心生,“他这样,你还求我放过他?”高扬的话音中饱含着怒火。

  “不管怎样,他还是我的相公啊!”

  “哼,这次就便宜你了!”松开脚,“要是下次再让我发现你做这样的事,我一定不会像今天这样便宜你!”

  女子转过身,众人这才发现女子长得娇俏可人,看样子应该是养在深闺中的千金,可是她的脾气真是不敢让人恭维,行为更是诡异,竟然挺着个肚子出门!

  但这都不是让千颜吃惊的原因,让她吃惊的是那个人竟然是水灵,颜水灵!她不是在京城吗?

  “小心!”惊觉水灵身后的男子表情不对,千颜不禁大喊,但还是迟了一步。

  “臭女人!”男子大吼,不甘就这么被一个女子教训,他凶狠的甩脱被妻子缠住的手,大手在众人来不及反应下劈中了女子的颈后。

  水灵在晕倒之前,睁大双眼不敢置信的望着她。

  她……她……

  下一瞬间,她整个人落入无边的黑暗中。

  男子似乎还不解气,摇晃着站起身走向昏倒在地上的女子。

  “你想干什么?”众人一同向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男子听到喝斥,停在原地,抬头看向来人。

  沈府的大少爷!

  众人不禁为地上已昏迷的女子松了一口气。

  看清来人,男子明白自己再留在这里恐怕也讨不到什么好处,只得由妇人扶着灰头土脸的溜走。

  “少爷……”不明所以的小厮茫然地看着她,小姐不是出门都不管别人的事的吗?这样也是为了减少她的麻烦。可是这次为甚么会这么反常?

  “阿福,随我把那位姑娘扶到马车上,回府!”

  “啊?”来不及反应的小厮只得紧跟在自家的“少爷”身后,认命的当起搬运工。

  这就更让人费解了,小姐不仅插手这件事,还要把麻烦带回家?

  缓缓地睁开双眼。

  “醒了?”亦然小心的问道。

  “你是?”搞不清状况的水灵只能怔怔的望着眼前这位看起来特别温柔可亲的人。

  “亦然,她醒了吗?”双脚跨进门槛,端着饭菜的千颜走了进来。

  “醒了,你们聊吧,我还有一些账册没处理完,我先去书房了。”明白她们俩一定有很多话要说,亦然找了个借口先行离开。

  “嫂子……你……你不是……”看见千颜真实的站在自己的面前,水灵才敢确定原来自己昏迷前看见的人不是幻影。

  “我不是摔下焰河,死了是吗?”明白她心中的疑惑,千颜笑着对着颜水灵说道,这个水灵啊,都这么大了做事还那么冲动,要不是自己刚好在那里,她肯定会吃亏。

  “呃……我们怎么都找不到你!”那样汹涌的焰河,任谁也不会想到掉入的人会安然无恙吧?

  “是我师父救了我!”千颜试图为她解疑。

  “我哥……我哥他……”千颜僵住的面孔让水灵自觉止住要接着说下去的话,也对,大哥对嫂子的伤害那么深,任谁也不愿再谈他吧。

  “说说你吧,为什么会挺个肚子来江南?”打破刚才沉闷的气氛,千颜微笑着问着她。

  “我?我嫁人了啊!然后就像你现在看见的一样,有了孩子。”水灵轻描淡写的说着她的经历。

  “没有了?那你为甚么会突然出现在江南?”千颜可不会傻得以为她是太闲了来江南游玩的,没有人会大着肚子出门游玩的。

  “我看见他和别的女人躺在床上!”水灵别过头,不自觉地低吼,手指狠狠地抓着身下的锦被。

  “那你听他解释了吗?”自然明白她所指的那个他是谁,只是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吧,相府嫁女儿选的人一定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否则那个人怎么会放心让她嫁人?

  解释?看见那样的情景,她王府都没回,就直接跑出来了,好在出府的时候带了足够的银两,还有出府时身上带的那一堆首饰她也全当了,够她用个一年半载的,那也是她第一次发现当个王妃还是有点好处的。

  两个月了,她天南地北的玩着,从不在一个地方待得太久,一方面是因为她从没出过京城,趁这个机会,她一定要抓紧时间好好地玩一玩,另一方面也怕他找到她,他至今还没想到该怎样去面对他!

  看她的表情,千颜就知道她没有。解释?这个词还真是一点用处也没有!

  “你休息吧!”留下还在卖力思考中的水灵,千颜笑着摇了摇头,走出房门。

  水灵在亭子里逗着刚认识不久的侄女,这段时间还是她硬是跟沈老爷子抢过来的,说起来这紫儿也太抢手了点吧!

  “姑姑的肚子这么大,娘说再过不久,你会给我生一个小弟弟或者一个小妹妹,这是真的吗?姑姑。”紫儿眨巴着大眼,面带疑问的望着水灵。

  “是真的呀,那紫儿是想要妹妹还是想要弟弟呢?”

  “都可以呀,反正我也没有弟弟和妹妹,姑姑,你真的认识我爹吗?”干娘说姑姑就是爹爹的妹妹,那么姑姑应该认识爹吧。

  “呃……是认识……”她可不止认识这么简单可好?

  “那紫儿的爹是怎样的一个人?”小女孩终究还是忍不住好奇自己的爹是怎样的。

  “这……呃……”这该让她怎么说?她总不能跟孩子说她的爹是一个只会伤害她娘的坏人吧!

  “紫儿,又在这里烦姑姑了吗?”清脆悦耳的嗓音响起,让她逃过一劫,天知道她应该怎样回答这个问题!

  “娘!干娘!”看着千颜伴着亦然由长廊向这边走来,紫儿迫不及待的向来人跑去。

  亦然蹲下身,将小人儿拥入怀中,“紫儿乖,爷爷正在大厅等你去呢!他还准备了紫儿最爱吃的小点心哟!”

  “真的吗?紫儿要去!姑姑,再见!”欢快的向大厅的方向奔去。

  千颜看着女儿慢慢的跑远,抬头看向站在亭子里的人。

  “想了这么多天,还是没想好吗?”

  “呃……”水灵低下头,双手绞着手上的丝巾,是想好了,也许事实并非她所看到的那样,可是她怎么也不好意思承认是自己冲动行事吧!

  似是看穿了她心事的亦然,只得说道:“刚才府里来了个来找妻子的人,不知道是不是找的就是你!”

  “啊?”水灵顿时傻眼,他找来了?

  “他刚被我爹打发了,不过他好像很确定你就在这里!”看样子他不会那么轻易地放弃,而且爹自从三年前,虽然他嘴上不说,但言行却表现得特别讨厌从京城来的人,特别是和颜府有关的人,就连水灵也是她好不容易才说服爹让她留下来,想起爹对刚才那个人的态度,她不禁觉得好笑。

  她的爹呀,在三年前回来后,恨不得将她从前失去的关心全都补回来,有时让她觉得爹真的担心过分了,现在的她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个她了,而他也许根本不会再想起她,她的离开本就是他一直期望的,不是吗?

  “我不见他!我不要见他!”现在还不行,在她看见那样的一幕后,即使她再想释然,她也没办法如无其事地面对他,再给她一段时间!

  “由不得你不见!你到底还想躲我多久?”从刚才就躲在一边的龙逸扬终于忍不住怒吼,即使满脸怒容,但划过眸底却是无法言喻的狂喜。

  是刚才大厅上的那个男人!剑眉星目,一身白衣更衬得他俊朗不凡,只是脸色不太好看罢了。

  眼见水灵惊慌得不知所措,千颜携着亦然轻轻走开,还是让他们俩好好谈谈吧,从刚才在大厅上看见那人的焦急之色,她就明白那人的情恐怕只系在水灵一人身上,或许他们之间真有什么误会亟待解开。

  

第六章(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