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下)

    京城颜府

  “你哥呢?”见好友一连几天请假不上朝,终于忍耐不住的龙逸扬还是来了,即便他知道某人在见到他后,绝对不可能有好脸色。

  果然,一进门就见到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在书房!三天前被娘让人打晕后带回来就那副死样子!”说完抬脚就准备离开。

  “水灵,你没有别的话要跟我说吗?”他苦涩的问道。

  “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要对你说的,该说的、不该说的,你在两年前不是已经都说完了吗?”看也不看他,径直走掉。

  他这也是自作孽吧,怪得了谁呢?是他亲手将她从自己身边推开!还是进去看看那个家伙吧!

  一打开书房的门,迎面冲来的酒臭味差点让他想逃跑。

  “你到底在干什么?”坐在地上仍继续喝酒的家伙让他忍不住皱眉,而他在抬眼看清来人后仍继续喝着酒。

  坐到他的身旁,“嫂子到现在还是没有消息吗?”其实他知道掉入焰河中鲜少有人幸存,而嫂子又是那样纤弱的女子,找到的机会更是渺茫。

  见他还是没有反应,仍是专注于手中的酒杯,他忍无可忍地揪起他,“沈千颜已经死了!你自己心里不是早就有答案了吗?”他朝他吼道。

  像是触动了心底最深的悲切,他猛地丢开酒壶,双手紧揪着他的前襟,“她没死!她没死!我不许你说!不许你--说!”他狠狠地摇晃着他。

  “你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我不知道堂堂紫晋王朝的丞相大人竟然也需要自欺欺人!”他冷嗤。

  颓然地放下双手,“是!从我见到她开始,我就一直在自欺欺人,欺骗自己没有爱上她,即使现在我仍想欺骗自己她没有死!”如果他早一点坦诚他的心,那么是否他们之间不会有这样的结局,他还没有跟她说他爱她啊!为什么世上要有这么多追悔莫及的事?

  可是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那个清丽绝美的人儿再也不会出现在他眼前了,还有他那来不及出生的孩子!

  他到底还剩下什么?心像被掏空了似的难以忍受,他只想让酒麻木自己,可是酒入愁肠,他的心还是愈加的痛!

  从没有见过好友如此失魂落魄的龙逸扬,只得失神地望着他。他不也是吗?原本紧紧握在他手中的幸福是他自己硬生生毁灭的,他知道她不会再接受他的!是不是人总要失去了才会去懂得珍惜!

  “少爷,有人要见你!”府里的小厮急忙来回报。

  “我谁都不见!”他谁都不想见,失去了她任何事对他都不再重要了。

  “可是那人是少夫人的爹!”小厮嗫嚅道。

  唉!老爷和夫人还在前厅安抚着,可是没了女儿的沈老爷好像什么都听不下去,直嚷着要见他们少爷!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不是吗?少夫人嫁进来才两个月就不幸去世,放在谁的身上不生气啊?最可怜的是他们这些家丁,跑断了腿当传声筒!

  “颜老,你真是太辜负我对你的信任了!”他好好地把女儿交给他们,可是他得到了什么,女儿坠崖身亡的消息!

  “我们--我们--”事到如今,他们也不知道怎样说才能减轻沈父的丧女之痛,想要弥补已经太晚了不是吗?

  “少爷来了,少爷来了!”小厮赶忙回报,颜父和颜母不免感叹,这死孩子,终于肯出来收拾这烂摊子了吗?

  颜季朗一进前厅,就看见大厅上站立的那个人,那个非要将颜儿嫁进来的人,如果不是他,他怎会如此的错待颜儿?一抹阴沉从他眼中闪过。

  “终于来了,是吗?想不到我这岳父见女婿还得三催四请!”沈父怒目瞪视着这个让他失去爱女的罪魁祸首。

  “我想请问丞相大人,我女儿呢?”他几乎咬断牙根的说道。

  “死了--”他的脸染上一丝悲愁,“可是如果不是你贪慕权势,我怎能那样错待她?是你!是你害死了她!”

  听完儿子话后的颜父脸色不禁一变!

  “我贪慕权势?哈哈--我贪慕权势--”沈父大笑出声,转头问向颜父,“颜老,你说是我贪慕权势吗?我沈家需要到贪慕权势的地步吗?还是你们真以为每个人都这么迫切地希望嫁进这相府?”愤恨的眼光瞅着这一家人。

  “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意识到端倪的颜季朗厉声问着父亲,难道事实不是他想的那样吗?

  “呃--这--其实--其实提起婚事的不是颜儿的爹,是我,是我求着颜老将女儿嫁进我们家的!”现在他觉得他当初根本就不应该去强求这门婚事,否则颜儿也不会……还有她那未出世的孙子啊,娘子说的没错,他果然经常干蠢事!可是现在该怎样才能弥补他心底的愧疚啊!

  “可是你当时不是跟我这样说的!”颜季朗怒吼道,难道从一开始他就是错的吗?而他一直厌恶她的理由根本就是不存在的吗?那他到底都对颜儿做了什么啊?

  “颜季朗!不这样说,你会答应成亲吗?这么大了却一直不成亲,你知道我们心里的担心吗?好,就算我当时骗了你,可是关颜儿什么事?那么残忍的伤害她的一直是你!让她下定决心要离开也是因为你伤透了她的心!你还有脸怪我们吗?”被惹火且满心愧疚的颜父终于发怒,都是这个不孝子,让他失去那么乖巧的儿媳,还有他一直期盼的孙子!

  “老头子--”颜母哽咽的埋进颜父怀中。

  “从今以后,你的事再也与我们无关!”颜父气愤的说完,即拥起颜母离去,即使为儿子操碎了心,可是到头来,他们到底得到了什么啊?

  眼见爹娘被他气走的颜季朗只得落寞的站在厅堂上看着沈父,“岳父--”他低声喊着。

  “岳父?我担当不起,丞相大人!”沈父冷讽,终于搞清楚真相的颜父冷漠的看着这偌大的颜府,从失去女儿的那一刻起,心里对这里的憎恶再也不可能消除。他当时怎么会愚蠢的认为将女儿嫁进这里会让她幸福?如果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结局,他宁愿将女儿留在身边,一辈子守护着她的幸福,起码她的女儿还会安然的活在这个世上。

  他不要他的女儿就连死也离不开这个一直带给她伤痛的地方,他会带着她一起离开!

  “我要我女儿的休书,你不是早就想休了她吗?”他冷漠的开口,他不在京城并不代表他什么事都不知道,原以为那只是一时的,但是最后却是让他永远的失去女儿!

  “不--那时我只是一时糊涂!”颜季朗哽住。

  “你的一时糊涂让我失去女儿,失去孙子,这样你觉得还不够吗?”他老了,本以为可以看见女儿得到幸福,却不想最终的结果却是让他失去女儿,

  “不可能的!我不答应,就算死,她也只能是我的!”他慌张地叫道。

  “好,很好!女儿是我的!我不可能认同这件事!从此你们颜府和沈府势不两立!”

  下人们只能无奈的看着沈老爷气怒的离开相府,而他们的少爷像是石化了般怔立在厅上。

  “哎--”龙逸扬叹口气,摇了摇头走进前厅,看着眼前濒临崩溃的颜季朗,他一直在门外!

  不知如何才能帮他,只得和他并排立于堂上。

  看着眼前的一切,颜季朗只觉得自己的心好似冻结成冰,看着自己的双手,是他亲手毁了自己触手可及的幸福。

  咚!他双手握紧狠狠地捶向圆木桌,刺进木屑的手掌鲜血淋漓的垂落。

  “你疯了吗?”被惊到的龙逸扬朝他吼道。

  “我是疯了!我疯了才会那样对她!”他惨淡的苦笑,如果让他一辈子活在悔恨中,那么是否能让他不要失去她和孩子!

  “已经来不及了,不是吗?”他轻声道,微风吹动着他雪白的锦袍,仿佛那也是他心中的最深的痛,他缓步向外走出,慢慢消失于颜府的大门外……

  夜里的凝樱阁,寂静的没有一丝人气。

  他不相信,她那么容易就不在了吗?可是她又那样真实的活在自己的心中。

  不相信她不在这世上的殷棋,还是忍不住来了,明明心里跟自己说了无数遍要忘了她的,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得来了。

  “呜……”樱花林中,一阵细微的哭声传来,让殷棋不自觉得停下脚步。

  “是谁在那里?”殷棋循声问道。

  “是我!”从树林中走出来的,赫然是红着双眼,脸颊还挂着泪珠的清儿。

  “你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

  “小姐不在了,我……”清儿哽咽的说着。

  “我要离开这里了,你要跟我一起离开这里吗?”她不在了,娘也不在了,这里再也没有让他留恋的了,这一生他也再没有机会见到她了,那么就让他为她做这最后的一件事吧……

  “王爷,小姐--小姐她好像就是从这里落入焰河的!”黑暗的崖边一随从心惊胆战的跟主子禀报着。

  “你们都下去吧!”黑衣的人朝随从摆了摆手。

  亦然!你这样是为了惩罚我吗?你是要我一生悔恨不已吗?

  黑衣人屈膝跪在地上,他不住颤抖的手揪紧了衣襟……

  

第五章(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