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卿狂

为卿狂

青染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明媚的午后,少女独自站在断崖处,凝视着远处群山环绕的郁郁葱葱,身后一座庵堂隐于密林深处。

  山风吹动着雪白的衣裙随意飘舞,乌黑的长发像海藻般散乱。

  “徒儿。”一道慈祥的声音低唤。

  少女缓缓转过头,出尘的容颜对着走来的人,“师父。”

  一身道袍的半百道姑,眉目清明,轻步走向少女。

  “要走了吗?”

  “是。”一丝愁绪涌上眉眼,少女低声应道。

  “记得为师让你立过的誓言吗?”

  “记得,不在任何人面前擅用武功。”清灵悦耳的声音在这静谧的天地流淌着,像溪流一样宁静安然。

  “你下山去吧——”

  六月的江南,草长莺飞。

  坐落在临江城近郊的沈府,绿水环荫,如翼飞檐镶上琉璃瓦、府内假山流水潺潺,勾绘出商贾的财气与阔绰。

  天很蓝,清风吹拂着盛开的樱花不断零落,在后院形成一道花海,一名清丽绝伦、白衣胜雪的女子静静地站在一棵樱花树下,黑白分明的眼睛注视着徐徐落下的花雨。

  “小姐,小姐,不好了。”婢女穿过重重的回廊,小跑着来到女子的跟前。

  “什么事让你这么慌慌张张的,清儿?”女子清灵的声音在樱花林中流淌。

  “小姐,不好了,老爷准备近期就让你嫁人,而且对方还是远在京城的丞相府,老爷现在就在书房等你。”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我待会就去。”女子默然地说道。

  “小姐,你……”清儿欲言又止地看着女子,最终又无奈地退了下去。小姐才从外面回来没多久,为什么老爷又急着让小姐嫁人。

  沈家是江南的大户,世代从商,沈家更在沈天放的手中得到空前的壮大,其旗下的银号更是遍布天下。沈天放只有一位妻子,但妻子在生下女儿沈千颜后,没几年就因为身体过于虚弱而香消玉殒了。

  沈天放自此以后一直忙于生意,而为了顾及女儿的安全,沈千颜一直被寄放在城外的静心庵中,由那里的师太照料,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回来一次小住一段时日。

  书房

  推开房门,一中年男子孤独地立于书桌旁。

  “颜儿,你来了。”

  “爹。”

  “我们父女好久没有说话了吧?”沈千颜只是默默地看着父亲。

  “颜儿,对不起,爹对不起你,也辜负了你母亲对我的期望,她希望我能好好地照顾你,但是这些年我从来没有尽过做父亲的责任,开始我只希望能够借生意的繁忙带走你母亲走后带给我的伤痛,可是到最后……”

  “我知道,我都知道,爹,你不要再说了。”如雪般的容颜蒙上深深地悲切,看着爹沉痛但不失刚毅的面容,亮如星辰的眼睛此刻已盈满泪水。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爹心里的纠结,怎么可能不知道爹心中的痛,爹一生情系于娘,这么多年,她有多少次看到爹一个人孤独地站在樱花林中思念着娘,后院的那片樱花林是爹亲手为娘种下的,因为樱花是娘的最爱,她也明白爹不见她,不是因为不爱她,只是娘的去世对他打击太大,而见到她只会让他更加地忆起娘,加剧心中的痛。

  “对不起,颜儿,对不起……”

  沈千颜扶着悲痛不已的父亲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语带呜咽地道“我都明白,女儿并没有怨你,因为我知道,爹永远是世界上最爱我的那个人。”

  “爹已经将你的婚事安排好了,爹以前没有好好照顾你,但爹希望能在我的有生之年看到你嫁人生子,有一个爱你的人,等爹走了在九泉之下见到你的母亲,爹就不用觉得愧疚了。”沈父握了握搀扶着自己胳膊的那只手。

  “颜儿,那人欠我一个恩情,我一次做生意的路上曾救过外出的他一命,他的儿子是当朝丞相,温文俊雅,嫁过去你一定会幸福的。”沈父语带欣慰地看着她的女儿。

  没错,合该这样,这样很合理,一点也不奇怪,她已经十八岁了,嫁入丞相府如果能让爹觉得安心,那就嫁吧,现在才被婚配,她也该满足了,寻常女子十四岁就出嫁了。

  “我答应,爹,我愿意嫁,女儿一定努力让自己过的幸福。”她用坚毅的目光看着她的父亲,如果这样能弥补爹心中对她的愧疚,那么她愿意嫁。即使不幸福,她也要自己幸福地活下去。

  “好,好……”

  沈千颜静静地转身离去,她看不见,沈父一直愣愣地看着她的身影,在她关上门的那一瞬间,老泪纵横。

  京城,丞相府

  “爹,为什么我突然要娶江南沈家的女儿?”

  厅堂上,当朝丞相颜季朗用平静地语气问着老父,眼中闪过一抹机不可察的精光。

  十六岁考中状元,成为紫晋王朝史上最年轻的状元,在朝堂之上与人斗智斗勇这么多年,二十六岁成为当朝丞相,其心思的缜密程度自不可能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遇事从来都温文尔雅是他一贯的处事态度,谁也猜不出这位年轻的丞相的心里在想着什么,就连他的老父也惧他三分。

  “呃,呃……那个,那个……”颜父语焉不详地说着。

  “你到底想说什么?”颜季朗面带微笑地看着说话吞吞吐吐的老父。

  哎,还是说吧,他的儿子是个名副其实的笑面虎,往往笑得越灿烂,说明那人会死得越惨,即使他是他老父,他搞不好也会下毒手,哎,同样是儿子,为什么人家的儿子是孝子,而他家的儿子却是阴阳怪气的狐狸呢?

  “那个就是我三年前外出游玩时不幸跌落山谷,有个人救了我,所以……”

  “所以什么?不会你为了报恩,就让你儿子去娶他家的女儿吧?”颜季朗猜测着说道,报恩的方式有很多,为什么要挑这样的方式报恩。

  “呃,也不是,我跟他说过你是丞相,不过他也是最近才来跟我商讨婚事的,因为你至今未娶,而她女儿也到了适婚年龄,所以就想……不过你至今未娶是事实呀!”颜父面带期待地看着他的儿子,千万不能说是他自己死赖着人家同意的,还让他费力说了很多儿子的好话,现在都让他觉得汗颜。虽然对他未来亲家有点不厚道,不过为了他自身安全着想,还是不要承认比较好。

  “我有说过我要成亲吗?”扭过头用质疑的目光看着他。

  “是没有——不过你也应该成亲了吧,成了亲我才有孙子抱嘛。”颜父小声地嗫嚅道。

  隔壁张老家的儿子比他儿子还小,孙子就已经满地跑了,为什么他连孙子的影都看不见,而且看样子还会遥遥无期,再一次抱怨老天的不公平。

  不行,这次一定要说服儿子娶妻,以满足他抱孙子的期望。

  “你觉得我会同意吗?何况你知道沈家小姐长得是丑是美?你怎能这么轻易地就答应?”挑眉看了眼他一边小声嘀咕的父亲。

  “我看过他女儿的画像,是真的很美,儿子,我可以跟你保证。”他马上提高声音,急促地跟儿子解释道。那女娃长得水灵灵的,要是能生个跟她差不多的孙女和孙子让他抱,那就真的是太好了。颜父在心里偷偷地想着,不行,他等不及了,他要去告诉老伴,非要儿子娶沈家女儿不可。

  “好,我娶就是了。”他语带保留地对父亲说道。

  “真的吗?你同意了,真是太好了,这可是你说的!”颜父乐得哈哈大笑。

  “不行,我得去告诉老伴这个好消息。”带着愉快的心情快步走出厅堂,真是太好了,这下抱孙总算有望了。

  想嫁他是吗?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屑,攀权附势的人他见多了,想用报恩这种卑劣的手段绑住他,而且竟然联合老爹一起设计他,真是好重的心机!以为嫁进来就是丞相夫人了吗?不会的,他从来不会让设计他的人有好日子过,不管是官场上的人,还是即将要嫁进来的那个沈千颜……没人可以这么做。

  “沈千颜,是吗?”

  “来人,去调查江南沈家的沈千颜。”暗影像来时一样无声地迅速离去。

  纵然外面喧嚣不已,沈府后院的樱花林仍一片寂然,空灵飘然的琴声在樱花林中缓慢流泻,声如流水,绵长铿锵,似人哀叹。

  娘,我要走了,如果嫁人能让爹从此放心,那么我会心甘情愿地嫁,我答应过爹会让自己幸福的。如玉般的人儿茫然地望着片片飘落的樱花。

  “小姐——”匆忙赶来的出声唤眼前一袭白衣的人。

  琴声不歇,仍然婉转悠扬,将指尖轻放于案几上的古琴,似乎不曾听见其他的旁音,此时只能听见樱花倏倏地从空中飘落。

  “小姐——”清儿再次出声,音量不自觉地又提高些许,显得有些突兀。

  “怎么了,清儿?”抬首朝婢女望去,如花般的笑颜绽放,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

  “我说小姐你怎么还没换喜服啊?这吉时都快到了!相府的花轿已经快到门口了!老爷在大厅上等着呢!”憋见小姐仍是一身白衣素服,清儿顿时急道。

  不恼丫头无礼的言语,微笑着道:“马上就来。”

  回屋即看到搁在一旁做工极细致的凤冠霞帔,当下一愣,是真的要嫁了吗?

  不多时,相府近百人的迎亲队伍到达沈家门口,浩浩荡荡,华贵气派。

  “吱——”紧闭的沈府大门在一阵礼炮声后中缓缓打开。刚才还喧嚣不止的人群迅速安静下来,众人都很好奇这位沈家从没出现过的大小姐究竟长得是何模样。

  大敞的朱门中,一位身着凤冠霞帔的女子在婢女的搀扶下缓慢走出,锦红的绸帕遮住了她清丽绝伦的容颜。

  一阵清风吹过,衣袖翻舞,樱花像雨一般徐徐落在众人的身上。即使过了很多年之后,人们都清晰地记得沈家小姐出嫁的那一天,樱花落满了整个临江城,直到新娘的花轿被抬出临江城,片片的粉红花雨也许久未歇,似在恭送着佳人的远去。

  凝樱阁

  身着红色喜服的清儿静静地守在自家小姐身旁,整个凝樱阁一片喜气,大红的“囍”字贴在淡雅的墙壁上,喜烛高高燃烧于案几上,细细碎碎的火光忽明忽暗,透明的光圈打在粉红的墙上,轻轻地燃烧着自己的美丽,漫布于房中的红绸,好似附上一层淡淡的纱色,宛如夜晚明亮的月光,细腻而朦胧,白色的地面也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红毯。

  自从被抬进相府,和自己那从未蒙面的相公拜过堂后,自己就被送到了这里。现在是真的嫁人了啊,脸上不由自主地释放出一丝苦笑。

  “小姐,你累不累?”看自家小姐在喜床上坐了这么久,清儿脸上露出一抹担忧。

  “还好,你要是累了,先下去休息吧。”

  “不会,我要在这里陪着小姐。”话还没说完,只听“嘭”的一声,喜房被人踢开。

  “姑爷——”清儿看清来人后躬身唤了声。

  “你下去!”他指着清儿不耐烦地道。

  “小姐,这——”清儿担忧地望着小姐。

  “你下去休息吧!我没事的!”明白婢女在担心什么,但该来的还是得面对不是吗?

  清儿缓慢地退出房外,走的时候不忘将房门轻轻关好。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