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妒忌 拒医

    很快,那人的庐山真面目就显现在蓝若雨眼前,她一进来就往南宫焱靠过来,只差粘上去了,而南宫焱依旧一副冷漠样,不动声色地移开了自己的身体。

  她看起来是很娇柔很妩媚,只是蓝若雨感觉她有点假。

  “杜大人,去请个大夫过来。”南宫焱霸气地向杜府的主人道。

  “好的。只是王爷,不知……”杜成威转身刚想向旁边的一个仆人吩咐。

  蓝若雨一听就知道南宫焱的目的,赶紧跳出来摆手,“不用去请了,不用请。”

  “我不想带着一个活死人。马上去。”南宫焱的语调低沉,口气不容置喙。

  “活死人?没那么夸张吧?我哪里像活死人啦?喂,我说不要去就不许去。不然请来大夫就让他替你看病。最好能治好你的脸部紧绷症……”还没说完就收到南宫焱冷洌的眼神,蓝若雨很不怕死地瞪回去。

  在场的除了跟着南宫焱的几个人之外,无不为蓝若雨的大胆捏把汗,只有那几个人觉得对比刚刚,此刻的蓝若雨倒是恢复正常了。

  刚刚进来的女子看到蓝若雨竟然敢这样和南宫焱说话,一般人早触怒他了,而南宫焱除了眼神冷洌了些并没有其它反应。再看她长得又比自己出众,嫉妒之意不觉升起,看向蓝若雨的眼神里充满了敌意。

  蓝若雨感觉到了一股敌意,抬头一望来自刚刚那位女子。果然,这才是她的真面目吧!于是笑笑地回了她一个略带深意的眼神。

  “杜老爷,那位漂亮的姑娘是你女儿吗?”蓝若雨笑着问道。

  “是的。小女名叫杜月兰。兰儿,你和这位……呃,还未请教姑娘芳名。”杜成威恭敬地问蓝若雨,是南宫焱带来的客人得好生招待,何况她还敢和王爷顶嘴。

  “我叫蓝若雨,叫我小雨或若雨都行。”蓝若雨嘿嘿直笑,跟着南宫焱还可以受到此等大礼,这世道还真的很严格地区分高低贵贱哪!

  “嗯,兰儿,你带蓝姑娘到府中四处走走吧,熟悉一下府中的环境。刚刚王爷是让老夫找大夫医治姑娘吧?蓝姑娘,你看起来气色不太好,生病就得看大夫,我让人去请大夫吧,兰儿,你先带蓝姑娘去西厢的上房,等下请大夫过去给蓝姑娘瞧瞧。”

  “杜老爷,不劳烦了。不用请大夫,该好时自然就好啦,没事。等会我去睡一觉,醒来就没事了。”蓝若雨再次无奈地阻止他。自己看起来很弱吗?

  “爹爹,焱哥哥很久才来一次呢,今天兰儿刚见到焱哥哥,爹爹就要赶人家走,兰儿不要嘛!不然让鹊儿带蓝姑娘四处看看吧!”杜月兰撒娇地摇摇杜成威的手臂。

  “怎可如此不懂礼数呢!蓝姑娘是客……”

  “没事,杜老爷,不敢劳烦杜小姐,我习惯自由自在,就让鹊儿带我去吧,我四处走走就好。”蓝若雨及时出声阻止杜成威的斥责,说完,转身朝门外走去。也不知道南宫焱他们要住几天,再得罪她,估计自己的日子也不太好过,而且真要让杜月兰带只怕一路上自己不用熟悉环境倒是要承受她的白眼了。

  名唤“鹊儿”的小丫环赶紧跟在蓝若雨的后头,“蓝姑娘,你想到哪里去看看呢?我们府中的景色可美着哩!在南苑的小亭子里可看到很多漂亮的景色,蓝姑娘,要去……蓝姑娘,等等鹊儿啊!”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很聒噪啊?”蓝若雨对跟在她后头一直说个不停的鹊儿无奈地翻了翻白眼,自己的头快痛死了,她还一直在耳边叽叽喳喳的。小说电视上不是经常上演丫环受欺负,颤颤惊惊地不敢说话吗,而她难道不是刚刚那位杜小姐身边的丫环,不然凭她那刁钻的个性鹊儿的待遇应该不会太好啊?难不成自己看错她了,其实她只是针对自己而已?甩甩头,这些事应该跟自己没多大关系,越想头越痛,还是别想得好。

  “你是杜姑娘身边的丫环?”蓝若雨还是忍不住将自己的疑问问出口,憋下去她怕会得内伤。

  “不是,我是照顾夫人的,但我刚来不久还没分配到实际的工作。”鹊儿很高兴她肯同自己讲话,刚刚还以为惹她不高兴了。

  “哦。”嘻嘻,自己的猜测并没有错嘛!“你几岁啦?”

  “十七。”

  “我也是耶,不过我快十八喽。乖,叫姐姐。”蓝若雨一看她就是那种挺好欺负的样子,而且自己和她挺投缘的。

  鹊儿听后嘟起了嘴,似乎不满她的话。

  “好啦,走吧!不是要带我去什么南苑的小亭子里看的吗?”说完蓝若雨就拉着她向前走。

  “蓝姑娘……”

  “叫小雨或若雨,二选一。”

  “奴婢不敢,要是让老爷知道了,我会被赶出府的。”

  “现在会称奴婢啦!我又不是你主子,没人在时总可以吧?”蓝若雨定住挑眉看着鹊儿,自己就是不喜欢古代莫名其妙的称呼。

  “好吧!蓝……小雨,南苑在那边。”说完带头向旁边的小径走去。

  到了南苑的小亭子,鹊儿又在旁边叽叽喳喳地介绍周边的景致。蓝若雨打着呵欠百无聊赖地看着眼前的景致,这些景色美则美矣,只是旁边多了个——挺吵的声音。

  蓝若雨随意地靠在亭子的栏杆上,望着眼前的美景,这里是阳春三月,桃花盛开的季节,现代正是炎炎夏日呢,又想起以前的生活了,蓝若雨甩甩沉重的脑袋,不许再想了,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突然,不远处的湖中央立着的小岛引起了蓝若雨的注意力。小岛上有一座小房子被孤立着,远远望去,在小岛的周围并没有发现船只。蓝若雨看了看鹊儿仍说得起劲,趁着她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蓝若雨从旁边悄悄地离开朝那湖走去,就让自己的耳朵落个清静吧!

  一会儿,蓝若雨就站在了湖畔边,眺望着湖中央的小岛。杜府干嘛在那里建一个小岛啊?让人游玩吗?可是最起码也要搭个桥之类的吧!难道他们都是飞着过去的。切,有轻功了不起啊!

  看了一会儿,蓝若雨觉得没意思刚想离开,却看到小房子里有人影走动。咦,那人在干嘛,有什么好玩的吗?好奇心驱驶蓝若雨去探个究竟。

  四处寻了寻,蓝若雨发现草丛中竟藏着一根铁链,呵呵,虽然没轻功,但在现代里学到的功夫也不是盖的,只要它足够长能够连接小岛和湖畔,要过去对自己来说是小case。

  说干就干,拉起铁链向小岛上用力掷去,在小岛上找到了一个支点,将另一端绑在了湖畔边的一棵大树上。蓝若雨如表演特技般张开双手,踩在铁链上飞快地冲到小岛上,稳稳落地后回头看了看自己走过的路,很有自豪感地拍了拍手,然后很潇洒地转身朝那栋小房子走去。

  

第七章 妒忌 拒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