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季 第九十四章 风前絮

    “姐姐!”幻兰几步扑过去抱住的是绛雪冰冷的身体,幻兰的泪水几乎一下子就如泉涌一般,她回望银雪,颤抖着问,“雪哥哥,我姐姐她……她这是怎么了?”

  银雪凝视着幻兰,没有回答。

  空有灵魂的绛雪急得直跺脚,她冲不出那个保护圈,只能看着伤心欲绝的幻兰干着急。

  “小狐狸,”天帝看着她,原本目中的清冷渐杂了几分怜惜,“你姐姐只是灵魂不在躯体上,并无大碍。”

  幻兰听了,心里已释然了两三分,可抱着绛雪没有生气的躯体,还是忍不住眼泪,边哭边问:“我姐姐的灵魂在哪儿?”

  天帝若有若无地瞥了一眼银雪:“那就要问你的雪哥哥了。”

  银雪轻叹一声离了琴案,从身上拿出来娟帕递给幻兰:“该回来时她自然就会回来的。”这句话本是回答幻兰,而实际上却是说给天帝听的。

  幻兰接过帕子,使劲的擦了擦满脸的泪水,怒视天帝:“你说吧,要我做什么?”

  天帝幽深的眸子里射出笑意,满意的点点头:“接掌灵狐幻界,如何?”

  “不——!”绛雪的灵体在保护圈里痛苦地嘶声叫喊,“银雪,银雪!放我出去!兰……不要答应他!”

  幻兰紧抿嘴唇,好半天才道:“我道行低微,很难服众。”

  天帝似乎很高兴幻兰推辞的理由不是紫陌,他笑笑道:“东宫苍龙、角木狡、亢金龙、氏土貉、房日兔,本尊会派这五星君辅佐你。”

  银雪心中一惊,这五星君全是天帝一手扶起,说是辅佐幻兰,实则是在施加压力,若幻兰稍有一丝反意,立时就是死无全尸,只是天帝不准备用强,否则……不对!

  银雪豁然瞪大了双眼望着那个在别人眼中透明的保护圈,天帝这是打算用幻兰的性命强迫绛雪归降。

  一瞬间,银雪再难维持淡漠,他尽量让自己面容平静、气色沉闲的拱了拱手:“小神认为不妥。”

  天帝脸色一黯,同时又用带着惊疑的目光凝视银雪:“哪里不妥?”

  银雪从容道:“东宫苍龙与北宫玄武、西宫白虎、南宫朱雀千万年来护卫天帝左右,就如我、无悔、剑神,失一则难以平衡。此番为辅佐幻兰使四神缺一实在小题大做,不若东宫苍龙的位置就由小神代为辅佐吧。”

  幻兰一听,立刻趁着天帝未想出理由反驳之前一把抓住了银雪的胳膊:“我谁也不要,就要雪哥哥!”

  天帝的唇角翘起冷冷的笑意,意味深长的看着银雪,忽然道:“如此一来正合本尊心意。”

  银雪和幻兰皆是一怔,齐齐的回头看去。

  背后,无悔正凝视着天帝,眼底汇聚着悲凉的璀璨。

  “煎熬”二字,看着姬逍遥便可明了。

  秦月如的昏迷不醒,就像把火,把姬逍遥的痛苦自责烧得越来越烫、越来越烈。如果秦月如永远醒不来,姬逍遥会怎样?

  众人齐齐的打了个激灵,都不敢再想。还好,秦月如醒了。

  添酒开宴,秦月如感激的望一眼众人,心中不免感触颇多,经历了这些事后,她觉得自己再遇上什么事也不会惊讶了。

  一时间想说些什么,可胸口立时气息一堵,她低下头笑了笑,捂着心口咳起来。

  姬逍遥一把握住秦月如的手,看她苍白的脸咳得通红,姬逍遥心疼的拍着她的背道:“什么都不要说了,来,喝点汤,水姑娘亲手熬的。”

  赵灵儿顺势也盛了碗川贝燕窝放在秦月如面前,温声道:“灵儿的手艺不好,姐姐不要嫌弃。”

  秦月如止了咳,轻喘着开口道:“我是因祸得福,有你们这么关心我,受多少苦都值了。”

  一时间,一室温暖、一室飘香、一室欢笑。

  入夜,秦月如因为心口绞痛而迟迟不能入睡,遂独自一人轻轻带上房门漫步到了后园,这样即使咳的剧烈也不会吵到别人。环抱着自己坐下来,时不时咳一两声,在一片的宁静中,显得分外突兀。

  好一会儿,姬逍遥闷着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你是不是不愿意理我了?”

  秦月如闻言一惊,慌忙回头,然而一件皮裘已经罩在了她身上,外加一个坚实温暖的怀抱。

  秦月如心底一颤,一抹苦笑悄悄地爬上脸颊,她没有回答姬逍遥的问话,只是把身子舒服地倚进姬逍遥怀里。她心里有恐惧,姬逍遥对她加倍的好,可是因了终将有一日他们会彼此分离?经历了种种的生离和死别,他们重新找回这一刻的宁静时,绝不愿去想好梦的支离破碎。

  姬逍遥抚了抚秦月如的长发,遂在她身侧安静的坐下,但仍是把秦月如拥进怀里,生怕他一个没留神秦月如就会消失一般。

  秦月如这时才开了口:“怎么这么晚还不睡?累不累?”

  “还不困,一直呆在这人间仙境里,何来累这一说?到是你,总是咳。”姬逍遥不紧不慢的回她。

  秦月如下意识的按按心口,叹道:“时好时坏的,可能是我体内的两股神力相冲撞引起的吧。”

  月色之下,秦月如乌发半挽,苍白的脸色有咳出的红晕,几缕散下的青丝被风吹拂起来,平添几分不施粉黛的风情。一向见惯秦月如飒爽明丽的姿态,此时的另一番美艳不由得让姬逍遥的心跳乱了几拍。

  他们是有名无实的夫妻,从起初的看不顺眼到后来的相敬如宾,总之是阴差阳错,哪里比得上他和赵灵儿,孩子都快要出生了。念及此处,秦月如的面颊发烫,继而剧烈的咳起来。

  姬逍遥连忙轻拍她的背,又把皮裘给她裹紧了些,心中酸涩的疼痛:“月如,嫁给我,可曾后悔?”

  秦月如凝神想了会儿,她不确定姬逍遥以前是否问过她,也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回答,只是这次她决定用反问:“你呢?娶我做正宫,可有后悔?”

  姬逍遥一怔,顿时语塞。

  后悔么?这个秦国最出名的小公主曾和自己的王弟有着婚约,可后来他夺回了王位,秦怀嬴的婚约自然也就移嫁到了他身上,此为一乱。待她入宫,称呼乱、礼仪乱,可偏偏这个女子乱得恰到好处,让他姬逍遥也不得不佩服。而且后宫向来心机深重,就连及宠爱于一身的赵灵儿也步步为营,可这个女子不然,一跺脚、一皱眉,就敢满脸不高兴的卯上拜月之类的大权贵,真不知该说她有勇气还是没心计了。或许也正是因为她的勃勃生机,事情才一点一点的变了,皇宫的氛围不再冷漠、后妃的斗争也前所未有的祥和。

  见姬逍遥不答,秦月如轻声道:“我们现在好像那些高高在上的神仙,”她指了指前院的光亮,“远离万家灯火。”

  姬逍遥笑笑,沉吟道:“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有女同行,颜如舜英。将翱将翔,佩玉将将。彼美孟姜,德音不忘。”

  一首《诗经国风》中的郑风篇,再次道明姬逍遥的心意,秦月如把头靠在他肩膀上,眼中慢慢浮起一层泪光。

  翌日,赵灵儿靠着树晒太阳,水翎湘轻轻走到她身侧跪下,在她腰后垫上一个软垫。

  赵灵儿睁开眼睛看到她,不由握住了水翎湘的手:“水姐姐。”

  水翎湘点点头,也坐下来:“我好像忘了些很重要的事。”

  赵灵儿凝视她清亮的眼睛道:“我也是。”

  水翎湘喃喃自语道:“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的……我明明记得我们和月如姐姐在院子聊天,怎么一下子就……”

  赵灵儿笑容僵了一僵,下意识的摸了摸小腹,确定孩子就在她身体里才苦笑着摇摇头:“我也不清楚。”话音未落又问,“王臣哥哥对你好吗?你们两个也该要孩子了……”话才出口却又觉察出不妥,连忙收住。

  水翎湘怔了怔,面上的笑容透出几分寂寥,低声应着:“嗯……等回宫后也该再挑几个姐妹陪伴才好……”

  “哇!你也太大方了吧?”未等赵灵儿回话,树顶沙沙声响,楚笑洵纵身跳了下来,看着水翎湘微怒的目光,吐吐舌头道:“我可不是故意偷听的,我在树上睡觉,你们一个两个都来晒太阳。”

  “但少侠也该出个声让我们知道才好。”话是水翎湘一贯淡淡的语调,可隐约带着罕见的冷意。

  赵灵儿注意到楚笑洵的身子微微一僵,连忙圆场道:“楚少侠定是无心,是我不好,扰了楚少侠清梦。水姐姐,灵儿去弄些茶点过来。”

  她不是故意躲开,而是,她觉得此时除了宋王臣,能宽水翎湘心的就只有楚笑洵了。别问她怎么知道,她就是知道,这是女人的直觉。

  水翎湘对人总是平和亲切,一方面是她性格温婉,另一方面是心中没真把对方当回事儿,可楚笑洵竟然让她动气了。

  水翎湘自己也有些诧异,沉默了片刻,只恭敬地作了个揖,转身便要走。

  “我是不知道你和宋王臣之间究竟隔阂了什么,但你的心意不说出来,就算对方心知肚明,也总还是差了一步。失之毫厘、谬之千里,水姑娘不会不懂吧。”

  水翎湘顿住脚步,一时未适应楚笑洵用这种语气说话,不禁踌躇了半晌才回过身来道:“不知少侠竟还有如此心得。”

  楚笑洵握着【无尘】的剑柄,微微一笑:“我不能有么?你以为蜀山掌门就一定要清心寡欲?”

  水翎湘摇摇头,不置可否。

  “你现在已经不是金龙之女,使命也离你十万八千,正常的人类,为什么不与他在一起?我看得出,以前是他在躲你,现在你却又要躲他,何必自苦?”

  一席话说得水翎湘五脏六腑都在绞,她已经不是金龙之女?难道说她失忆的这段空白里,真的发生了什么事?唇边的一丝笑意也渐渐消失,水翎湘喃喃道:“我真的可以和他在一起了么……”

  水绿色的裙裾让楚笑洵又想起观露的牺牲,怜惜水翎湘的心情也愈发浓了,他一把按住水翎湘的肩,仿佛想将自己的勇气和力量传递过去:“你要的话就去争取啊,一味的逃避忍让只是懦弱的表现。不管是不是天长地久,能不能白头偕老,哪怕就一天,也该让自己真正拥有过。水姑娘,你要担心太多、顾虑太多,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不会让宋王臣有危险,不会再让我身边的任何一个朋友有危险,我说到做到!”

  水翎湘抑住辛酸,抬头望住楚笑洵,郑重的点了点头。

第二季 第九十四章 风前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