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季 第八十七章 错愕

    “月如姐姐……”

  “灵儿!翎湘!”心底骤然的绞痛使得秦月如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

  “啊,美女公主,你终于醒了。”

  秦月如恍惚的看着眼前的人,半天才疑道:“楚……笑洵?”

  “是我,你可算醒了,感觉怎么样?心口还痛吗?”楚笑洵端了一杯水给她。

  秦月如摇摇头,看看四周:“逍遥呢?我怎么……啊,灵儿和翎湘……!”

  “你不要担心,”楚笑洵见她接过茶杯后又从怀中取出一个白玉瓶,微微一斜倒出一颗药丸,“这是保心混元丹,你再服一粒吧,我慢慢说给你听。”

  原来楚笑洵飞去灵狐幻界后物事皆非,不由心中一阵慌乱,所佩之被封印过的【无尘剑】放出光华,引他来到了这个海边小镇,正好看到昏迷在地的秦月如,于是连忙喂她服下保心混元丹,并找到了姬逍遥等人。见秦月如出事,屋内又不见赵灵儿与水翎湘,姬逍遥和宋王臣连夜出去寻人,尚未回来。

  “果然不是梦……”秦月如无助的闭了闭眼,那时,她看着赵灵儿与水翎湘离去,忽然有种气力全被抽走的感觉。

  “你看到了什么?”楚笑洵耐心的引导她讲出昨夜看到的景象。

  秦月如揉了揉太阳穴道:“那个女人说……西王母的瑶池。”

  “西王母的瑶池?!”楚笑洵怔住,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剑鞘。

  还想再问细节,然而秦月如的恍惚之情完全没有削减的样子,楚笑洵忙问:“你还好吗?”

  “月如!”门轻启,姬逍遥从外面走进来,楚笑洵向他点了一下头便退了出去。

  “月如,你怎么了?”姬逍遥坐到秦月如身旁,轻轻的拥紧了她的肩膀。

  “灵儿……翎湘……”秦月如在姬逍遥的臂弯中,眸子幽黑如深潭,仿佛什么也没听见。

  “月如,月如?”姬逍遥一首扶住她,一手去摸她的脉搏,如悬丝般绷紧急跳的感觉立刻传到指端,沉痛的无力感和恐惧感让他全身一震,“醒醒,月如,没事了,月如!”

  “云姨……”

  ——如儿,你从小一向只听我的话,对吗?

  ——嗯。

  ——如儿,你的人生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这一次嫁到晋国,是正宫王后,凡事要多忍让,要体谅后宫的女眷,在那样的环境下,难免性格会有所变化,你要大度,理解她们,不能再像现在这么凶悍了,听到吗?我相信,晋文公会对你好的。

  ——啊……

  ——如儿,不管多远,只要你想念我,我就在你的身边了。

  “云姨……不要走……我不要嫁到晋国……我要在你身边……我没有母后……只有你了……”

  看着她茫然的喃语,姬逍遥忍不住将她拥入怀中,喉咙沙哑:“我一直都知道你不想嫁给晋国的王,月如,我现在不是晋国的王,我是逍遥,你嫁的是姬逍遥。”

  好似听到了他声音中的痛楚,秦月如的身体不再那么僵硬,又昏昏的睡了过去。

  姬逍遥稳稳的将她的头枕在软枕上,转身便出了屋子,正好看见正在园中的宋王臣与楚笑洵。

  楚笑洵苦笑着朝姬逍遥招招手:“晋王大哥,我想有些事儿需要你来决定了。”

  “你要【雪猿冰魄】有何用?”双方同样冰冷的杀气令魔界放置【雪猿冰魄】的空间更加窒息,玄素站在沈寒星身后,神情也颇为恼怒。

  “呵,”冰神一笑道,“我很久前便想用它修炼冰封之法了,只不过幽昊那张俊脸委实冷得很,好像所有神族都是他的杀父仇人一般,所以我不来。今日终于等得他离开魔界,我当然要借走【雪猿冰魄】。”

  “借而不告视为偷。”沈寒星冷言道,“我要用【雪猿冰魄】保存挚友的躯体,你的理由不足以使我把它让给你。”

  “哈,你说话的口气当真是……嗯?莫非你是幽昊的弟弟——幽寒?”冰神恍然大悟的语气让沈寒星分外反感,虽然已经明白佑文并非幽昊所杀,心里有一份错怪他的愧疚,但以“幽昊的弟弟”来称呼他仍是使他倍感不爽。

  “在下沈寒星。”【昆吾剑】锋一转,强烈的光芒刺痛了冰神的眼睛。

  他动气了。

  冰神眼底的笑意一闪即逝化作冷光,抬手将宝物抓在手中道:“好吧,沈寒星,既然你不想被笼罩在幽昊的名下,就放下你手中的剑,凭你自己夺走【雪猿冰魄】,如何?”

  沈寒星神色不变,随手一摔,收剑入鞘:“正合我意。”

  “星儿!”玄素想要阻止,目前沈寒星的魔力尚未完全恢复,与天界的十二式神之一赤手空拳的拼,胜算极小。

  “姑姑,不要担心,星儿自有分寸。”沈寒星神色恭敬的谢绝了玄素的好意。

  玄素明白沈寒星的脾气,只得叹了口气退到一边,反正她在一旁看着,必要的时候出手便可。

  冰神看着沈寒星,曲起兰花指遮口而笑:“来吧。”

  话音刚落,两人几乎同时出手。

  冰神看起来单薄而脆弱的身体在半空旋身而扬起厉可杀人的寒风,一招【雪雨霏霏】朝着沈寒星扑面而去。

  沈寒星顿时沉心静气,决定正面接下,一手握拳、一手化掌,将体内的魔气都运至双臂,只听“轰”的一声,白光与青光相撞,一同暴散,双方都被反弹回的力道击开数丈。

  “星儿!”看见一条腿半跪于地的沈寒星嘴角渗出的血,玄素飞身一跃隔在二人之间,宽广的白袖中冷光一闪,一对【龙凤环】便握在了手中,“冰神,我来领教。”

  “哼,跟你这个半魔不神的家伙抢东西有什么意思?”冰神斜了玄素一眼,既而望定沈寒星,手臂一扬将宝物丢了过去,“喏,【雪猿冰魄】是你的了,我要下一个也不会等太久。”说罢,扬长而去。

  玄素对于天界之人“半魔不神”的话早已听得习惯,此时她只关心沈寒星的伤势,于是连忙俯下身来:“星儿,你感觉怎么样?”

  沈寒星摇摇头,吐出一口气:“没事,姑姑你……”

  玄素尴尬的一笑,连忙岔开话题:“你吓死我了,明知自己的状况还这般拼命。”

  沈寒星看着手中的【雪猿冰魄】,不由笑起来:“呵呵,值得。”

  与此同时,离开不远的冰神突然按住胸口,喉咙处一甜,鲜血冲口而出,她抹了抹唇,低低一笑:“好个沈寒星,我记下了。”

  “幽昊……幽昊!”

  来到魔界的幻兰每一步都小心翼翼,终于悄悄的来到了曾经幽昊的所在,此时栏杆空倚、没有一人。

  幻兰心急之情可想而知,便再也顾不得许多,高声唤起了幽昊的名字。

  “何人喧哗?!”

  一声厉喝,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闪出不同颜色的火光,火光之中出现之身影极为狰狞恐怖。

  幻兰一凛,双手一晃戴上了【九阴勾魂爪】,随时警惕着来自任何一方的攻击。

  “妖?仙?”东方之魔吼声如雷。

  幻兰翻了个白眼:“你感觉不出来吗?还有,你最好小点儿声,比我声音还大,要是吵醒幽昊,可别算我头上啊。”

  东方之魔道:“王子殿下不在魔界。”

  “什么?”幻兰这一惊可着实不小,继而愤怒道,“该死的幽昊,什么时候出去不好,偏偏这个节骨眼上!”

  一转念,换了另一张讨好的笑脸:“哈哈,没事了没事了,各位都回去休息吧,幻兰叨扰了,这就走啦。”

  “何人准你离开!”南方之魔身形一晃拦住她的去路,“你当魔界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吗?”

  幻兰厌恶的瞥了一眼这个庞大的身躯:“幽昊在的时候都不曾管我,你们凭什么……!”

  话未说完,身后已是一记重拳击来,幻兰匆匆闪过,冷汗直流,口中还不忘骂道:“卑鄙!听不懂人话吗?……唔,我忘了你们是魔,自然听不懂人话。哼,正好我心里不爽得紧,你们惹到我了!”

  【九阴勾魂爪】凌光连连闪动,幻兰与四方魔人战成一团。

  一招快似一招、一招重似一招,幻兰渐渐有些体力不支,【招雷】的术法已经用了很多次,真气损耗的也颇为严重,只怕待到真气燃尽……

  从四肢至脑、至心,让她有一种昏昏沉沉的感觉,冷汗涔涔而下。

  “你逃不了了!”毫不留情的声音像在宣布死神的降临,四方之魔同时出招,幻兰仿佛看到一个巨掌带着阴风向她袭来,她狠狠的一咬牙,双眼一闭、双掌一推,做最后一搏。

  两股力量相接,“轰隆隆”震响天宇。

  幻兰惊讶的睁开眼睛,自己竟毫发无伤。

  “这一掌,我替她接下了。”

  身后一个银紫色的身影转出来,长发带着特有的清爽被风拂起,高傲疏离的眼神望着四方之魔,将幻兰护在了身后。

  “紫……紫陌!”

  时辰到了。

  无悔站在【无界深渊】之内,四周血红,不,那是燃烧得通红的火焰。

  “世桓!世桓!”唤着这个让她执着了千年的名字,无悔匆匆的挥动着衣袖想要分开那重重的火焰。她不知道他在哪儿,然而,她知道他就在离她不远的地方,于是她向着火焰的最深处冲去,不管那是不是也会将她灼烧。

  “无悔……”

  传来了如同空谷回音一般的男子之声,无悔整个人瞬间在烈火中停住。

  “无悔……你哭了?”

  无悔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脸,咦?这是什么?温热如血……是泪么?泪?这种东西,也会出现在她的脸上?

  蓦地,女子的眼神烈烈如四下的火焰,神色冷冽而倔强的擦去那尚未停留片刻的泪痕:“出来见我。”

  “无悔,我一直在你身边。”

  声音很柔,听得让人心一暖,可无悔的表情却变得更加僵硬:“出来!”

  “唉……无悔……你这个傻瓜,见了又有何用呢?”话音落,无悔恍然转过身来,火中的白衣公子一如初见立于雪崖时般眉头微蹙、薄唇浅笑。

  “……世桓……”这个人,终是见到了。

  “你……可好?”世桓深邃的眼睛犹如泛着波光的大海。

  仿佛遭遇雷击,无悔的眸子涣散了又聚:“无所谓好或不好……”

  “为什么?”

  “……你不在……”

  “……傻瓜。”衣袖一展,修长的指骨分明的手握住了无悔的肩,一把将她带入怀中。

  久违的怀抱,像是给一个久在严冬、久居寒冰洞的人披上了一件裘绒,无悔泪光一闪,仿佛想问什么,却又忍住,只是用尽了力气抱住对方,抱住了那个她已等了太久的人。

  男子也同样紧紧的拥着无悔,他怀里的女子在哭,隐忍的哭,几乎没有声音只是肩在颤抖,可是所有的泪都砸在世桓的心上,那么痛,那么冰凉,好像世界都要为她哀伤。

  好久好久才分开,无悔看着世桓一字一顿的吐出一句话:“我没事。”

  是啊,她没事,她从来都不会有事,她那么坚强,再大的难关她也可以一个人面对。

  那般慎重的话语,世桓只是一怔,继而看着昔日的爱人微笑起来,知道我想说什么了吗?今生的我们,不断错过,情深缘浅,聚少离多……

  “走吧,时辰到了。”无悔狠着心,缓缓道。

  听见她的话,世桓的笑这才敛去,千言万语,他却只挑了一句:“无悔,不要违抗天帝。”

  “……!”无悔身子一颤,眼神凝聚,里面的光芒复杂变化,“世桓,你疯了吗?”

  “可好些?”红衣似血的如善见打坐的男子运功疗伤完毕,端了茶递过去。

  “嗯。”算是应声,表面看起来似无大碍,但幽昊自己深知,绛雪刺来的匕首上浸了至阴至毒的【地狱霜】,就算他再厉害也无法去除所有的毒。

  想到此处,幽昊一下站起来往外走去。

  “你去找她?”不见如善如何起步,但已经挡在了她面前,“由得你,但我要一起去。”

  幽昊眼睛里闪出刀锋般的冷光:“与你无关。”

  如善不卑不亢道:“谁说与我无关?是我带你去救她的。”

  “不怕死便跟来。”幽昊丢下一句话,已经箭似的离去。

  如善也不急着追,没有表情的美丽脸庞仿佛低笑了一下:“如果能死,那倒好了……”

  琉璃盘内,放着许多重重叠叠的太乙丹;玛瑙瓶中,插着几枝弯弯曲曲的珊瑚树。身着七宝天衣的天狐绛雪跪在殿上,举着一柄森寒的匕首。

  “嗯……做得好,绛雪。”天帝看着绛雪手中的匕首笑了笑,并接过了式神奉上的【腾空剑】。

  绛雪没有说话,但是眸子深处却有着一丝丝的烦躁。

  “嗯?”天帝看着她,淡淡然道,“果然天狐比较难控制吗?绛雪,再完成一个任务,我便让你自由,如何?”

  “……!”额头上的宝石月魄霎时寒意逼人,绛雪抬头用空洞的眸子望住天帝。

  天帝浅笑,面上居然流露出依稀的温和与悲悯,他轻轻地用一根手指托起绛雪的下颌:“杀了幽昊,如何?”

第二季 第八十七章 错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