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季 第七十九章 丝丝入扣

    “紫陌,对不起……”见紫陌从屋内出来,幽茈连忙第一时间道歉。

  自和幽昊吵了架,幽茈便孤身一人离开了魔界,幻兰和紫陌发觉后连忙去追,幸好赶得及将她拦下,三人决定先回银狼族等待玄素,然而幻兰却在途中莫名其妙的晕倒了,为此,幽茈万分自责。

  “紫陌,我太任性了,是不是?”一起走到荷园,幽茈幽幽的叹了口气。

  “……”紫陌看看她,没有开口。

  “如果是幽冥姐姐,一定可以在哥哥的身边为他分担忧愁。”提到幽冥,幽茈的脸白了一下,“可惜姐姐她死得太早了。”

  “幽茈,你看,”紫陌一指荷塘,“这里所有的荷花都是我的父亲和母亲一起栽种的,花开花败已经千百年。我一直不理解父亲的选择,抛弃我和母亲去天界飞升成神有什么好。可是母亲从来都不曾悲伤,她告诉我,为了三界的平衡,我们必须舍弃一些东西,而这些东西往往都是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

  幽茈微怔:“紫陌……那你的父亲……?”

  “他在那儿。”紫陌抬手指向浩渺的星空。

  幽茈为之一振:“天狼星!”

  紫陌点点头,继而笑道:“所以,你的姐姐幽冥也一定在某个无法与你见面的地方默默的看着你。”

  幽茈瞪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忽然笑了起来:“难怪幻兰那个高傲的小狐狸会喜欢你。”

  紫陌挑挑眉,不置可否。

  “紫陌!茈儿!”

  身后突然传来急促的呼唤,二人回头,见到着慌的玄素急急飞来。

  “姑姑!”幽茈道,“何事让你如此着急?”

  “我回天界时得知承傲抓了绛雪!”

  “什么?”

  “幻兰呢?”

  “她好像体力不支,在睡着。”

  玄素点头:“紫陌,这件事决不能让幻兰知道,你要和幻兰继续留在这里,当作什么也没发生。"

  继而又道:“茈儿,你回魔界看着幽昊,现在银雪和无悔已经去找天帝,若是幽昊再出面恐怕事态难以控制。”

  “哥……”幽茈连忙点了点头。

  玄素满意的道:“行动吧。”

  “兰儿,你醒了?”

  “唔……紫陌,”幻兰坐起身来,“头好痛啊。”

  “你是体力不支,来,我陪你去吃点儿东西。”

  “嗯,啊,幽茈呢?玄素还没回来?”

  “我劝幽茈回魔界了,毕竟那里有她的亲人。玄素……玄素回来了,她说一切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我们暂时可以休息一下了。”

  “那她人呢?”

  “她去找沈寒星了。”

  “……紫陌……”

  “嗯?”

  “我总觉得心里七上八下的,我睡着的时候似乎梦见山河移位……”

  “你是累了,别瞎想。”

  “呵呵,是啊,可能是累了,有点儿不习惯呢,和无悔分开那么久。”

  “我在你身边啊。”

  “……对,你在我身边呢。”

  幻兰笑笑,依恋的把脑袋倚在了紫陌怀中。

  “师父,无尘剑、碧鸢尾、火花兰,我都带回来了。”

  “笑洵,你有心事?”

  “……师父,我们修道的大忌是什么?”

  “贪、嗔、痴。”

  “贪……嗔……痴……这我以前也知道。”

  “那你所问为何?”

  楚笑洵沉默了,一路上御剑飞回来他都在想一个问题,此时却突然问不出口了。

  “笑洵,掌门的接任大典就在明天可好?”

  “师父,您还安好,何必这么急着要我接任?”

  “只有接任了掌门,才有资格去往冰泉开启【封天印】,而为师也想要闭关静候升仙的那一刻。”

  “师父,【封天印】是什么?为什么我从来没听说过?”

  “【封天印】乃第一届天帝所持有的法器,法力无边,可以封印天地,颠覆乾坤,在第一次仙魔大战后失落。后来【封天印】再次出世,弥离天又是一场大战,千面狐被乾坤七子所伤,【封天印】落入万丈冰泉之中,传闻【封天印】之中另外隐藏有来自其他神秘世界的力量。”

  “真的?”

  “真作假时假亦真。”

  “师父,我不懂。”

  “真即是说,【封天印】的确在我们蜀山的禁地冰泉内供奉着,并且能封印【无尘剑】的也只有它。至于【封天印】中是否真的有来自其他神秘世界的力量,恐怕连天帝也不能知晓。”

  “师父,升仙是一种力量吗?”

  “自然是。”

  “那么……我们是为了力量而升仙吗?”

  “笑洵,你认为呢?”

  “弟子不知,弟子只是心有疑惑,我们辛辛苦苦摒弃了贪嗔痴所追求的升仙,难道不是贪念吗?我们贪恋长生,贪恋更强的力量,不是这样吗?”

  “……是……”

  “师父?!”

  “笑洵,你要知道,神仙也是不能长生的,只是他们的寿命比人类要久许多许多,力量也是如此。”

  “……”

  “笑洵,你还有什么疑问?”

  “……没有了……师父,明日我便继承掌门之位。”

  “善。”

  仙风道骨的老人拍了拍楚笑洵的肩,转身离去。

  “师父!”楚笑洵犹豫着终于问出口,“……喜欢,能持续多久?成了仙,也一样有这种感情吗?”

  老人站定,表情显然有些错愕,半晌,他道:“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博爱,可终一生而不灭。”

  待老人走远,楚笑洵取出碧鸢尾,无奈的笑笑:“观露,你懂吗?”

  风吹过,碧鸢尾晃动着花枝,仿佛在说“懂的、懂的”。

  天水巷里,行人陆陆续续走过,街道很是繁华。

  这样的路径中,白袍长剑的沈寒星是格外引人注目的。

  “麻烦你,我要打造一口上好的棺木。”

  “这位……少侠,欲以何木为用料?”

  “金丝楠木。”

  “呃……敢问这位少侠,所葬何人?”

  “挚友。”

  “是何身份呢?”

  “……”

  “少侠,不是老朽非要多嘴打听,而是我大楚境内只有王族才可使用金丝楠木为棺。”

  “……可还有其他禁忌?”

  “此外无他。”

  “好,明日我再来,取其他材料为棺。”

  “是是,老朽定当竭力,少侠慢走。”

  回到客栈,沈寒星看着躺在床上如睡着一般的佑文,心中沉重万分。

  他用了九成的魔力筑起一个凝固时间的壁障,这壁障十分消耗法力,但可保佑文在里面除了脸色苍白的接近透明外,没有任何异样。

  沈寒星沉痛的闭了闭眼,又向外走去。

  门才开,一只纤纤玉手便按住了他的肩,阻住了他的去路。

  “……姑姑……!”沈寒星惊怔。

  玄素抿了抿唇:“你的魔气怎会变得如此虚弱?”

  沈寒星看着她,摇摇头。

  玄素冷哼了一声:“你看看你,怎的如此无能?这样还想报仇吗?别笑死人了!。”

  沈寒星听着玄素的斥责,连还口解释的心也没有。

  玄素道:“把【腾空剑】给我。”

  “不行!”沈寒星立刻拒绝,佑文是因此而死,更何况他现在用来凝固时间的九成的魔力或多或少的来自【腾空】的支援。

  玄素一惊,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佑文呢?”

  沈寒星的目光一滞,向后几步把玄素让了进来,突然跪下。

  “星儿!你这是做什么?”玄素惊讶的去扶,余光已经瞥到了床上的佑文。

  沈寒星避开玄素的手,沉声道:“佑文是为我而死的。”

  玄素感觉眼前一黑,连忙回身去看佑文,口中惊骇道:“怎么会……怎么会……”

  “姑姑……待我为佑文报了仇,自当一死谢罪。”

  “佑文……”玄素仰起头,生怕眼泪落下来,此时她脑海里全是当初那个伶俐活泼、害怕被她迷惑而藏到沈寒星身后的小丫头。

  好半天,玄素才问:“是谁杀了佑文?”

  “幽昊。”沈寒星恨恨的道。

  玄素瞪大眼睛:“不可能!”

  “是他。姑姑,佑文是替我死的。”

  “怎么会……一定是搞错了……不可能的……”

  “姑姑,我要去为佑文找一块玉打造棺木,先告辞了。”

  待沈寒星离去,玄素突然站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天帝……莫非是你……骗我?”

  风从海上吹来,带着腥味,姬逍遥一行人终于来到了齐国的边境上。

  “王,”唐钰压低了声音道,“船已经准备好,随时可以出海。”

  “我们要出海的东西还没有买齐~”阿奴蹦蹦跳跳的跑来,怀里抱着的一些小物件不断掉落,唐钰好脾气的过去帮忙。

  姬逍遥笑道:“王臣,我们不如先到酒栈去歇歇,让他们准备出海的东西吧?”

  宋王臣点头表示赞同。

  “灵儿,”秦月如注意到赵灵儿苍白的脸色,于是体贴的握住了她的手,“咱们就快出海了,你不要太过焦急。”

  赵灵儿虚弱的笑笑:“月如姐姐,我想你也知道这一行的凶险,我……我实在无法不害怕。”

  秦月如听罢,悄悄的把她拉到一边,装作在看市集上的饰物:“灵儿,我心里也害怕。”

  “月如姐姐……!”赵灵儿怔住。

  秦月如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事实上,逍遥的灵魂分裂成两个,我们没有人比他此时更恐惧了。可是,他怕我们更加担心,一直压抑着内心的情绪不动声色,最辛苦的人是他才对。”

  “逍遥哥哥……”赵灵儿有些羞愧。

  “当然,我知道,在一个母亲心里,没有什么比孩子更重要了。”秦月如又道,“这次一定能成功的,只要我们拿到轩辕剑。”

  赵灵儿感激的看着秦月如,不由红了眼眶:“月如姐姐,谢谢你。”

  “姑娘。”

  “……!”站在另一边看玉坠子的水翎湘听见唤声,回过头来,立时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眼前的男子有着好看的眉眼,但是左眼的眉梢一直到嘴角有一条长长的狰狞的疤痕,宛如一块上等的玉珏被狠狠地砍了一刀。

  “姑娘……”男子不自然的侧了侧身。

  “公子见谅。”水翎湘连忙一揖,以示道歉。

  男子没再说什么,只是张开了手掌。

  他的掌心摊开着一块洁白的软布,布上是一颗拇指大小的明珠,流溢出的温润的光泽,迎着光线,明珠发出七彩的虹光,层次丰富变幻,甚至明亮得映出了水翎湘的瞳孔。

  “鲛人泪?!”水翎湘低呼。

  “姑娘是识货之人。”男子轻轻的一笑。

  “公子为何要将如此贵重的宝物拿给我看?”水翎湘的警觉之心不减。

  男子淡淡的看她:“因为你的身上有水的气息。”

  水翎湘窒了窒:“你是什么人?”

  男子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鲛人泪你且拿着。”

  男子将鲛人泪放在水翎湘手中时,水翎湘惊惧的发现她完全没有任何推让的能力。

  紧接着,男子展开刚刚包着鲛人泪的软布,竟是一幅海上的指示图。

  “我带你们出海。”男子自告奋勇,把图卷好,收入怀中。

  水翎湘定了定神:“敢问公子高姓大名?”

  “陈高。”男子淡淡的回。

  “陈公子,你带我们出海,可有何事所托?”水翎湘问。

  陈高凑近水翎湘,压低了声音:“我要亲手用轩辕剑斩开那颗鲛人泪。”

  水翎湘一怔,但她向来对别人的秘密没有兴趣,也就没再问。

  陈高感激的看她一眼,继而问道:“姑娘可愿替我引荐两位王上?”

  水翎湘微微一颔首:“你跟我来吧。”

  “哎呀!”阿奴见到陈高的第一反应就是一声尖叫,立时引得陈高厌恶的皱了皱眉。

  “啊,这位陈公子,”秦月如连忙解围,“可不可以拿地图让我们参详下?”

  陈高愣了愣,随即微笑着取出“地图”,脸上的疤痕也显得不那么狰狞了:“姑娘,你从未出过海吧?”

  被说中,秦月如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是啊。”

  一众看了指示图后,姬逍遥当即决定:“就由你来带我们出海吧。”

  陈高抱了抱拳:“多谢晋王。”

  宋王臣在一旁始终没有开口,他看着陈高,脑子里闪过很多疑虑:这个人身上没有五行外的气息,但是他又怎么知道我们的身份、并且知道我们要找轩辕剑呢?如果是人类,根本可能。

  “是绛雪姑娘让我来的。”陈高很平淡的收起图,自说自话。

  “天狐绛雪?”这个名字引来的众议可不平淡。

  “嗯。”陈高掏出一朵珠花,呈细腻的鹅黄色,众人顿感眼前一亮。

  “这是天狐绛雪头上的发钿,我见过的。”秦月如道。

  “为什么是你?”宋王臣问。

  陈高不屑道:“因为只有我祖上世代传此宝图。”

  见陈高面露不快之色,姬逍遥沉思了片刻道:“陈公子,我们几时起程?”

  陈高答道:“今夜。”

  姬逍遥点点头:“好,就今夜。待找到轩辕剑,重耳定当重谢。”

第二季 第七十九章 丝丝入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