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季 第八十三章 笑洵断情

  “圣人有语,修仙成圣共有四万八千法门,皆可得道。这众多法门最终又殊途同归至三种途径:以力证道,追求无上大法力;斩三尸证道,断俗世善恶念;以功德证道,积功积德渡人渡己。我等修习剑仙一脉,正是在这以力证道之中修得不灭元婴,此后还要付诸万千努力,练得一柄心剑。心御剑,剑行力,力证道,此谓:剑仙。”

念着自己升任掌门的开场白,楚笑洵面带微笑的扫视巍峨高台下曾是同辈的师兄弟,敬重的有、羡慕的有、嫉妒的有、不服的亦有,他感觉自己的脸都快笑僵了。

之后来到禁地【冰泉】,终于才长长的喘了口气:“师父,【封天印】在哪儿呢?”

“泉底。”

“泉……底……?”楚笑洵的太阳穴开始突突跳动,“师父,您也下去过吗?”

老人笑着点点头。

楚笑洵叹了口气,一边解下沉重的掌门披风、一边感叹:“原来当掌门还要会水,早知道我说我不会了……”

“噗通”

往水中一跃,立时刺骨冰冷的泉水从四面八方包围住他,然而冰泉之深,完全看不到【封天印】的所在。

正在楚笑洵不知所措的想要浮上去再询问师父时,腰间的无尘剑自己飞出鞘来,剑锋触水而水开,在他周围筑起了一道结界。楚笑洵试着呼吸了一下,与陆上空气无二。几乎同时,怀中的火花兰也涌出阵阵暖意,褪去了他身上的寒气。“走”在水中,楚笑洵觉得有趣极了。

终于到了泉底,正中躺着一块印有转轮图样、七尺见方的青铜,无尘剑飞到青铜之上便不动了。

楚笑洵才一站定,碧鸢尾便从怀中自动飞出,停在了无尘剑的剑身上。

水波开始不平静起来,整个冰泉都在摇晃,青铜突然打开,露出内藏的巨大镜面,金灿灿的光芒笼罩了整片泉底,差点照瞎楚笑洵的眼睛。

“这是……”紧紧地眯着眼睛,楚笑洵看见虚空里映出一串字,便不自觉的念出声来,“人道渺渺,仙道茫茫;鬼道乐兮,当人生门;仙道贵生,鬼道贵终;仙道常自吉,鬼道常自凶;高上清灵美,悲歌朗太空;唯愿天道成,不欲人道穷;北都泉苗府,中有万鬼群,但欲遏人算,断绝人命门;阿人歌洞章,以摄北罗酆,束诵妖魔精,斩或六鬼锋,诸天气荡荡,我道日兴隆。”

话音才落,一股巨大的吸力猛地将他卷进一个漩涡,冰冷的泉水冲进七窍,让他在瞬间便失去了知觉。

“笑洵……笑洵……”

耳边响起女子低柔的声音,空灵,恬淡。

“唔……”楚笑洵咕哝了一声,眼皮很重,睁不开。

“笑洵。”女子将手按上楚笑洵的额头,立时一股沁入心脾的凉风拂过。

楚笑洵猛地坐起来,出神的望着眼前的女子。

白衣若雪,在凄凉美丽的月光下,宛如降落俗世凡尘的九天仙子。

“观……露!”楚笑洵使劲眨了眨眼睛,面前的人并未因此而消失。

观露嫣然一笑:“是我。”

“你……你不是……?”楚笑洵尴尬的也笑了笑,一时间接受不了,这太惊喜了。

“我……”观露听见他的询问,心中一阵酸楚,但脸上仍是笑靥如花,“笑洵,你从此后和观露生活在这里可好?”

“好,当然好!”楚笑洵脱口道,片刻,他愣了一下,“不,不行。”

“……”观露的眼底泛起一层泪光。

“啊啊,你别哭,”楚笑洵连忙解释,“我不是不愿,而是,该死,我已经接任了蜀山的掌门,不能抛下蜀山不管啊。”

许久,整个屋子里寂静无声。

观露的唇紧抿着,肩膀轻轻发抖,她深深呼吸,忽然道:“少侠乃侠之大者,一心为了天下。在少侠心中,观露自然是没有地位的。”

听得“少侠”这样的称呼,楚笑洵身子一震,抬起头来对上那双冷嘲的眸子,不由也悲伤起来:“观露……”

“少侠不必再说,观露有自知之明。”观露的口气淡淡的,但却说的那么斩钉截铁,她一挥衣袖站起身来,转身便走。

“观露!观露!”楚笑洵唤了两声,见没有任何回应,低咒了一声“该死”,一翻身跳下床来,一把拽住观露的衣袖,由于力道不小,观露猝不及防的撞进他的怀中。

楚笑洵先是一怔,既而拥紧了怀中的女子,眼中出现从未有过的光彩:“观露,你不要再离开了,我真的很想你。”

伏在楚笑洵怀中的观露微微颤抖,忍了许久的泪水在这一刻倾然滑落,半晌,她轻声道:“不要管明天了好吗,笑洵?”

楚笑洵心头冷不防的一阵扯动,他多想立刻就回答“好”,可他不能,那是欺骗,欺骗,是他最不愿的。

观露豁然仰起头来,眼睛清澈如水,泛着淡淡的涟漪:“笑洵……”

楚笑洵不忍,那温柔的脸、温柔的眸,在他回蜀山的路上始终未曾入梦,而此时她就在他面前,那么近,那么真实。

“好。”他答。

“父王……王兄……”回到魔界的幽茈没有见到幽昊,更没有见到青魔,她有种极不详的预感,但又无从琢磨。

“公主。”

幽茈走进【碧落堂】,两列拿着各色兵器的魔人纷纷跪倒。

正中立着一个男子,墨绿色的长发分外刺眼,他看着惊恐的幽茈,邪魅的眉眼弯起来,淡淡一笑:“还记得我吗,妹妹。”

“承傲!”幽茈惊叫了一声,脸上绽出强烈的怒意,“叛徒!”

承傲并不恼,笑笑的样子让人忍不住心里一柔。

然而幽茈实在柔不起来,面对这个千年前利用自己的仰慕而威胁王兄交出魔界之匙的叛徒,她恨不得杀之而后快,但幽茈亦明白,他与她实力悬殊。

“妹妹?叫得可真好听!”幽茈咬着牙,脸色气得绯红,“你来干什么?滚!这里不欢迎你!”

“我此番只是来见一见你的。”承傲低笑,唇角微斜的翘起,好看得让人窒息。

“……!”心脏险些停跳,幽茈的睫毛微微颤抖了下,这还是千年前那个冷漠如冰的承傲吗?还是那个目空一切、自信到自负的承傲吗?还是那个,让她甚至愿意放弃魔界公主的身段、只为跟在他身边为他举镰的承傲吗?

“妹妹,”承傲走近幽茈,而幽茈竟也忘了闪躲,于是他的笑容便越发灿烂,“你不想见见你的父王——青魔殿下吗?”

“……!”这会儿才突然反应过来,幽茈眼前一黑,愤恨的挥起手臂一个巴掌打上去,却被对方轻而易举的按下。

承傲挑了挑眉,显然不满意幽茈此时的行为,但他还是握着幽茈的手并笑着开口:“走吧,别让殿下等太久。”

狠狠的将手抽回来,幽茈眸子红红的,没人知道那是怒火灼烧而至还是泪水充盈而成,那只千年前她想牵的手,此时对她来说再没有任何温度。

“王后睡了么?”

“睡了。”

“唉,今天王又和王后分房睡么?看起来,王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爱王后啊。”

“哼,你又怎么知道不是王后不愿呢。”

“王后不愿?啧,姐姐,你说,王怎么会爱上一只狐狸?”

“嘘——她可是灵狐幻界的少主,而且狼族自始就与灵狐一族有姻亲的关系。”

“我知道,可是,以前的,可都是妾啊。”

“唉,是啊,不过……只怕这次王后也当不了多久了……”

“真的?”

“嗯,你还不知道吧,那天我经过正好听见的,天狐绛雪好像被什么人抓走了,像是凶险的紧。”

“啊?那不就是说……王后现在背后的势力骤减?也许,天狐之位也要易主了?”

“谁知道啊,你收拾完了么?走吧。”

……

幻兰在暗里坐起来。

原来是这样吗?紫陌,你这几日来偶尔不自然的笑就是因为隐瞒了我这件事吗?你眼神里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歉疚和焦急就是因为姐姐被抓走了吗?

走下床,来到几案旁,摊开一席竹简,指尖凝聚起一抹白光,随着念力,那白光在竹简上用力的刻着什么。

幻兰径自走开,翻开从灵狐幻界带来的一个旧箱子,犹豫了一下,便念起了咒语。

片刻,周身盈起的金光褪去,绒白色的蓬蓬裙,鹅黄色的缎子上衣,眼角的深红更加妖艳,眉心的玉兰花样更加幽蓝,只是眸子里的紫光有些黯淡。

这是最初她当守护神兽时,天狐绛雪托秦无悔送给她的服饰,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绛雪是“姐姐”,不是“天狐大人”。

现在,她要穿着这身相当于人类“及笄礼”的衣服去找秦无悔,一起救出姐姐,不能再等了,一刻都等不了了。

就在这时,白光已在竹简上刻写完毕,幻兰悄悄的推开门,凝望了一眼紫陌寝宫的方向,凄凉一笑,身形骤起,月华照耀下的身影,单薄而美丽。

“笑洵,你不高兴?”看见楚笑洵又在出神,观露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楚笑洵望着她,忽然浅浅一笑:“没有啊。”

观露怔了怔,她轻轻的皱了皱眉:“笑洵……”

“你说,人活在这世上究竟为了什么?”楚笑洵打断她的话。

“……!”

“什么是道?什么又是义?”

“……”

“昨天,我梦到你了。”

“……你……知道了?”观露的神情在暗处显出一丝狞笑,“那个女人,哼,居然冒着大毁修为的险来提醒你?”

“是,”楚笑洵收了笑容,然而表情还是很温和,“我还是要谢谢你,你让我重新仔细的想了这个我一直在回避的问题。”

“你的答案改变了吗?是什么?”

“从未曾改变过。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我的修仙之道,不过是随心所致,今次,只为封印【无尘】。”

“你难道,就不在乎与观露的天长地久了吗?”

“……天长地久……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也,故能长生。观露在我心里,融于剑中,一定有一日,我们会再见面的。”

“……”

“……”

时间像是在楚笑洵说完话后凝固了,原本清雅的花园渐渐淡去涌来阵阵水声,眼前的观露身形消失不见。楚笑洵平静的看着周围再次盈满冰冷的泉水,以及那【封天印】上的一花一剑。

碧鸢尾绽放出淡绿色的光芒,与冰泉的幽兰相融,在【封天印】的照射下,一并归进那把【无尘剑】里。

“少侠。”蓦地,水波变得很柔。

楚笑洵愣了愣,望着虚空的一束光道:“观露,是你吗?”

“是我,我是在和你道别的。”

“观露,”楚笑洵微笑,“对不起。”

“少侠不必感到歉意,能帮到你的忙与【无尘剑】相合,是观露的荣幸。”

“嗯,观露,等帮着晋王大哥解决了将魂魄一分为二的事,我就求剑神大哥把无尘剑送给我。”

“呵,那真是太好了,观露好开心啊。”

“嗯……”

看起来真的很开心,但是……心里的苦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时间差不多了,观露要走了。”青光闪了闪,似是在拜别。

楚笑洵点点头:“好……”

“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会!当然会!”楚笑洵不容自己有片刻迟疑,“一定会再见面的!”

“……”

青光沉默片刻便箭一般的飞向【无尘剑】,散成雾气,四下响起一阵空灵的水声。

眼见得【无尘剑】的锋芒柔在那层青雾里,随着青雾的淡去,【封天印】的光芒也骤减,最后又如来时般合成了一块青铜,而【无尘剑】则托着那一株碧鸢尾,缓缓飞回楚笑洵手中。

此时的碧鸢尾,已成凡间的死物。

楚笑洵轻轻的将碧鸢尾执在手中,心底的酸涩和悲痛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好半天,他才低低的用微哑的嗓音说:“观露,这次等你醒来,我们今生今世不再分离。”

第二季 第八十三章 笑洵断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