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季 第二十五章 回归

  黑发打着旋的垂在胸前,秦月如抱着双膝蜷缩在被子里。

心疼。

亲眼看见姬逍遥因失血过多而昏迷的时候,她几乎也要昏厥。

好在,宋王臣扶住了她。

然后是水翎湘及时的出现,她用了一种咒术——还魂咒。

半晌,水翎湘说,不用担心,有另一种神奇的力量在保护着他。

那么……他会死吗?

不会。

真的?

是。

……

直等到看着姬逍遥的脸上褪去了苍白,秦月如才缓缓离开,离开的时候,双脚像踩着棉花,一个重心不稳就会摔倒。

“怀嬴公主,”帐外传来清丽的声音。

秦月如从被子里探出头:“是翎湘吗,进来吧。”

帘帐一动,水翎湘优雅的走进来,盈盈一拜:“公主,王臣让我来相告,晋王已经醒了。”

“逍遥醒了?!”秦月如惊喜的跳起来,顾不得披上风衣就朝王帐冲去。

水翎湘看着秦月如的背影,眉头微蹙,轻轻的叹了口气。

断纹。

秦月如和姬逍遥的相遇,是上天注定好了的断纹。

更可惜的是,她能看得出,却无法改变。

然而,她和宋王臣又何尝不是断纹呢,同样的,也无法改变。

“逍遥……”冲进王帐,秦月如立刻放缓了脚步,她怕任何重一点的动作都会引起他的疼痛。

然而,她的轻声细语,除了姬逍遥意外,宋王臣更意外。

“呼……月如啊……”姬逍遥虚弱的笑笑,“你不冷吗?”

秦月如无所谓的摇摇头,很自然地坐到了他身边:“你还好吗?嗯,看起来没那么苍白了,真多亏了翎湘和王臣。你啊,下次能不能别这么冒险了?你是晋国的王哎!”

“咳咳……”姬逍遥痛苦的闭了闭眼睛,老天,让他继续沉睡吧。

“王后娘娘,”宋王臣突然开口,面色平静,或者可以说没有表情,“逍遥需要休息,不如请您先回吧。”

“……?!”秦月如瞪大了眼睛看向宋王臣。

姬逍遥也先是一愣,既而明白了什么一样,于是只是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说。

秦月如看看姬逍遥,又看看宋王臣,若有所思了一会儿,冲姬逍遥清浅的微微一笑:“好,我不吵你了,你好好休息,明儿个一早我再过来。”

“……月如……”姬逍遥喃喃的念着这个名字,心底蓦的荡开一片温暖。

“逍遥,你休息吧,明天我来帮你换药。”宋王臣一边叮嘱着一边站起来。

“王臣!”姬逍遥叫住正朝外走的宋王臣。

“怎么?”宋王臣没有回头。

“……”姬逍遥的伤口一痛,立刻不敢再乱动,“嗯……谢啦……兄弟。”

“……”

“……”

“是兄弟还说谢。”

“呵呵。”

或许,的确没有必要说谢;又或许,说谢根本表达不出那份深藏的谢意。

翌日的忙忙碌碌可想而知,姬逍遥坚持不听御医的劝告,非要骑马不可,他说绝对不能因为他而耽误回国的行程。

然而就在大军准备回城的那一刻,秦晋元带着秦国大军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晋王,我来帮你。”秦晋元下马,恭敬地一揖。

姬逍遥虚弱的笑笑,缓慢的翻身下马:“晋元兄,你来迟一步,战争结束了。不过,还是谢谢你。”

秦月如有些嗔怪的也走了过来:“表哥,你来得好慢哦。”

“不,”秦晋元神色凝重,“这才刚刚开始,晋王,晋元此番前来是为了帮你夺回国家。”

姬逍遥一惊:“你说什么?!”

秦晋元道:“拜月国师算定你会死于这场战争,已经自立为王。赵夫人和阿奴妹妹被他软禁了。”

“……!”姬逍遥瞪大了眼睛,突然转身,在众人惊怔还未醒悟的目光里策马而去。

“逍遥!……表哥,这可是真的?”秦月如见宋王臣和唐钰已经追去,这才压下冲动,询问事情的真伪。

秦晋元叹了口气:“这是圣女卜卦预言的,我本来也不信,可是昨日收到了密函说拜月自立为王,我向父王请示后,就立即连夜赶来通知你们了,途径晋国,果然城门紧闭、守卫密布。”

秦月如倒吸了一口冷气,脑海中闪过赵灵儿娇弱的面容,不由心慌意乱:“……表哥……我们走,现在,立刻!”

昏暗的地牢中,拜月的眼底散着绿色邪光,身子往后一退仰倒在黑色熊皮靠背椅中,确定自己舒服的坐好后,他拿起侍者准备好的酒觖喝了一口,然后才看向对面被铁链锁住、被点了各大穴道的女子,低沉的开口:“赵夫人,你的力量真的不打算借给我吗?绝食?哼,就算你受得了,你腹中之物也受得了吗?”

赵灵儿抬起苍白的脸,缓缓的、决绝的道:“你不要白白浪费时间了,除了逍遥,我不会屈服于任何人。既然他已经死了,那么……我和他的孩子也绝不苟活!”

“哈哈哈,好!不愧是女娲的后人!”拜月冷冷一笑,长长的留着指甲的手重重将酒觖掷裂于地,“你真有骨气啊赵夫人,你放心,姬重耳并没有死,但是他也活不了多久了。更可惜的是,我虽然不会让你死,却绝对不会让你腹中之物活下来。”

“……!”赵灵儿惊恐的抬起眼眸,愤恨的瞪住拜月,然而当她看到拜月邪凉的眼神时,她突然间绝望。

逍遥哥哥……救救灵儿……救救我们的孩子!

“逍遥!你冷静一下!”宋王臣终于追上了姬逍遥的马,更是好不容易才迫他停下。

“是兄弟就不要拦我!”姬逍遥脸上满是气愤之色、眼睛发红,完全没有任何理智的迹象。

宋王臣道:“是兄弟才会拦你!你这样冲了去正中拜月下怀,他很轻易就能杀了你!如果你死了,还怎么救赵夫人?”

“那我就跟她一块儿死了算完!”姬逍遥想也没想,脱口而出。

“……”宋王臣冷冷的看着他,沉声道,“你太自私了。”

“……!”姬逍遥一怔。

一旁的唐钰连忙打圆场道:“大王,如果你死了,今日你带出来的这一班死士绝都不会苟且偷生,请大王三思!”

“……”姬逍遥的一张帅脸跌到冰点,这一点他忽略了,他的确很自私,他只想到了自己,却忘了还有这么多的将士和……朋友。

“大王,”唐钰继续道,“秦少主带来了精兵良将,我们不妨先停下来拟定计划,拜月既然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想必他也是有一定把握的。”

姬逍遥深吸了口气,歉意的看了眼宋王臣:“……对不起……”

宋王臣摇了摇头:“无妨,你能听劝就好。”

此时身后传来千军万马赶来的声音,最前方的无疑是秦月如。

宋王臣幽幽道:“好了,现在轮到你来劝她了。”

姬逍遥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嗯。”

入夜。

“无欲速,无见小利。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

姬逍遥一手撑着头,轻轻的重复着这句话,看起来和超脱的道人没两样。

“咳咳……君子泰而不骄,小人骄而不泰。”帘帐一动,秦月如将小脑袋探了进来,“逍遥,你现在就是君子的状态哦,拜月一定赢不了你。”

姬逍遥微怔,继而苦笑着冲秦月如招了招手:“不要站在门口。”

秦月如耸耸肩走进来:“怎么啦,一直重复那句话。”

姬逍遥道:“月如,我跟你没什么好隐瞒的,你知道吗,我真的很想现在就冲回去救出灵儿,可是……我不能这么自私。欲速,则不达。”

秦月如点头道:“我明白,灵儿……对你来说很重要。”

姬逍遥歉意的抬眼看她:“月如,对不起,让你碰到这种事,早知道这样,就不该让你再跟我回晋国。”

“说的什么话!”秦月如杏眼圆睁,“你还是把我当外人,怎么,不回晋国就没我什么事了么?我告诉你,如果是那样,今天带兵来的就会是我,而不是我表哥了!”

“……!”姬逍遥心旌一动,突然,他伸出手握住秦月如,轻声道,“如果……月如,如果战胜拜月,你可不可以真的……”

秦月如脸上微红:“什么啊。”

“……”姬逍遥犹豫了一下,然后郑重的对上秦月如的眼眸,“月如,如果我战胜拜月,就证明我有足够的实力,所以,到时候……”

“哇!你这条卑鄙无耻的蛇精!居然偷袭我?!”

“哼,刚刚我已经提醒过你了,是你这只臭狐狸太笨加耳背罢了。”

“可恶~!无悔,你不要拦我,我非熬个蛇羹做宵夜不可!”

“放马过来啊,怕你不成!”

“兰……”

“无悔,我告诉你,今天谁拦我我跟谁没完!”

“我没拦你,但是你最好记住,我们不是来玩儿的。”

“玩儿?!本姑娘的表情哪里像玩儿!这是决斗!决斗!”

“……”

“少废话,你到底打不打?!”

女子的、好听的、争吵声,深深震痛了姬逍遥的耳膜,他看了一眼正在无奈苦笑的秦月如,愤愤的站起身来。

狐狸……必定是秦国的守护兽幻兰无疑。

蛇精……那个笑意很深的腹黑小丫头佑文。

好吧,他们一定很想知道打断他的话有什么样的后果。

真壮观。

几乎周围帐子里的人全被争吵声引了出来。

然而,两个怒视对方的小女人没有意料到,姬逍遥抢先一步以光一般的速度、冒着伤口裂开的危险点了她们的穴道。

“哇!姬逍遥!!!”幻兰又惊又怒。

“……!”佑文惊诧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点了自己穴道的人。

姬逍遥不耐烦的拿眼斜了斜幻兰:“小狐狸,你再闹我就点你哑穴,你信不信?”

“你……!!!”幻兰立刻就想破口大骂,但却突然闷闷的把话吞了回去。

她不怕姬逍遥,但是她怕秦无悔。

“晋王万福。”秦无悔的眼神离开幻兰,走到姬逍遥面前缓缓下拜。

姬逍遥赞赏的点了点头,开口道:“圣女免礼。”

“无悔~”秦月如反应敏捷的立刻拉住秦无悔,“怎么连你都来了?父王允许了?”

秦无悔摇了摇头:“我们没有告诉王上,这完全是无悔自己决定的。”

“咦?”秦月如发誓她认识秦无悔这么久以来,这是秦无悔第一次出于私人意愿离开秦国,“为什么?!”

秦无悔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姬逍遥:“因为,有一个人快要苏醒了。”

姬逍遥让她看的一凛,不过幸好,秦无悔又把眼神移向了秦月如。

奇怪,为什么他会觉得……害怕?

“咳咳,圣女,孤可否麻烦你一件事?”

“……晋王请吩咐。”

“呃,这个,我们到帐内谈吧。”

“是。”

“请。……月如,那两个小丫头交给你摆平。”

“哦。”

第二季 第二十五章 回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