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季 第十四章 淬火之冰(下)

  翌日清晨。

“幻兰!无悔!”秦月如急急忙忙的敲着房门。

“公主。”秦无悔毫不惊讶的看着秦月如。

“呃,无悔,你知道火灵珠和水灵珠的线索吗?”清澈的眼底闪烁着期待的光芒,唇角上扬。秦月如思考了一个晚上,最后认为,这是她能为姬逍遥做的唯一的事儿了。

她自幼天性无拘无束,此刻将对姬逍遥的倾慕死死压抑在内心不肯透露半分,已是极限。

秦无悔目光淡淡的看了秦月如半晌,问:“公主当真要知道?”

仿佛察觉到了什么,秦月如皱眉:“是不是……呃,无妨,我也不急着知道,反正……反正与我也没什么关系。”

秦无悔脸色微沉,许久,才道:“公主,水灵珠的所在,你恐怕需要亲自问一问幻兰。”

“……那,幻兰呢?”秦月如朝秦无悔身后看了看,什么也没有。

“她先回秦国去了,我在这里等公主。”

“你知道我要来?”

“是。”

“知道我要问什么?”

“是。”

“……”秦月如一时语塞。

秦无悔摇了摇头,淡漠的目光里多了一丝怜悯:“公主,你心里很苦吧。”

“无悔……”被看穿了心事,秦月如再也挂不住笑靥。

秦无悔叹了口气,伸出手抚摩秦月如的俏脸,然后压低声音说:“火灵珠在……”

秦无悔离开了,门外传来阿奴的声音:“月如姐姐,你在里面吗?我们要回去喽!”

回去……

三魂失了七魄般,秦月如跌跌撞撞的下楼,看到正在等待她的姬逍遥、赵灵儿,秦月如更是一个踉跄。

“小心!”姬逍遥条件反射地伸臂来扶。

秦月如僵硬的避开他的手,连旋几下身子才稳稳站住。

姬逍遥一怔,咬了咬牙,没再开口。

赵灵儿见状,忙拉了秦月如的手,微微一笑:“月如姐姐,圣女她们呢?”

“走了。”秦月如低低的回答。

“咦?真不巧,原本以为同路呢。”赵灵儿拉着秦月如走到了姬逍遥面前。

姬逍遥低头看了秦月如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不着痕迹的牵紧了她:“走吧,回晋国。”

秦月如挣扎了一下,感到姬逍遥半分也不肯松手后,抬头盯紧了他,断然道:“不!回秦国!”

如果不是她差点跌倒,如果不是他要来扶她,如果不是灵儿温柔的呼唤,如果不是他最后又握住了她的手。她大概会一辈子守口如瓶,半个字也不透露。

可是,这些事情发生了,是真实的,并且促使她狠下心开了口:“火灵珠在圣女峰,由无悔守护。”

这句话一出口,不亚于当初姬逍遥知道自己要娶秦月如做王后时的惊讶。

此刻,他的眉眼之间全是难以置信:“月如,你可知道你说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秦月如将头一扬:“自然知道。”

“为什么?”姬逍遥加大力度扣住她的纤纤玉指,疼痛感分别涌上对方的心头,但是他要她疼,疼才能清醒。

秦月如看了一眼两两相扣的十指,忽然间笑了笑:“就当是……我送灵儿封后的大礼吧。”

“姐姐!你说什么!”赵灵儿立时花容失色。

姬逍遥的目光闪烁了一下,沉声道:“你当真么?”

秦月如笑意更盛:“当然,我向来说一不二!”

这一次,连阿奴也鼻子一酸:“月如姐姐……”

秦月如挣开姬逍遥的手,回身揽住赵灵儿和阿奴的肩:“除非你们都嫌这礼物不够贵重,否则是一定要收的。”

“月如姐姐,”赵灵儿摇头,“这与贵不贵重无关,而是……”

“灵儿!”姬逍遥打断赵灵儿的话,凝视秦月如,“承你相告,必不负所托,这份大礼,姬逍遥拜领。”

秦月如听着他生疏的口吻,轻声一笑,闭口不言。

然而此时,每个人的心里都存着另外一番话,却只是相顾无言。

这一行,赵灵儿以法力催动土灵珠,当天晚上便赶到了秦国城外。

四人才一现身,早已等候着的秦穆公便率军出城相迎。

“父王!”秦月如惊喜的一头扑进秦穆公怀里蹭来蹭去。

“父王。”姬逍遥虽心知秦月如很快就不再是他的王后,但目前还是要做足表面功夫。王有时就是这样无奈。

“免礼,免礼。重耳,今日你陪同如儿回来省亲,怎么不多带些随从?”炯炯的目光望向一对璧人身后的赵灵儿,秦穆公不由皱了皱眉。

省亲?想必提前回来的圣女和神兽是这样说的吧。

姬逍遥抱拳道:“实在是随从太多无法好好的游山玩水,这才省去了哪些劳民伤财之举。”

秦穆公拈须而笑:“如此甚好,方为有道明君。”

“啊,寒星!”秦月如看着军中一个恭敬俯首、未曾抬头的侍卫,压抑不住心中的欢喜,径自上前轻轻地捶了他一拳。

“公主!”不料那人却吓得急忙跪下,连连磕头。

秦月如盯了他一会儿,大失所望的挥了挥手:“起来吧,我认错人了。”

“如儿!”秦穆公脸色颇为难看,“怎的还这般胡闹!”

秦月如跑回来,扯了扯秦穆公的广袖:“父王啊,表哥和寒星呢?”

秦穆公叹了口气,没有回答,只是冲姬逍遥笑了笑:“重耳,今次既然来了,就多住些时日,孤已命王儿备了盛宴为你洗尘,随孤进殿去吧。”

“多谢父王。”姬逍遥深深一揖。

“灵儿,走吧。”秦月如笑着挽住了赵灵儿和阿奴的手,跟在一个宫女的身后上了镶金鸾凤马车。

突然,赵灵儿浑身一阵寒冷,死死的抓紧了秦月如和阿奴。刚刚那一瞬间,仿佛有什么人正在暗中看着她,甚至可能看到了她心底最深的思绪。

宴会盛大而华丽,秦穆公作为东道主,自然在最短的时间倾尽了珍奇准备招待姬逍遥。虽说姬逍遥是他的乘龙快婿,但同样的,姬逍遥也是他一手栽培出来的晋王、现今秦国最大的金主。有了姬逍遥,就不用担心蛮夷来犯,更不用担心国库空虚。最重要的是,他的宝贝女儿是姬逍遥的王后,他这个做父亲的,无论如何也要让女儿风风光光。

“表哥!”看到一身金华的秦晋元,秦月如绽放出的笑容明**人。

“晋王,娘娘。”秦晋元一揖到地。

“晋元兄免礼。”姬逍遥扶起秦晋元,微微一笑,“怎么也不见你在去做客?”

“臣惶恐!”秦晋元又要再拜。

“好了啦表哥,逍遥又不是外人,干嘛拜来拜去的。”这一次,秦月如手疾眼快的拽住了他。

姬逍遥蓦地笑了起来:“月如说得不错。”

秦晋元微怔,心中掠过一丝苦涩:“是,晋王、娘娘请上座。”

丰盛的晚宴摆好,秦月如趁着宫女们穿梭的当儿,四处打量、寻找,然而,她没寻着那个熟悉的身影,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涌上心头。

“表哥,寒星呢?”她还是决定问问,哪怕这个场合无论如何都不该问到一个侍卫。

秦晋元神色一滞,继而笑道:“我特许他不必参加这种宴会,你知道的,他那个人最不喜欢热闹。”

“是吗。”秦月如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

晚宴散去,秦月如忙不迭的奔向沈寒星的住处。

没有灯火在亮着。

“寒星!”秦月如唤了一声,回应她的却只是回声。

呆了一会儿,秦月如试探着推开了屋子的门。

“吱嘎——”木门轻响,屋内漆黑一片。

秦月如再次鼓起勇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欢快如昔:“寒星!我回来了!你不要躲着我嘛,我武功没有你好,我找不到你的,快点出来好不好?你瞧,我的鞭法又长进了哦!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姬逍遥常陪我练鞭,你快出来,我耍给你看啊!”

夜风轻轻吹过,拂起了秦月如的青丝。

“……沈寒星!你给我滚出来!我只数到三!一、二……”

“咳、咳。”

“……!寒……!”

回过头来,名字呼之欲出却又被硬生生收回,秦月如看着目光如电的姬逍遥,失望之情还是无法掩饰的倾泻出来。

“你又是这样,完全没有公主的样子。”姬逍遥拧眉。

又?

“不记得了?”姬逍遥冷笑一声,“原来你是真的不记得,我还一直自作多情的以为是你欲擒故纵。”

什么?她该记得什么?

“五年前,同样也是这里,你蛮横的对我说‘哪里来的小贼,抓到你用你来练鞭’记得么?所以大婚当日我存心冷你,让你知道当年的小贼是不可以得罪的,没想到你却泰然自若。”姬逍遥淡淡的陈述着,语气波澜不惊。

秦月如微怔,似乎……是有这么一个小贼……

“沈寒星!给我滚出来!我只数到三!一、二……”

“嘁,这也算是公主?哪里能跟灵儿妹妹相比。”

“……?!哪里来的小贼?抓到你用你来练鞭!哼!”

“嘁,连本王子也不认识,听好了,本王子叫姬、重、耳!才不是什么小贼。”

秦月如恍然:“姬、重、耳?”

姬逍遥展颜:“你终于想起来了。”

是的,想起来了,小贼当年满脸的不屑与轻蔑和当初娶她时姬逍遥的表情同出一辙。

秦月如暗笑命运在冥冥之中的安排,她抬眸望住姬逍遥俊逸出尘的脸庞。是啊,她抓到他了,并且真的用他来练鞭了。

姬逍遥眼神一柔,嘴边浮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坏笑,一步步走近秦月如。

咦?秦月如下意识的后退,直到撞在了墙上。

一只手撑着墙,姬逍遥俯身冲着秦月如轻轻吹气,无论姿势态度皆暧昧已极。

秦月如顿时脸色绯红,又羞又气,她伸出手去,想要推开他。

谁知姬逍遥的手却滑到了她的腰际,只一用力,便将她带入怀中。

“放手!我已不是你的王后!”秦月如倔强的反抗,但是姬逍遥力道惊人,她的脸颊被他的锁骨硌的生疼。

“胡说,谁准了奏的?孤怎么不知?”姬逍遥暗笑。

秦月如桀骜的声音里带了哭腔:“你答应我的!你答应我的!为你找到火灵珠以后就不要我再当王后,你答应了的!”

姬逍遥错愕的松了力道:“那么,你要当谁的王后?秦晋元还是宋王臣?再或者,下嫁给沈寒星么?”

“不要羞辱我!”秦月如抓住时机,立刻挣脱了姬逍遥,“你当我是什么!我既然不再做你的王后,也就没打算嫁给其他人!”

姬逍遥像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般,喃喃道:“我以为……你真正喜欢的人就在他们当中。”

秦月如定定的看着他,眼中泪水渐涌,她咬了咬嘴唇,傲然道:“我喜欢谁与你无关,你只需要知道,我不再做你的王后就可以了。”

她像一团火,烈焰融融。但是命运的轨迹与他相撞后,她就像被淬了冰,气焰日渐消散,唯一最后支撑着这团火焰的,就是她睥睨一切的自尊了。

“恶女,宋王臣跟你的约定是什么?”

“……我们赌你会不会来接我……”

“哦?”

“我赌你不会,可王臣却说你一定会。”

“哦,你就对我这么没信心啊。”

“……因为你说不要我当王后的。”

“嗯,然后呢?”

“然后,如果你来了,我就必须跟你回去,并且输他一件我最珍贵的东西。”

“他叫你必须跟我回去?嗯,你输给他什么了?”

“一个玉石长命锁,父王说,那是母后生前就打造好了准备给我的。”

“……”

“不过他没要,他说这种东西还是留给我比较好,他只是要了……我的……我的……”

“你的什么!?”

“……鞭子……”

“啊?”

“就是……就是你在晋国送我的那个鞭子。”

“……”

“你生气了?呃,可是你送给我了啊,那就是完全属于我了,我有权力再把它送给别人。”

“……嗯,然后呢?如果我没去呢?”

“咦?哦,如果你没去,他就得送我回秦国,一路上陪我游遍名山大川。”

“要命……”

“可是你去了。”

“废话!你很失望哦?”

“我……”

“期限呢?你们赌约的期限?”

“一天。”

“什么?一天?”

“没错,就一天。你如果转天没去接我,你恐怕就再也别想见到我了。哼,更休想知道火灵珠。”

“好险……”

“所以啊,算你机灵。”

“嗯,很好,恶女,我们也来打个赌。”

“赌什么?”

“我要得到火灵珠,必然同圣女一战。”

“……没错,无悔的性子我最清楚,她的确只会把灵珠交给她认为有能力的人。”

“就赌这个。我赌我自己会赢。”

“啊?”

“如果我赢了,你就带着火灵珠跟我回晋国,继续帮我找水灵珠。”

“那如果你输了呢?”

“我不会输,绝对不会!”

“……好!一言为定!”

“嗯。”

到这里,用脚趾也想明白了,这是一场秦月如必输的赌局。

第二季 第十四章 淬火之冰(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