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司命神的礼物

  今古恨,几千般,只应离合是悲欢。

徐靖冲重重的一挥衣袖,立时有如惊涛拍岸之势,风雪直直的朝林月如涌去。

与此同时,结界之外的李逍遥一个踉跄,竟跌了进来。

“结界?徐靖冲?!”看到林月如所处的状况,李逍遥又惊又怒:“月如!你别怕!我这就来救你!!!……御剑术!”

剑刚出鞘,就被一股冷冽的力道逼退。李逍遥盛怒的瞪住徐靖冲,刚要破口大骂,不犹愣在原地。

他看到,

徐靖冲的眼睛里,

有不可思议的光芒。

“喂……你……”李逍遥微微皱眉,终于,垂下绷紧的宝剑。

徐靖冲不会伤害林月如——因为李逍遥在他眼中,看到了和自己注视林月如时一模一样的光芒。

林月如痛苦的喊声传来,李逍遥不犹自主的向前一步。

“别过去!”徐靖冲开口。

“……!?”李逍遥一愣,忍住冲动,急问道:“究竟怎么回事?月如为什么想要杀你?你又为什么要困住她?!”

徐靖冲凝视李逍遥,所答非所问的道:“月如和赵姑娘,你选一个吧。”

“什么?!”李逍遥再次惊住,大怒道:“这个时候,你还让我做这种选择!?我两个都要!哪个也不能放弃!”

徐靖冲苦笑着摇摇头:“不行,我办不到。”

李逍遥哼道:“办不到就别在那里耍帅,给我让开!”

徐靖冲没动,仍旧一脸询问的意味。

不远处,林月如痛苦的声音不断传来,李逍遥不再理会徐靖冲,穷平生速度朝林月如冲过去。

是吗……你选择了月如……

“月如!不要怕!我来了!”在李逍遥伸臂想要拥住林月如的那一刻,他突然发觉自己置身一片白茫之中,近在咫尺的林月如也杳无踪迹。

“月如?月如!!!”李逍遥惊慌的环视四周。

积雪茫茫,万籁俱寂。

“这是九天外的空间,在这里,时间是静止的。”背后响起一个声音。

“徐靖冲,你搞什么鬼!?”李逍遥才一转头就大吼起来。

“……”对面的人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李逍遥,似是在等待下文。

李逍遥看着徐靖冲,不犹起疑。

他站立的姿势高雅优美,细细端详之下,又发现那是一种人类无法模仿的高贵站姿,令人惊羡。

他,不是徐靖冲。

虽然长着同样的容貌,有着同样的声音,但李逍遥感觉的到,这个人绝对不是徐靖冲。

“你是谁?”李逍遥警惕的握住剑柄。

“你不用怕,”“徐靖冲”微微一笑:“我是银雪。”

“银雪?”

李逍遥正在纳闷“银雪”是个什么东西的时候,万道冰晶已似凝聚般向银雪集中过去。

“他在一点点散尽法力……”银雪看着李逍遥,笑意不减。

“他?”李逍遥不解。

银雪点头:“他正在为了那个女孩子,做最后的事。”

“徐靖冲!?”李逍遥瞬间瞪大眼睛。

“……”银雪低低叹了口气:“他本来是我做的最完美的接班人,没想到竟为‘情’字所累,甘愿放弃永生。”

李逍遥心下一阵惊怔:“你在说什么?”

“怎么,还不够清楚吗?”银雪笑笑:“你们认识的徐靖冲,是我用千年不化的冰雪做出来的。”

李逍遥惊的合不拢嘴:“……可……可他是活生生的人啊!”

银雪道:“他遇见我之前是,遇见我之后恢复了真身,就不再是了。”

李逍遥恍然大悟:“难怪后来再见到他,就感到他身上寒气凛冽,原来……”

“他在为了一个人间的女子,对抗一个可以让他耗尽法力的山兽神,唉,我似乎不该在造他的时候加入感情这种东西。”银雪说话的时候平静的像在叙述无聊的事情。

李逍遥瞪住他:“你这个混蛋!你说的这是什么屁话?你把他造出来就是为了让他痛苦么?永生?我呸!你以为我们人类真的贪图永生?好,我告诉你,就算有人贪图,那也不会是徐靖冲!!!”

这次换银雪惊讶的望住李逍遥。

李逍遥怒视银雪:“我警告你,你马上放我回去,月如正在等我!”

“哦?”银雪的嘴角翘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如果我说‘不’呢?”

李逍遥一怒:“那我就劈了你!”

“……那个女孩儿会死……”

“什么!?”李逍遥拔剑的手僵住。

“除非你放弃她……”银雪挥散了聚拢而来的冰晶:“李逍遥,除非你肯放弃,否则,没有人会用自己所有的真元,来救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女人。”

“……!月……如……”

………………

…………

——“爹,你忘了你当年对刘媒婆说过的话了吗?爱情,贵在专致,始终如一。”

……

——“说好啦,我们要一起,吃到老,玩到老。”

……

——“李逍遥,说好了要风雨同路的嘛!”

……

——“你和灵儿先走!!!”

……

——“想不到,我已经这么老……”

…………

………………

不知为什么,脑海中一下涌出这些记忆,李逍遥发现,这么多年来,他一刻也不曾忘记林月如的话语。这些话于他而言,似乎已不再是简简单单的承诺,到像是烙印,永生永世烙在了他的心里。

林月如的心是属于他的,始终如一,致死不渝。

有时候,他甚至希望,林月如能被他气走、丢下他不管,这样也许他会好过些。可是没有,林月如始终不曾离他而去,还为了他一次又一次的牺牲自己。

世间的真爱,林月如不是早已给了他吗?可是他呢?又给了她什么?

李逍遥觉得,或许林月如的心曾一度是用冰雪造的,高傲酷寒;遇到他后,她的心是用丝绸造的,柔滑飘逸;在被他一次次的伤害中,她的心又被玻璃重塑,晶莹脆薄;而最后那一个微笑的瞬间,她的心必定是黄连为之,苦楚不堪。

经历了这么多,她还是在重生后对李逍遥微笑,仿佛千百次的折损委屈,也依旧平整如初。只因为林月如的心很小很小,只能容下一个人,就是他——李逍遥。

曾经在他进锁妖塔之前,有一个酒鬼对他说:“小子,师父现在教你一招绝对不会出事的万全之策,你学不学?”

李逍遥当时兴奋的吵着嚷着要师父快教。

酒鬼顿了一顿,说:“那就是,不要去。”

呵呵,李逍遥在心里笑了,然后对酒鬼说:“这一招,我不学。”

对嘛,因为灵儿还在等他,他怎么可以不进去?转身的那一刻,他没有看见酒鬼哀痛的眼神。

现在想来,他真的好想学,好想再有个人来教教他。可是,是谁呢?

“你还没想好吗?时间不多了。”

冷清淡漠的声音传来,李逍遥猛然抬头。

对,就是眼前这个人!

“只要我放弃月如,你就可以救她吗?!”李逍遥严肃地问。

银雪浅笑:“你好象已经决定了。”

“回答我!!!”李逍遥震怒。

“呵,也许吧,”银雪没有给出确定的答复:“如果你真的可以放弃的话。”

如果……如果徐靖冲能救她,那么真正该走的,是我李逍遥才对。

最后,他终于要将她放开了么?

“拜托你,一定不能让月如死。我欠恶女的太多了,这一辈子都还不清,但是我希望,她能幸福。”

李逍遥的眼底有浓重的雾气,他使劲儿的皱了皱眉,仰起头。

没有痛苦,幸福永远不会完整。

他和月如之间的幸福,一定要用分别来完整吗?

“如你所愿。”

银雪长袖一拂,聚拢而来的冰晶向白茫的空间外散射而去。与此同时,李逍遥也脚下一空,再睁开眼,发现自己倚着树靠在离徐靖冲不远的地方。

“你看见了什么?!”用法力困住山兽神的徐靖冲感觉气力逐渐回转,于是立刻开口询问李逍遥。

“看见了什么?”李逍遥一怔。

“是啊。”

刚才李逍遥突然定住脚步一动不动,吓的徐靖冲的思维几乎停止活动,好在唐钰及时冲过来将李逍遥拖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李逍遥站起身,定了定神,缓缓道:“大概是看见了月如会很幸福……”

“……”徐靖冲不再开口,他只是慢慢后退,一直退到了李逍遥身边。

“你……?”李逍遥看着他。

“一切都结束了,”徐靖冲突然垂下了正在施法的双臂,林月如周身的银光也有渐散之意。

李逍遥大惊:“你们两个混蛋骗我?!月如根本就还没清醒!!!”

“别急,我要还你一个,完整无缺的月如。”

徐靖冲放出的银光突然一闪,白茫茫的,像是笼罩了整片树林,亦或整个苗疆,再不然就是整个天下。

李逍遥呆然,他大声唤着朝林月如的方向跑去,果然,他还是最怕林月如会消失不见,明明知道是自己答应了要放弃,可还是会不甘心、会害怕。

月如……

他只想再抱一抱他的月如。

因为这以后,他们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相见。

然而,真的是白茫茫一片,犹如九天外的那个空间,没有边际。

第三十八章 司命神的礼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