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再遇彩依

  南昭城中,每个人的服饰都和中原人不同,林月如惊奇的看着每个路人,兴奋不已。

李逍遥和赵灵儿仿佛毫无惊异感,只是偶尔会顺道看看佩剑等武器。

“逍遥,灵儿,你们看,这是什么啊?”林月如拿着一个精致的盒子晃了晃。

李逍遥和赵灵儿相视一笑,朝林月如走过来。

李逍遥解释道:“这个盒子里装的是蛊,你不要随便打开哦。”

“蛊?”林月如疑怪道:“是诅咒用的吗?”

“姑娘,我们苗族女子是离不开蛊的,你要不要试试看?”卖蛊的女子笑道:“我们要是碰见负心的男子,一定赏他一颗蛊尝尝,能叫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保证他服服帖帖。”

林月如小心翼翼的将装蛊的盒子放下,眼眸低垂:“我不用蛊,我也不要叫他服服帖帖。他要是敢负我,我宁愿一剑杀死他。”

李逍遥在一旁听的毛骨悚然,苦笑连连。

没想到林月如突然扬起明媚的笑脸嘻嘻笑道:“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哈哈。”

“呼——”长叹一声,李逍遥暗道:幸好是假的。

在城中左转右转,南昭宫殿终于就在前方了。

李逍遥对守卫说了几句话,只见守卫匆匆跑去报信,不一会儿一个稚气未脱的女子蹦跳着从宫殿中而来,一把就抓住了李逍遥的手,兴奋地道:“逍遥哥哥,你来看阿奴吗?是吗?”

李逍遥笑笑:“阿奴,你看我把谁带来了。”

阿奴好奇的往李逍遥身后望去,这一望更是惊喜万分:“公主?!是公主啊!!!”

赵灵儿迷茫的望着阿奴惊喜的神色,任由阿奴拽着往宫殿里走去。

李逍遥看看林月如,示意她也一道跟上。

阿奴拉着赵灵儿左看看右看看,突然道:“逍遥哥哥,这真的是公主吗?”

李逍遥笑:“如假包换。”

在那三人眼中也许只是一句笑话,但林月如听了却是浑身一震。

“公主,南昭的臣民都很想你,留下来吧。”阿奴眨了眨眼睛。

赵灵儿看看李逍遥,开口道:“这……可能……”

“当然没问题!”李逍遥接道。

赵灵儿疑惑的望住李逍遥,阿奴听罢却惊喜的跳起来,一把抱住了李逍遥的胳膊:“逍遥哥哥,你太好了!阿奴一定会把公主照顾的非常非常好,就像宝贝一样,很小心很小心的!”

李逍遥笑道:“这是你说的啊,要是我回来,看见灵儿瘦了一点儿,可唯你是问。”

阿奴自信满满的拍着胸脯打包票:“放心好了!”

“逍遥哥哥,”赵灵儿一脸忧郁的站起来:“你要去哪里?难道不带灵儿一起去吗?”

李逍遥道:“灵儿的身体是最重要的,我和月如要跑一趟长安、苏州,长途跋涉,我怕累坏了你。”

赵灵儿皱眉:“灵儿不怕的。”

李逍遥抬手轻点赵灵儿的鼻尖:“可是我怕啊,灵儿,你乖乖的呆在南昭,阿奴和唐钰会把你照顾的很好的,岂非比和逍遥哥哥跋山涉水强?”

赵灵儿幽幽的侧过头:“好,我知道了,灵儿现在和逍遥哥哥上路一定会是个累赘,灵儿不去就是了。”

李逍遥心中一紧:“灵儿,不是这样……”

“灵儿妹妹,逍遥是关心你。这样,我和逍遥一定会尽快回来,你放心吧。”林月如温柔的环住了赵灵儿的肩膀。

“……恩,灵儿知道了。”

“那……我们可以开饭了对不对?”阿奴在一旁等了好久,终于开口问。

李逍遥点头:“当然啊。”

翌日清晨,李逍遥收拾了足够的银两和衣服,悄声无息的掩上了房门。他走出宫殿,见到早已在等着他的林月如。

“月如,走吧。”李逍遥上前取过林月如的一个看起来比较重的包袱背上。

林月如微微一笑,边走边问:“你真的不打算跟她们告别?”

李逍遥道:“她们一定又有好多话要说,我这个人最受不了肉麻的告别了。”

林月如问:“我们要先去哪里?”

李逍遥想了想,道:“去阿七家!”

“阿七?”林月如微怔。

李逍遥道:“就是你表哥。”

“我表哥……”林月如轻轻重复。

“走吧,我们要快一点才行。”李逍遥拉了林月如的手,跑了起来。

林月如浅笑,不管她记不记得以前的事,反正现在和李逍遥在一起——很幸福。

再一次来到长安城,林月如感到不同于从前的亲切。

李逍遥带着林月如走进尚书府,道:“我们就住在这里吧,顺便在城里寻找玉簪的下落。”

林月如点点头,不等放下包袱,就朝后花园跑去。

“喂,月如?”李逍遥无奈,也跟了上去。

后花园,林月如看着飞舞的蝴蝶,眼前又出现上一次李逍遥为她降下花雨的场景。

蝴蝶仿佛也看见了林月如,翩然朝她飞来,在她周围上下环绕。

“……”石阶上,李逍遥深深的望着她,无息的回身朝屋内走去。

“逍遥!”玩儿的差点忘了时间,要不是肚子唱起空城计,林月如真想在园子里多呆些时候。

“这个尚书府很大,我还怕你迷路了。”李逍遥放下手中的茶杯:“走,我们去吃一顿好的。”

“好啊!”

“小姐,公子,这边坐!”店小二热情的迎上来:“请问要吃点什么?”

林月如想了想道:“我要吃桂花糕!”

李逍遥笑笑:“你怕我没钱啊?小二,你们这儿应该有新鲜的洞庭湖大蟹吧?我们要四只。还有什么鲍鱼鱼翅,通通端上来。啊,还有,最香醇的猴儿酒,也上一壶。”

林月如记得这一路上经常是用馒头充饥,于是拉拉他的衣袖:“这里不是苏州,你疯了……”

店小二也赔笑着:“客官,本店概不赊欠的……”

李逍遥一拍桌子:“本大爷有的是钱,你尽管把我要的菜拿上来!”说着取出一锭银子拍在桌上。

“是,是!二位客官稍等。”店小二一见李逍遥出手阔绰,连忙朝厨房跑去。

林月如疑道:“你哪来那么多钱?”

李逍遥微微一笑:“记不记得我们路上碰见的那几个强盗?”

林月如微怔:“莫不是打败他们的时候,你……?”

“没错!”李逍遥嬉笑:“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打架的时候我用了天下无敌的‘飞龙探云手’。”

“飞龙探云手?”林月如显然被这个名字吸引了。

李逍遥坏坏的看了林月如一眼:“你也可以叫它‘妙手回春’!”

“妙手回春?”林月如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桂花蟹黄,美酒佳肴。

李逍遥和林月如吃过饭,突然听临桌的人说道:“前几天又有人失踪了,听说真的是只蜘蛛精啊。”

李逍遥一惊,和林月如对视一眼,走过去问:“请问,你们说的那个蛛蛛精是不是在城外五里的瘴气林里?”

那人愣住:“你怎么知道?!”

李逍遥暗道:难道是毒娘子的后辈?

林月如见李逍遥皱眉,抬手在他眼前晃了一晃:“逍遥,你想到了什么?”

李逍遥回身抓起桌子上的剑:“走,月如,我们去除妖!”

瘴气林的入口处蛛丝垂泄,散发着一种莫名的阴冷,和阵阵的凄凉。

李逍遥道:“月如,瘴气这么重,你把这颗药丸服下。”

林月如道:“那你呢?”

“我?我堂堂蜀山掌门,怎么可能会怕这小小的瘴气。”

“哦,嘻嘻,那好吧。”林月如扬头将药丸服下,率先提剑入林。

药丸的效力开始发作,本来聚拢而来的毒物全都避之惟恐不及。

林月如展剑挑开杂藤,忽然一股粘稠的丝状物朝她喷射过来。

“小心!”李逍遥剑花一舞,挡住了那道白光,立刻冒出呛鼻的烟雾。

低沉的女声自前方响起:“小子,你是何人?能闯入我迷魂阵,破我雪丝?”

李逍遥一把将林月如拉到身后,警惕的防备着。但见树藤交缠处有一张巨网,一名妖艳的妇人立于其上,正极不友善的盯着他们。

李逍遥冷冷一笑:“原来你果然是毒娘子的同伙。”

“毒娘子?”蜘蛛精微微一笑:“到是很久没人提起这个名字了。”

林月如听她阴阳怪气的声音,大为不快道:“我们今日来是要降伏你的,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哈哈哈,笑话!”蜘蛛精眼睛一亮:“束手就擒的恐怕是你们!”说着一挥手,一道白光直取林月如心口。

林月如身子急翻,闪过这道极利的丝;李逍遥在一旁顺势就是一剑,剑气既准又快的射向蜘蛛精。蜘蛛精喷出雪丝,仿佛轻而易举般就阻隔了李逍遥的剑气,但她却想不到林月如与李逍遥配合默契,就在她发雪丝的时候,林月如已经跃到上空,三诀合一朝她背部刺来。

“铮”的一声剑鸣,剑尖直插在蜘蛛精的背心上。

林月如喜道:“这下你还不死?”

李逍遥也正欲收剑,忽然感觉一阵阴风,他立刻回身大呼:“月如闪开!”

林月如听得呼唤,赶忙抽身,谁料那蜘蛛精已然变化,两只爪子紧紧的缚住了林月如,可怖的笑起来:“要躲已经太迟了!”

“啊!”林月如立刻感到一阵恶心,她的剑被白丝包住,根本挥不起来,而那蜘蛛精的头部竟还是人形,正一点点朝她逼近。

“逍……逍遥……”林月如胃里翻腾,脸色惨白。

李逍遥明知要出剑就要蜘蛛精的头部,可是现在林月如被抓,他这一剑要是不成功,林月如就没命了。

情急之下,李逍遥只好怀着拼一拼的心态,御剑飞将起来,直取蜘蛛精的头颅。

林月如越发感到呼吸困难,突然耳边传来一个动听且急切的声音:“快拔下她头上的玉簪!”

林月如只觉得这声音无比亲切熟悉,但一时半会儿又无从得知是何人相助,她强睁双眼,果然见那蜘蛛精的人类头上有一枚精致发簪,状如蝴蝶欲飞,正发着银蓝色的光。

林月如伸手一把抓住玉簪,用力一拔,那蜘蛛精一声怒吼,人头渐渐变化,正巧李逍遥一剑射来,不偏不倚的插进已化为蜘蛛形态的头里。

蜘蛛精受了重创,脚爪乱摆,林月如趁机滚落于地,朝李逍遥这边奔过来。

“吼——!我要你陪葬!”蜘蛛精垂死挣扎,口吐蛛丝狠狠的缠住了林月如的脚踝。

“啊!”林月如感觉脚下一拌,倾身扑倒在地。

李逍遥见一击成功,便赶忙飞下来救林月如。

他挥剑断丝,可是这些丝同毒娘子的丝一般,把他的剑也一同缠了进来。

李逍遥以内力灌注剑身,不顾剑上缚丝越来越多,只一心想要砍断缠着林月如的丝线。

二人被缓缓拖向蜘蛛精的口边,林月如望向李逍遥:“逍遥!弃剑吧!不然你也会没命的!”

李逍遥咬牙道:“我死都不会放手的!”

林月如鼻子一酸,带着哭腔道:“你快弃剑啊!要是你死了,灵儿怎么办?蜀山怎么办?”

李逍遥没有开口,仍旧一刻不停的挥剑断丝。不错,是他轻敌了,他原本以为刺中了要害后可以令林月如全身而退,没想到蜘蛛精竟还有力气做垂死的反抗;他也想过弃剑仅以体内的剑气贯穿蜘蛛精,但如此一来,蜘蛛精所喷出的毒液必定会伤到林月如。

现在再没有一个酒剑仙能跳出来帮他了,自从做了掌门后他就渐渐明白,再也没有人会来罩着他了。

“总之……总之是谁都好!只要能救月如就好!”李逍遥一声大喝,决然的扔下了沉重的宝剑,一弯腰拥住了林月如。

林月如大骇:“你……你快跑啊!”

李逍遥温柔的一笑:“我说过,风雨同路。能跟你一起死在这里,我也不枉此生。”

林月如的眼泪悄然滑落:“你这个呆瓜……”

李逍遥微笑,眼光扫过蜘蛛精,突然道:“月如,我们有救了,你撑着,我去帮忙!”

林月如一怔,也回头看去。

只见蜘蛛精被一大群翩翩飞舞的蝴蝶包裹住,虽然还在拖拽着林月如,但已经减了三分的力道。

李逍遥怒叱一声,运起周身的真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朝蜘蛛精冲过去。

猛的一道金光,李逍遥整个人穿过蜘蛛精的身体,巍然立与远处。这招正是当初酒剑仙杀死毒娘子的破剑式。

蜘蛛精连叫都没来得及叫,便呯然开裂,毒水四溅。

林月如正惊骇时,蝴蝶群已经将她严密的围了起来,而她手中的玉簪也放出光芒,一股柔和温暖的力量笼罩在她周围,那种力量很熟悉很亲切。

好象有一个屏障般的结界,漆黑之中,只有玉簪发出的亮光。

“月如……”

“谁?”林月如惊诧的抬起头,又是那个好听的声音。

“月如……”

亮光之中好象有一只紫色的蝴蝶,它飞舞的样子,让林月如觉得凄美异常。

是你在唤我吗?林月如伸出手,那蝴蝶翩然落了上去。一刹那间,蝴蝶幻出人形,竟是一个幽尘绝俗的女子,华面玉灿,靥若芙蓉。

林月如看的目瞪口呆:“你……”

那绝色的美人微笑:“我是彩依啊,记得吗?”

“彩依……”林月如心头一悲,竟脱口而出:“嫂子……”

彩依看看林月如手里的玉簪:“月如,你要把这玉簪拿好,要小心,知道吗?”

林月如突然想哭,她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彩依,在头痛之余还会感到忧伤,此时此刻,她也只是不住的点头,不知该说什么。

彩依定睛看着林月如:“原来……你的记忆……”

林月如哑口无言。

周围蝴蝶渐散,彩依低叹:“我要走了,月如,你多保重。”

林月如突然哽咽的拉住她:“嫂子,你不要走!”

彩依欣慰的笑笑:“这是命,我能再见到你,已经心满意足。我要回去了,反正我还有很长时间可以等,一定能等到相公转世,一定能再次见到他,就像看见了你一样,对吧?”

林月如无声的点点头,手中玉簪闪动,蝴蝶散去,也没有了彩依的影子。她只见李逍遥担心的跑来,扶住她的肩膀:“月如,你没事吧?”

林月如凝视玉簪片刻,微笑道:“我很好。”

李逍遥望一眼漫天消散的蝴蝶,笑道:“真多亏了彩依姑娘。”

林月如点头:“恩。……逍遥,你看,这是不是我们要找的玉簪?”

李逍遥仔细的瞧了瞧:“应该就是了吧。”

林月如道:“给你拿好,我们这就去苏州。”

李逍遥摇摇头,抬手给林月如别在发髻上:“玉簪蝴蝶真像彩依,还是你戴在头上,我瞧着喜欢。”

林月如脸上微微一红:“得啦,你要不要走?我们要坐船去苏州,晚了就赶不上啦。”

李逍遥一笑:“好啊,这就走。”

出瘴气林的时候,二人都不约而同的回望一眼,才转身离去。

第三十章 再遇彩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