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辛若霞

  “喂,你不用在暗中躲着,说不准我还要叫你一声师伯呢。”树林深处,李逍遥站定,望着林子。

“……不敢。”林中跃出一人,正是冷面神捕。

李逍遥笑笑:“阁下此等风采,果然与太师伯有几分相似。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冷面神捕微一点头:“在下姓徐,名靖冲。”

“徐……靖冲?”李逍遥仔细的打量着冷面神捕:难怪他所用的是蜀山秘传剑法,而且又与唐钰功夫相似,原来是太师伯的弟子。李逍遥曾听剑圣讲过,太师伯徐长卿也与苗族有不浅的交情。于是他深一作揖道:“徐师叔,小侄有礼。”

冷面神捕显然惊诧,忙道:“李掌门不必客气,在下何德何能敢高攀师叔之名。”

李逍遥此时正弯着腰作揖,听见他文邹邹的说话,不仅苦笑。这样下去,不知道要礼貌到什么时候才算完。于是直起身子,抱拳道:“你我都是豪爽之人,干脆别那么婆婆妈妈了。……哎,冷面,啊,不是,是徐……靖冲。不知太师叔他老人家安好么?”

徐靖冲摇了摇头:“其实在下也有许久没见到师父了,不过师父他老人家身体向来康健,如今也应安好,多谢李掌门关心。”

李逍遥道:“太师伯归隐至今,实乃人中之瑞;况且,又教出冷面你这样的神捕,更是侠之大者。有机会,我这个不称职的蜀山掌门真该去拜访一下。啊,对了,你有多久没见他老人家了?”

“差不多五年。”徐靖冲据实以告。

李逍遥立时嘴角抽筋,满脸的笑容怎么看怎么真诚。

——五年……还真是许久啊——

“冷面啊,天色已晚,不如你随我同去我的朋友家里休息一晚吧。”李逍遥建议道。

徐靖冲犹豫着摇头:“在下还有要事去办,多谢李掌门好意。”

“要事?”李逍遥撇撇嘴:“是准备去质问那个狗官吧?哎呀,急什么呢?明天再说也行吧?用不用那么卖命啊?”

徐靖冲道:“正所谓食君之禄,担君之忧。我身为密令捕快,必定要为朝廷消灭贪官,除去奸党;至于盗取百姓财物,威胁百姓生命者,在下也必定抓其伏法义不容辞。”

李逍遥笑的更灿烂了:“佩服佩服,你还真像那个阿七。”

“……”徐靖冲抱拳道:“那么在下便告辞了。”

李逍遥点头:“好,恕不远送。”

“后会有期。”

见徐靖冲离开,李逍遥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看来我真的不擅长说文邹邹的话,唉——哎呀,月如!”

离树林不远的镇前,李逍遥终于找到了正左顾右盼忧心忡忡的林月如。

“月如,你在等我啊?”李逍遥笑着走来。

林月如寻声望向他,恨恨道:“你少臭美了!谁要等你啊!”

李逍遥微微一笑,差开话题道:“月如,你知不知道,那个冷面神捕是我们蜀山的前辈。”

林月如斜他一眼:“胡说八道,他武功没有你好,怎么会是蜀山前辈?你唬我啊!”

李逍遥继续道:“教他武功的人是我太师伯,你说他是不是我的前辈?什么唬你,我这个人是比较喜欢胡说八道,不过从来不唬笨蛋。”

“你骂我笨蛋!?”林月如气的满脸通红。

李逍遥低头看着林月如,突然一言不发了。

“你……你干吗这样看着我?”林月如逼开他的目光,心中有点点的欣喜涌来。

李逍遥道:“我想起我们那一次来扬州城,你这个笨蛋也是在这个地方,居然质问我是不是看上了姬三娘,啧,真亏你想的出。”

林月如一愣:“我怀疑你看上了姬三娘?我有那么笨吗?她老的可以做你娘了!”

李逍遥的神色略转忧然:“是,其实当初真的把她误认为我娘才经常出入她的府邸,啊,没想到你这个恶女跟踪我,还咬我一口!”

林月如呆了一下,伸手抓住李逍遥的手腕:“我看看。……什么啊,根本就没有!你又骗我!”

李逍遥微笑:“当然没有了,要是还有,那当初除非你把我的手咬下来。说你笨你还真笨!”

“你……!”林月如正待发作,忽听李逍遥道:“有人来了!”

飞身而至的是一名红衣轻扬的娇俏女子,高高的乌蛮髻上插着墨玉簪,看上去比此时的林月如要稍小一些。

李逍遥皱眉:“刚才的身法看来,她并不是等闲之辈。”

林月如瞪他一眼:“半夜三更,她一个人到这来干什么?”

李逍遥摇头:“不然你出去问问她。”

“谁?”那红衣女子听到响动,立刻拔出剑来,眉眼间嚣张之态可见一斑。

李逍遥按住林月如:“别动,她不是说我们。”

林月如正在奇怪,却见另一侧跳出一名男子,落到红衣女子面前。

“徐大哥?”林月如微怔。

李逍遥看了一眼林月如,嬉笑道:“想不到冷面那小子还挺有眼光,喂,那姑娘比你可强多了。”

“你……!”林月如瞪他,恨恨不语。

只见那名红衣女子一见徐靖冲便欢喜的拉住了他的手,笑道:“冲哥,你叫霞儿好找啊!”

徐靖冲不着痕迹的推开那双手,淡然道:“你来找我做什么?我的事情还没办完,不可能跟你走。辛大小姐,请回。”

姓辛的红衣女子娇嗔着:“冲哥,霞儿不依啊,好不容易才找到你,我一定要跟你一起回去才行!”

徐靖冲摇头:“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只想当一个小小的捕快,至于将军的职位,我没兴趣。”

辛大小姐听到他这么说,立时转了话锋道:“你说没兴趣?哼,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官职,你竟然没兴趣?冲哥,我来时便听说了,你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贼差点毁了自己的名声,是不是?!”

徐靖冲皱眉:“她不是女贼,是我凭着直觉错怪了她。”

“哼,女贼就是女贼,不知使了什么狐媚招数让你滞留扬州城里,要是让我见到,决不手下留情!”辛大小姐微怒,见徐靖冲有不快之色才住了口。

躲在一旁的李逍遥看向林月如:“她在说你啊。”

林月如本是林家堡大小姐,生性就受不得这些讥讽的话语,此刻再也忍不住了,一跃而出:“喂!你说什么!谁是女贼?谁使了什么狐媚招数?!”

辛大小姐用微微“惊艳”的目光打量着林月如,挑衅道:“就是你吧?哼,我说谁谁心里清楚。”

林月如大怒:“你胆敢跟本小姐这样说话?活得不耐烦想找死了吗!”

“那就看看是谁找死了!”若霞莫不经声的拔剑朝林月如刺去,剑招之狠辣令人瞠目。

林月如冷笑一声,也拔剑相抵,“叮”的剑身相接,火花四溅。

徐靖冲正要出手阻拦,只见从旁迅速的跳出一人按住了他,一望之下,不犹微怔:“李掌门?”

李逍遥靠着门板笑道:“看她们打,多有意思。”

徐靖冲皱眉道:“她们两个谁出差池也不行。”

李逍遥道:“哎呀,你担心个什么劲儿啊,不会有事的。”

李逍遥很了解林月如,她性格开朗不记仇,虽然生气,但并不致痛下杀手,而那位辛大小姐的武功路数根本比不上林月如,所以李逍遥放心的很。

不出十个回合,林月如便高占上风,她的每一招每一式都可封住对方的真气。林月如并不想伤及这个素不相识的人,于是减了力道,随时准备挑开她的长剑收式。

猛一声剑鸣,辛大小姐的长剑脱手而飞,林月如将剑抵在她的喉咙前一寸处,得意的笑道:“知道是谁更厉害了吧?哼,动不动就要打要杀,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一旁的李逍遥差点笑出声来,对徐靖冲道:“她自己还不是一样?”

“说什么!”林月如收了剑朝李逍遥走来。

突然一股杀气,李逍遥和徐靖冲立刻飞身跃向林月如,李逍遥一手揽住林月如的腰际,凭空旋转了一个圈,落在原地;他的另一只手里捏着两根银针,针尖青光闪闪,想来剧毒无比。

李逍遥丢下银针,不屑道:“暗器啊?小姑娘,这么毒的暗器,少用为妙!”他低头看了看怀中的林月如:“你没事吧?”

林月如摇摇头,一把推开李逍遥,尴尬道:“没……没事。”

徐靖冲走到辛大小姐身边:“辛若霞,林姑娘没有伤你,你竟然用毒针暗算?”

辛若霞大怒:“是她先迷惑你的!”

徐靖冲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即使如此也不用你来管吧?辛大小姐,在下还有要事在身,恕不远送。”说罢走到李逍遥和林月如身边,抱拳道:“抱歉,林姑娘,李掌门,在下告辞。”

看着徐靖冲离开,林月如突然开口:“徐大哥,有空到林家堡,必定盛情接待!请!”

李逍遥对徐靖冲笑了笑,跟着林月如离开,两个人的背影如天造地设般仿佛永远不离不弃,徐靖冲望着他们,也缓缓朝反方向走去。

“冲哥……”辛若霞轻唤。

徐靖冲停住脚步,微叹了口气:“你是一个人来的吗?”

辛若霞见他开口,忙笑着答道:“是啊,我爹不让我来,我是偷跑出来的。”

徐靖冲道:“你一个千金大小姐,何苦远道跑来找我。算了,等我办完事就送你回家吧。”

“好啊!”辛若霞上前环住了徐靖冲的手臂。

林家堡……林月如……下次再见面,定让你尝尝我毒针的厉害。

“月如,你刚才太大意了。”李逍遥跟着林月如开口提醒。

林月如哼道:“就知道说我!是她暗箭伤人,我一时没防备差点受伤,哼,下一次我绝对不会放过她!”

李逍遥笑笑:“口气未免拖大,她的套路虽不及你,但要说心计,你恐怕不是对手喽,小心又中暗器,不过我可不救你哦!”

林月如怒道:“谁要你救!本姑娘会怕她不成?”

李逍遥道:“呐,你看,才几句话就生气了,就你这样想胜可太难了。”

其实以林月如的武功来说,辛若霞的暗器并不足为惧,只不过李逍遥平常就喜欢和她斗嘴,此时只想说几句话来逗她生气而已。

林月如怒道:“是啊是啊,本姑娘高兴生气就生气,你见她漂亮便向着她说话,好稀罕么?”

李逍遥挠头,好好的又扯到美丑上,看来女孩子都很介意自己的容貌。他嬉笑道:“我哪是替她说话,我是关心你!再说,她没你漂亮。”

“口不应心……”林月如心里一甜,扬起拳头去捶李逍遥的胸口。

“哇,好痛啊!你把我打成内伤了!”李逍遥连连哀叫。

林月如消了怒气朝姬三娘家走去,突然她转头看向李逍遥:“明天我们就去找灵儿好不好?”没等李逍遥回答她便笑着哼起苏州的小调来。

李逍遥远远的看着她,嘴角牵起欣然的微笑。

第十八章 辛若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