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苏媚

  走了不久,林月如跑到李逍遥身前拦住了他:“逍遥,还是不要去了,我不明白,这件事实在太奇怪了。”

李逍遥停下脚步:“什么意思?”

林月如道:“你不觉得奇怪吗?从我们进入隐龙窟那一刻,这一切似乎都是被安排好的一样,我们还是回去,从长计议吧?”

李逍遥深吸了一口气道:“月如,我不否认你的话,但是眼看就要到灵极洞,怎么能说回去就回去?”

林月如见他坚持,继续道:“我不是说不去了,而是,你不觉得我们这一路上遇到了很多奇怪的事情吗?你之前……你之前告诉我灵儿已经死了,突然间复活,万一是个圈套该怎么办?山兽神这个家伙,我们能轻易就相信了吗?”

李逍遥看了看她坚定的眼神:“月如,这回,无论如何我要去为灵儿试试,不然我怕自己会后悔。”

林月如心里一急:“我怎么说你就是不明白!你了解吗?你知道现在你要去的未知冒险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的。”

李逍遥不想跟她吵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一放到赵灵儿的身上,他就变的不理智了。

“你一定要去吗?”林月如问。

李逍遥道:“是,非去不可。”

“好,我们这就去。到时候别说我没提醒你还救不了灵儿。”林月如狠下心跟了上去。自从李逍遥给了她那面铜镜后,她就感到自己越发能隐隐知道些什么。

高山之上,有一处明显的洞穴。入口处泛着淡蓝的光,李逍遥拔出剑,就势也一起护住了林月如。林月如推开他道:“不用,我自己也能上去。”李逍遥不置可否的笑笑,月如,仍旧是那般倔强。

长鞭一甩,稳稳的勾住了洞穴外的巨石,林月如飞身而上。

李逍遥的身手自然也不在话下,长剑凭空抛出,御剑术。

洞中光线阴暗,李逍遥道:“月如,你跟在我后面。”

林月如不屑的哼了一声,没有任何作答。突然,一道幽绿的光朝二人急速扑来。

李逍遥抽剑砍去,猛听见一声狐狸的悲鸣。定睛而视,一直皮毛油亮泛光的蓝狐正狠狠的瞪着李逍遥和林月如。

想到山间碰见的苏媚,林月如忙压下了李逍遥的剑道:“冒昧打扰,我们是应苏媚邀请而来的,方便让我们见见她吗?”

蓝狐盯了他们一会儿,便朝洞的深处走去。李逍遥和林月如急忙跟了上去。

“哥哥姐姐?是你们!?”苏媚惊讶地望了望他们,马上笑着跑上前去:“爹娘还疑心是来抢宝物的无聊人类,原来是你们。”

李逍遥尴尬片刻,要说来抢宝物,也算是吧。林月如没有替他多解释什么,而是拉着苏媚的手问道:“你的爹娘呢?”

苏媚眨了眨眼:“刚才看见的蓝狐就是娘啊,爹……正睡觉呢。”

“睡觉?”李逍遥不犹起疑。侧头往更深的洞内看去,李逍遥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林月如环视四周:“苏媚,刚才你娘……”

“哦,娘在里面。对不起啊,他们其实没有恶意的,只是娘…和爹,都不喜欢人类。”苏媚解释。

呆了一会儿,李逍遥听林月如和苏媚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苏媚很机灵,每当提到她父母和宝物,她都不着痕迹的避了过去。于是李逍遥开口了:“苏媚,你知不知道玲珑玉簪的消息?”很多时候开门见山是很好的问话方式。

苏媚没有回答,洞内一时极静。

“果然……你们果然也是冲着宝物来的。”苏媚缓缓开口,抬起头,眼睛里透着杀气。

林月如道:“其实我们并不是想要抢,苏媚,我们想要去救一个朋友,用完后即刻奉还。”

“哼”苏媚冷笑:“你们原来也是这样自私,那样的宝物,怎么可以给你们?!”指尖暴起绿光,一阵狐火袭向李逍遥和林月如。

“小心!”李逍遥一个闪身避开攻击,顺势拔出了背后的伏魔剑。

“逍遥,别伤了她!”林月如一边警告着一边绕到了苏媚身后,皮鞭一卷,缠住了苏媚的腰,并出言安抚道:“我们只是要玲珑玉簪,不会伤害你们的!”

“鬼话连篇!”苏媚周身放出红光,一双手变成了利爪,她狠命的挑开林月如的鞭子,大喊道:“娘和爹与你们人类毫无瓜葛,为什么你们要赶尽杀绝!?我知道,本就不该相信你们,因为,你们也是白河村找来除掉我们的!”

白河村早些年遭僵尸祸害,自李逍遥平了僵尸后到也相安无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来了不少外人,说是有狐妖作乱,前来降妖。这深山里的狐狸几乎已经被杀的差不多了,而苏媚的父母正是这里为数不多的狐妖,守护着玲珑玉簪。虽然是妖,却不曾有过任何侵犯人类的事情发生。

然而,这些,李逍遥和林月如并不了解。

见无论说什么都枉然,林月如挡住苏媚,冲李逍遥道:“这里有我,你去取玲珑玉簪!”

“好!”李逍遥飞身向洞的深处奔去。

越向里走,死亡的气息就越发浓重,李逍遥在一块巨石上看见了一只倒在血泊中的蓝狐。

他轻手轻脚的靠近,似乎是怕惊扰了那只狐狸。

狐狸的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但是血液仍旧不停的涌出来,李逍遥收了剑,想再靠近一点。他扫视蓝狐周身,突然眉头一紧,他看见狐狸的蓝色皮毛上有与红色血液所不相称的液体在闪动。那液体也是蓝的,所以一时难以分辨。

李逍遥想了想,掏出观音符,小心翼翼的贴在那蓝狐的患处,然后后退两步,手捏剑指默念口诀。

只见道道蓝光暴射开来,狐狸身上的蓝色液体像凝固般涨了起来,那狐狸也动了动,低声吼叫起来。

李逍遥见状,迅速的又掏出两张观音符朝凝固的液体掷去。

“吼——”蓝狐痛苦的叫声穿入苏媚耳中,苏媚呆愣,愤怒的大吼道:“不要伤害我爹!”

林月如赶忙将皮鞭一横挡住苏媚,如果真的是苏媚父亲的惨叫,林月如就更不能让她进去看着自己的亲人痛苦。

凝固的液体已经从蓝狐身上涌至半空,李逍遥见时机已到,便手疾眼快的抽出剑来,剑上粘了冰符,液体一但碰到立即会被冻住。

冰块摔在地上,碎成冰晶,李逍遥收势,将剑在狐狸身上划开一条口子,放出黑血,掏出一瓶金创药洒在蓝狐被液体覆盖过的皮毛上。

“多谢恩公。”身后传来人声,李逍遥回头看去,竟是一名身着红裙,拖着狐尾的美貌妇人。

李逍遥作揖道:“夫人不必客气,其实在下这次造访是有一件非取得的东西在这里。”

红衣妇人指了指头上放着光芒的玉簪道:“恩公可是要这玲珑玉簪?”

李逍遥一见,心下大喜:“就是它!”

红衣妇人微笑:“恩公要的话就拿去吧,只是,以后天下再无太平了。”

“夫人此话怎讲?”李逍遥心下一紧。

红衣妇人道:“具体原因我也并不清楚,只是……这玉簪,是巫后娘娘生前的东西,让我保管罢了,还特别叮嘱过,它系着天下苍生的安危,即使是牺牲性命,也不能将玉簪交到别人手里,若是交了出去,必定天下大乱。”

李逍遥愣住,他万万没想到,一枚玉簪不仅仅是困住赵灵儿的宝物,更关系着天下百姓。

红衣妇人见他犹豫,便缓声道:“我见恩公面相上是身怀奇遇的人,并且有解去我丈夫病患的本领,想必不是凡人。若要贱妾交出这玲珑玉簪,到也不难。”

“……!”李逍遥抬眸。

红衣妇人轻身走到丈夫的身边,眼神轻柔:“我虽不明白巫后娘娘是何用意,但是,想必恩公的到来,娘娘是料到的,所以,我愿意奉上玲珑玉簪,以谢恩公救我丈夫性命之恩。”

李逍遥大喜,忙道:“多谢夫人。”

巨石上气息奄奄的蓝狐,哀求的盯着红衣妇人。红衣妇人浅笑:“夫君,你不是总恨有人来打扰我们清净的生活吗?以后,不会有了,玉簪消失后,你要带着媚儿远远的离开这儿,好好生活。好么?”

说罢,她起身再向李逍遥行了一礼,优雅的用手摘下头顶的玲珑玉簪,一头漆黑如瀑的长发散下来。

“夫人?!”李逍遥接过玉簪的一刻不犹呆住。

红衣妇人的身体渐渐变的透明,她在折射进来的阳光中微笑,直到消失。

李逍遥这才恍然大悟,所谓“即使牺牲性命”,所谓之前那些抵死的反抗,原来是因为,玉簪在则狐在,玉簪无则狐亡。看着手里熠熠生辉的玲珑玉簪,李逍遥追悔莫及。

“娘——!”苏媚冲进来正巧看见红衣妇人消失无踪的一幕,不犹怨恨的瞪住李逍遥:“是你,是你杀了我娘!!!”

她哭着用小小的身体护住父亲:“我不准你们再靠近爹一步!”

李逍遥想解释,但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林月如见状,忙道:“苏媚,你先让我们看看它吧?”

“走!你们走开!如今我没能力,杀不了你们,但是早晚有一天你们一定得死在我手里!”苏媚的眼里满是怨恨,看的林月如心惊胆战。

李逍遥歉意的看着苏媚,转身拉住了林月如的手:“我们走吧?”

林月如愣了愣,由李逍遥拉着向洞外走去。

“爹——!”快到洞外的二人猛的听到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唤:“爹!你不要抛下媚儿啊!爹,爹你回来啊——!”

“糟!”李逍遥和林月如对视一眼,忙又跑回洞去。

只见苏媚正抱着口中不断涌血的蓝狐跪坐于地,仿佛呆傻了一般。

“苏……”林月如正要上前却被李逍遥拦住。

李逍遥眼底幽暗深邃,他实在想不到自己要取的一支玉簪,竟害死了两只已有百年道行的狐妖,并牵连的苏媚失去双亲。

半晌,苏媚缓缓起身,跌跌撞撞的抱着她的父亲与李逍遥和林月如擦身而过,她一辈子也忘不了杀她父母的仇人,她发誓,即使牺牲一生的幸福也要杀死这两个人。

第十章 苏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