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冷面神捕

  入夜……

“三娘,这是你的夜行衣?”林月如看着三娘交到自己手里的黑色丝缎,既惊又喜。

姬三娘笑笑:“是啊,我从前用过的。”

待林月如穿好夜行衣,姬三娘拉住了林月如的手:“不要去,现在逍遥那孩子不在你身边,你一个人会很危险的。”

“放心啦三娘!我没问题的!”林月如一拍胸脯,飞身跳出了窗外。

到了晚上,衙门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林月如悄悄的以轻功跃上了房顶,朝银库的方向走去。

“哼,人手这么少?”林月如冷冷的看着把守银库的几个人,从怀中掏出几颗三娘准备好的吸星镖发力掷过去,守卫的人应声倒地。

林月如一跃而下,挥剑削开了那个看起来并不坚固的铜锁。

推门而入,满眼黄金珠宝。林月如一呆:“狗官,搜刮民脂民膏,没准儿盗宝的也是他。”

这些珠宝就算不是特别有利的罪证,也足够罢他的官了。林月如闪身走出银库,朝府内走去。

突然一个人影闪过,和今早那个县官的身影很像,林月如紧紧的跟在后面,她没想到这个县官的身法竟然这么快。

跟了许久,竟然来到一个井边。只见那县官纵身一跃,跳入井中。林月如一惊,奔近几步:“不会吧?畏罪自杀?”

低头朝井中一看,是个枯井。

林月如想了想,也纵身跃了下去。

井底寂无人声,两边滑腻的墙壁上却有一个个火把。林月如看着这里,阵阵寒意袭来。

这时,一个声音响起,低沉而寒冷:“女飞贼,我已经等你很久了。”

那是个比冰更冷,比铁更硬的声音。

林月如回身,火把照的她看不清那个人的相貌,只是看身形,不像刚才跳下来的县官。

“你是什么人!?本姑娘是来查案的,什么女飞贼!?”林月如警觉的握住了鞭子。

“女飞贼,我早就听过你的大名了,只可惜数年前你碰到的不是我,不然,根据律法,我早就送你下地狱了!现在你就不能再胡作非为了!”射向林月如的是一双比鹰还要利的眼神。

早就听过?莫非他说的是姬三娘?

林月如凛然道:“哼,原来你是衙门的走狗?好,我估计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那咱们就拳脚下见真章吧!”说罢,一鞭子抽了过去。

对面的人面色丝毫不变,冷哼一声,左手闪电般卸下肩头的披风,一展一收,便卷住了林月如的皮鞭。

这个人不能小觑。

林月如后退数步,发真气沉住鞭子,左手拔了腰间的长剑,朝那件披风砍去。

“嘶啦——”一声,披风裂开,林月如一卷长鞭,跃出深井。

才刚刚跃出来,林月如就感到背后一阵寒意。

“女飞贼,你的功夫不浅啊。”背后的人冷冷一笑,身形急闪,朝林月如冲过来。

“啊!”林月如向后翻身躲开,身上一痛。

“你能逼我出剑,已经很难能可贵了。”那个高大的剑士淡淡开口,他的右手握着一把银色的剑,而那剑,绝不是等闲之辈可以趋势得了的。

林月如立刻用手指点了自己的曲池穴,以防剑气侵入五脏。

剑士轻蔑的看了一眼林月如,收剑入鞘:“跟我回衙门,别再让我动手了。”

林月如咬了咬牙,左手持剑道:“胜负未分,你下定论下的太早了!”

咫尺的距离,林月如不知不觉中用上了三诀合一。这一下甚为迅猛,剑尖直刺向剑士的胸口。

眼看剑尖没入剑士体内,林月如突然头中剧痛,全身的真气仿佛立刻消散般柔若无骨,重心不稳,她一头栽了下去……

“月如?!”李逍遥从床上一下子坐起来,满头大汗。

刚刚在梦境里,李逍遥仿佛看到林月如被一个剑士模样的人带走,到底,是不是真的?

整装出门,李逍遥看到在院子里练剑的赵灵儿,他犹豫了一下,走了过去:“灵儿!”

“逍遥哥哥!”赵灵儿停下动作冲李逍遥甜甜一笑。

“今天是花灯会,我要去准备送给你的东西,你乖乖在这里等我,好吗?”李逍遥笑道。

赵灵儿欣然点头:“好。”

习惯性的抬手,李逍遥修长有力的手指滑过赵灵儿的鼻尖。赵灵儿报以开心的微笑。

刚走两步,呼听得赵灵儿唤道:“逍遥哥哥!”

“……?”李逍遥回过头。

“灵儿在等你,你要快点回来!”

“恩。”

收集了一大包的红色蒲公英,已是日落西山之时,李逍遥看看天空,满意的朝回走去。

刚进客栈,手中的包袱便掉落在地上,红色蒲公英从包袱里散出来,漫天飞舞。

李逍遥快步奔上前抓住了正在收拾残破瓦片的店小二,大声喝问:“灵儿呢?!”

店小二已经让刚才的事吓的魂不附体,哆嗦着道:“灵……灵儿姑娘……被……被……被抓走了!”

“被抓走了!?什么人抓了她?!”

“不知道啊,是个会……会发光的怪物!!!那模样好可怕!!!”

“灵儿……灵儿——!”李逍遥抽剑追了出去。

一直追到郊外,李逍遥没找到一丁点儿的蛛丝马迹,突然眼前一亮,一块巨石上似乎有银粉一样的东西留下。

李逍遥俯下身辨认许久,才发现这些字是什么。

[我去蜀山]

“灵儿……”李逍遥狠狠握拳,到底是什么人,要将灵儿抓去蜀山?他堂堂一个蜀山掌门,从来不知道蜀山有什么要抓走灵儿的人。

会发光的怪物……?莫非……?

难道是锁妖塔里的妖物跑了出来?还是……剑圣前辈的灵魂?再一次抓走灵儿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说,灵儿的命运真的只能被关在锁妖塔中吗?

李逍遥站起身,他决定,无论如何,一定要回蜀山查个明白。

扬州城……

“唔……头好痛……”林月如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挂了幔帐的软床上。

“你醒了。”一个人声传来,林月如赶忙起身。

“是你?”林月如警觉的看着眼前的男子,伸手去找一直配在身上的长剑。

男子一扬手,将一柄红色的佩剑扔给林月如,冷冷道:“你要找这个吗?”

林月如一呆,怒道:“你知不知道你抓错了人呐!?”

男子背过身去:“所以我没有将你送进衙门。”

“明明做错了事,你怎么态度这么差!?”林月如不满道。

男子没有听见般冷言问:“你怎么会林家剑法?”

林月如一愣:“林家剑法?……笨蛋!我姓林,不会林家剑法那还会什么!这是常识,你懂不懂啊!?切,就知道你不懂了!”

男子皱起的眉头渐渐松开,淡然问:“你是林家堡的人?”

林家堡?林月如突然想起李逍遥曾带她去过的苏州,于是理直气壮道:“没错!我就是林家堡的人!我叫林月如!”

男子回头看她,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你是林月如?林家堡的大小姐?”

林月如微怔,坦然道:“我叫林月如没错,但并不是你说的林家堡大小姐。”

“……”男子点头:“我想也是,七年前我有幸跟着师父观看过林家堡主林天南举行的一次比武招亲,那时侯我也不过十四岁大,而比武招亲的林家小姐当时已经年芳十八,如果你是她,想必已经……二十四五了。”

林月如看着面前的男子,此时看来,仿佛他也不像刚见面的时候那么凶神恶煞,他的眉目和李逍遥有几分相似,英气里透着一股俊秀,正义凛然。

第一次听到他会说那么多话,林月如的防备之心稍减,于是开口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替那样的狗官做事?”

男子面容恢复冷漠:“不该你知道的事情你最好不要问,我现在不送你去衙门并不代表会放了你。你是不是女飞贼这件事我会查个清楚,如果查到是你,我会毫不留情的。”

“哼,谁让你留情啊?我警告你,到时候证明了我是清白的,我同样不会放过你!”林月如冷哼一声走出门去。

男子看着林月如的身影,不犹暗道:“怎么可能这么像又这么年轻……”

回到扬州城,李逍遥看着这里一如往昔的繁华,心中涌起一丝怅然。

正在盘算是不是该回苏州先找林月如时,眼前突然闪过故人的身影。

“姬三娘!”李逍遥飞身跃了过去。

姬三娘惊喜交加:“孩子,是你?”

李逍遥点头,嬉笑道:“我真没想到,还能再看到三娘你。”

姬三娘也道:“我也是啊。”突然好象想起了什么:“逍遥,月如她……”

李逍遥道:“哦,那个恶女现在应该已经回苏州了。”

姬三娘摇头急道:“不是的,逍遥,前几天我看到月如了,她去调查县官判错案这件事,可是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什么?!”李逍遥惊道:“这个笨蛋!她又要惹什么祸啊?”

姬三娘叹了口气:“我现在武功全废,什么忙都帮不上。逍遥,你去找找,我怕那孩子会出事。”

“是,我这就去衙门看看!”脚下使出移行换影,李逍遥飞一般朝衙门跑去。

衙门里看起来风平浪静,李逍遥攀在房梁上找寻了许久,也没见到林月如的身影。

“唉……想我一个堂堂蜀山掌门,竟然要这个样子在这里找人。真是……”

堂下传来脚步声,李逍遥倒挂于横梁上,不紧不慢的听着。

“冷面神捕竟然没有将那个女子压上公堂吗?”

“没有啊,小的也在找寻神捕和那女飞贼,可是两个人一点消息也没有。”

“哼,谅她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放出话去,就说冷面神捕贪图美色,抓了女飞贼却不上报,见其行踪而报官者,赏银五百两。”

“是,大人!”

“还有,这样的话,那女飞贼一定会来自投罗网,到时候,不但盗宝之事有人担当,就连冷面神捕也能一同伏法!”

“是,大人英明!”

李逍遥在上面听的清清楚楚,立刻意识到林月如已经身处危险之中,于是轻身一跃,出了衙门。现在,他要找到林月如或许不容易,但是那个狗官总算做了一件好事,由于会贴通缉令的缘故,那个冷面神捕必定会露出马脚,这样一来,林月如的下落自然也能查出来了。

“三娘!我回来了!”李逍遥奔进姬三娘开的药铺。

只见姬三娘从里面走出,拉了他的手示意他悄声些。李逍遥正自纳闷,进了内堂,才发现正在饮茶的林月如,立时大喜:“月如!”

林月如一见李逍遥也分外开心,放下茶具走了过来:“你怎么回来了?灵儿呢?”

提及赵灵儿,李逍遥黯然神伤:“灵儿被抓走了。”

“什么!?”林月如大惊失色,一拳打在李逍遥肩头,大怒道:“她是你的妻子哎!你怎么不好好保护她呢?!”

李逍遥一时有口难辩,只是道:“我会去救她的……”

“她被抓去哪里了?我和你一起去救她!”林月如一把抓过桌子上的佩剑就要出发。

“等一下!”李逍遥一把拽住她:“我恐怕,你现在根本连扬州城都出不去。”

“什么?”林月如停下脚步,不解的看着李逍遥。

李逍遥靠在门栏上,随手一指门外:“现在街上到处挂满了你的画像,还有一个什么冷面神捕。这扬州城,你们两个是插翅也难飞了。”

“哼!”林月如一跺脚道:“我不信本姑娘想走还能有人留的住我!”

李逍遥微微一笑:“呵呵,我也不信。但是……这样一来,你就成了逃犯,有违你林大小姐的风采哦!”

“这……”林月如眉头微皱:“等等,你刚才说,还有一个冷面神捕?”

“恩!”李逍遥点头:“怎么,跟你真的有关系啊?”

林月如嗔怒的看了李逍遥一眼:“你乱讲什么!江湖道义,他没有为难我,我也不能一个人逃。”

“对啦对啦,你最伟大!”李逍遥挑了挑大拇指。

“我现在就去提醒他。”说着,林月如便提剑跑了出去。

姬三娘看看无动于衷的李逍遥,提醒道:“你不去追吗?”

李逍遥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装做毫不在意般道:“追什么?就外面那几个酒囊饭袋是奈何不了她的。”

姬三娘掩口而笑:“我说的是冷面神捕,他那个人我早有耳闻了,可以说是十分的受人尊敬,而且还是扬州城里所有女孩子的偶像哦!”说着,一边拍了拍李逍遥的肩膀:“傻孩子,你这种态度是很容易让小姑娘逃走的。”

“逃走?!”李逍遥面色微红,挠头道:“她又不是犯人,我也不是县官,说什么逃走?真是……莫名其妙!”

姬三娘故意的叹了一口气:“我看,月如那孩子失忆了,想必也记不得已前和你一起的经过。现在要真有个人对她好,又具有吸引力,我看到也不错。啊,刚才好象听月如说,你有妻子了是吧?就是那个灵儿?以前月如还要交铃铛给她的那个人?恩,逍遥啊,你就去好好的救你的灵儿吧,我会照顾月如的。”

“哎……三娘!”李逍遥见姬三娘笑着离开,心里颇不是滋味。

几乎奔走了全城,林月如也没有看到冷面神捕的踪影,从下午找到日落,从天黑找到天明,除了打晕几个想要抓她的小捕快以外,再没有什么大事发生,林月如思来想去,终于决定再探衙门。

衙门近几天都寂静无声,林月如悄然闪入,突然心生恐惧。

“哗”的一声,一张闪着银光的大鱼网从屋顶罩下来,林月如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快走!”身后响起喊声,林月如猛然回头,只见冷面神捕赶来挥剑砍向鱼网,强烈的剑气不但割破了鱼网,还直逼林月如而来。

“啊!”林月如倒退数步,提剑横在胸前,令人惊诧的是,那剑气才刚至林月如身边就遁匿无踪。

林月如一怔,冷面神捕已经抓了她的衣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逃出了衙门。

地上,鱼网散落,从凛凛银光看来,一定含有剧毒。

县官脸色铁青的一扬手,数名士兵朝逃跑的方向追去。

“唉~~~看来真的要我善后。”从房梁上突然跃下一名男子,大约十九岁,高高的身材,英俊的脸上不笑也带着点儿玩世不恭的笑意,但偏偏眉宇间又正气凛然。这个人,不正是李逍遥么?

第十四章 冷面神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