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袁丘野解松西装的领带,左右摇晃着坚硬的脖子,随手摘下工作牌塞进西装口袋里。走出建宏大厦,老远就看到叶小秋笑眯眯的冲着他直招手。

  他走了过去,看了一眼她手里抱着一大袋的菜,冷不防的说:"在等人啊。"叶小秋眨着大眼睛,点点头。

  袁丘野绕过她,走向自己的跑车,叶小秋很自觉的跟着他爬上车,袁丘野狐疑的看着她,说:"你上错车了吧,那个家伙的车在那边。"

  叶小秋把手里的菜随手放到了后排的座位上,憨实的笑道:"没有上错啊,这是袁丘野你的车,没错吧。"她揉了一下鼻子,又笑着说:"我今天好忙哦,可能没有时间理你说的那个家伙唉。"

  袁丘野忍不住低声笑出来,感兴趣的问她:"是吗,那你要忙什么啊?"

  "我要和我的几个好朋友约会啊,"叶小秋看着在开车的袁丘野俊朗的侧脸,说:"我已经和宇江还有美娜说好了,晚上在你家里吃火锅。袁丘野,晚上帮我做菜,好不好。"袁丘野二话没说点头答应了,看着叶小秋兴奋的叫起来,他提唇淺笑,显露出一对迷人的酒窝。

  肖宇江到满了三杯啤酒,看着叶小秋乐呵呵的向自己撑着手里的玻璃杯,他说:"小秋,你身体刚好,就别喝酒了吧。"

  "没关系,宇江。"叶小秋把杯子伸到他手里的啤酒瓶口,小声的说:"难得大家一起聚餐,那么高兴,我就喝一杯,就一杯好了啦!"她裂着嘴,比出一根手指。

  肖宇江拿她没办法,正准备把酒倒进她的杯子,却被刚坐下来的袁秋一脸严肃的一手抓过她手里的杯子,把一瓶营养快线塞进了她手里,黑着脸对她说:"叶小秋,你不许喝酒,乖乖给我喝牛奶就好了。"

  叶小秋挤兑着鼻子,不满的看着一本正经的袁丘野,她无奈的耸了一下肩膀,老老实实的抱着手里的牛奶说:"哦,知道了。"肖宇江和路美娜不约而同看向袁丘野,笑了起来。

  "来,大家干杯。"四个人一齐站了起来,相互撞杯。

  叶小秋快言快语的说:"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宇江要去美娜家过年。呵呵,我也要和我妈妈一家人一起吃年夜饭。所以,我们就提前吃个年夜饭吧。今年,真的发生了好多、好多的事情,在这里认识了袁丘野、宇江,还有美娜,真的好开心哦。希望我们几个人永远都是好朋友,一辈子都能像今天这样在一起。"她感慨的揉了一下微红的眼眶,路美娜安慰的轻拍她的肩膀,她点点头,露出灿烂的招牌笑容。

  大家把酒一饮而尽,热火朝天的吃着火锅,气氛即热闹又开心。晚饭后,袁丘野送叶小秋回到将家,临别时她送上祝福:"袁丘野,祝你新年快乐。我希望你新的一年健康、快乐,所有的事情都顺顺利利,心想事成。"他心领神会的点点头,叶小秋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忍不住说:"袁丘野,我知道过去你经历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但是,一切都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你能不能把那些曾经受过的伤,还有仇恨通通都放下。我真的希望你可以摆脱过去的阴影,开始全新的、快乐的生活。"

  夜里,袁丘野独自坐在天台的护墙上眺望着远方,夜幕中突然浮现出妈妈年轻而美丽的笑脸,他情不自禁的仰首呼喊着:"妈,你现在过得好吗。我好想你,小野想你了,妈妈!"

  农历二十八号,公司已经开始放年假了,袁丘野一个人不知不觉竟然就走到了张家大宅,他心事重重的在门外徘徊了很久,途中有看到张煊宪的车开了出去。

  半个小时候后,他转身准备离开,却被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叫住了:"丘野,是你吗。"听到张科杰的声音,他微微一怔,听到脚步声走过来,他头也不回,两手揣在裤袋里一直往前走,丝毫不理会那个挽留的声音。"孩子,别走。我正好要去找你,有话想要对你说。"

  张科杰看到他完全不理会自己,激动的举着手仗大步上前,抓住他的手臂,袁丘野眼神冰冷的扫了他一眼,甩掉他的手,继续往前走,张科杰紧跟在他身后,边走边说:"丘野,就要快年了,和爸爸一起回家吧,好不好。"

  袁丘野懒得搭理他,自顾自走着,张科杰拄着手杖尾随其后,他说:"小煊刚去机场接他妈妈了,要是你也能回家,我们一家人就能团聚,在一起过个年了。"

  听他这么一说,袁丘野停下脚步,眼神凶狠的瞪住张科杰,怒吼:"你们一家人团聚就好了,叫我去做什么。你们家姓张,我是姓袁的。"

  "丘野,你听爸爸说。"张科杰拉住他的手想向他解释,却被他无情的甩开。

  "够了,张科杰。你明明知道是那个女人抢了原本该属于我妈的位置,你还叫她回来,还想要我们都陪你一起过年,你简直是白日做梦。"袁丘野怒气冲冲的一直走,张科杰紧跟着追上他。

  "孩子--"

  他气喘吁吁的拉住袁丘野的手,"爸爸这辈子最后的心愿,就是希望我们一家人能够在一起。小煊她妈妈已经答应要你回家,你就回来吧,爸爸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袁丘野冷冷的笑起来,"你太可笑了,十五年前我都没有选择留下来,你想想现在我有可能在回到那个不属于我的家吗。"

  张科杰叫道:"丘野--"

  袁丘野不耐烦的一把甩开他的手,就在这个时候,迎面歪歪扭扭的开出一辆大货车,袁丘野回头看了一眼张科杰,本想伸手把他拉回来,却犹豫了一秒钟。直到大货车从张科杰身上直冲过去,他呆呆的目睹张科杰倒在了血坡之中。

  货车司机脸色苍白的从车上下来,看到倒在地上的老人浑身是血,他第一反映是指着定在那里的袁丘野大叫起来:"不是我,不是我的错。是你,是你把他推过来的。"

  袁丘野睁大眼睛朝他喝道:"你说什么,我没有推他,我没有。"

  可是,当路人纷纷围上来的时候,货车司机还在那里直嚷着:"是他,是他把那个老人推过来的。就是他,不管我的事,我也是被他害的。"

  很快,救护车和警车都到达了,张科杰被救护车送走,而袁丘野和货车司机则被带上了警车。

  张煊宪和牧茜站在卧室门口,看着艾葳儿坐在床沿一边笑着和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张科杰说话,一边帮他翻身,用湿毛巾擦拭着身体。

  张煊宪关上门,和牧茜走进了书房,牧茜看着一脸疲惫的张煊宪,问道:"伯父好像还是这个样子,全靠有伯母陪在她身边。医生有没有说,伯父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

  张煊宪眼色暗淡的摇摇头,告诉她:"连医生都不知道爸爸什么时候才能够醒过来,只是说像爸爸这种案例的病人,也许只是昏迷一两个月、也许半年、一年,或者更长的时间,让我们要有心里准备。"

  牧茜站到他身边,安慰的拍着他的肩膀,说:"煊宪,你和伯母一定不可以放弃,我相信过不了多久伯父就会醒过来的。"张煊宪坚定的点点头,她又说:"袁丘野的案子,月底就要结案了。现在各方面的口供都对他非常不利,肇事司机咬定伯父是被他推到货车前面的。又正好那条十字路口上的电子摄像器坏了,没有任何证据可以帮助他的,再加上袁丘野一直不和警方合作,也不接见我们为他安排的辩护律师。看来情况不容客观,要是这个案子成立的话,袁丘野将犯故意伤害罪,最高可能会判到十年的监禁。"

  张煊宪很冷漠的喝道:"一定是他做的,要不然就凭他的个性,他怎么可能不为自己辩护。如果爸爸真的是他害的,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的,绝对不原谅。"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接完电话急冲冲的说要赶去公司。

  牧茜很担心的问:"建宏近来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我听爸爸说公司的股价这段日子一直在下跌。煊宪,没事吧。"

  张煊宪闭上眼睛长叹口气,勉强要自己振作精神的说:"公司那边开发区的建设上个月出了些工程事故,对集团公司的影响很大。现在,事情已经尽量的在弥补。可是,银行方面新增的贷款受到影响一直办不下来,我必须要通过其他的途径,重新筹措到新的资金,要是因为没有资金而延误施工,那样对建宏集团将会造成不堪设想的后果。"

  叶小秋到拘留所看望袁丘野,看守的警员告诉她袁丘野还是不愿意接见任何人,她无耐的自语:"还是不愿意见任何人吗,袁丘野难道你已经放弃了吗。可是,只要真相一天没有大白,我是绝对不会放弃你的。"她把写好的字条请看守警员转交给他。

  当袁丘野拿到叶小秋的留言条时,他从拘留室的床上坐起来,打开信,里面这样写到:袁丘野,还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的话吗,就算全世界放弃你,至少你自己不能放弃自己;就算连你自己都放弃了,至少还有我挺你。此时此刻,我依然相信你没有伤害伯父,我认识的袁丘野是绝对不会做那样的事情,我一定会帮你找到证据证明你是清白的,相信我。叶小秋。

  袁丘野脑海里浮现出张科杰被货车撞得血肉模糊的那一幕,当时只要自己伸手拉他一把,也许他就能救下他。可是,就在那一瞬间,他竟然犹豫了,眼睁睁的看着货车撞倒了他。他双手抱住头,懊恼的喃喃自语:"叶小秋,就别在为我费心了,他就是我害的。"他躺在床上,悔恨的闭上了眼睛。

  当负责袁丘野肇事案件的郭警官在办公室里看到叶小秋的时候,他忍不住说:"叶小秋,怎么又是你啊!"

  "郭警官,早啊,又来打扰您了。"叶小秋客客气气的笑道。

  郭警官摇摇头,无耐的说:"你来又是为了袁丘野的案子吧,你看袁丘野自己都放弃辩护了,你还成天往这边跑,还有意义吗。"

  "当然有意义,"叶小秋很坚定的告诉郭警官:"我相信伯父一定不是袁丘野害的,一定是肇事的货车司机为了逃避责任才这样说的。郭警官,你相信我,袁丘野他一定不会伤害自己的亲生父亲。"

  郭警官说:"叶小秋,你的心情我能够理解。说真的,袁丘野能有你这样一直支持他的朋友,我本人是蛮感动的。"他又说:"但是,法律讲究的是证据。现在,我们收集到的证据对他很不利,要是在判决之前还找不到有效的证据证明,那么他很有可能被判刑,你要有心里准备。"

  叶小秋沉重的叹着气,坐在"江上秋野",肖宇江很焦急的问她:"现在真的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丘野的清白吗,那怎么办,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冤枉入狱。那个人可是他的亲身父亲,要是罪名成立一定不会轻判的。"

  叶小秋再也忍不住的哭了起来:"宇江,怎么办,我不能眼睁睁的看这袁丘野被冤枉判刑。可是,肇事货车司机那边我已经去过好多次了,他还是一直坚持是袁丘野把伯父推到货车前面的。"

  肖宇江安慰的轻拍着叶小秋的肩膀,说:"小秋,你也别太着急了,我知道你很担心秋野。"他又说:"听说那个司机家境很清贫,他一定是不想承担责任,才咬死了丘野,想把所有责任全部推到他身上。"

  叶下秋抽咽喊着:"可是,他那样做会毁掉袁丘野的,为什么袁丘野不接受律师的辩护,为什么他连最后的机会都不给自己。"

  肖宇江扶着叶小秋,想了一会才说出:"不管丘野因为什么原因放弃,只要他是清白的,我们一定要帮他洗脱罪名。"叶小秋坚定不移的点点头。

  

第三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