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自许惠珍从叶小秋那回来,就一直卧床不起,将光耀把她从床上扶起来,喂她把药吃下,"真的不要去医院吗,"他很担心的看着面色苍白的妻子。

  许惠珍摇摇头,宽慰的对他笑道:"我们家就有位那么出色的医生,有你照顾我还去什么医院啊。我的身体你是最了解的,这个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不是一直控制得很好吗。"

  "好吧,"将光耀答应她,却还是不放心的说:"要是你再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我们就马上去医院。"她点点头。

  经过精心的治疗和照顾,肖宇江已经可以坐着轮椅到处走动了。这天,风和日丽,袁丘野和叶小秋推着他在医院的花园的晒太阳。肖宇江庸懒的靠在轮椅上,看着草地上正在和小病人们做着游戏的年轻女护士路美娜。看到她和小朋友们玩得特别的开心,叶小秋笑道:"路护士人真好,不仅对病人态度好、又有耐心,还常常陪着住院的小朋友一起玩。"

  肖宇江傻笑着点点头,"就是啊,人张得漂亮,心肠又好,她简直就是一个天使。"眼睛里火花四射,心花怒放。

  看来肖宇江已经深深被这位美丽的白衣天使深深的吸引,叶小秋忍不住叫出来:"宇江,你该不是喜欢人家路护士吧。"

  肖宇江一脸不好意思的说:"叶小秋,你别乱说,让人家听到怪不好意思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叶小秋撅着嘴,看了看路没娜,又望着肖宇江作出一副很苦恼的样子,说:"那可怎么办,我还想说找机会帮你去问一下她有没有男朋友来着。要是没有,就把你强力推荐给他,既然你说我是乱说的,那我就不去了。"她歪着脑袋,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肖宇江随着她的话一喜一沉的表情。

  "叶小秋,可别啊。"听她这么一说,肖宇江激动的从轮椅上站了起来,"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佛屠,话既然说出来了,你就好人做好底,成全了小的吧,叶女侠。"一脸认真的拜托着叶小秋。

  袁丘野把他按回轮椅,叮咛着:"宇江,快点坐好,身体还没好呢,别乱动。"然后,很严厉的对一副嘻皮笑脸的叶小秋喝道:"叶小秋,你自己的问题都没解决,还有闲功夫拿这种事开玩笑。"

  叶小秋一脸不服气,言之凿凿的说:"袁丘野,我才不会拿宇江的终生大事开玩笑,好不好。"她一本正经的告诉肖宇江:"路护士真的是个很好的女孩子,你要是喜欢她,真的不可以错过哦。"

  肖宇江正经八百的点头道:"叶小秋,我真的很喜欢她,要是她还没有男朋友,出院前我一定追到她。"

  叶小秋开心的笑着问:"真的吗,"肖宇江用力点点头。"路护士,我能不能问你个问题。"说着,她向路美娜跑了过去,对她小声说了什么,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聊了几句后,就看到叶小秋整个人跳起来,嘴里叫着:"宇江,路护士说她现在还是单身。你听到了没有,她还没有男朋友哦,你要加油喽!"肖宇江和袁丘野对她超强有效的行动力佩服得无语言表,只能笑着向她竖起大母指。

  正好要出门的将以葳看到外婆家的车开进别院,过去扶她下车,娇气的说:"外婆,你来得正好,我要去上课了,家里只有张嫂一个人在,您帮我照顾一下妈妈哦,我先走了。"说着,她开着车和外婆挥手再见。

  "这个丫头,"孙念琴笑着摇摇头,走了进去。

  李嫂赶紧上前招呼道:"老夫人,您来了。"

  孙年琴把带来的东西交给她,"李嫂啊,我从家里带了上次从云南带回来的人参,你现在去菜市场买一支乌鸡回来炖个烫,给惠珍补补身体。"

  "诶,好的。老夫人,我马上就去。夫人睡了快两个小时了,现在可能醒了,您进去看一下她吧。"说着,李嫂脱掉身上的围裙,提着菜篮出了门。

  孙念琴轻手轻脚的走进了主卧室,看到床上的女儿一脸虚弱的睡容,忍不住心疼的伸手抚顺她的长发。许惠珍缓缓醒过来,看到母亲关爱的眼神,伸出手握住了她,"妈,您来了。"

  孙念琴拉起女儿的手在床沿坐下,俯身问道:"惠惠,你醒了啊。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许惠珍微笑着摇头,孙念琴这才松了一口气,道:"没事就好,妈妈担心死了。"

  许惠珍看着满鬓斑白的老母亲,忍不住含泪道:"妈,对不起。从小到大,让您为我操了那么多的心。"

  "惠惠,怎么了?"女儿显得异常的神情,让孙念琴有些担心。

  许惠珍摇着头,默默的念道:"不管您做了什么,我知道您都是为了我好,是我自己不好,是我对不起他们。"眼泪无声无息的流了下来。

  孙念琴把女儿楼进怀里,满脸忧心的抚摸着她的头,问:"我的孩子,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告诉妈妈。你别这个样子,妈妈好担心哦。"许惠珍环住母亲的腰泪流不止,却什么也没有告诉她。

  直到女儿疲倦的再一次睡着,孙念琴望着她安祥的睡脸,擦了一把眼泪,关上房门走到客厅。当她在窗台上注意到了那盆向日葵盆栽,看到花盆纸片上的那个笑脸娃娃,她惊呆的坐到了沙发上。一手捂住额头,沉痛的闭上了眼。

  "反击的最有效办法,就是不知不觉的潜伏进敌人的内部,知己知笔,方可百战百胜。"电视剧里的这段经典对白,引发了袁丘野的长思。

  他拿起当天的报纸,经济版面的头条新闻整版刊登的都是建宏集团全力备战年底举行的龙桥开发区投标案的报道。他眯长了鹰一般锐利的眼睛,显露出仇恨的目光。

  建宏集团为龙桥开发新区的投标案,准备了足足五个月的时间,为了这个注资三十五个亿的投标项目,集团公司各部门全力配合张煊宪的领导,建筑图纸和经费预算表经过一次又一次的修改、核算,终于在这次专项会议上拿出了最终方案。张煊宪拿着手里精心打造出来的成果,信心百倍的说:"月底的公开投标会,我们建宏集团一定势在必得。"在场的员工们也忍不住激动的鼓掌、欢呼起来。

  张煊宪走出会议室,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按下接听键,道:"你好,我是张煊宪。"

  "是我,"听到对方的声音,张煊宪怔了一下。

  "上次你不是说你家老头子想见我嘛,那约个时间好了,因为我突然也想到要见见他。"

  张煊宪沉默了一会,说:"好,你等我电话,我会尽快安排你们见面的。"对方挂断电话,张煊宪回到总经理办公室,坐在办公椅上十指交握,思绪紧锁于眉宇间。

  "你说什么,他真的答应要见我吗!"虽然,张煊宪已经说得清楚,张科杰还是不太确定的向儿子求证道。

  "爸,是他主动打电话来说想要见您的。"看到父亲喜出望外的笑容,张煊宪却心有疑虑的说:"我记得上次和他提起这件事的时候,他是非常排斥的。可是,他现在又主动提出来,我总觉得这个事情他前后的变化太大了。"

  "小煊,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不管他这次是出于什么目的来见我,我都一定要见他。近来,我常常会梦到他的母亲,是我亏欠他们母子太多,只要他愿意给我机会补偿他,我愿意为他做一切我能够帮他做到的事情。"张科杰拍着儿子的肩膀,又说:"我希望你在这件事情上,能够体谅爸爸的心情,让我为他做点什么。"

  看着一脸愁绪的老父亲,张煊宪点头应道:"爸,你放心,这件事我会按您的意思去做的。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一家人,他总有一天是要回到张家的。"

  听他这么说,张科杰欣慰的攀住儿子的肩膀,感慨的说:"小煊,谢谢你能这么想,谢谢你能够接受他。"

  张煊宪坦诚的说:"这么多年了,我想我现在已经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接受他回来了。"

  当袁丘野一脚踏进眼前这个如宫殿般富丽堂皇的大宅院时,眼睛里没有半点兴喜,有的只是憎恨与冷默。

  他双手环于胸前,直挺挺的站在张科杰的面前,看他的眼神冷若冰霜。他开门见山的说:"听说你要见我,有话和我说。现在,我就站在你的面前,你有什么话就快说吧。"对张科杰说话的时候,眼睛故意不去看他。

  张科杰激动的站了起来,蹒跚的走到他面前,仔仔细细的把他打量了一翻。"没想到,你已经这么大了。"他本想伸手好好的摸摸他的脸,看到他做出一副拒之千里的表情,强忍住收回了手,他哽咽的问:"我,我可以叫你小野吗?"

  "不可以,"袁丘野满脸怨气的瞪着他的眼睛,横眉冷眼的喝止道:"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一个人这么叫过我。可是,她早就已经死了。"看到他露出惊愕的表情,袁丘野忍不住得意的扬起嘴角。

  "丘野,这么些年来我一直都在寻找你的下落,有些话希望有机会能当面对你说。"袁丘野冷冷打断他的话:"哼,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听你说那些费话,你要说就说重点好了。"

  张科杰点点头,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自己的请求:"孩子,我并不奢求你能够原谅我。但是,我希望你能够给我机会补偿你。我现在已经老了,能够看到你们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你在我身边好好的生活。这样,我也就没有遗憾了。"

  他的话引来袁丘野轻狂的笑声,他带着怨气的斥责:"你也想没有遗憾离开这个世界吗,"袁丘野质问他:"我妈就在临死的时候,都还在叫着你的名字。这么多年来,你有没有想过,她是抱着怎样的遗憾离开这个世界的。"

  张科杰无语辩解的看着满脸痛苦和怨恨的袁丘野,老泪横流的点点头,"我这一生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妈,是我辜负了她。我欠她的,等我下去见到她以后,我连本带利一起还给她。可是,我欠你的,希望在我有生之年,可以尽我一切所能补偿给你。"他苦苦哀求道:"孩子,求你给我这个机会,让我补偿你,好不好。"

  "好啊,我到要听听你要怎么补偿我。"袁丘野讽刺的笑道:"你让我从小就成了没有父亲的私生子,被其他小孩骂我是野种对我砸石头的时候,我妈只能难过的抱着我哭,一句话都不敢说。我妈死后,我住在孤儿院里,当其他比我大的孩子欺负我,把我打得遍体磷伤的时候,我咬着牙一声都没有吭。像这样的故事,还有成百上千个,你还想再听哪一个。我到要知道,你给我们造成的这些伤害,你打算拿什么来补偿我。"

  听到袁丘野说起那些他童年时候经历的心酸往事,张科杰四肢颤抖着一手握住身下的沙发,才勉强能支撑住身体。没等他说话,袁丘野又接着愤愤不平的向他呼喝道:"对了,你们张家不是很有钱吗,钱多得都可以随随便便砸死人了。我到想要知道我袁丘野在你心里面有多少分量,你打算拿多少钱补偿我。啊,你到是说说,多少钱能买走我心里面的这些伤痕,你说啊!"他咬牙切齿的咆哮着。

  张科杰一把紧紧拽住他的手臂,心如刀割的喊道:"孩子,对不起。爸爸对不起你们,对不起。"

  "够了--"

  袁丘野冷酷的推开他,张科杰跌坐在沙发上。

  看到这一幕,张煊宪扶起父亲,再也忍无可忍的冲着袁丘野喝道:"袁丘野,你够了。他再怎么不对,他还是你的亲生父亲,他现在年纪这么大了,身体又不好,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他。"

  "呵--"

  袁丘野大笑道:"怎么了,就受不了了吗。比起他给我和我妈造成的羞辱和伤害,这个连万分之一都不到,你们就受不了了吗,那你们还叫我回来干嘛。如果,只是想要我痛哭流涕的感谢你们张家人还记得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叫袁丘野,要是这样,你们大可不必。就算没有你们,我一样可以好好的活下去。因为,我答应了我妈,一定要好好的活着,是为了她活着。"他握紧了拳头,愤恨的扫了一眼张家两父子。

  张科杰沉痛的点点头,"孩子,我明白了。"还说:"请你搬回家里面来住吧,让我替你妈照顾你。"

  袁丘野不领情的回答:"再说吧,就算你愿意,我也不见得天天想见到你。"

  张科杰又说:"那你到公司来上班,我让小煊安排你的位置。现在公司全靠他一个人,你回来了,也可以帮帮他。"他看向站在身边的儿子,张煊宪点点头。

  "看我心情再说吧,"袁丘野傲慢的冲着张煊宪说道:"记得留好我的位置,没准我哪天心情好就真的过去了,张总经理。"说完,他转身傲然离去。

  张科杰疲惫不堪的坐进沙发里,一手支着头长叹口气,然后说:"小煊,你帮我安排出一个他能够胜任的位置,如果他真的去公司,帮我好好照顾他。"

  "爸,我知道了,您就放心吧。"张煊宪又说:"我和他认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其实他人不坏,也很聪明。只要他愿意,我想他一定会做得很好。"

  张科杰欣慰的说:"是吗,那就好,有你在他身边,我就放心了。"想到了什么又才说:"对了,你看一下他需要什么,只要是他想要的,你都尽可能的满足他吧。"

  张煊宪答应道:"好的,我会照您的意思去办的。"虽然这么说,他的心里不由得增加了许多的担忧。

  很快,袁丘野就收到了张煊宪叫人送去的名牌跑车、银行消费卡和一些名贵的衣物。袁丘野不屑一顾的把东西丢到一边,唯独拿起了跑车的钥匙。

  "喔喉--"

  袁丘野开着跑车扬起双手兴奋的叫了起来,嘴角炫耀着得意的笑容。

  叶小秋把向日葵插进花瓶里,看着路美娜搀扶着肖宇江从轮椅上慢慢站起来。虽然,他右脚上还打着石膏,走起路来一上一下。但是,看到他重新又站了起来,叶小秋高兴得偷抹了一下眼泪。

  路美娜非常有耐心的对肖宇江笑道:"好,就这样,我们再走两步。"肖宇江很开心的看着她,点点头。

  路美娜松开手站到离他两步之外的距离,向他招招手,肖宇江手握成拳,很艰难的缓缓抬起右脚,迈出了第一步。他颤抖着还不算协调的身体,落下右脚,站稳后又才慢慢抬起左脚。仅仅两步之遥,艰难的仿佛就像经历了一世纪的时间,看到他满头是汗的走到自己身边,路美娜笑逐颜开的伸出双手扶住了他。"太好了,宇江。你终于可以走路了。"

  这时候,袁丘野穿着一身光鲜亮丽的衣服出现,吸引住了大家的目光。他上前扶住肖宇江另外一支手,对路美娜笑道:"他有那么大的进步,都是你的功劳吧。"

  "他自己也很努力啊,"路美娜不敢独占功劳的说:"还有小秋,最辛苦的就是她了。"

  "没有啦,我哪有做什么。"叶小秋不好意思的捎头笑起来,然后对肖宇江说:"宇江,还记得我在天台种的向日葵吗。"她指着花瓶。

  看到花瓶里插着的向日葵花,肖宇江兴奋的叫道:"它们真的开花了呀,好漂亮!"叶小秋笑盈盈的点点头。

  叶小秋看了下时间,对大家说:"哦,到中午了,店里会比较忙,我要回去了。"

  肖宇江推了一把袁丘野,"丘野,这里有美娜陪我。干脆,你帮我送一下小秋吧。"他暗自向袁丘野眨了几下眼睛。

  "不用了,我自己骑自行车回去就好了,他才刚来,你们聊吧。"叶小秋拿起背包,走到了门口。

  袁丘野拿过她的背包,背在自己背上,"我送你,一起走吧。"和肖宇江、路美娜挥了一下手,先走出了病房。

  "宇江,那我们先走了,美娜这边就麻烦你了。"路美娜笑着点点头,叶小秋和他们挥手再见,然后追了出去。"丘野,等我一下。"

  袁丘野回头看着她,放慢了脚步,"我送你去店里吧,"他说。

  "哦,不用了,我有小白呢。"看到袁丘野随手打开了一辆崭亮的白色跑车的车门,叶小秋吃惊的看着他,问:"袁丘野,这是你的车啊!"

  袁丘野扛起她的小白放在了车后座上,"我送你们回去吧,"他把叶小秋推进了车里,帮他系好安全带。

  偷偷看了好几次带着墨镜在开车的袁丘野,发现他近来很不一样。"干嘛这样看我,"袁丘野撇过头来看着她,她赶紧摇摇头。"是不是想问我车是哪来的,"看她撑着眉毛点头,便说:"如果我告诉你是别人送的,你会相信吗。"她还是点点头,袁丘野忍不住笑了起来,伸手挠了一下她的齐刘海。

  看着他露出迷人的酒窝,叶小秋扒着自己被他弄乱的头发。突然,蹦出一句话:"袁丘野,你现在是天使,还是魔鬼。"

  袁丘野怔了一下,僵住了笑容,把车停到了路边,侧身看着她一脸认真的表情,诚实的告诉她:"现在,天使已经变成了恶魔。"看到她皱起眉头,问她:"干嘛这个表情,是想要阻止我吗。"

  叶小秋慢慢的摇头,道:"很多事情,只有自己亲自经历过了,才会找到自己想要的那个答案。"她想了一下,才又叫道他的名字:"袁丘野,千万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也别让自己受伤。要是实在撑不住了,你就告诉我,我把我的肩膀借你用。要是遇到什么难过的事情受不了了,也要告诉我,我会用我的方式保护你的。"

  袁丘野被她短短的几句话,煽情得几乎有种想哭的冲动,他扬起嘴唇欣然一笑。突然,他毫无预兆的把头压向了叶小秋,就当那双诱人的嘴唇马上要贴上她的时候,叶小秋瞪大了圆溜溜的眼睛,一手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用力的摇头,吱吱呜呜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袁秋野微抬高一下头,霸道的抓开她的手,当他的嘴唇再一次靠近叶小秋的时候,她手忙脚乱的大声叫了起来:"袁、袁丘野,你别乱来哦。"她慌张的撇开头,袁丘野的唇只碰到了一下她的下巴,"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她的样子并不像在说笑。

  看她有些生气的表情,袁丘野只能打消了念头,抬起头冲着她笑道:"对你来说,难道我就那么没有魅力吗。你这样拒绝我,很伤我的心,你知不知道。"

  叶小秋狐疑的看着他,问:"是吗,会伤心哦。"歪起头慢半拍的想了一下,又义正词严的说:"喂,不是这个问题吧,我们是朋友吔,就像亲人一样肝胆相照的好朋友、家人,你怎么可以吻自己的亲人。"

  他眯长眼睛,重复道:"亲人,"靠在坐椅上长叹道:"你说要保护我,只是把我当亲人吗。"他扫了一眼一脸茫然的叶小秋,发动车不再和她说什么,表情看上去有些气愤。

  叶小秋猜不透的看着他一脸冷漠的样子,咬着手指保持着沉默。

  

第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