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命运的邂逅

    天亮了,王葵拿了些吃的东西走进茅屋,看到女孩趴在张煊宪身边神色慌张的抬头望了他一眼,他走了过去,问:"怎么了?"

  叶小秋有些语无伦次的告诉他:"他、他一直在发烧,全身都好烫,昨天夜里说了整夜的糊话。您行行好,买点药给他吃吧,要是一直这样烧下去,他人会受不住的。"她央求他。

  王葵蹲身在张煊宪额头上摸了一把,果然很烫手,什么也没有说起身走了出去。

  赵老六和李又才分吃完一袋饼干,王葵走过去严之凿凿的对他们喝道:"你们两个给我好好守着,要是再给他们跑了,你们就不要活了,听到了没有。"

  他们点点头,李又才含着满嘴的饼干,拍着胸脯保证:"大、大哥,你放、放心,这次他们连大门都、都别想出去。"

  "我找个地方把油给加满,再给大家带点吃的回来,你们睁大眼睛守好了。"说着,他撇头向赵老六,说道:"里面那个小子烧得不轻,我去给他带点药回来。你拿条毛巾,端盆水进去,叫那个女人给他擦一下。"

  王葵开着车出去了,李又才悠哉的蹲在茅屋门口点起烟来。赵老六走到叶小秋身边,蹲身解开了她手上捆绑的绳索,"你给他擦一下,"把脸盆和毛巾丢在了地上。

  "谢谢你,"叶小秋活动了一下捆绑了一整夜已经僵硬的手腕,伸手从水里捞出毛巾,拧干水,轻轻擦拭着张煊宪脸上已经干掉的血迹。

  "呃--"

  冰凉的毛巾唤醒了渐渐恢复意识的张煊宪,他痛吟出声,不自觉的扬手握住了脸上纤细的手腕。一身的伤痛外加两日来滴水未进,他身体虚弱得就连眼睛都无力撑开。还好,此时此刻他的意识越渐清晰,即使闭着眼睛,他清楚的知道是那个被他撞到的女孩照顾了自己整整一个晚上。

  他始终闭着眼睛,眉头紧锁,叶小秋以为他一直昏迷不醒。轻手摘下他冰冷的手掌,情不自禁的用手指舒展开他纠缠的眉宇,自责的喃喃念道:"要不是撞到我,也许你就不会被他们抓回来了,对不起。"把湿毛巾敷在他滚烫的额头上。

  赵老六从口袋里找出几张卫生纸,走到门口对李又才说:"结巴,你看一下,我去拉个屎。"说完,走出了茅屋。

  李又才一脸无趣的朝他挥了挥手,瞄了一眼忙着照顾张煊宪的叶小秋,心想:想、想不到这个乡下小、小丫头,蛮、蛮会伺候男人的吗。说着,脑袋里闪过一道邪念,他站起来,踩灭烟蒂,向叶小秋走了过去。

  "小丫头,这、这么会伺候男人,也让老、老子好、好享受一下。"李又才兽性大发的一把把叶小秋连拉带拽拖到了墙边,反手就把她压倒在地,裂着熏黑的黄牙**的笑着,贪欲的魔掌上下齐手,在她身上刺辣辣的又摸又捏。

  叶小秋害怕得缩成一团,全身颤抖着糊乱挥舞着双手,拍打着压在身上的李又才,"不要,求求你放过我,求你了--"

  她连哭带求的哀嚎着,李又才完然不理会她的苦苦哀求,淫猥的大笑起来,粗暴的手脚并施,还把嘴巴凑到了她的脸上。

  "放开我--"

  叶小秋根本挣脱不开他的魔掌,只能一手抱头,一手护胸,死命的扭动、挣扎着身体。李又才为所欲为在她身上上下齐摸,嘴巴在她的脖子上留下了痕迹,她害怕得嘶心裂肺的哭喊着,却只能泪眼模糊的巴望着近在眼前却无力帮助她的张煊宪,"救救我--"

  他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没有反应。

  其实,她的每一声哭喊如针似箭扎刺着意识已经清醒的张煊宪。那个女孩就在他的身边,他只要向她伸出一支手臂,就可以把她从深渊拯救出来。可是,这一刻,他就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使不出来,他只能任由那一声声痛心的哭喊声割韧他的心口,一刀又一刀。他咬紧牙,握住了拳头。

  终于,叶小秋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泪水奔腾而出却只能咬破嘴唇悲惨的呻吟,她嘴里凄凉的哭喊着:"爸,救救我。爸--"

  突然,还很得意实施暴行的李又才整个身体从叶小秋身上被一股爆发的力量抽离,狠狠甩到了地上。

  叶小秋惊魂未定的从地上踉跄的爬起来,颤抖着手整理好零乱的衣服,双手紧紧死抱着抖得厉害的身体,眼泪大滴大滴的滚落。当她意想不到的看见张煊宪紧咬着牙,歪扭着身子站在她面前,此时此刻,她除了凶猛的倾泻眼泪,抽泣着抿住微紫的嘴唇,之字半语都吱不出声来。

  张煊宪精致的五官扭曲成一团,歪歪斜斜的摇晃着轻飘飘的身体,站在叶小秋的面前。他竟然笑了,比哭还要痛苦的挤出丝许笑容。最后,因全身力气怠尽,他无力支撑的整个人瘫软倒了下去。还好,叶小秋眼明手快一把接住了他软绵绵的身体,"你怎么了,"抱着他跌坐在地。

  被摔得头昏眼花的李又才火爆的从地上窜了起来,二话不说一拳恶狠狠的朝张煊宪脸上劈去,叶小秋毫无抵抗能力,只能下意识的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他,嘴里不顾一切的呼喊:"不要,他已经伤得这么重了,你这样会打死他的。他要是死了,你们一分钱也得不到。"

  就在这时,在外面听到了声响的赵老六一个箭步冲了进来,大手一扬,死死地拽住了李又才劈下来的拳头,他喝止道:"结巴,住手。"

  "你给我放、放手,这个臭、臭小子活得不耐烦了,敢动老子,老子今、今天非灭了他不可。"此时,气焰鼓鼓的李又才压根听不进劝说,凶神恶煞的对阻挡他的赵老六吼道:"你给老、老子放手,要不我连你一、一起揍。"

  赵老六算是了解他的个性,于是顺应道:"好啊,你就打死他好了,一千万我们谁也别要了。"气愤的甩开他的手,一副放手不管的架式走了出去。

  被他那么当头一喝,气头上的李又才总算冷静了下来,他凶狠的眼睛喷着怒火,恶狠狠的瞪着倒在叶小秋怀里的张煊宪,气冲冲的一跺脚走出了茅屋。

  叶小秋总算哆嗦着松了一口气,她紧紧的抱住怀里再度昏迷的张煊宪,哭声喊道:"你不要死,千万不要死,一定要坚持下去,我一定活着带你离开这里。"泣不成声的在他耳边一遍又一遍的呼唤。

  王葵回来后,狠狠教训了李又才一顿:"你个蠢猪,就知道做点没有脑袋的事情。"他气急败坏的一连踹了他好几脚,"等我们拿到那一千万,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大哥,我、我知道错了。"李又才自知理亏的跪在地上求饶。

  王葵忍不住又给了他一脚,"给我滚到一边去,不想看到你。"说着,拿了些买回来的东西进了屋。

  看他进来,叶小秋畏惧的弓身蜷成一团,王葵拨了几颗药,塞进张煊宪嘴里,灌了些水进去。然后,指着放在地上的袋子,对叶小秋说:"你喂他吃。"说完,就走出去了。

  原来,袋子里装着一碗肉粥,叶小秋眼眶含着眼泪,捧起纸碗一勺一勺的把粥喂进张煊宪嘴里,"多吃点,吃饱了才有力气离开这里,你要快点好起来,我们一定会离开这里的。"

  如约而至,电话又响起,"一千万现金我已经准备好了,你让我和我儿子通话,我要确定他现在还好好的活着。"张科杰淡定的提出要求。

  狡猾的王葵马上拒绝了他的要求:"不行,你们不能通话。"

  张科杰坚持的要求:"我说了,我要亲自确定我儿子现在还好好的活着。否则,我一分钱也不会给你的。"

  王葵挂断了电话,走进屋内拿出手机对着依慰在一起的张煊宪和叶小秋照了下来。很快,张科杰的手机收到了这张照片。电话又打来了,"看到了吧,他还活着,只是没少吃苦头而已。记住了,不要给我耍花样,要不然他就别想完完整整的回到你身边了。明天早上九点等我电话,我会告诉你交易的地点。"

  电话挂掉,负责监听的警员兴奋的叫了起来:"找到他们的位置了,"他把写着地址的纸条递给了董至诚。

  董至诚振奋的拽着纸条对张科杰说:"太好了,总算有消息了。张董事长我这就带人去营救张少爷,还请您继续在这里等绑匪电话,千万不要打草惊蛇,我们保持联系。"说着,他火速带着部下离开了。

  张科杰看着手机照片里满脸是伤的儿子,心口揪痛不以,"小煊,你一定要好好的,爸爸等你回来。"他苍老、焦虑的眼睛里闪烁着泪光,突然感觉到一阵晕旋,很勉强的一手支撑着身体,重重靠倒在沙发里。

  王葵他们收拾好东西,把张煊宪和叶小秋一起带上了车,赵老六问道:"大哥,这个女人也要一起带上吗?"

  "一起,"王葵自信满满的冷笑道:"多一个挡箭牌,我们就多一份保障。到时候,就算有警察来,咱们也用不着怕他们。他们要是敢轻举妄动,我就和他们同归于尽,我到要看看是我们的命重要,还是他们的命值钱。"

  李又才佩服的看着他,一脸崇拜的竖起大母指:"大哥,高、实在是高。"

  也许,就连老天也预感到一个天大的阴谋诡计就要得逞,原本平静的夜晚,突然风起电闪,十分的跪异。

  就在车开到叶小秋家向日葵地的时候,风吹得异常的猛烈,叶小秋看着窗外摇晃的向日葵,心里默默的祈求着:"爸,帮帮我。爸爸,请你救救我们--"

  突然,一个黑影在车前一闪而过,开车的李又才惊慌的一个紧急刹车,车竟然鬼使神差的翻倒了过去,车里发出一阵惊恐的叫声。最上面的赵老六第一个从车窗里爬了出来,然后他伸手把旁边的张煊宪和叶小秋先后从车里救了出去。就在他营救王葵和李又才的时候,张煊宪找到了逃跑的最佳时机,他向身边的叶小秋做了一个"快跑"的口型,两人慧意的点点头,偷偷摸摸的绕到路边,滑下了田垦。

  他们不动声响的埋伏在向日葵地里,背靠着背解开了手上的绳索,"往那边跑,"叶小秋指着进城的方向微声喊道。张煊宪微扬着嘴角向她伸出了手,叶小秋抬头看着这个陌生男子清澈得可以照应到自己身影的眼眸,不知怎的,她毫无顾虑的把手交给了他。于是,他们手牵着手在若大的向日葵地里疯狂的奔跑,叶小秋感觉到了那支手掌的温暖,"感觉就像爸爸的手掌一样,暖暖的。好想就这样一直牵着他,不要停下来,也不要放手。"叶小秋在心里呼唤着。

  王葵他们好不容易才从车里爬了出来,发现张煊宪和叶小秋已经不见了踪影,"大哥,他们又跑了。"赵老六望着眼前成片的向日葵,气急败坏的一手拔掉面前的那几颗。

  "该死的,快点给我追,他身上有伤,跑不远。"三人跳进向日葵地,一步并两步追赶上去,一路狂奔,下了一个土坡后就再也看不到他们的踪影。

  王葵站在石拱桥上左右张望,纳闷的喝道:"真是见鬼了,刚才明明还看到他们往这个方向跑过来的,怎么一下子就没影了。"

  "是、是啊,跑哪去了。"李又才探头探脑的向桥下望去,"该不是躲、躲在底下吧,我、我下去看、看一下。"

  听到了他们的对话,隐匿在桥下河水中的张煊宪和叶小秋惶恐不安的相互对望,脚步声越来越接近,张煊宪向她做了个潜下水的手势,叶小秋连忙摇头,附在张煊宪耳边告诉他:"我不会游泳。"

  李又才愈走愈近,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又是那支强健的手臂毫无预兆的把叶小秋整个人拽进了水里。不识水性的她在水下根本无法呼吸,慌乱挣扎着,生怕就此暴露他们的行踪,张煊宪不假思索的强行定住她的身体,俯身吻住了她的嘴唇。确切的说,这不是吻,不过是一个救命的人工呼吸而已。

  水面很快恢复了平静,李又才来到桥下草坪,从河溪的这头看向另一头,来回环视了几周也没有看到半个人影。他耸耸肩,向上面叫道:"大哥,下、下面什么都、都没有。"而隐藏在水下的张煊宪和叶小秋难过得就快要憋不住气了。

  "他们一定是向镇上跑了,我们赶紧追上去,眼看一千万就要到手了,绝不能让煮熟的鸭子就这么给他们跑掉了。"王葵向桥下的李又才喊道:"结巴,上来吧,我们一定要赶在他们进镇之前抓到他们,要不然就来不急了。"他边说边赶路,桥下的李又才小跑追了上来,他们向镇上赶去。

  终于,张煊宪和叶小秋感觉快要窒息的从水里一越而起,猛烈的喘息着,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等一切都平静下来,张煊宪低头正好对上叶小秋的目光,仅一秒钟,他们面面相觑,又不约而同的撇开脸,露出一抹尴尬的神情。

  情况十分的危急,他们没有更多的时间再去别扭、较情,于是相互搀扶着从河里走了上来,全身湿淋淋的滴着水。"他们去镇上了,我们不能走那个方向,要不然遇到就完蛋了。"叶小秋指着右边的矮山,"我们往那边走,翻过那座山再走几公里就能上高速公路,要是顺利,天亮之前就能走出去了。可是,你的身体还能支撑得住吗?"她很担心的看着脸色惨白,身体摇摇晃晃的张煊宪。

  张煊宪此时已经是神智恍惚、天旋地转了,却还是强忍着挤出了一束安慰她的微笑,摇头道:"我没事。"他的双脚重得就像灌满了铅块,每走一步都非常的吃力。

  叶小秋几乎是用全身的力气撑起他,搀扶着他继续向前走,崎岖的山路使他们缓慢的前进,张煊宪强咬着牙靠最后的那丝求生的意志力支撑着模糊的意识,任由她连扶带扛的在山林见穿梭。终于,破晓时分,他们总算辗转爬到了山下。

  "终于下来了,我们休息一下吧。"叶小秋气喘嘘嘘的把张煊宪放到地上,自己蹭了把汗水。

  这时,仿佛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张煊宪再也支撑不住的瘫软倒了下去,"你没事吧,已经下山了,再走几公里就能看到高速公路。你再坚持一下,好不好。"叶小秋托起他的头,这才发现他的脸色乍白得发青。

  "我走不动了,"张煊宪虚弱的看着她,眼睛无力的半眯着,"你走吧。"

  叶小秋用力的摇着头,"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马上就能走出去了,我一定要带你离开这里。"眼泪止不住滴在了他的脸上。

  明明全身上下就像散了架一样的疼痛不止,但是看到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女孩为自己落下的眼泪,张煊宪竟然还能咬住牙,吃力的抬起手抚去粘在她脸颊上成片的湿润,"傻瓜,别哭了。我真的没有力气了,我在这里等你回来,上了高速公路叫人帮你报警,你带警察来救我,记住了没有。"他的声音很弱、很柔。

  "嗯,"叶小秋握着脸上冰冷的大手,频频的点头答应他:"我记得了,我很快就会带人回来救你的,你一定要等我回来接你。相信我,我一定带你离开这里。你等我,我很快就回来。"她争分夺秒的捡了些干草覆盖在张煊宪的身上,擦掉眼泪奋力的向前方奔跑。

  天渐渐亮了起来,柔和的旭日从东边缓缓的升起打破了黎明时笼罩的黑暗。终于,她爬上了高速公路,等了很久纵身拦下了一辆经过的大卡车。

  董至诚率领部下连夜追查,马不停蹄的来到了锦田村所在的乡镇。天刚亮,他们一队人马在当地警察局公安人员的协助下,安排人手在镇上几个重点位置蹲点盘查。没想到的是,董至诚竟然会在车站口与王葵三人撞了一个正着,察觉到他们的行踪已经败露,王葵他们猖狂逃窜,现场一片混乱,还好大清早车站没什么人,董至诚很快控制住了局面。经过一翻激烈的追缴和搏斗,王葵当场被警方击毙,赵老六和李又才顺利被捉拿归案。可是,警方并没有在现场和附近发现张煊宪和另一名被绑女子的踪影。

  这时,董至诚的手机响起,听到对方的话,他兴奋的说:"是吗,已经找到他们的下落了。好,我现在马上赶过去。

  

第二章 命运的邂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