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七.

    星期一,也是学校开运动会的日子,父亲叫我前去用膳,还是传统的老三样(牛奶.面包.鸡蛋),而我却吃出了别的滋味,那就是——父爱。

  原来,它一直都在.

  “嘀!嘀!”

  父亲的车停在我身边,打开车窗,他说:“阳阳,爸爸送你!”

  “不用了!我想跑步去上学。”我摆手,“一路顺风!“

  父亲开车离去,忽然,我发觉了父亲的辛劳,起早贪黑的奔波与两地之间,就只为看我一眼,然而,我却从未体谅,一味的埋怨,迷失了双眼...

  以后,我想是不会了,因为,心已敞开。

  一路小跑。

  学校因即将召开运动会而热闹异常,学生们大都涌向操场,我却背道而驰,走向厕所。

  郭老师迎面而来,我假装没看见,低头走自己的路。

  “枫阳!”她叫我。

  没法装了,“郭老师!”我说。

  “去哪呀?还不去操场集合?”

  “哦,我...我去厕所!”

  “厕所?”她一扶眼镜,眼神变的犀利,“是去抽烟吧?”

  “呃...”我无话可说。

  “走吧!”

  还能怎么样?走吧,跟她,我最敬爱的郭老师。

  运动会开幕——

  随着《运动员进行曲》,学生们排成方阵,一一步入场中...

  先是一班,然后是二班...最后才是我们高三.七班,我站在队尾,虽然腿疼,可还是尽量和队列保持一致。

  我们绕场一周,路过主席台,如阅兵一般,最终汇入操场中央。

  升国旗,奏国歌,五星红旗随风飘扬。

  接下来是校长讲话,烦人的老一套,另人昏昏欲睡——

  忽然,掌声响起,总算是结束了,我们依次退场,落座看台,腿已麻木。

  运动会正式开始。

  好吵啊——

  我坐不住,趁郭老师不注意溜下看台,直奔厕所,希望能遇见我那四个兄弟,尤其是张浩然!

  走进厕所,一拐弯就看见张浩然和其他三个兄弟,我,笑容立现。

  “都在呢!”

  我话一落地,张浩然瞟我一眼,扔下烟头,抬脚便走,无情的与我擦肩而过,形同莫路。

  我被凉在一边。

  有人问:“怎么了这?莫名其妙的。”

  我不愿提,掏出香烟叼在嘴上,“啪!”一声清脆,点燃香烟,我深吸一口,随之闭上双眼,慢慢的靠在墙上...

  回去的路上,一时无语,三个兄弟伴在左右。

  无意间,我看见了齐菲,她站在小卖部门口,买了不少东西,这时,秦云走出与她汇合,看样子,她什么也没说。

  为了避免尴尬,我无视她们的存在,阔步开道。

  “疯子——”秦云在叫我。

  我不得以停下,她跑上前,是给我买了零食“给你!”

  齐菲站在不远处等待,延伸躲闪。

  我不要,想走,她呢?却非要给我,蓦然,无名火涨,我摆手将她推开,连人带东西,“你烦不烦?”

  秦云惊呼,错愕的看着我,其时,又何止她一人不解。

  不无犹豫,我走了,三个兄弟只好跟上。

  他们陪我坐在场边,看人来人往,气氛沉闷.压抑,与周围格格不入。

  突然,我起身走了,不跟谁告别。

  走上看台,郭老师并未追究,似乎都懒得看我。

  “这是?”

  “秦云给你的。”

  赵大鹏将一袋食品转交与我。

  刹那间,我愣住了,内心泛起涟漪,不仅因为这里满是我喜欢的。

  秦云呢?已不去向,看看班级,也全无踪影,一句话我闷在心头,是说一声“谢谢”?还是道一句“对不起”?

  落座吧,我戴上耳机,沉寂在自己的世界中...也该要好好的静一静了。

  突然,赵大鹏对我狂摇不止。

  “干嘛?”我有些不耐烦。

  “快看秦云,是一百米决赛。”

  “什么?”

  我顺着赵大鹏手指所向,看见了秦云,她正在坐热身准备,我飞奔到栏杆处,挥手大喊:“秦云!加油啊!”

  她看见了我,露出了微笑,招手间,还做了个鬼脸。

  呵呵,我内心的愧疚呀。

  “枫阳,回去坐好。”

  郭老师说着,发令枪响,“啪!”的一声——比赛开始。

  我顾不上听命,趴在栏杆上,竭力的为秦云呐喊,她一路飞驰,渐渐的甩开其他的对手,然而,就在临近终点前,以外发生了,她重重的摔倒在地,与冠军咫尺天涯...

  不止一人在唏嘘。

  “枫阳!”

  我不顾郭老师的阻拦,奔下看台。

  “秦云!”

  我推开一干人等,环腰半抱住秦云,她裤子破了,鲜血淋漓,我不忍再看,双手抱起她说:“走,我们去医务室。”

  她楼住我的脖子,枕在我怀,就那样,任我摆布。

  很多人都在看我,其中,我只注意带一点——齐菲。

  是谁在轻声抽泣?秦云。

  我关切的问她:“怎么,伤口疼的厉害?”

  “...呜呜...”她闭上眼,摇头不语。

  我接着问;“那就是因为没得冠军?”

  她还是摇头,却搂的我更紧了,头一个劲的往我怀里扎。

  “那...那还有什么好哭的啊?”我想不出。

  颠了颠怀里的她,我说:“没想到你这么重啊!”

  “呵呵...”终于,她破涕为笑,如银铃般,脸在我身磨裟,不知道是不是在擦眼泪。

  转角,我看她,似婴儿睡着,好美,好甜。

  少时,我们来到医务室,不能用脚踢的吧?真不想打扰,可还是摇了摇似乎已熟睡的她,说:“嗨,醒醒吧我的大小姐,我们到地儿了。”

  “这么快?”她表现出惊讶。

  “莫非,你想一辈子赖在我身上?”

  “切,鬼才希罕呢!”

  “那就敲门呀!我胳膊都快断了...”

  “嘻嘻!!!”

  她笑的很顽皮,裂开嘴,露出一口白牙。

  “咚.咚.咚...”

  敲门声响,门被拉开,一中年妇女,不!白衣天使走出,手中还拿着报纸,张口欲叫“阿姨”,她已转身,把我们让进屋,她放下报纸,一指座椅,我会意,把秦云安顿好,甩一甩胳膊如逝负重。

  她没有问,我们也没有说,观察一下伤口,便知怎样对症下药。

  取出一个药箱,里面有棉签,沾了沾消毒水,可算开口了,要不我还真以为她是个哑巴,她对秦云说:“忍住,会有点疼。”

  秦云害怕,身子后撤,人还未行医,她倒先叫上了,又抓住了我的胳膊。

  等一切结束,她睁开眼,才算释放了我无辜的胳膊,我抬起它,撸起袖,露出十个井然有序的指甲印,都破皮了,那痛苦,可想而知,不必再提。

  “好了!”包扎完毕。

  秦云说了声:“谢谢!”

  医务阿姨又说:“要是再打针破伤风就更好了。”

  “啊?”

  秦云有些毛骨悚然:“不必了吧?”

  嘎嘎,她也怕这?

  义务阿姨也没勉强,回去坐好,继续看他的报,工作已然结束。

  我蹲下身,很真诚的说了句:“对不起!”还是没看她。

  “恩?”她不知所云。

  我也没解释,摸着她的伤口问:“还疼么?”

  她笑着摇了摇头。

  下一步呢?

  我起身,伸出手,对她说:“手机!”

  她掏出手机问:“你要干嘛?”

  我翻阅着通讯录说:“叫你妈来接你!”

  “啊?不至于吧?”

  像是在乞求,我不予理会。

  秦云的母亲我是见过的,和蔼可亲,对我印象不错,在电话里我还没说明情况,她便着急的挂了电话。

  我把手机递给她说:“你妈马上来接你。”

  她嘟起嘴,有些不请愿。

  我陪在她身边,等她母亲。

  这时,一直听不懂里面说什么的广播,现在听明白了,因为有我的名字:“...枫阳同学,听到广播请速来操场做准备...”

  我一耸肩说:“看来是我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她向我吐舌,然后振臂高呼:“加油!”

  声音之大,令人猝不及防,医务阿姨险些从椅上跌落。

  我含笑点头,闪身离开了医务室,马不挺蹄,直奔操场。

  一进入人们的视线,欢呼之声骤然响起,似乎是万人瞩目。

  冯力.张强和常杰前来迎接,面对他们,我说:“不好意思,一直没告诉你们。”

  常杰笑了,说:“其实,我们早就知道了,只是不想给你压力。”

  “是吗?”我也笑了。

  冯力接口道:“不过,一定要加油啊!”

  “一定!”

  他伸出手要和我击掌,“啪!”的一声,清脆,动人。

  所有人都在等我,当然也包括武魁,我已脱了外衣,露出里面的一身劲装,这可是我专门为了此场比赛所准备的。

  武魁不屑的看我一眼,说:“准备好了吗?”

  我喘口气说:“还是顾好你自己吧!”

  裁判老师望向我们,举起发令枪说:“各就各位!”

  所有的参赛者再无旁思,全都集中精神,蓄势待发,既而,只听“啪!”的一声枪响,如脱缰的野马,奔袭开来。

  其他人都留有余力,只有我和武魁,从一开始就全力以赴,保已领跑的姿态,逐渐拉开距离。

  风呼啸,风飘扬,我已大汗淋漓,脚下稍一松懈,身边就会出现武魁的身影。

  三个兄弟轮流在内侧伴我前行,加油之声不绝与耳,他们手中的矿泉水从我头上贯彻而下,一次次激起我的斗志,得以保持领先。

  然而,在倒数第二圈时,我终将被武魁超越。

  “扑通!”一声,我跪倒在地,双手支撑着大地,要命的喘息,我想,我是尽力了。

  “疯子!”

  三个兄弟要拉我起来,可惜,我已如一滩烂泥般,无可就要。

  “枫阳,加油啊——”

  此时,一声呼唤,仿佛来自天外,我却知道,她是——齐菲。

  我笑了,是那么的痛苦,因为,我已无能为力。

  是真的无能为力吗?

  “疯子,站起来——”

  有一声呼唤,是我的同桌——赵大鹏。

  接下来的高呼,是我的班级或是全校?

  辨不清的“枫阳”还是“疯子”。

  齐菲在看我,郭老师也在看我,所有的人都在看,当然也包括我的兄弟。

  为了个人的荣辱?为了班级的荣誉?还是为了不辜负他人对我所报有的信心?

  不!

  只为了我爱的人,我就愿疯狂一次。

  我艰难的站起,一步一步。

  一步一步,带着神的指引,一步又一步,发动所向,再一次的开始奔跑,没有了肉体的感觉,却有灵魂的支配......

  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在武魁对我的惊虹一瞥下,我反超了他。

  ......

  “耶!!!”

  看台上传来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我赢了,仅以一头的优势率先冲过终点,我瘫倒在地上,忘了喘息,拥抱蓝天,拥抱白云,享受着,这激动人心的时刻。

  一见校服着云蔽日,盖在了我的脸上。

  我被人拉起,是冯力和常杰。

  张强拿着校服在为我擦汗,似乎已热泪盈眶,激动的说:“太...太棒了,我就知道,你不会令我们失望...”

  这时,李德搀扶着武魁从我眼前走过,停留,可以说是一脸的杀气,我想武魁他这一辈子是不会忘了我吧!

  我笑了,和同伴们沉静在这喜悦当中。

  当我登上领奖台,我是自豪的,想像中如同废纸般的奖状,拿到手时才知其重量。

  我凯旋而归,受到师生们的热烈欢迎。

  面对郭老师,我将奖状双手俸上,这是她因得的,同学们安静了下来,因为他们从未见我如此认真,在等我说些什么,我又能说些什么?

  一句:“谢谢!”便是我的全部。

  郭老师欣慰的笑了,眼泛泪花,在再一次的掌声中,我回到座位。

  武魁显然是没有忘记我们之间的承诺,因为李德恰巧出现,恰巧扔给我五百块钱,恰巧我今天心情好,也就原谅了他对我的态度。

  我数了数手中的钱,很仔细,也很小心,当然,我并不是个财迷,可面对这来之不易的劳动成果,还是难抑兴奋之情。

  身边,赵大鹏不解的问:“他为什么要给你钱啊?”

  我笑笑说:“因为他找死!”

  听我这么一说,赵大鹏更加糊涂了,其时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运动会将要结束,可冯力他们已等不及,要为我出去庆祝。

  他发来短信,要我去小卖部与他们碰头,没办法,走吧。

  趁郭老师高兴,我随便找了个理由,溜下看台。

  一切都很顺利,我们逃出校门,却未被门卫大爷发现,又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等等!”忽然,我意识到少了点什么,“小个儿呢?”

  “他...他还在看台...”

  “...我们叫他了...”

  “可是他不来...”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我已按原路返回。

  “他俩究竟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三人在纳闷。

  我头也不回的丢下一句:“你们先去,我和他马上就到!”

  再进校门时,门卫大爷反倒是发现了我,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我笑笑便走。

  然而,我回到看台时,张浩然不见了,因该是在躲我。

  在我盲目时,不巧被郭老师发现,看来是要等到运动会结束了。

  运动会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张浩然我还是没能找到。

  带着失落,我走出校门,竟意外的看见了齐菲。

  她被两个大男生蓝住,显得有些窘迫。

  其中一个男生说:“姐姐,你张的好漂亮啊,我们可以交个朋友么?”

  另一个说:“要不我们一起出去玩吧?”

  他们俩配合的倒是默契,可惜的是我站在了他们的身后,拍拍他俩的肩膀说:“介不介意带我一个?”

  他们俩几乎同时回头,看见我的一瞬间,慌了神,嘴里打颤的说:“疯...疯子...”

  “对不起,我们不知道她是你的...只不过...只不过在和她开玩笑...”

  “哦!”我并不想听他们的解释,说“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他们一个劲的对我点头哈腰。

  我喊道:“不是对我,是她!”白痴,也不知道刚才那聪明劲哪去了。

  “哦...哦”

  他俩忙不迭的回头,对齐菲说:“对不起,大姐,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

  “对不起...”

  齐菲露出了微笑,说:“没关系了。”

  我也没心情再难为他俩,说了一句:“滚!”他们这才敢滚,滚的远远的,因该还很庆幸吧?

  齐菲有点不个岸看我,可能是被我刚才饿样子吓到了。

  她说:“谢谢!”

  我苦笑一下,说:“用不用我送你回家?”

  她又说了:不用了,我爸妈回来接我。”

  “哦!”我沉重的点点头,转身走开。

  前方并不是我所向,我也未走远,藏身在一角落,默默的守望着她,嘴里的香烟,耐人寻味。

  等到她父母开车将她接走,我才闪身出现,我想,时候不早了,也该去和我的兄弟们汇合了......

  

二十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