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六.

    对于陈峰我是有求必应,逐渐的他问我要烟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这让我不得不想起赵大鹏对我的警告。

  那天是星期五,我记得很清楚,因为其是黑色的——

  黑色星期五.

  早晨,清新的风拂面而来,枝头上“唧唧喳喳”鸟叫声,带给人一份好心情。

  校门口,我排队买了份煎饼,热气腾腾,边走边吃,忽然有人把手搭在我的肩头,回头一看竟是陈峰,我不禁浑身哆嗦一下,他笑着说:“你是不是在躲着我啊?”

  “没.没有的事。”煎饼有些烫嘴。

  “是吗?”他审视与我,样子痞痞的,”那什么,我没烟抽了!”

  “哦。”我温顺的像只绵羊,“你要多少?”

  “一两盒拿的怪累的,先来上一条吧!”

  “什么?“我错愕的看着他说,“一.一条?”

  “废话少说,下午等你拿来!”

  他不由分说拍拍屁股就走,看着他的背影,我无奈的笑了,笑我自己是个傻子,我以诚待人,可怎耐我的形象只是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

  “嗨...”

  一个声音把我的灵魂唤回躯体,我扭头看见冯力和一个胖乎乎的学生站在身边,冯力看了看我说:“你没事吧?”

  我苦笑一下说:“没事。”

  再看那他身边那位,怀里抱着一堆零食,手里还拿着面包大口大口的吃个不停,他那憨厚的吃相让人感到亲切,冯力向我介绍道:“他叫张强,是我同学。”

  张强一听这才意识到我在看他,擦了擦嘴说:“你就叫我肉子吧,他们都这么叫我。”

  果然名副其实,我微笑的一点头,然后无力的向他们摆摆手,再见未说,便黯然的走向教室。

  下午上学,我装着从家找到的最后两盒香烟走进学校,希望能用这两盒香烟给我和陈峰之间划上句号。

  陈峰倚墙而立,看见我之后笑脸迎人的向我走来,我立即掏出香烟递给他,只见他接过香烟,笑容瞬间变的狰狞,目露凶光的说:“就两盒?你他妈打发要饭的呢?”

  他的话让我忍无可忍,我鼓起勇气注视他的双眼说:“我想你误会了,我家不是烟草公司,更不是扶贫机构。”

  “呵呵!”

  他仰头干笑两声,顺手把香烟装进裤兜,突然,他一侧身,挥拳打在我的脸上,我被打的直往后仰,紧接着又被他另一只手拉扯回去,动作之快,我根本没有反映的时间,再次与他面对面,我真的是感到害怕了。

  “小子,如果不想死,下个星期就给我乖乖的带五百块钱来,千万别忘了!”

  他说完一把将我推开,转身大摇大摆的走了.

  一滴...两滴,鲜血顺檐而下,开出一朵朵血红之花,我不管不故,傻站在原地无法接受这所谓的现实......

  “枫阳...”

  不知何时,郭老师跑到我身边,二话没说,拉上我走进水房,手捧清水细心的帮我清理血迹,看着她那担心的模样,我眼中莫名的充满了泪水。

  “告诉郭老师,陈峰为什么打你?”

  对于整件事的原尾我难以启齿,只好低下头默默的擦掉泪水,郭老师没办法只好把我护送到教室,之后就匆匆离去,我装出一副没事发生过的样子,拿起课本发呆。

  上课铃声响起,我准备好课本,望向窗外等待老师来临,然而我却意外的看见了陈峰,他跟在教导处王主任的身后,捕捉到我目光的他,邪恶的一笑已打乱了我的心跳,恐怖的气氛逐渐笼罩全身,侵蚀我的躯体.我的灵魂......

  放学后,我知道会有不详的事情发生,背上书包低头避目,加紧脚步,在走出学门时,我还是被两个学生拦住了去路,我刚想绕开,他们其中一人上来就用胳膊夹住了我的脖子,我被吓的惊慌失措:“你们要干嘛?”

  “过去就知道了。”

  “去哪?我不去.我不去...”

  尽管我极力的挣扎,可最后还是无法逃出魔掌,我被他们拖进学校旁一条幽深的小巷,两旁杂草丛生还有一些废旧的房屋,噩梦开始,渐渐的我看见里面站着黑压压的一片学生,陈峰打头站在中间,两边分别是秦云.武魁和冯力.张强,秦云见我一步步的走近,吃惊道:“怎么是你?”

  武愧仇视我一眼说:“打的就是他!”

  “闭上你的臭嘴!”

  当众,秦云这话让武魁尴尬的要命,这时陈峰向我迈进一步,之后,冯力出现封住其路,拉住他说:”陈峰,算了,枫阳以前对你不错。”

  武魁见后,大步上前,推开冯力说:“有你什么事?一边待着去。”

  “我操,你他妈的想打架?”

  “怕你不成?”

  两人势同水火,各股势力向他俩身后聚集。

  “都他妈给我老实点”

  陈峰开口,仅仅一句话便化解了一场干戈,并一举将所有目光都吸引到了他的身上,他走到我面前,皮笑肉不笑的说:“长大了,会告老师了!”

  “不.跟我没关系...”此时的我心惊肉跳,要不是有人架住,我想我早已瘫倒。“真的,请你相信我!”

  “相信你?我还不如相信我的拳头!”

  “嘭”的一声。

  只一拳,他便将我打翻在地。

  “给我往死里打!”

  随之,一帮学生蜂拥而至,把我围在圆心之中,瞬间,无数只脚像无数的炮弹,对我进行全身轰炸,我残叫着,本能的护住头,团缩在一起被打的转来转去。

  这是有生以来我第一次被打,也是被打的最严重的一次。

  时间静止不前,疼痛深入骨髓,我不知道我还能撑多久......就这么死去?......

  “住手,都给我住手...”

  一个命令般的声音制止了所有人对我的攻击,我看见了秦云,她拨开人墙,如同天使般张开翅膀保护着我。

  陈峰也跟着走来,歪着头说:“秦云,你最好少管闲事!”

  “他的事我今天还就管定了,你能把我怎么样?”秦云的态度十分强硬。

  “别以为你有个哥给你撑腰,我就怕你了!”

  “那你就试试看。”

  秦云的眼神无比坚定,激的陈峰也无可奈何,他掏出一根香烟,点着后,他对她说:“看在你和我同学的份上,我今天就给你这个面子。”

  陈峰气愤的将香烟扔在地上,溅起了一片火花,然后,领上他的人夺路而出,其他人也都三五成群的散了,其中武魁临走之时还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秦云搀扶与我,帮我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她不问还好,一问我立即感觉痛楚遍布全身,头重脚轻的感觉随时都可能要栽倒在地,秦云眼看就要扶不住了,忙扫了眼周围,看见冯力和张强还在,冲他们喊道:“还不快来帮忙?”

  “哦”

  两人才反映过来,应了一声,跑过来帮忙。

  他们三人齐心合力的掺护着我走到马路边,拦了辆出租车,送我回家。

  到家后,他们三人没做停留,一一道别后转身就走,我看着他们的背影感激的道了一声“谢谢——”

  他们听见后几乎同时回头看我,在我心中留下一片永久的笑声。

  走进家,打开灯,我迫不及待掏出手机想要告知父亲心中的委屈,可拨号时我犹豫了,我问我自己:告诉他有用么?他只知道工作,工作,工作,除了给钱,他真正的关心过我么?

  泪水划落,滴在手机屏幕之上,最终,这个电话没能拨出,也许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细节改变了我的命运。

  后来我曾想过,如果我打了这个电话,父亲会是什么反映?一定会着急的赶回...然后呢?谁又知道呢......

  反正当时,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无助,那滋味真的不好受。

  淋浴之时,我抚摸这满身的淤青,伴着“哗哗...”的水声嚎啕大哭,宣泄着心中的怨气......

  本人群号:54959480。

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