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一纸休书

    回到靖王府,赵子靖就一直待在书房里。任何人都不见。自闭了三天之后,拿出了一纸休书。

  “曹管家,去把这个送至三皇子府中交给夫人手中。”

  待看清赵子靖手中所拿何物后,曹管家不禁出言阻止。“爷,你可要考虑清楚,三思而后行啊。”

  “照我的吩咐去办,你先下去吧。”

  离府已有一年的光景了,平儿都已经八岁了,紫烟腹中的孩子出生也足一周岁了,自从赵子靖出征后,紫烟已有一年未见他,而怀中的女儿也未曾见过自己的阿玛,连闺名都还没定。

  听闻赵子靖回府,紫烟兴致冲冲的抱着孩子就去找他。“王爷,王爷,咱们的女儿,名字都还没定呢,你快来抱抱她,你还未曾见过咱们的宝贝闺女呢。”赵子靖接过紫烟怀中的孩儿,看着小娃安详的睡相,竟感觉不到任何的欢欣和亲切,和当年初次抱平儿时的感觉差太远了。可能这孩子长的像紫烟,所以才没有那种感觉吧,赵子靖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随首抬眸看了一眼夜色中的银月。赵子靖开口道:“景月,赵景月,就唤这个名字吧。”说完之后便把孩子交还紫烟手中,准备离去。

  “王爷,您这才回府,紫烟已有一年未曾见你,心里可是想您想的紧啊,你不多陪陪紫烟吗,现下时辰不早了,不如来紫烟房中让紫烟服侍您休息吧,含羞带怯的表情足已让任何男人动情。看着眼前的紫烟,赵子靖丝毫感觉都没有,当初娶她,只是不想让自己的骨肉流离在外,根本没有想碰她的欲丨望,如果不是喝醉,根本不会有这个孩子。随口说道:“今晚,我约了兵部的李大人商讨国事,恐是没空,你早些歇息吧。”

  待赵子靖离去后,紫烟看着怀中的女娃儿,不禁愤然道。“你这该死的小鬼,为什么是个女儿身,要是男儿,王爷肯定会重视我的,不行,我要马上给王爷怀个儿子,那样我就可以母凭子贵了。”自言自语的在心里计划着。

  卉香收到赵子靖的休书后,震惊,不信,一连串的反应涌上心头。本想追随曹管家回府讨个明白,可是又担心玄桢身上的伤还没有好痊愈,只好做罢。

  “曹管家,你回去跟王爷说,这休书我会自己回去讨个明白的。”

  “老奴先告辞了。”

  卉香自己心里清楚,对金玄桢有的是感激,心疼,但是没有爱。和他在一起可以没有烦脑没有忧愁,没有爱,就没有伤心。就像朋友一样的感情。他的孩子气,他的霸道,他的温柔。自己不是没有感觉。只是感情这种事是无法勉强的。如果没有现代的种种,没有子靖,或许会爱上金玄桢。

  来到金玄桢的房中,碰巧遇到丫鬟端着药盅,接手过来。卉香端着药来到金玄桢的床榻前。

  “玄桢,起来喝药了。”

  “你喂我。”金玄桢耍赖道。

  这次卉香并没有言语上的拒绝,只是拿起木勺,无言的送至金玄桢的嘴边。

  卉香突然的沉默让金玄桢感到不适应。

  “你怎么了?”

  “玄桢,以后每天用蛇兰草泡澡,你体内的余毒应该会慢慢消退的,你的病情基本上已经稳定,我要走了。”

  “呵呵,看来我是病糊涂了,竟然忘记你是四叔的女人了。”

  “你多保重,有机会我会来看你的。明天我就启程,今天算是来跟你告别。”

  “来,先把药喝完,这可是我最后一次喂你药哦。”卉香试图用轻快的语气来缓解这离别的感伤。

  “如果四叔对你不好,你可以回来找我,我心口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金玄桢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卉香。

  “玄桢.....你何苦这么执着,我不值的,你该有更好的姑娘,我的心里只能装下子靖一人,所以....。”

  “我先回房收拾行李了。”说完,卉香就逃难一般的离开了金玄桢的寝室。

  卉香赶到靖王府的时候,赵子靖碰巧没在府中。

  管家给卉香引进厢房后,才告退。连日奔波劳累,梳洗过后,卉香便沉沉的睡去。

第二十六章 一纸休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