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好心被狗咬

    第二天,卉香早早的就来到后门处等待那个所谓的妹妹。

  刚站立一会,就见她远远的到来。

  “姐姐,你等很久了吧”。

  “没有,我也是刚出来”。

  “姐姐,那我什么时候可以进府”。

  “呃,随时都可以,对了,那个…….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子”。

  “姐姐,我叫余心兰,你可以叫我兰兰”。

  “那个啊……兰兰,在三皇子的府中当差可以小心点,里面的人脾气都不是很好,一定要小心做事,谨慎做人”。

  “谢谢姐姐教诲”。

  安顿好余心兰后,卉香这才去打扫书房。

  不知不觉夜幕降临,今天晚上,卉香就要去金玄桢的房间侍寝了。

  在卉香看来,金玄桢也算得上是正人君子,就是有时候心里有点变态。

  卉香把自己的衣服和被褥抱到金玄桢的房间后,便在收拾房内隔间的小木床,那是金玄桢吩咐管家弄来的。

  收拾好之后,金玄桢都还没有回府。卉香则是又困,又不敢睡。最后实在是忍不住困意,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和衣而睡。

  早上醒来后,卉香看向金玄桢的床榻,竟然没有任何睡过的痕迹。难道他昨天晚上没有回府?

  竟然有一丝失落染上心头,卉香也不知自己这是怎么了。

  卉香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被禁锢的宠物,失去了自由。

  正在感慨自己悲惨的命运时,余心兰则推开房门。

  “姐姐,原来你真的在这儿啊,我听说你现在是三皇子的侍寝了,是吗?”

  卉香也没有想瞒她,便道:“恩”。

  “姐姐,帮我个忙好吗”?

  “什么忙”?

  “我也想来服侍三皇子”。

  卉香面露为难色,“这个不是我能做主的”。

  “你在三皇子面前帮我引荐下就可以了”。

  “这个……”卉香有些为难。

  “你就当帮我最后一次,好吗”。

  在余心兰的软磨硬泡下卉香终于答应了。

  “我试试看”。

  待余心兰走后约莫半个时辰,金玄桢回来了。

  卉香见金玄桢面露疲惫,并没有言说什么,倒了一杯热茶后,便立身于侧。

  饮完茶后,金玄桢则倒头就睡。

  “现在什么时辰了”金玄桢醒来之后看在趴在桌子上的卉香道。

  “申时,太阳都落下了”。

  “啊,睡了这么长时间了”。金玄桢打了一个哈欠后,便准备出门。

  “等等”。想着余心兰的交代,但是卉香怎么也开不了口。

  “没事”。

  金玄桢狐疑的盯着卉香.“有什么事你就说,别吞吞吐吐的”。

  “没事,就是想问下你今天晚上还回来不”。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今天晚上和皇叔有事相谈,所以不会回来了”。说完金玄桢便离去。

  戌时,碰巧遇到余心兰,余心兰在厨房当差。接任卉香之前的差事。

  “姐姐,你有帮我向三皇子引荐么”。

  “呃,昨晚三皇子没有回府,今天回府后,休息数时,便又离去了,我还没有来得急开口”。

  “劳烦姐姐多费心,心兰在此谢过了”。余心兰场面话也很会说。

  卉香知道余心兰,是想借此机会,飞上枝头当凤凰。虽不能劝阻什么,但是有心些话还是想提醒一下她。

  “心兰,这个府中不是像你想象的那么好待的,不是所有的乌鸦都可以飞上枝头当凤凰的,做人要脚踏实地”。当说完此句之后,卉香见到余心兰的脸色就变了。

  “姐姐,就可以,难道我就不行么。要不是姐姐当初非要代替我,今天待在府中的人一定是我,你的心怎么可以这么狠,自己霸占住三皇子,难道你就见不得我好过一些么,我家中的老爹爹病情日益严重,当初是你假好心想救我们的,那你就救人救到底,帮我当上了三皇子的夫人”。

  卉香想到自己的好意竟然被别人当作假好心,自己不顾自身安危替她到青楼,抵债,竟然被她当成假好心,一思及此,火气不打一处来。

  “反正你好自为知吧,这个忙我是不会帮了,我已经把你带进府内了,其它的你就自己想办法”。语毕,卉香就大步的离开。

  自己的见义勇为,竟然换来的是这样的抱怨,卉香感到愤愤不平。

  看来这古代的人思维都很怪异。与常人不同。

  带着满心的怨叹,卉香回到金玄桢的寝室,躺在小木床上,缓缓的睡下。

  卉香总是合衣而睡的。唯恐遇到金玄桢的不轨举动。

  太过的小心翼翼导致卉香每天晚上的神经紧绷,每天都睡不好。

  白天精神都有些恍惚。

  天微亮,只听房内有推门的声音,卉香像受惊的小兔子般立马清醒。

  竟然看到金玄桢的手臂在流血。

  “你怎么受伤了”。卉香迅速扯来白布为金玄桢包扎伤口。

  “被刺客伤的,”。

  卉香也没有问别的,只是专心为他处理伤口。

  上完药包扎完毕后,金玄桢便躺在床上睡下,衣服都没有脱。

  卉香替金玄桢褪下衣服后,盖上被子,则又躺在自己的小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一直睁着眼睛待到天明。

  

第十四章 好心被狗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